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恨谁?

上一章:第100章 大雪! 下一章:第102章 杂念!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飞机离开了跑道,像是与这个城市的地面彻底分割一般。

还是上一次来时所坐的位置,不同的是身旁坐的不再是那个他所厌恨的那个男人。

方卿透过舷窗看着外面,疲倦如一片雾霾,在他的瞳仁深处一点点弥漫开,直到让那双眼睛彻底黯淡下来。

棠海市早入了冬,眼看着也要下雪了。

从机场出来,方卿打了辆出租车。

司机是个年轻小伙,透过后视镜打量着后座上,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方卿许久,忍不住感叹道:“你长的跟一个明星好像啊,就之前特别火的那部叫《将王》的剧的男主演,那剧我跟我老婆都爱看,我家里还有那男主演的剧中海报呢,嗯,眼睛真的很像....”

方卿一直看着车窗外,司机的话他听的心不在焉,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司机很明显是个热情的话痨,又笑着道:“话说《将王》那剧你看了吗?真的很不错啊,我老婆都快成那男主演的脑残粉了,天天盼着他出新剧呢,但现在网上连他进组的消息都没有,按理说他这么火,应该有不少戏找他拍,唉,难得有个看顺眼的演员....”

视线从窗外收回,方卿轻轻闭了闭眼睛,淡声道:“他应该快进组了。”

方卿回的是他和陆离霄同居的那栋公寓。

开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冷清的公寓,安静的落针可闻。

方卿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将自己的私人衣物收拾进一只行李包,与他无关的东西他一概未动,离开关门的时候动作也极轻,就像从未来过一般。

出了小区,方卿找店换了手机,包括电话卡。

晚上不到九点,方卿摁响了最初他与唐率合租的那间公寓房门铃。

他已经快半年没有回来了。

唐率刚洗完澡,头上还顶着毛巾,拉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方卿,惊愕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方卿!?你...你怎么....”

如今的方卿在唐率眼中,早已经是他高不可攀的存在,特别是方卿后来与他彻底失去联系时,他也就以为自己跟方卿的交情也算到头了,他并不生气,因为他知道娱乐圈的现实,只是微微有那么点失落罢了。

“我算了算,当初交的房租还没到期。”方卿牵动嘴角,露出温和而又苦涩的笑容,“所以我就过来了。”

方卿头发略长了一些,额前的碎发快遮到眼睛,他双目温和的几近失神,脸上的皮肤透着一股微微病态的苍白,显的嘴边的青茬格外显眼。

这样的方卿看的唐率半晌没说出话,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侧过身让方卿进门。

唐率自是有一肚子的话想问方卿,但话到嘴边只剩下:“你怎么变成这样?”

方卿周身笼罩的那股沉重的暮气让唐率心惊,在他看来,现下该是方卿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但此刻的方卿却....

“出去旅游了。”方卿轻声道,“这段日子放纵了些。”

“你觉得这话我信?”

方卿放下行李包,直接瘫靠在客厅沙发上,闭着眼睛缓缓道:“好吧,是发生了些不好的事,但都过去了。”

唐率所想到的,便是方卿在演艺圈遭遇了不公。

光鲜亮丽的艺人背后,总有各种辛酸,他虽未光鲜过,但身在圈内自然有所耳闻。

“你不会是跟你公司闹翻了吧,最近网上没你一点动静,我都在想你是低调进组了还是被你们公司雪藏了。”

“我没有经纪公司。”方卿道,“我跟云尚传媒解约了,我现在又是自由人。”

“解约?”

唐率忽然想起早前方卿与云尚传媒总裁那闹的沸沸扬扬的恋情,从恋爱到分手就宛如一场闹剧,最后两人究竟如何收的尾,网上众多纷纭但全是揣测,其中缘由怕是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不过既有这种纠葛在前,那方卿离开云尚传媒唐率也觉得情有可原。

唐率没有问方卿和那云尚总裁的感情纠缠,而是小心翼翼道:“那违约金很吓人吗?”

“不,算是好聚好散。”

“那还好,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将王》这股热度还没完全过去,你就算没公司做后台,也会有戏主动找上你的,你可得抓紧啊。”

“嗯,我打算先回家一趟,回来后立刻进入工作状态。”方卿低声道,“我想赶快让自己忙起来...”

“听你这样说我也放心了。”唐率道,“但你住这里肯定不行啊,你现在的流量热度还没降下来,住这就不说狗仔吧,被粉丝发现了也会很麻烦的。”

“我刚回来,也是临时到这歇脚,会再找公寓的...”

方卿跟唐率聊了一会儿,两人又仿佛回到了最开始合租的那段时光,方卿表示自己并非故意跟唐率断了联系,其中实有苦衷,唐率也没追问,拍着方卿的肩笑道:“你能回到这,我就知道你这哥们没白交。”

方卿洗了澡,穿着纯棉的睡衣,在卫生间耐心的清除嘴边的青茬。

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方卿微微失神。

他的人生,真的可以如他所期待的那样重新开始吗.....

刚出卫生间,方卿就听到站在阳台上的唐率欣喜的喊道:“方卿你快来看啊,下雪啦。”

方卿打开阳台与客厅相连的落地窗门,缓缓走上露天阳台上。

寒风如刺,顷刻间包裹了方卿。

阳台上的灯光映照出每一片靠近的白雪,漫天柳絮般的纷纷扬扬,方卿仰起头,失神的凝望着。

过往这一切,真仿佛在这场雪中,化成了一缕梦。

只是这场梦,永远都会有片挥不去的阴霾。

第二天傍晚,方卿回到了中安市。

方卿先在一家理发店剪了头发,而后买了些小正喜欢的玩具零食才回家。

“哥哥!”

门一打开,小正便扑过来抱住了方卿的大腿,方卿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保姆,然后弯身抱起弟弟。

“我妈人呢?”方卿问保姆。

“去医院看望央央了,这会儿估摸着也快回来了。”保姆道,“央央手术恢复的很好,颜姐她回来之后,每天晚上都会亲自做晚饭送医院去。”

“央央的亲生父母也在?”

“是啊,早中饭都是央央她父母照顾着,之前颜姐带着小正出去旅游,我替颜姐去医院给央央缴费,就听医生说央央亲生父母想带她走,但是因为央央还没恢复好,不适合出院,她们这才作罢。”保姆顿了顿,脸色复杂道,“我看她们那架势,大概是想把央央要回去。”

方卿脸色微沉....

之前让索壬帮他私下安排母亲和小正去旅游时,他便已托人跟央央父母打过招呼,只让他们短暂的照顾央央一段时间,后期他会派人接央央走,并支付他们一笔巨额酬劳。

当初让央央亲生父母留下照顾,只是为迷惑陆离霄,让他以为央央已经回归原生家庭,跟他方卿没了关联,但实则他从未想过将自己小妹送回这个在她出生时就将她抛弃的家庭。

颜莉很快回来了,看到方卿自是很高兴。

保姆问颜莉要不要加两个菜,她晚上一般不住这里,只要等颜莉从医院回来,她便会自动离开,然后第二天再过来帮忙收拾。

“不用。”颜莉轻声道,“我知道方卿爱吃什么,我自己下厨就好了。”

保姆准备公寓时,颜莉叮嘱她明天上午过来的时候多买点菜。

“不用。”方卿开口道,“我明天看完央央就走,菜够你们吃就行了。”

保姆显的有些尴尬,因为方卿说话的语气,显得略有些冷漠。

颜莉也是一怔,随之便也改了口附和了方卿。

保姆离开后,颜莉便称要去厨房给方卿添两个菜,小正拉着方卿的手,拽着方卿前往卧室,兴冲冲的称想给方卿看他的画。

颜莉将小正用水彩笔画的一张全家福贴在了她的床头。

小正蹭掉鞋子爬上床,手指画上的小人开心的介绍道:“这个是哥哥,这个是妈妈....”

然而方卿的注意力在站在床边的那一瞬间,就被床头台灯桌上的一瓶药吸引。

那是颜莉治疗抑郁的药....

方卿下意识的打开底下的抽屉,随之便看到抽屉里一堆药瓶药盒,还有似乎是新买的,还未拆封。

方卿呼吸微沉,重重闭上双眼。

他很清楚自己母亲的心病在哪....

方卿将小正哄进小书房写字帖,然后来到厨房。

颜莉转头看着他,笑道:“没事儿,妈一个人忙的过来,你陪小正玩就行了。”

“妈,陆离他死了。”方卿突然道。

啪!

颜莉刚从冰箱里拿出的一盒菌菇掉在了地板上。

怔怔的看着方卿,颜莉整个人像被冻僵在原地。

“他死了。”方卿牵动嘴角,露出一个祥和的凄笑,轻轻说,“我杀的...”

“什,什么?”颜莉大惊失色,她冲到方卿跟前,双手抓着方卿的双臂,紧缩的瞳仁都在颤抖,“你胡说什么啊方卿,你疯了吗。”

方卿目光垂落,平静的低声说:“我看着他掉下去的,我本来可以救他,但我犹豫了...”

“方卿...”

“妈,没人会报复你了。”方卿眼泪无声的滑落,但他依旧在笑着说,“陆离一家都不在了,我们一人害死了一个....”

颜莉心如刀绞,她搂住方卿,但她自己的身体却在颤抖。

“方卿,你别吓妈妈,别...”

“妈,我不知道该恨谁...”

方卿泪忽如雨下,数日的压抑终于在此刻尽然失了控...

“为什么我爸当年要那样懦弱....明明只要他不逃避,承担起他应该承担的一切,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个局面....”

上一章:第100章 大雪! 下一章:第102章 杂念!
热门: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高窗 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 红袍法师 环太平洋 阴阳师·飞天卷 再花五百亿[穿书] 卜王之王 大侠魂 哲瑞·雷恩的最后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