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当年!

上一章:第87章 心情不好! 下一章:第89章 不对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离霄离开后,方卿也没了睡意,好在他还没被陆离霄折腾到起不了身的地步,便自己慢吞吞的下床去洗澡了。

洗完澡回到床上,方卿拿起手机想看些视频打发时间,结果发现就在两小时前周跃给自己发了信息。

信息中周跃表示,他在一场宴会上结识了一位颇有名气的电影导演徐导,两人话聊的投机,于是他就将方卿推荐给了他,正好那徐导看过《将王》,也对方卿十分欣赏。

这徐导正为新电影在全国范围内挑选男一号,周跃希望方卿去试戏。

方卿放下手机....

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更想继续拍戏。

冷风从阳台灌入,方卿下床走到阳台前关好落地窗门。

冬天快来了,夜一晚比一晚寒冷。

陆离霄一整晚都没有回来。

习惯是很可怕的事情,清晨坐在床边,有那么一小刻,方卿甚至为没人给自己穿袜子而懊恼了几秒。

连卫生间的牙膏都没人为他挤好。

方卿越来越觉得陆离霄那边是出了什么事,这个男人几乎不会这样夜不归宿还对自己没一句解释。

不过这些也跟他没什么关系,既是陆离霄的事,那自然越严重越好,

点了早餐外卖吃完,方卿先给鱼喂了食儿,而后在阳台上给绿植浇水,心里纠结着该不该回家看看。

如果现在回去,陆离霄也跟着找过去怎么办...

家里现在有母亲照应着,央央的家人也在,好像他回去了也没什么用武之地。

忙活完,方卿给母亲打了电话,想着跟央央聊上几句。

电话通了以后,方卿还未开口说什么,颜莉便称自己在忙,急促的想要挂掉电话。

方卿很快便感觉到母亲的不对劲,他心下一沉,紧接着问是不是央央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没事没事,妈正跟医生聊接下来央央手术的事,先这...”

颜莉话说到一半,方卿突然听到手机那头传来另一声:“二位的咖啡,请慢用...”

温和恭敬的话音,很明显是服务员....

在咖啡厅?

二位?

“妈你现在跟谁在一起?”方卿皱着眉,疑声问,“总不至于要跟医生在咖啡厅聊吧。”

中安市正在下雨。

快晌午的时间,乌云压空,阴沉的天色如傍晚一般。

咖啡厅内寥寥无几人,颜莉穿着保守的藏青色大衣,神色黯淡的坐在靠窗的餐桌前。

服务员上了两杯不加糖的黑咖啡,分放在她与陆离霄的面前。

陆离霄靠着椅背,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颜莉。

“妈在外面见个朋友而已,你忙吧,先挂了。”颜莉似担心方卿继续追问下去,说完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你要跟冯姨当面对质吗?”陆离霄冷道,“或许就冯姨说的那些,你有什么想否认的。”

颜莉视线落在餐桌上,目光前所未有的平静,甚至有一丝释然,她轻声道:“不用,冯姨说的都是真的,你母亲当年是在和我的争执中丢的命....”

颜莉早就想过,一定会有这么一天,她的下场会和自己的丈夫一样。

犯过恶的人,怎配安度余生。

陆离霄眸中没有一丝温度:“我要知道全部,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以及你跟方薛海为隐瞒罪行,都是如何‘善后’的。”

“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只是我有一个请求...”颜莉低声道,“我想等我女儿手术后再...你放心,该我受着的,我不会逃避分毫。”

“说起你领养的那两个孩子,一个叫小正,一个叫央央...”陆离霄道,“我父母的名中便分别有正和央这两个字,以前我不明白,为什么方家落魄,你上了年纪且还患病,却还坚持要从外面领两个孩子回来抚养,现在终于懂了....”

陆离霄微眯起双眼,目光充满冰冷的嘲意:“颜女士,你这样是抵消不掉你跟你丈夫犯下的罪孽的...”

“我承认,领养他们是想靠行善赎罪,包括这些年做的慈善...”颜莉轻声道,“但这些年,她们于我已是最重要的人,我怎么样都可以,只想他们好好地...”

“现在看来,你跟方薛海都是懦夫...”

“....你说的没错。”

事情本身并不复杂,陆离霄父亲陆至正在狱中去世那一年,陆离霄的母亲梅央痛苦万分,她将自己心爱之人的死全部归咎于方家,数次找方家讨要说法。

那时候的方薛海还是棠海市出了名的富商,妻子颜莉还是颜清雾,家喻户晓的一线女星,光芒万丈,儿子也是成熟的小童星,本也该是星途无量。

方家如一座金雕玉砌的琼楼大厦,散发着羡煞众人的华光,但稍有裂痕,便也能汇聚铺天盖地的目光。

方薛海是个合格的丈夫及父亲,但并不是个合规合矩的商人,甚至普通人。

直到为他顶罪进牢的司机在狱中病逝,他还笃定这一切都还在自己的掌控中,只要他出钱安抚住那司机陆至正的亲人,这件事同样能不了了之,只是他没想到,当年与陆至正夫妇谈判的过程被陆至正的妻子梅央偷偷录了下来。

那个时候的梅央被巨大的悲痛包围,精神恍惚且充满悔恨,儿子陆离成了她唯一的寄托,她以那段录像作为筹码,向方家提出各种要求,不仅要钱,还要自己儿子陆离享受和方家独子一样的教学条件...

无论方薛海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梅央都不肯拿那段录像交换,颜莉诚恳的交涉也被梅央冷言拒绝。

颜莉为安抚梅央,与梅央交好,待她如姐妹,她对梅央的愧疚是真的,但想保住自己丈夫与家庭的心也是无比强烈的。

那是在方卿十岁生日宴那天,在方家的私人豪华游轮上,颜莉悄悄偷看梅央的手机被梅央发现,两人起了争执...

然后就在那化妆间内,梅央被颜莉失手推倒,脑后撞在了桌角。

当时现场就有颜莉的佣人冯姨。

那天是颜莉永远的噩梦,在此之前她无疑是一个成功的女人,无论在事业上还是家庭中,她以为自己这辈子最大的过错只会是说服梅央的爱人帮自己丈夫顶罪,却不想...

当发现梅央已经没了气息时,颜莉当场跌坐了在了地上,方薛海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妻子蹲在桌边抱膝颤抖。

那一天过后没多久,颜莉宣布退出娱乐圈,也将自己的儿子方霖一并带着退了圈。

颜莉现在回想,也似冥冥中的因果报应,好像他们的生活就是从那天之后开始疾速下坡。

她逃不过心魔,最终患了抑郁,丈夫的公司也渐不如从前,后剑走偏锋,又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

方家这栋琼楼最终塌为平地,颜莉带着自己唯一的儿子搬离了所有熟人的视线,她自退圈后就已很少与朋友往来,几年来算是自动放弃了当年在演艺圈用心经营的全部人脉。

她宁愿全世界都忘记她这个人...

不愿让方卿进入娱乐圈,也是因为她知道,当年的事一旦败露,她会给方卿的演艺生涯带去致命的打击,所以她不希望方卿成为公众人物,不希望方卿出名...

虽然后来想开了,也支持方卿去追求心中热爱,但始终未在方卿的事业上给予帮持,她一边希望方卿的付出能有回报,一面又不想方卿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她依旧像下水道的老鼠,害怕方卿的成名会给她惹来关注。

她知道,她欠方卿.....

落地窗外的雨势越来越大,乌云压在城市的上空,将开着灯的餐厅映衬的格外明亮。

颜莉闭上双眼,绷紧了那么多年的神经,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缓和。

从当年她替自己丈夫找人顶罪时,她就错了,如果那时候她能劝说自己丈夫站出来承担一切.....这样梅央的丈夫不会死,梅央也不会出事,而她也能磊落的活下去,可惜....

可惜没有如果,因果报应,欠下的债,总是要还。

她不想再逃避了,她不怕自己不得好死,但怕自己这份报应会降落在自己孩子身上。

仇恨和恐惧,都不该因为她的自私而被延续到下一代....

颜莉看着窗外的雨,低哑道:“终于不用再战战兢兢的活着了,可我还是...连累了方卿。”

安静的咖啡厅内,临近落地窗前的位置,一张桌被轰的掀翻。

咖啡杯碎炸在地,咖啡撒了一地。

巨响惊动了咖啡厅内所有人。

陆离霄气息粗重,脸色阴森。

本就寥寥无几的咖啡厅很快人便走光了。

陪同陆离霄一同过来的吴助理就坐在颜莉后方那张桌前,他起身拦住走来的服务生,对那两名服务生彬彬有礼的说了些什么,那两人便点着头退了回去。

颜莉安静的坐在桌前,甚至未去看那张那张被陆离霄掀翻在侧的咖啡桌,她看着陆离霄,低声道:“对不起....”

“这句话,你应该下去跟我母亲说...”

上一章:第87章 心情不好! 下一章:第89章 不对劲!
热门: 末世法师 武侠之神级捕快 王牌进化 蔷薇的颜色 死亡飞出大礼帽 召唤圣剑 亲亲我的小哑巴 萍踪侠影录 半身侦探2 联剑风云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