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大雪!

上一章:第99章 瞬间! 下一章:第101章 恨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辆坠入崖底的汽车发生爆.炸,浓烟袭上雪白的长空...

听到陆离霄的声音,方卿猛然一怔,下一秒跌跌撞撞跑到路崖边上往下看去。

在离路面一米多距离的下方,陆离霄单手攀住一块石头挂在那里,那一片路整个像一块悬石,陆离霄脚底悬空,没有着力点。

身体在跳车时被重挫,此刻浑身骨骼咯吱作痛,陆离霄眉心紧蹙,他半边额头被擦伤,血流覆盖了他半张脸,他仰头看着上方的人,低喘的唤着:“方卿....”

方卿果断趴在地上,探出上半身,将手伸向陆离霄。

“把右手给我,快!”方卿大喊道。

陆离霄最终拼劲全力,终于抬起受伤的右臂伸向方卿。

就在他快要将失去知觉的手伸进方卿手心时,就见方卿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骤然缩回了手。

陆离霄艰难的仰头看向方卿。

方卿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线,那双漆黑的眼底,像是闪过无数森冷的锋光....

母亲,工作,以及他的未来.....

短短几秒内,方卿的大脑在失控与清醒间疯狂挣扎,他看着陆离霄,呼吸愈加粗重。

一念之间的善恶,或许他更该考虑权衡利弊,而非良知。

他该现实一点的....

善,如果除了安抚良知而于他的人生一无是处,甚至百害无一利,那挽救一时的良知又有何意义。

“方卿...”陆离霄看着方卿,露出苦涩的,自嘲似的凄笑。

他很轻易的便猜到了方卿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可悲的是,他自己竟也不觉得意外。

这对方卿而言,的确是个永远摆脱他的好机会。

他知道,也理解,但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接受,原来方卿真的已经恨他到这种地步....

即便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在他眼前,也能够做到无动于衷。

“你真的,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陆离霄的脸上,显的那张沾满鲜血的面庞格外狼狈落拓,再无往日的阴狠戾意,像一头濒死的野兽,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去凝望那个人,落寞的流露着对这个世界最后的贪念....

“我说过的...”方卿嘴唇微颤,“你迟早会死在我手里,你是...自作自受....”

方卿站起了身,恍惚的,缓缓的向后退去....

“我快..撑不住了...”陆离霄哑声道,“让我再...看看你,方卿....”

方卿脚下僵停...

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呼啸的风声也不复存在,但陆离霄那虚弱的喘息声,却一声更比一声清晰的飘荡在方卿的耳边,紧随而来的,是凌迟般的窒息感。

方卿眼底泪雾骤然漫开......

他这么做,又和杀人有什么区别?!

几秒后,方卿又突然回到路崖边,冲着陆离霄咬牙道:“你发誓,发誓只要我救了你,你日后就不再纠缠我....”

方卿大声道:“只要你发誓,我就拉你上来,快说啊!”

陆离霄试着动了动右臂,发现已经完全没了知觉,他虚弱的低喘着,冲着方卿露出一个无比温柔的笑容,轻声道:“你还是不想我死的...”

方卿眼看着陆离霄扒着那块凸石的手指,从那块石头上一点点的脱离,惊慌之际再顾不得其他,他再次趴下身朝陆离霄伸出手。

“抓住我!快!”方卿声音几近嘶哑,“手给我啊!”

陆离霄右臂垂在身侧,随风而晃动,毫无反应。

“你手....”

方卿惊愕的看着那从陆离霄袖口内流下的鲜血,顺着手背滑下,从陆离霄的指尖缓缓滴落。

猛然的,方卿想起了陆离霄抱着自己跳车的那一瞬间。

现实不是电影,这个男人终究也是血肉之躯,皮肉会伤,筋骨会折....

方卿看着陆离霄就快要体力不支的松手,顿时也失去的思考,他毫不犹豫的将身体探下大半,伸手去抓陆离霄即将从凸石上脱离的左手。

在方卿的指尖快触碰到陆离霄的手背时,陆离霄哑声说:“对不起,不能带你去旅游了....”

话音刚落,陆离霄的手指从那块凸石上忽然滑落。

方卿瞳仁骤然紧缩,眼睁睁的看着陆离霄的身体如折断翅膀的鹰隼,直直坠入崖底.....

肆虐的风雪顷刻间淹没了陆离霄的身影。

抓空的手还僵在半空中,方卿颤动着嘴唇,愣怔的看着只剩寒风残雪的空气,脸上血丝褪尽,亦然如死灰一般。

“陆....”

怎么,会这样?

路人开车经过此处,他们早被那崖底袭卷上来的浓烟吸引,也都猜到是这段路发生了事故,所以开的格外谨慎,一看到有人悬在路崖边上,当即停下车。

车上下来两男一女,女人立刻拿出手机打电话求援,另外两人快步来到路崖边将方卿扶了起来。

“你没事吧?”中年男人担心的问道。

方卿面如土色一句话也没说,他行尸一般走到靠山的路边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目光空茫的看着地面。

陆离霄死了。

方卿恍惚的想着。

因为他没有及时伸手....

“这烟,应该是车掉下去爆了吧....”

“那车上面会不会有人啊?”

“肯定有啊,你没见坐那儿的年轻人像受了刺激,肯定是他朋友或者亲人掉下去了。”

“天啊也太恐怖了,话说这路道修的很宽啊,弯口也不急,这是把刹车当油门踩了吗?”

“要是因为没来得及刹车,那那个男的是怎么来得及跳下车的?”

“他肯定是坐在副驾,所以来得及跳车,掉下去的应该是开车的人,唉,可惜了。”

“你们小声点,别被人家听到了,我想他已经够痛苦了。”

三人站在路崖边,一直看着那升上来的浓烟议论着,等他们听到车引擎声再转身看去时,方卿已经开走了他们的车。

三人连追带喊,但最终无济于事。

方卿一直开车到山底,在厚厚的积雪山林中,他弃车而行,往那滚滚浓烟处艰难前行。

就算陆离霄要死,也不能是以这种方式....

他不要担上这份因为没有及时救陆离霄,而致他死亡的因果罪命,他不愿像母亲那样,余生都要为自己的一念之错而被心魔缠身,抑郁而活。

山脚下,厚雪及膝,大雪依旧遮天迷地的往下落,那辆被烧的只剩下残骸的车,火熄的地方已经覆上一层白雪。

雪吞没着一切,以极快的速度掩埋了所有生机。

“陆离!”

方卿声嘶力竭的大喊,雪虐风饕,他的双手及脸颊已被冻的麻木,夺眶而出的泪仿佛是他身上仅剩的唯一温度。

天渐渐暗了下来,大雪终于停了。

方卿裹着警务人员递给他的薄毯,目光空洞的看着眼前纷杂的人影,麻木的接受一拨接一拨人的询问。

一切真就像一场梦....

再醒来时,已经是在陆离霄的庄园内,还是昨晚被陆离霄搂着睡的那张床。

坐在床边,方卿目光呆滞的盯着空气中浮尘,记忆似梦非梦的涌现...

昨夜是陆离霄的一名下属送他回来,回来后他便直接上了楼,一头栽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方卿下床走向浴室。

洗澡,换衣服,下楼,用早餐...方卿机械的执行着这一切。

佣人们脸色都很凝重,他们总趁方卿不注意时悄悄观察方卿的脸色,然后小声的议论着什么。

方卿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清冷安静的仿佛还和之前一样。

早餐后,方卿回到楼上,用手机订了回棠海市的机票。

机票订完,索壬电话打了过来。

“卿你知道吗?陆离霄他出事了?!”索壬的声音急促传来,却也听不出多少惊喜,“我听说他连人带车从**山崖翻了下去,到现在连尸体都还没找着。”

“.....”

“这是内部消息,陆离霄的那群下属这会儿还死命对外瞒着呢。”索壬道,“但陆离霄那身份,他要出事肯定也瞒不了多久,喂,卿你在听我说吗?喂。”

“我在听。”方卿道。

“我们见面说吧,你这会儿还在*市这边吧。”索壬道,“陆离霄的人早乱成一锅粥了,肯定都没人记得你。”

方卿沉默许久才道:“算了索壬,这件事我没兴趣了解,我准备回棠海市了。”

“回去?你不再等等陆离霄的消息。”

“结果不会因我等或不等而改变,这个地方....”方卿闭上双眼,脸色如暮霭一般沉重,低哑道,“我一秒都不想待了。”

下午,在方卿准备离开庄园时,孔武找了过来。

与他同行的还有其他几张熟面孔,方卿认识这些人,都是陆离霄的心腹。

方卿自然知道孔武来找他做什么,他昨晚已将事故的全过程告诉了警方,一切表面看像是一场意外,但陆离霄的这些下属都知道他厌恨陆离霄,所以这场事故中是否有他方卿主观造成的因果谁都不得知。

该交代的向孔武交代完,末了,方卿又对孔武道:“我要回棠海市了,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怀疑的随时可以来问我,我不会逃也不会躲。”

孔武脸色沉重,他一整夜没睡,整个人都处在爆发的边缘,如果不是对方卿有所了解,也有那么点交情,他此刻不会这么克制的询问。

“我是信你的。”孔武道,“你要真想要陆哥的命,不会等到现在,但后续不论什么结果,这件事肯定会调查下去,所以之后应该还会再联系你。”

“嗯。”方卿抿动嘴唇,许久才低声道,“人,还没找到吗?”

“没有。”孔武低声道,“这件事你先别宣扬出去,陆哥要是真....反正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嗯。”

“如果陆哥有什么消息,我会打电话告诉你,你....”

“不用。”方卿从孔武身旁走过,“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上一章:第99章 瞬间! 下一章:第101章 恨谁?
热门: 审神者暗堕计划[综] 沉默的证人 不死神皇 碟形世界:大法 城堡之心 绝塞传烽录 神探伽利略 天涯双探2:暴雪荒村 娱乐圈大了啥人都有 白与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