第一话 在那遥远的岛国(15-16)

上一章:第一话 在那遥远的岛国(12-14) 下一章:第一话 在那遥远的岛国(17-18)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5.

  从寺院回来之后,林方文写了好几首歌,唱片公司认为那些歌曲有点曲高和寡,想他修改一下。他一个字也不肯改。他们说︰“为什么不继续写以前那些歌呢?最好不要改变。”

  林方文努力去突破自己,他们却嫌他太突破了。

  那天晚上,他在录音室里跟叶和田吵得很厉害,我站在外面,隔着玻璃,听不到他们吵什么。林方文从里面冲出来,头也不回的走了,我连忙追上去。

  他一个人走在路上,我看得见那个背影是多么的颓唐。他曾经写过的、那些感动过无数人的歌,就在那一刻,一首一首的在我心中流转。我默默的、远远的走在他后面,我不知道我可以为他做些什么。我是多么的没用。

  不知道这样走了多久之后,他忽然转过身来,微笑着问我︰

  “你为什么走得这么慢,老师在我后头?”

  “我不知道怎样帮忙。”我说。

  我多么希望我是个温柔的女人,在这个时刻,能够对他说一大串安慰的说话。可惜,我从来不是。

  “没事吧?”他反过来安慰我。

  “你是最好的。”我告诉他。

  他笑了︰“每个女人都认为她所爱的男人是最好的。”

  “我不是盲目的。”我说。

  “盲目又有什么不好呢?只要是自己所爱的人,他的一切都是好的。这种盲目,是多么的幸福?人若能够盲目一辈子,也就是矢志不渝了。”

  “但你的确是最好的,这方面,我不盲目。”

  “我却希望自己能够盲目一点。盲目地相信自己永远是最好的,那样我才可以一直写下去,一直重复下去,不会想得那么多。”

  “你愿意这样吗?”我问。

  “就是不愿意。”他双手插在裤袋,垂下了头,悲哀的说︰“也许我再不适合写歌词了。”

  “谁说的?”

  “不写歌词,人生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的。”他抬起头来,微笑着说。

  我苦涩地笑了︰“为什么不是我安慰你,而是你倒过来安慰我呢?”

  “因为,你比较没用。”他用手拍了拍我的头。

  林方文真的长大了。若是从前,今天晚上他会自己跑回家,忘了我在后面。他更不会堆出一张笑脸来安慰我。他是什么时候长大了的呢?是在他妈妈死了之后吗?是的,我现在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一个长大了的林方文,会不会快乐一点?

  我知道他舍不得不写歌词。在那里,他找到了自己。那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事。要他放弃,他是不甘心的。

  “别这样了,你看看今天晚上的月光多么漂亮。”他用手抬了抬我的下巴,要我看看天上的月光。

  那一轮圆月,在这一刻,不免有点冷漠了。

  “为什么古往今来,几乎所有情人都要看月光,所有作家也都歌颂月光,用月光来谈情?”我有点不以为然的说︰“天空上还有太阳、星星和云彩呀﹗”

  “因为只有月亮才有阴晴圆缺。”

  “星星也有不闪耀的时候。”

  “可是,它的变化没有月亮那么多。”

  “彩虹更难得呢﹗”

  “你有权不喜欢月光的。”他拿我没办法。

  “你喜欢吗?”我问他。

  “喜欢。”

  “那我也喜欢。”我说。

  他摇了摇头︰

  “果然是盲目的。”

  “你不是说一辈子的盲目也是一种幸福吗?”

  “没想到你盲目到这个境地。”

  “不是彻底的盲目,哪有彻底的幸福?”

  “啊,是吗?”

  “我知道为什么爱情总离不开月光了。”我说。

  “为什么?”

  “因为大家都是黄色的。色情呀﹗”

  “我说不是。”

  “那为什么?”

  “因为月亮是所有人都无法关掉的一盏灯。它是长明灯。”

  “听说,不久的将来,人类可以把死人的骨灰用火箭发射上太空,撒在月球的表面,生生不息地在太空中围绕着地球运转。”

  “死了之后,才到月球漫步?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毕竟是到过月球呀﹗”

  “如果我先死,你要把我射上月亮去吗?”他露出害怕的神情跟我开玩笑。

  “把你射了上去比较好。把你射了上去,那么,以后月亮也会唱歌了。把我射了上去,什么也不能做,还是跟从前的月光一样。”

  “不一样的。”他说。

  “为什么不一样?”

  “把你射了上去,那么,每夜的月光,就是我一个人的灯。”

  “你会把它关掉吗?”

  “是关不掉的。”

  从那天晚上开始,我也像大部分人一样,爱上了天上的月光。每个人看到的月光,也都是不一样的吧?自己看的,跟和情人一起看的,也都是不同的。林方文的月光,跟我的月光,曾经是重迭的吗?那重迭的一部分是整个月光那么大,还是像钱币那么小?

  16.

  有大半年的日子,林方文没有再写歌词。没有了他,每个人的歌也还是继续唱的,只是没那么好听。

  有一阵子,他天天躲在家里画漫画。我以为他会改行当漫画家,可是他没有。那些漫画也不可能出版,因为它们全都是没有对白的。他讨厌写字。

  饼了一阵子,他常常一个人在下午时分跑去教堂。我以为他要当神父了,原来他只是喜欢躺在长木椅子上,看着教堂里的彩绘玻璃。他可以在那里待一个下午。

  又过了一阵子,他爱上了电影,但是,他只看卡通片。

  也是一个月满的晚上,我们从电影院出来。他对我说︰

  “童年时,我的偶像是大力水手。”

  “我还以为你会喜欢那个反派的布鲁图呢。”我说。

  “为什么?”

  “你就是这么古怪。”

  “我不喜欢他,因为他没有罐头菠菜。大力水手只要吃一口罐头菠菜,就变得很厉害了。我本来不吃菠菜的,看了《大力水手》之后,我吃了很多菠菜。”

  “那个时候,我们为什么都喜欢大力水手呢?他长得一点也不英俊,几乎是没有头发的,身体的比例也很难看,手臂太粗了。”我说。

  “就是因为那罐菠菜。谁不希望任何时候自己身边也有一罐神奇菠菜,吃了便所向披靡,无所不能。”

  有哪个小孩子不曾相信世上真的有神奇的魔法,在我们软弱无助的时候拯救我们?可是,当我们长大了,我们才沉痛地知道,世上并没有魔法。

  能有一种魔法,让林方文再写歌词吗?

  我们走着的时候,他的魔法出现了。

  一辆车子突然停在我们面前,两个人从车上跳了下来,是葛米儿、威威和莫札特他们一家三口。莫札特长大了很多,它已经不是一团毛茸茸的小东西。现在的它,超过三斤半了。这天晚上,它长长的脖子上绑着金色的丝带,在威威怀里,好奇地东张西望。

  “很久不见了﹗”葛米儿兴高采烈的拉着我和林方文。

  她现在已经红了很多。人红了,连带她那个曾经受尽批评的意大利粉头也吐气扬眉,许多少女都模仿她的发型。

  “你们去那里?为什么带着莫札特一起?”我问。

  “我现在去拍音乐录像带,莫札特也出镜了。”她深情款款的扫着莫札特的羽毛。

  “那么,它岂不是成了『明星鹅』吗?”我笑了。

  “是的﹗是的﹗它还会唱歌呢﹗”威威兴奋的说。

  “不是说『鹅公喉』吗?鹅也能唱歌?”我说。

  “它不是鹅公,它是鹅女。”威威跟莫札特说︰“来,我们唱歌给哥哥姐姐听。”

  莫札特伸长了脖子啼叫︰“刮刮--刮刮刮刮刮--刮瓜--”

  “果然很有音乐细胞,不愧叫做莫札特。”我拍拍它的头赞美它。它的头缩了一下,很幸福的样子。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莫札特了。

  临走的时候,葛米儿问林方文︰

  “你还会写歌词吗?”

  他大笑︰“是写给莫札特唱的吗?那太容易了,只需要写『刮瓜』--”

  “是写给我唱的。”葛米儿诚恳的说,“很想念你的歌词。”

  林方文只是微笑,没有回答。

  他们走了,我们也沉默了。

  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和林方文看到的月光也有一点不一样了。我不是大力水手的那罐神奇菠菜,我没有能力拯救他。那个魔法,在葛米儿手里。

推荐热门小说面包树出走了,本站提供面包树出走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面包树出走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话 在那遥远的岛国(12-14) 下一章:第一话 在那遥远的岛国(17-18)
热门: 联盟之魔王系统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千劫眉·两处沉吟(第五部) 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 唯有套路得人心 [文豪野犬]港口Mafia钻石磨成粉 传奇再现 神赐的宴会 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