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改变!

上一章:第96章 找到! 下一章:第98章 预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男朋友”三个字像瞬间刺激了方卿的某根神经,他忽的吼道:“你闭嘴!”

此时此刻,索壬的裤子真就被陆离霄的下属全部扒了下来,三个人死死摁着疯狂挣动的索壬,另一人拿着把锋利的剔骨刀站在一旁,静等着陆离霄下达下一步指令。

陆离霄缓步走到方卿跟前,直到枪口抵着他的胸膛。

“你想杀我是吗?”陆离霄面无表情道,“你要继承你父母的优良传统?”

方卿面色逐渐分崩,眼底泪雾弥漫,他忽然调转枪头,将枪口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陆离霄登时怒目圆瞪,浑身血液癫沸起来,脱口道:“你他妈敢!”

方卿呼吸汹涌:“这枪里有一颗子弹,你也要跟我赌是吗?”

话说完,方卿忽的扣动扳机。

虽是一声空响,陆离霄却如瞬间经历了一番生死轮回,浑身衣服瞬间汗湿了。

“我出去。”

在方卿再要扣动扳机时,陆离霄迅速道。

“我出去。”陆离霄脸色苍白,硕大的汗珠挂在鬓角,脚下缓缓退了半步,“我现在就走,你冷静一点。”

“滚!”方卿吼道。

陆离霄说着便要缓缓转身,但当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方卿身体逐渐放松时,陆离霄又猛地回过神身,伸手抓住了方卿握枪的那只手手腕。

方卿再想回击也来不及,在力量与速度方面,他从来不是陆离霄的对手。

□□掉落在地,陆离霄反钳住方卿的手臂,从身后抱住了方卿。

不论方卿如何挣扎,陆离霄依旧紧紧抱着方卿,他下巴垫在方卿的肩窝上,偏着头如痴如迷的嗅息着这独属于方卿的熟悉气息,一连数日的懊恼和沮丧,一瞬间烟消云散。

“我很想你...”陆离霄闭着眼睛,声音低哑还透着几分难察觉的委屈,他低低说,“这些天,我一直在想你...”

他以为见到方卿之后,愤怒会比任何前情绪都要来的汹涌,可此刻将人抱在怀里,他除了满足什么抱怨都生不出来,只想着把人带回去就好,只盼着一切回到他和方卿同居的那段时光。

“跟我回去吧,我会对你好的,我一定....一定把心都掏给你,方卿....”

方卿不再挣扎,他声音麻木冷清:“陆离霄,何必在我身上犯贱,你明知道我不喜欢你,明知道我比任何人都要厌恨你。”

陆离霄沉默许久才低声道:“我们重新开始好吗,重新开始...”

“滚吧。”方卿闭上双眼,“我跟你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各自为安,要么同归于尽....”

陆离霄眼底枯竭一般,他缓缓松开了方卿:“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方卿转过身看着眼前的男人:“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

陆离霄盯着方卿,沉默片刻后目光落在地上,低声说:“你母亲和你弟弟在*岛度假对吗?”

方卿瞳仁紧缩,惊愕的看着陆离霄。

“我已经以你的名义,安排人把他们接回棠海市了,你....”

陆离霄话还未说完,方卿忽然抬手一拳挥到了陆离霄的脸上。

陆离霄脸被打的偏向一旁,但他几乎没什么反应,在方卿几欲爆发的目光中,转回头继续缓缓道:“你应该回去照顾她们的,而不是躲在这里。”

“陆离霄....”

“从现在起,我会安排人一直盯着你,所以你怎么躲都没有意义,不如跟我回去。”陆离霄道,“回棠海市,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生活,无论是继续在公寓养鱼,还是去拍戏工作,我都....”

“那你可以从我的世界彻底消失吗?”方卿打断道。

陆离霄沉默许久,最后认真的,平静的说:“永远不可能....”

这次短暂又仿佛极其漫长的分别,反而让他更加坚定了这种认知:他不能没有方卿...

那种坐在漆黑的长夜中,如午夜的幽魂一般,仅靠着对方卿的思念熬到天亮的滋味,他再也不想经历了。

“回去之后,我们好好谈谈...”陆离霄伸手牵住方卿的手,声音轻柔,“跟我走吧。”

“如果我坚持不走呢?”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陆离霄低声道:“我不想威胁你,但有件事的确是事实,我唯一不报复你母亲的理由,就是你。”

“所以除了跟你同归于尽,我根本没办法摆脱你,对吗?”

“不,如果人死后的魂魄是有意识的,你依旧摆脱不了我...”

“....你这个疯子。”

“我的车就在楼下,我等你,五分钟...”

陆离霄说完,转身看着还被自己下属摁在地上,且被扒了裤子的索壬,他嘴被用胶布封了起来,憋足了劲儿在冲着陆离霄呜呜着什么,眼底拉满血丝.....

“你已经堕落到要跟这种废物交朋友了吗?”陆离霄对方卿道,“以你的个性,应该对这种人避之不及才对,如果只是为了躲避我就让自己委曲求全于他人,这又跟在你眼里和我在一起有什么区别。”

陆离霄走近索壬,站在他的脑袋前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这次我不动你,但不是看在斐执面子上,而是方卿。”陆离霄道,“斐执是宠你,但比起情他更重利,他培养了一堆候选继承人,却没有对你寄予这方面的厚望,你就应该清楚自己的份量,从前的事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是你没有触及我的底线,但是现在.....你好自为之吧。”

陆离霄伸手将索壬腕上的那串手链摘了下来,放回自己的口袋中,而后抬脚从索壬上方踏过,淡淡的命令下属:“拍几张照再放。”

走到公寓门口,陆离霄又回头看了眼方卿,方卿眼底闪烁着寒光,像看着仇人一样盯着他陆离霄。

陆离霄脸色复杂,欲言又止,最后只淡淡的道了声:“我在楼下等你。”

很快,陆离霄的下属也纷纷离去。

索壬一条胳臂被陆离霄的人反钳时脱了臼,疼的他满头冷汗,方卿上前将他从地上扶起,索壬艰难的穿好裤子,气的嘴唇泛白的颤抖:“居然敢给我这样的羞辱,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卿,你不必跟他走,我现在就打电话,我不信陆离霄他敢...”

“算了。”方卿淡淡的打断,“没有意义的,你我心里都清楚,这是迟早的,更何况我家人已经在他的掌控中。”

“卿,对不起...”索壬难得的露出歉疚的表情,“但你真的没有必要跟他走,去我那里,他不可能真完全不顾及我叔的面子。”

“说打底这是我的私事,我自己不去做个了结,躲哪里都没有意义,只会逼的他做出更疯狂的举动。”

五分钟一过,陆离霄就看到方卿从公寓楼里走了出来。

在方卿靠近车时,车内的陆离霄伸手为方卿打开的后座的车门。

方卿顶着风雪坐进了温暖车厢,瞬间卷入车厢内的雪花很快融化在他的肩头。

陆离霄命令司机开车。

车启动的下一秒,陆离霄搂住了方卿的腰,他迫不及待的将脸埋在了方卿侧颈上,贪婪而又痴迷的亲吻着那片雪白光滑的皮肤,低哑道:“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一颗心这才算踏踏实实的落了地,那种久违的满足感又如一汪温水蓄在胸口,就如濒死之人又被续了一颗延命的丹药....

陆离霄很快便注意到方卿冷漠的脸色,他捏住方卿的下巴,强行扳回方卿一直凝视窗外的视线。

“在一起那么久,你有没有喜欢过我?”陆离霄盯着方卿的双眼,“有没有?”

方卿唇角讥嘲的略微上扬:“你要听实话吗?”

“....”

“没有,一刻都没有过。”方卿眼底浮起淡淡的冷笑,“你所感受的所谓的喜欢,全都是假的,如果我接下来还有什么需求,我不介意继续这样耍你....”

陆离霄的脸色变了几变,但最终并没有像方卿所预想的那样暴怒,他缓缓松开方卿,面无表情道:“我会在N国这边待上半个月左右,你也就在这边陪我吧,这边的事处理完我带你回棠海市。”

方卿看着车窗外,没有说话。

陆离霄带着方卿回到自己庄园....

方卿没有用晚餐,也未再跟陆离霄多说一句话。

夜晚,陆离霄坐在方卿所躺的床边,看着方卿留给自己的后背,低声问:“我也想给你自由选择,可我知道,那样的话我就彻底没机会了...方卿,我为你改变好吗,只要你一直留在我身边,总有一天,我会变回你喜欢的样子....”

方卿像是睡着了,没有丝毫反应。

陆离霄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他抱紧方卿的腰,嘴唇贴在方卿的发间,低哑道:“我把名字改回去好不好,你以后就叫我陆离,就像过去那样,你可以对我任意放肆,但你心里是喜欢着我的....”

“分开的那几年,你一直在想我对吗?如果当初再见面时,我认真的追求你,你一定会同意跟我在一起的对吗?”

“我为你妹妹找回亲人完成手术,已不再计较你父母对我家人的伤害,我也在努力的改变,努力成为一个合格的恋人去爱你,我做的这些补偿你一点都不在乎吗....”

“我只是喜欢你喜欢的太迟而已....”

“你不能在我以为我们是真心相爱时,再残忍的告诉我那一切都是你给我制造的假象,你让我离不开你,又想弃我而去,你怎么能这么狠...”

“我不会放手的,除非我死...”

这是一连数日,陆离霄睡的最踏实的一晚,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将方卿紧抱在怀里,嗅着那份熟悉的气息,精神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放松。

早上,陆离霄准备离开时,方卿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想出去走走吗。”陆离霄轻声道,“等忙完这段时间我带你去旅游。”

方卿早已经醒来,他睁着眼睛清冷的看着窗外,并未理会身后的男人。

陆离霄离开后,方卿才从床上缓缓坐起身,他一眼就瞥到床头桌上放着的那张黑色磁卡,那很明显是陆离霄留给他的。

一切又像回到了最开始....

方卿赤着脚下床来到窗边,他打开窗户,寒风裹着飘雪瞬间涌进卧室,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楼下,不一会儿就看到陆离霄离开别墅的身影,他穿黑色的商务西装,看着有些单薄,但脚下稳健。

走到车前,司机为陆离霄拉开车门,陆离霄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转身抬眸望向不远处的别墅三楼。

两人隔着风雪对视,陆离霄看不清方卿的表情,但他知道方卿在看向自己,他下意识的朝方卿挥了下手,下一秒方卿便在那窗口转身离去。

方卿早餐后就一直待在庄园,虽然陆离霄没有限制他外出,但如今他也没什么想去的地方,或是想见的人。

经历了这些,对于离开陆离霄,方卿脑海中唯有陆离霄昨晚贴在他耳边的那句——我不会放手的,除非我死...

或者除非他方卿“死”。

上午九点多,庄园迎来了客人,管家直接将人从门口请了进来。

白溪不是第一次来陆离霄的庄园,庄园内的大部分佣人都知道他是陆离霄一个相对比较重要的朋友。

方卿刚跟母亲打完电话,佣人便在外面敲房门。

因为白溪声称是来见他方卿的....

对于陆离霄和方卿这段时间的纠葛,白溪早了解的一清二楚。

在二楼的一间茶居室,方卿见了白溪。

白溪看着坐在茶桌前品茶的方卿,不禁轻笑:“看你这么自在,我不禁开始怀疑,短暂的失踪是不是你跟陆哥玩的欲擒故纵。”

“既然是专程来找我的。”方卿淡漠的看着白溪,“还是开门见山,你越是阴阳怪气的说话,越显得你气急败坏。”

白溪在方卿对面坐了下来:“我的确气急败坏,而且比你想像中的还要不甘心,我有时候一直在想,为什么当年那场大火没要了你的命...上天真的跟陆哥一样偏爱你...”

“你如今一手好牌,岂是我能比的,但如果你一直在我身上这么钻牛角尖,再好的牌也迟早会被你打烂。”

白溪微微低下头,看着冒着热气的茶壶,轻轻笑着:“我是一手好牌,但你只要有陆哥这一张牌,我就永远是你的手下败将。”

“我有时候不明白,你究竟是更喜欢陆离霄,还是更喜欢胜我一筹?”

上一章:第96章 找到! 下一章:第98章 预备!
热门: 血狱江湖 [慢穿]刺客系统 小阁老 圣母 时间之墟 阴阳师·晴明取瘤 寓所谜案 重生后怀了男主的崽 一先令蜡烛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