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预备!

上一章:第97章 改变! 下一章:第99章 瞬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哥应该没有限制你的自由。”很快,白溪平静的提议,“我们换个地方聊吧。”

“你至少先告诉你想跟我说什么。”方卿冷淡道,“如果还是像先前那种毫无营养的抱怨,你觉得我会有耐心听?”

“我要说的,跟你有关,准确的说是跟你母亲颜清雾有关。”

方卿这才抬起头,眉心微蹙的看着白溪。

“还记得冯姨吗,当年方家的保姆,主要负责照顾你母亲的那个女人。”

“知道,然后呢。”

“前段时间陆哥找到了她,特地派人把她接到了棠海市,我有幸在那之后见过她。”白溪道,“你知道陆哥为什么找她?”

“什么意思?”

“你不好奇吗?陆哥原先明明那么期待跟你结婚,现在却对结婚避而不谈,我之前随口问他的时候,他说了一句,永远都不会跟你结婚...”

方卿想起之前在医院中,他偷听到的陆离霄的电话。

他的确疑惑,但他对这种事并不好奇,因为他本身也从未想过要跟陆离霄结婚,只是这件事让他清醒的认识到,陆离霄对他的执着,也只单纯停留在肉.欲的纠缠上,并非对他真正动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跟陆离霄的这段关系,才更让他恶心....

“这件事又跟冯姨有什么关系?”

“冯姨告诉我,是你母亲,也就是颜清雾,当年失手害死了陆哥的母亲。”

方卿瞳仁一震,惊愕的看着白溪。

“所以陆哥怎么会跟自己仇人的儿子结婚呢。”白溪缓缓道,“他是为了你没有动颜清雾,但颜清雾的存在永远是他心头的一根刺,所以就算陆哥再喜欢颜清雾的儿子,也就是你,你也只能是他的情人。”

白溪是打车过来的。

方卿从陆离霄的车库随意开了辆车出来,他没有带司机,自己开着车载着白溪离开了庄园。

这是白溪的要求,他表示担心陆离霄会临时回来中断他们的对话,或者有佣人偷听向陆离霄汇报。

陆离霄必定不希望他把这件事告诉方卿,所以他还不想因为此事而惹怒陆离霄。

白溪给方卿说了个地址,那是坐落在一山腰上的餐厅,算是*市颇为有名的特色景点餐厅,越是这大雪铺天的季候,那餐厅四周的环境越宛如仙境一般。

方卿对这里并不如白溪熟悉,所以离开庄园没多远,就换白溪坐在驾驶座开车。

方卿对去哪并没什么要求,他现在只在乎白溪刚说的那番话。

车行驶了好一会儿,白溪才将自己跟冯姨的那段对话录音从手机里放了出来。

方卿听完,许久没有说话。

他难以相信,也无法接受.....

“陆离霄大概什么时候见的冯姨?”方卿机械的问。

“**那天。”

“.....”

方卿重重闭上双眼.....的确就是那段时间,陆离霄就像变了个人。

他当初以为是陆离霄腻了他,现在才知那个男人当时在经历怎样的心理挣扎,而后又荒唐的决定继续若无其事的与仇人的儿子纠缠。

真是荒唐又可悲....

“如果你不相信,大可以回去问你母亲。”白溪道,“其实冯姨她觉得很对不起你家,当年你父母给了她一大笔封口费,让她举家移民到国外,但她一直无法心安理得的生活,她说她这些年过的很煎熬,很恐惧,所以当陆哥找到她的时候,她才全部招了出来....”

方卿没有说话,神色颓沉的看着车窗外....

恩怨分明,他并不觉得自己欠陆离霄,但冷静之后,他只觉的更加无力。

事情,已远超乎他所能掌控的范畴...

这跟当年他母亲劝说陆离霄父亲顶罪的事情性质又全然不同...

他跟陆离霄之间,注定不可能断的干净。

“冯姨她还在棠海市,她当时想让我转告你,如果事情真到那一步,她会出面作证,证明那只是一场意外。”白溪道,“但我因为私心,一直没有告诉你,那时候我以为陆哥会因此抛弃你,或是对付你母亲而跟你彻底决裂,但我还是没有看透陆哥,他没有找你母亲算账,甚至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你....”

车驶在通往山上的公路,俯瞰山底,白雪皑皑...

“那你为什么特地来告诉我?”

“让你知道,你作为陆哥仇人的儿子,陆哥永远都不可能真正接纳你。”白溪道,“当然,我知道你本身也不稀罕,不过你想过吗,等你耗光了陆哥的耐心,你觉得陆哥会不会对你母亲下手?他本身就是因为你才压抑着这股恨。”

“所以呢....”

“你当然是无辜的,但你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母亲出事。”白溪轻笑一声,“所以你跟陆哥之间完全就是个死局,有这样一段恩怨横在你们之间,你们怎么做都不会有好结果....”

“....你把这些告诉我,应该不止这些目的吧。”方卿道,“否则你这些话听起来,更像是劝我留在陆离霄身边。”

“当然,我给你想了个没有后顾之忧的,可以彻底摆脱陆哥的办法。”

车在那餐厅附近停了下来,那三层餐厅远看上去犹如一座散发萤火的云间阁楼,在这雪天犹如漂亮的精灵屋,这里已接近山顶,冷风刺骨,越发显得那餐厅温暖精致。

餐厅附近停了不少私家车,依稀可见那二三层楼的落地窗边坐满了客人。

方卿下了车,多看了眼远处白茫茫的山峦,凌乱的心境缓缓平息。

白溪看了眼监控的位置,缓缓将车停好。

白溪下车后来到方卿身旁:“这里的视野的确不错,你喜欢这里的话,以后可以经常让陆哥带你过来。”

方卿转身看着白溪.....

白溪眼尾弯成一条线,笑容在这冷风中莫名的显出几分诡异。

“进餐厅吧,我在里面订了位置。”白溪道。

方卿没有说话,转身朝餐厅走去。

三楼靠窗的位置,室内开着暖风,和窗外的冰天雪地截然不同。

方卿一坐下便开门见山的问白溪:“你刚说的办法是什么?”

吃过一次亏,他并没有对白溪报什么期待,但并不介意听一听。

白溪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忽然问:“你当年喜欢陆哥,对吗?”

“我没兴趣跟你在这追忆往昔。”

“当年陆哥决定出国时,你给陆哥写了一封信,你将那封信塞进了陆哥当时所住的公寓门缝。”白溪在方卿冰凉的目光中,慢条斯理的说,“我至今还记得那信,整整两页纸,你请求陆哥留下来,称自己不再欺负陆哥,承诺未来会给陆哥他想要的一切,无论是金钱还是名利....虽然你没有在信里道明心意,但我看得出来,你很舍不得陆哥,你不好奇吗,我为什么会知道那封信的内容。”

方卿面无表情:“陆离霄当年对你的那点信任,你完全没必要拿在我面前炫耀。”

“你以为是陆哥给我看的?”白溪轻笑,“其实陆哥根本没有看到那封信,那天我比陆哥先回公寓,所以那份信被我拿到了。”

方卿微眯起双眼....

“我看完那信便撕碎扔进了马桶,不过你也没必要恨我拆散了你和陆哥,那个时候陆哥极其厌恶你,厌恶方家,出国是必然的,你那封信他看或不看,没什么区别。”

方卿缓缓闭上双眼....

“对了,还有陆哥临走前的那一天,你发给陆哥一条短信,约他在某家餐厅见面...”白溪不急不缓的说,“也是我删的,说实话,还有好多事,可惜因为太多了,我反而没办法一一说给你听,不过成功离间你跟陆哥的那些,我都记得,比如那场大火,我知道你早就怀疑是我放的,没错,我现在可以正是跟你承认,那火,的确是我放的....”

方卿一直没有说话,但搭在腿上的手掌在无声中一点点的攥紧。

“你以为我当年脸被毁容是蠢的自作自受?”白溪淡淡的轻笑,“不,我是故意的,我讨厌那张平庸的脸,所以在没能烧死你之后,我便自己灼伤脸,我想要新生,也想你在陆哥面前,变成彻彻底底的恶人....”

方卿突然起身,挥手一拳砸在了白溪的脸上。

“虽然你当年机关算尽也没有伤到我,即便,我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方卿冷声道,“但就凭你这份令人作呕的心思,这拳你就该受着。”

白溪脸被砸向一旁,嘴角渗出血迹,但他依旧在抽动双肩诡异的笑着:“装白痴也是够累的,果然还是说出来舒服一些。”

“你这番话,在我看来更像临死前的自白。”方卿脸上没有一丝温度,“怎么?你得绝症了吗?”

“怎么会呢,我至少要死在你后面....”

“好了,回到最开始的话题。”方卿冷冷道,“你说的办法是什么。”

白溪抹去嘴角的血迹,低笑道:“你母亲死,或者你死,问题就解决了。”

“你在耍我?”

正在这时,白溪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是条短信。

“我忘了,我还约了朋友在繁华区见面。”白溪收起手机,“我们的谈话,就此结束。”

方卿眉心冷蹙,脸色阴沉:“约我到这里,就为说这些?”

“我说的还少吗?更何况这里风景很美不是吗?”白溪道,“你大可以留在这好好欣赏,钱我已经付了,你可以独享这餐。”

“这是我最后一次单独见你。”方卿拎起椅背上的外套,愠怒道,“你最好别再主动出现在我眼前。”

方卿说完,转身就要朝楼梯口走去。

“方卿....”白溪叫住了方卿,他微微笑着,轻声说,“这次,你不会再有当年那样的好运了...”

方卿头也不回的离去。

上一章:第97章 改变! 下一章:第99章 瞬间!
热门: 暗渡 魔幻玩具铺 死之枝 人民的名义 远东王庭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三生道诀(最强弃少) 中国体育人 同学两亿岁 霸海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