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前传 红颜白发(五)

上一章:第189章 前传 红颜白发(四) 下一章:第191章 前传 与子沉眠(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苏眠第一次参加他们的聚会,是在一个雪花纷飞的冬夜。》

那天天气格外的冷,她坐上了穆方诚的车,然后被黑布蒙住了双眼。

不能带窃听器追踪器,因为这群罪犯的反侦查水平很高。果不其然,在车开出不知多久后,中途还换了两辆车,终于在某处停住。兜兜转转,必然已经躲开了警方的追踪。

然后就有人搜她的身。彻底检查扫描过一番后,才感觉到穆方诚握住了她的胳膊:“好了,你很’干净’,总算没让我失望,我可是为你做了担保的。走吧。”

瞧,多么煞有其事。虽然明明这幢屋子里的许多人,都知道她是卧底。

苏眠亦步亦趋,跟着他,感觉从黑暗的通道,走到了个灯光很明亮的地方。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头回孤身赴险的今晚,韩沉呆在专案组里,整晚抽了多少根烟。他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个女人逼疯了。

音乐、灯光、香烟、美酒……周围似乎有不少人。

然后穆方诚就带着她,在沙发坐下。

“可以摘掉眼罩了吗?”她略有些不耐又有些好奇地问。

穆方诚静了一瞬,没答,抬头。越过人群,他看向坐在吧台后的那个男人。

不止是他,在场的十来个人,a、t、k、r、l……几乎同一时间安静下来,看向了s。

s,你的女人来了。

她懂他的画。她是真的懂他,懂他们这一群人。

独一无二的她。

s今天穿着黑色休闲西装,薄薄的高领毛衣。他的手轻叩酒杯,原本盯着酒液。然后抬头,看向了她。

灯光之下,她穿着深蓝色毛衣,长发散落肩头。皎洁晶莹如月光般的脸庞上,黑色眼罩遮住了她的眼睛。

她被蒙住双眼,带到了他的面前。

这样柔弱,又这样倔强。一如记忆中那个眼神执拗、通透敏锐的姑娘。

s端起苦艾,喝了一小口。然后将剩下的大半杯酒,递给了a。

a会意,将酒拿过去,递给了穆方诚。

穆方诚接过,放入了苏眠手里。

苏眠没有迟疑,一饮而尽。

眼罩被人摘了下来。

这不知是哪里的一座房子,被改造成酒吧的模样,几个人坐在她跟前,但是都戴着面罩。

小丑的面罩。

“hi,你就是苏眠?”一个高个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年轻的男人,或者应该称之为男孩,走到她跟前,“你好像比我大呢。”

苏眠看着他:“你是谁?”

男孩面罩后的双眼,修长明亮。他笑了,似乎很开心地笑了:“你可以叫我小艾。我呀,想认识你很久了。”

苏眠也笑了笑,不经意间抬头,却瞥见吧台后坐着的男人,清瘦而安静的背影。他也带着面罩,但是可以看见脖子和侧脸的线条,异常白皙干净。

不知怎么,苏眠觉得,他跟其他人都不一样。

——

那晚苏眠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了。

其实不应该称之为“家”。她从家里搬了出来,自己租了个房子住。一是方便卧底工作,二是避免给母亲带来危险。而对母亲那边,只找了个借口,说教授那边有事。专案组也安排了人,24小时保护她母亲。

苏眠开着辆红色minicooper,进了巷子里。这车是穆方诚让她用的,她便用了。当然她不知道的是,车是s挑的。

冬夜,巷子里好像一口枯井,又冷又深。苏眠不知怎的,就有些烦躁,将车胡乱停在墙边,就裹紧羽绒外套、踩着高筒靴,推门下车。

走了一段,她脚步一顿。然后又继续朝前走。

背后有人。在黑暗中看着她。

从她卧底开始,好些天晚归时,都能感觉到那人的存在。她想,应该是杀手组织安排的盯梢人员。

傻~逼。她在心里骂道。

骂完之后又有点惆怅。这是韩沉偶尔骂人的脏话,她不知什么时候也学来了。

地上的雪很厚,还结了层冰。苏眠走得心不在焉,一不留神,脚底打滑,“啊”一声尖叫,差点没摔倒。一把抓住旁边的树干,手掌却被树干上的刺了。

“咝……”她倒吸一口凉气,却在这时,听到巷口那人,脚步一动,竟然似乎有些关切。

苏眠突然就反应过来,猛地一回头,就看到了路灯下,那个高挑熟悉的身影。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

几日不见,为什么却好像隔了几个世纪那么久?

他那天摔门出去的样子,她到现在记忆犹新。此刻看着他冷峻沉默的样子,她却忽然怨不起来了。脑子里陡然意识到一件事——所以这些天,只要晚归,他都暗中跟着她,看着她……保护她?

他的眼睛漆黑无比,就这么盯着她。

苏眠一咬下唇,转身“蹬蹬蹬”上楼。然后就听到他敏捷的脚步声也跟了上来。苏眠真想也当着他的面摔上门,可是哪里下得了手?哪里还舍得?

只将大门虚掩着,然后在沙发里坐了下来,背对着门的方向。

他以前有时候会笑她“作”。她就是作,怎么了?她就是舍不得,放不下,可是又只想他来哄她,他来认错,他来宠她。

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他不许再丢下她,一个人离开。

片刻的寂静后,她听到他推门进来。然后“咯噔”一声,带上了门。

沙发一沉,熟悉的气息靠近,他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苏眠刚刚还在下定决心,等他先开口。哪知他一靠近,她就忍不住了,她就不想作了,脱口而出道:“这些天,我每天做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都详细写在报告里了。专案组能看到,我知道你也能看到……”

那是我的一片拳拳之心,我坚定的心,事无巨细都写了下来,只想让你莫要牵挂,你可看到?

话还没讲完,嘴就被他堵住了。他抱住她的腰,低头就吻了下来。热烈的、冰凉的唇,英俊的眉眼,熟悉的气息,只令苏眠整个人都迷醉。她知道再也不用多说,他的心思她懂。她的,他也体谅并明了。

小小的出租屋,幽暗的光线里。一时间,世界上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罪犯、正义、道德、恐惧、担忧……仿佛都与他们无关,只有彼此的眼波流转、呼吸与肢体缠绕。

“韩沉……”她轻轻抚摸着他耳边的短发,“你再也不要离开我了,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嗯。”他亲吻着她的脖子,她的胸口,紧扣她柔弱的十指,“对不起,再也不会了。”

苏眠眼中有浅浅的泪意,可又欢喜得想笑。而韩沉将她压在沙发上,盯着那如蒲草般柔美身姿,她衣衫半褪,勾着他的脖子,眼睛里全是晶莹的笑意。韩沉心中骤然闪过许多情绪。他想起这些天为她的牵肠挂肚,那是活了二十三年来的,从未有过的浓烈深刻的感情;他也想起刚刚站在巷口,看着她身姿娉婷的下了车,她的脸色淡漠,目光颓唐。他知道她这些天有意无意流露精神病态的特质,以取得他们的信任。可看着这样的她,却叫他胸口气血烦闷……

他伏低身躯,眸光幽沉得叫她心悸。然后他开始更热烈地吻她。

“好啦好啦……”苏眠还未察觉他的刻骨情动,笑着想推他,“不亲了,不是和好了吗?”

这一推,却推不动。反而手腕一紧,被他再次扣住,动弹不得。

苏眠眨眨眼,有点慌:“你想干嘛?”

韩沉却直接将她打横抱起,进了里屋。

她被丢在了床上。她那可怜的暖黄色的单人小床上。

“韩沉你……”她以手撑床刚要坐起,韩沉已欺身上来,伸手一推,就将她再次推倒。那些烦人的事儿早被苏眠丢到九霄云外,此刻看着韩沉脱掉夹克丢到一旁,朝她靠近,竟只觉得紧张又刺激,还有些羞窘。

昏黄的灯光下,窗外大雪纷飞。他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慢慢靠近。漆黑的眼,如暗色的火。

“给我,好吗?”他轻声问。

他的模样性感得不可思议,苏眠的脸如火烧,身体却仿佛已经自动发软发麻。她实在无法承认好了这么久,还是会被他电到。

“你混蛋……”她近乎扭捏地低骂道。

韩沉再次扣住她的双手,他的眼睛里有浅浅的笑,明显十分开心的笑。白皙的俊脸上,甚至还浮现了一抹绯红。

“今天彻底混蛋给你看。”他说。

……

冬夜是漫长的,雪仿佛永远不会再停。

屋内开着暖气,所以即使什么也不穿,苏眠也只感觉到热,热汗淋漓。

当两具肢体彻底纠缠,寸寸紧贴。她才感觉到什么叫做真正的亲密。尽管很多时候,韩沉表现得有些生涩,但绝对目标坚定、势在必得。两人慢慢地、热烈地摸索着,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身体真的已经融化在一起。

进入的时候,她真的有点疼。然后习惯性就开始耍赖:“疼死了疼死了,不来了。”韩沉多横的人啊,尽管宠她,但决不纵容。低声哄着亲着磨着,但是没肯退出去。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反应过来:“搏击练习时你中了我的拳都不怕疼,现在倒喊疼了?”

苏眠心中暗叫不好,就听他开始耍流氓了,淡淡地道:“我的拳头都受得了,这个……受不了?”

太流氓了!

苏眠瞪着他,他似笑非笑,却继续一点点地终于挤了进去。韩沉是搏击高手,此时此刻,平生头一回有了类似于打通任督二脉的通体舒畅感。

苏眠见他发怔,问:“……怎么了?”

韩沉“唔”了一声,答:“舒服。”

苏眠抓起个枕头砸向他。

——

后半夜,在苏眠的记忆里,是刺激、甜蜜而浓烈的。最后她的手指几乎都抠进了他结实的手臂里,而他的汗滴落在她的脸颊上。她不知道别人的初夜会怎样,反正她是全身腰酸背痛,就像跟他狠狠打了一架似的。

不,那里是打架。分明是被他单方面彻底修理了一通好吗?

最后天色将明将暗时,两人才浑浑噩噩睡去。他即使睡梦中也与她纠缠着,趴在她的背上,十指紧扣。

……

苏眠醒的时候,一眼就看到窗外的阳光。想必天已经大亮了,只是被厚厚的窗帘遮掩着,透出些光亮来,屋内显得朦朦胧胧。

她的身旁空空如也。韩沉居然已经起床了,他坐在床边,穿好了衬衣和长裤。因为光线很暗,她看不清他的脸。只感觉到他灼灼的视线落在她脸上,不知道已经这样坐着看了多久。

苏眠迷迷糊糊裹着被子坐起来,身上的酸痛提醒她昨晚的放纵与疯狂。

“你要走了?”她轻声问。

他却答:“没有。”

苏眠微怔。他却低头,伸手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了个黑丝绒的小盒子。苏眠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然后就看到他嘴角一勾,似乎笑了笑。

他起身,在床边单膝跪了下来,将小盒子打开,将戒指送到她跟前。

“嫁给我,苏眠。”

他跪在床边,握着她的手,看着她。而她裹着被子,有些呆呆地坐着,与他对视着。

冬日的早晨,狭窄的房间。没有艳丽的场景,没有花哨的安排。静静的,人生中最普通不过的一个早晨。房间很温暖,光线朦胧幽静。

他就这么向她求婚了。

“等你毕业就结婚。”他低沉而清晰地说,“我这辈子,非你不娶。”

苏眠伸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扑进他怀里:“我要嫁给你!我也好想嫁给你!”

……

等你毕业就结婚。我这辈子,非你不娶。

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她像阳光般温暖,她像斗士般勇敢。

我的爱,看似简单平凡,但一辈子只说一次。

此去千山万水,经年累月。

只对你一个人说。

此去冬夏炎凉,颠沛流离。

半生残失,如鲠在喉,只为曾许诺你的圆满。——老墨:我发现莫非我还是比较适合写甜宠文?现在回想,才后知后觉发现这篇文似乎心肝脾肺肾都虐了个遍。嗯……

推荐热门小说美人为馅,本站提供美人为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美人为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89章 前传 红颜白发(四) 下一章:第191章 前传 与子沉眠(一)
热门: 连续自杀事件 太阳黑点 亡灵书系列05 杀人轨 在游戏里捡了一团头发 魔法师后传:血之皇子 落魄后我被死对头盯上了 丰乳肥臀 炮灰替身重生了 篮坛第一外挂 知北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