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准备!

上一章:第91章 分手? 下一章:第93章 我们分手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切就像又回到了之前,陆离霄每晚都会回来,早上会顺手给方卿提前挤好牙膏,准备好早餐。

如果方卿与其一同起床,陆离霄依旧会贴心的蹲在床边给方卿穿袜子。

前几日的莫名疏离,就像完全不存在过似的,只是方卿感觉的出来,这番重修旧好,陆离霄仿佛是经历过了某种心里挣扎。

前些日子,他是真心想远离自己,或许是理智在驱使他刻意远离自己,但心理上终究还是败给了他对自己的感情。

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显得他陆离霄够窝囊。

在感情上无法果断取舍的人,经历任何情感挫败都是活该。

方卿没有再提结婚,他也没再听到陆离霄提及领证,甚至不见陆离霄有公开他们关系的打算。

不知不觉间,他好像真就成了陆离霄养在这公寓的小情儿,供他每晚到这里宣泄欲望。

周跃发消息来问方卿是否决定去参演徐导的电影,方卿直接拒绝了。

别说一部电影,他都快告别演艺圈了...

“你最近心情不好吗?”偃旗息鼓后,陆离霄搂着方卿轻声问他,“都很少见你笑了。”

虽说表面一切如常,但他还是能敏锐的捕捉到方卿的变化。

好似比之前冷淡了些。

方卿累的没力气说话,便也没有理会陆离霄。

既然迟早要撕破脸的,他又何必再在陆离霄跟前扮热脸做戏。

“过段时间我带你去旅游。”陆离霄温声道,“出去散散心。”

“不用。”方卿道,“你忙你的吧。”

陆离霄将方卿抱的更紧,脸贴着方卿的颈窝,低声道:“你现在都不怎么花我钱了,以前动辄一天上百万,现在怎么了?”

“我困了,不想说话。”

陆离霄手脚不踏实,抱紧方卿又蹭又摸,没一会儿方卿便又感觉到身后男人的变化。

“一次,最后一次...”陆离霄轻咬着方卿的耳垂,哑声邀约。

方卿知道满足不了陆离霄,他这一夜都不可能睡的安稳。

他好像也能接受这种事,不再像最开始那样羞耻及排斥,虽然每每都会被陆离霄折腾掉半条命,但他并不想否认在那过程中感受到的快意。

陆离霄的确满足了他那方面的需求,但目前在他自己看来,也就是将身上的男人当做自身纾解欲望的工具。

方卿一觉睡到快中午,头昏昏涨涨,扶着墙去卫生间时腿还是软的。

额头滚烫,方卿发现自己发烧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生病了。

昨晚明明已经结束,后又被陆离霄纠缠了做了两次,在那之后好像都忘了再去清洗....

方卿重新洗了澡,回到卧室脑袋一重又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傍晚口渴醒来,方卿只觉得头更晕眩了。

眼前光影重重叠叠,方卿喝完水回卧室时差点被一把椅子绊倒。

一头栽倒在床,方卿难受的抓着被子裹住自己。

枕边的手机响了起来,方卿烧的神志模糊,毫无反应。

来电声反复多次,每隔几分钟响一次,持续了好一会儿才结束。

不知多了多久,朦胧间方卿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等他稍稍恢复点意识的时候,就感觉身体忽然悬空被人打横抱起。

盯着视线里那张忧心忡忡的脸,方卿大脑放空了好一会儿才低哑道:“我困,让我睡会儿。”

陆离霄抱着方卿进了电梯,沉声斥道:“都烧成这样了,就不知道去医院吗?”

方卿闭上眼睛,脑袋靠在陆离霄的胸口,有气无力道:“又不是大病,睡一觉就好了。”

被人这样抱着,显然比自己动两条腿要轻松,方卿也懒得让陆离霄放自己下来。

看着怀里虚弱而又温顺的男人,到嘴边的责备又被陆离霄咽了下去,直到把方卿放进副驾驶时,陆离霄才又问:“怎么会发烧?白天受凉了?”

方卿不假思索,虚弱道:“昨晚没清洗,被你的东西闹的...”

陆离霄嘴角抽动,脸上一闪而过的窘迫,方卿看在眼中,忍不住抿唇笑了声。

这个男人在他面前粗言鄙语说的不少,却也禁不住他这样低俗的“挑逗”。

陆离霄是自己开车回来的,他启动车后便有电话打了进来。

方卿听着陆离霄对那头应该是下属的谈话内容,得知陆离霄今晚原有场重要的应酬。

目前只能取消了。

“有应酬怎么还回来?”

在陆离霄挂断电话后,方卿淡淡的问道。

“打你那么多电话都没人接,不放心就回来看看。”陆离霄道,“也幸亏我回来,真要到应酬完夜里再回来,你脑子都能烧坏了。”

“.....”

方卿扭头看着车窗外,大约是烧的太厉害,不一会儿又睡着了。

躺医院挂点滴时,陆离霄就坐在床边,方卿见他完全没有走的意思,才有些心烦意乱道:“你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回去忙你自己的事吧。”

“没事,我陪你在这睡一晚,明早再送你回公寓。”

方卿直皱眉:“你觉得方便吗?”

“那我先去外面酒店洗个澡,洗干净的再过来陪你睡。”

方卿手臂搭着额头,有些心累的吐了口气:“我不是这个意思。”

方卿懒得继续解释了,他将脚伸到被子外,在陆离霄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动了动脚趾头,道:“你送我来的时候鞋子忘拿了,去附近商场给我买一双,普通的休闲鞋就行。”

“好。”

陆离霄腿脚也麻利,不一会儿就从外面回来了,除了一双蓝白色的休闲鞋,陆离霄还顺带着买了双袜子。

坐在床头边上,陆离霄直接将方卿的脚搭在自己大腿上,本想直接替方卿把袜子套上去,但又忍不住把玩起那姣白漂亮的脚掌。

方卿看着低头抚着自己脚背,微有些入神的陆离霄,心底直觉好笑。

冷不丁的,方卿脚尖往陆离霄某处抵了抵,陆离霄眼底登时一窘,他抓住方卿不安分的脚,脸色不自然的小心提醒方卿:“这是医院。”

方卿哼笑,嘴里嘀咕了一声:“假正经。”

“.....”

司徒臻一进来,就看到陆离霄整个半身压在床上,登时吓一跳。

“停,干什么呢!”

司徒臻又窘又怒,快步走到床头将陆离霄从床上拽了起来。

方卿嘴唇被亲的红的不像样子,他上气不接下气,被医生看到这种场景,一时难为情到极点,整个人缓缓的往被窝里缩,直到只留个脑门露在外面。

陆离霄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依旧贪婪的盯着方卿,恨不得再扑上去。

“至于这样吗?”司徒臻气道,“他现在是个病号。”

“我知道。”

“知道你还...还那样。”司徒臻脸皮自然比不得陆离霄,尴尬的愤声道,“就算想,也别在医院,这要是被我同事撞见了,我都不好意思说我跟你认识。”

陆离霄沉默半晌,目光还钉在方卿那雪白的脑门上,嘴里突然道出一声:“他勾.引我。”

“.....”

方卿突然拉开脸上的被子,面红耳赤道:“你胡说什么。”

陆离霄没有说话,默默坐回床头边,再次将方卿一只脚搬到自己腿上,拿着刚买的袜子往方卿脚上套。

穿着白大褂的司徒臻就在床边,方卿尴尬的无所适从,但怎么使劲儿也没能抽回脚,只能用另一只脚踹陆离霄胳臂:“有...有人呢,你注意点。”

司徒臻嘴角抽动,看着这一幕,他都快忘了自己来这病房干什么的。

这个晚上,陆离霄就跟方卿挤在同一张病床上。

原本一人睡着还很宽敞的病床,加上陆离霄瞬间显得窄小不已。

方卿烧退了大半,大概是白天睡过了,夜里醒来后,便没了什么睡意。

被陆离霄的手臂禁锢着,方卿觉得不舒服,下意识的翻了个身,结果差点吓的出声。

骤然与陆离霄相面对,方卿才忽然陆离霄正睁着眼睛看着自己。

窗外透进的月光格外明亮,落在陆离霄深邃而又温和的瞳仁中,映出无数星星点点的柔光。

“你要吓死我吗?”方卿长舒一口气。

“你翻身时我也才醒。”陆离霄搂着方卿的腰,面颊与方卿贴着很近,“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

陆离霄情难自禁,在方卿的唇瓣上亲了一口:“我喜欢你勾引我的样子....”

“.....”

方卿想翻过身背对陆离霄,但被陆离霄锢着腰难以动弹。

“大半夜你干什么。”方卿推着陆离霄凑过来的脸,“有完没完。”

“我喜欢你...”陆离霄往下挪了挪身,吻着方卿的脖颈,声音磁哑,“我知道,你也一定很爱我..”

方卿轻轻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天亮后,方卿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最后一次输液完就可以出院。

陆离霄也没有离开医院,找了间安静的休息室跟下属开了好一会儿的视频会议,结束后正要回方卿病房,手机又响了起来。

方卿输液完不见陆离霄回来,以为陆离霄是回公司了,于是整装收拾好直接离开了病房。

在靠近电梯的安全楼道口,方卿忽然从那门缝中听到了陆离霄的声音。

透过那手掌宽的门缝,方卿看到了陆离霄半边背影,此刻正在打着电话。

“原来没走啊....”

方卿低喃着,脚下缓缓靠近,在要伸手推门时,听到里面人所说的话,又蓦的停住了手。

“发烧而已,今天上午就能出院,不用特地赶过来....”陆离霄的声音平淡,但语气还算温和,“你安心拍戏就行....嗯,我知道了...结婚时间?没有时间,我是不会跟方卿结婚的,永远都不会.....没有矛盾,以后关于我跟方卿之间的事,不要过问....嗯,那就先这样。”

看着门缝内的那道身影,方卿微微垂眸,脸色复杂的低笑了下....

在陆离霄挂断电话时,方卿迅速转身离去。

晚上八点多,雷雨交加,电闪下的棠海市夜空变幻莫测。

陆离霄应酬,一早就给方卿发了信息,称至少要到夜里才能回来。

站在窗边欣赏着雷雨,方卿终于接到了他期待的那通电话。

索壬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透着邪气,在电话里那头笑盈盈道:“我这边都准备好了,卿,你呢?”

“就快了。”

“话说回来,离开陆离霄之后可以考虑我了吗?”

“我连陆离霄都看不上,你觉得我会选择你?”

“你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他,居然还能给他那么高的评价。”索壬笑道,“卿,你真的不喜欢了陆离霄了?”

“不跟你废话。”方卿沉声道,“接下来,你得确保我的家人万无一失。”

“你放心,这些对我来说本就是小问题,我用我索壬的名誉向你保证。”

上一章:第91章 分手? 下一章:第93章 我们分手吧!
热门: 在逃生游戏里种田 鹰巢海角惨案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阳神 能面杀人事件 邪神旌旗 异现场调查科1:时空痕 我只是个土豪[综武侠] 回天 六十年代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