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但为君故(一)

上一章:第163章 苏眠吾爱(二) 下一章:第165章 但为君故(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们还有个真实目的,隐藏很深,并且从未透露。”

“他们利用一系列爆炸案,给这个城市和她,制造恐惧。接下来,他们一定会带来前所未有的更大恐惧。”

“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我们三个谁死,都不能影响计划。”

……

这一天,正午。

苏眠随着韩沉和徐司白,寻觅于危机四伏的地底。终于遇见,s的信笺。

周小篆跟着一群特警,拼了命般地在挖掘倒塌的别墅和砖土。即使信念坚定如他,也压不住心中隐隐汹涌的悲痛。他恍恍惚惚地预感到,某些被深埋在地底的东西,某些人,也许永远挖不出来了。

而唠叨和冷面,与他们分开,却像是被同一只无形的手牵引:一早出现的报案者、被破坏的公路管道、站台等待着他们的地铁……一切不过是最简单的障眼法和陷阱,他们却毅然纵身一跳,踏上一辆也许永远不会再回头的列车。

——

“第四幕:吾等梦想的坠落。”

依旧是灯火辉煌的舞台,几个人,围桌而坐。

他们在液晶屏中,真的就像唱作俱佳的戏子,一幕又一幕。而广场之上,所有人,无数双眼睛,紧张、观望、好奇。那是人的天性,谁都想要得到真相。

张福采——舞台上那个中年肥胖开发商——他为难地看着何亚尧:“少董,出了点问题。地基刚挖到一半,发现地底土质太疏松,地下水量太大,所以可能需要增加建筑投入……”

他话还没讲完,那名年轻的建筑设计师——季子苌就震惊而坚决地打断了他:“张总,你到底在说什么?现在哪里是追加投资的问题?”他有些激动地看向何亚尧:“少董,问题没有那么简单,我们的楼修不成了,否则将来有极大的安全隐患……”

集团董事长之子——何亚尧,起初听到张福采的话,就皱了眉。再听到季子苌的话,脸色更加不豫:“你说什么?这个楼怎么可能不修?我多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个项目,让老头子放心把钱投进来。现在你们要我放弃?不可能!一开始不是做过地质勘测报告,可以修吗?现在怎么又出问题了!”

张福采轻咳了一声说:“少董,之前勘测公司的确确定了,土质没问题。但那只是两层地基。咱们不是已经跟他们打点过……让他们改成可以修筑三层地下商场。谁知道往下挖,就出了问题。”

“表演”还在继续。广场上,一片嗡嗡的议论声,甚至不断有人高声骂这几个丧心病狂的家伙。

“不管怎样,这个’超级项目’不能停。”何亚尧下了结论,又看向季子苌:“如果按张福采说的,加大建筑投入,稳固地基,情况会怎样?”

季子苌依旧在坚持:“少董,这样依然存在很大风险。如果环境情况良好,那没有事。但如果遇到长江严重的洪灾,或者地震,或者万一地下水质和土质环境有大的改变……主楼和其他建筑群,就有倒塌的风险,那么后果就难以预计……”

哪知他还没说完,何亚尧就露出笑容,旁边的张福采也会意的笑了。

何亚尧:“我以为你在担心什么呢?长江都多少年没有发生严重洪灾了?地震更是没有。行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按张福采的想法去做。你们记住,这个超级项目堵上了我全部身家,不管怎样,先把楼修起来,以后不断加固也行。这样老头子才会放心把集团交给我。我要是完了,你们全完蛋。”

——

灯光朦胧的房间里,苏眠望着周围陌生却熟悉的一切,沾染着s气息的一切。她的脸色变得煞白,眼眸却透出种更执拗的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韩沉单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拿着那张纸条,某种冰冷的、却又像火一样灼重的情绪,就这么缠绕在他的胸腔里。

苏眠,吾爱。

那个男人,这样称呼她?

称呼他韩沉的未婚妻?

那个男人还曾成功将她,从他身边带走,赋予她新的名字和身份,将她妥善私藏,长达五年之久。

徐司白立在两人身后,脸色也如同霜雪般冰冷。他的目光,同样停在韩沉手上的纸笺上,静默不语。

“嘶——”清脆的撕裂声,苏眠和徐司白同时抬头,就见韩沉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三下五除二已将那信笺撕得粉碎,扬手丢进角落里,转身走了出去。

苏眠的心就这么狠狠疼了一下,立刻追了出去。徐司白看着她的背影,漆黑清澈的眼,已无半点波澜。静立了好几秒钟,才出门寻她。

而苏眠一走出去,就看到韩沉立在走廊里,单手按在墙上,头微微低着。暗暗的光线中,高大的剪影轮廓如同冷峻的画。他的侧脸线条却是清晰的,那眉目明明英俊无比,却透着种说不出的桀骜冷酷。

受伤的刑警丁骏站在一旁,朝苏眠打了个眼色。刚被救出的第一个受害者、令人有些讨厌的张福采,大概是有点怕韩沉,也乖觉地没出声。只是一脸的焦急和烦躁,大概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苏眠走到韩沉身旁,将他的手从墙上拉下来,握住。

韩沉什么也没说,将她的手握紧,抬头看着前方:“走吧,抓紧时间,继续找。”

苏眠也没吭声,走在他身侧。两人走在最前头,其他三人紧随其后。而苏眠望着他冰冷的侧脸,脑海中却再次浮现刚才纸条上的字迹。她深知自己对s的恐惧,是深入骨髓的。这让她有些心慌,有些压抑。但更多的,却是强烈的抵触。

吾爱吾爱,吾爱个鸟。她只想狠狠地骂脏话。

正有些心绪不宁,忽然手被韩沉牵起来。他低头亲了一下她的手背,眼睛依旧淡淡地看着前方,没说话。但两人间,很多话也不必再说。苏眠将他的手握得更紧,心仿佛也被他握住了。

不必彷徨,不必害怕。跟着他,就好。他已不是当年初出茅庐的公子哥刑警,他已为她在这尘世里磨砺过千百回。他会将如鬼魅般的s找出来,他会将七人团全都绳之于法。

两人的亲密,寂静无声。

徐司白走在他们身后,却将这一切,他们眉梢眼角丝丝点点的情意,都尽收眼底。

周遭的环境紧张而昏暗,生死依旧悬于一线。可这一切,好像都跟徐司白无关。他的心情有点平静,平静中却依旧有熟悉的钝痛。他走在这条也许永远也不能再见天日的地下通道里,脑海里,却有些恍惚地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一天。

那是个非常空旷寂静的下午,江城的尸检所里,只有他一人,穿着白大褂,站在尸体前,蹙眉观察。

她就这样,第一次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你就是那个有名的法医徐司白?”

他抬起头,看到年轻的女人,穿着军旅风的小外套和长裤,脚下踩着黑色皮靴。头上还戴了顶帽子,长发如绸缎般披落。黑眸波光流转,似笑非笑打量着他。

那一刻,他的耳边暮然响起一句古语:

为君拾莲子,清妖亦可生。

从此之后,见过再美的女人,再清妖的姿态,也比不过她,如同一道阳光,照进他原本枯燥平静的生活里。而他现在回首,终于明白,生命中的空白等待,也许只是为了她的出现。

……

苏眠,亦是吾爱。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

我从不比韩沉少,只是比他迟。——老墨:二更晚上10点,我继续去写了。咳,虽然断更了两天,但是我有挤出各种时间拼命写了8000字的小剧场啊,而且看过的都说好萌好萌…所以,我能不能无耻地求一下月票?最近名次掉得很厉害啊(p:不要打赏)

推荐热门小说美人为馅,本站提供美人为馅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美人为馅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63章 苏眠吾爱(二) 下一章:第165章 但为君故(二)
热门: 钢铁王座 祈祷落幕时 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最终进化 穿书反派被迫恋爱后 亡灵书系列07 亡灵归来 推理之王1:无证之罪 情人关系 饥饿游戏3:嘲笑鸟 穿成万人迷替身的我只爱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