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心情不好!

上一章:第86章 愿意! 下一章:第88章 当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跟索壬共进晚餐,方卿并没有什么顾虑,这个男人若有伤自己之心,就不会有心思去调查自己。

服务员开始上餐,方卿从容的拿起餐具。

“真没想到,你还是个颇有人气的演员。”索壬手托着脸,笑盈盈的看着对面的人,“我特意去看了你演的剧,很让人惊艳啊卿。”

牛排的煎的刚刚好,方卿吃的很对味,头也没抬道:“多谢,叫我方卿就行,单个字听着很怪。”

“卿,我很喜欢这个字,要不叫你爱卿?”

“.....”

“陆离霄跟你在一起,肯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这张脸。”索壬眯笑,低声说,“我可比他高尚多了,我更喜欢你的魄力。”

“我比陆离霄的魄力还要更吸引你?”

索壬嘴角抽动,冷笑:“看来陆离霄那家伙跟你说了不少。”

“他只告诉我你们交往过,还说你恬不知耻的疯狂喜欢他,他费了不少精力才甩了你,你因爱生恨,但凡他感兴趣的人你都要参合一脚,就是盼着他陆离霄能再回头看你一眼。”

添油加醋的一番胡扯,方卿说的一本正经,索壬那张云淡风轻的脸一时变了几变。

“六七年前的黑历史而已,谁都有年少无知的时候。”索壬道,“当年的我跟现在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比如想陆离霄死,只单纯因为看不惯他,谁要是说我现在对他陆离霄还有什么感情,那当真是在恶心我。”

“那介意问一句吗,你现在的属性是....”

“从来都是top。”索壬不假思索道,“也许当年没跟陆离霄处下去,这也是原因之一。”

方卿点点头,淡定道:“那你在我身上最好别有什么想法,我跟你一样。”

索壬笑出了声:“你是要告诉我,你跟陆离霄在一起,陆离霄才是底下那个?”

“不像?”

“你这样的...”索壬再次打量了下方卿,“要是跟别人在一起,我兴许会信你说的,但是跟陆离霄在一起,抱歉,我有点想像不出来。”

“不信就算,我也没心思向你证明这些。”

“都是同类,我的直觉不会错的。”索壬给方卿倒了杯红酒,继续道,“你这么说,可打发不了我。”

“那我还是那句话,你要能把陆离霄搞死了,那我们兴许还有机会。”

“我们可以先试试,别的不说,就床上那套,我一定比他陆离霄懂的要多。”索壬轻笑道,“陆离霄他在床上一定很无趣吧,这些年都没见他有过什么相好的,连练手的机会都没有,你这个情人一定做的相当辛苦。”

这种话题方卿还没办法像索壬这样云淡风轻的闲聊。

更何况他也不知道别人在床上如何,自然没办法拿自己跟陆离霄的床事和旁人比较。

“我是认真的,做床伴还是做恋人,我都比他陆离霄有情趣多了。”索壬倾身,看着方卿,“你收了我那十亿,这辈子都不会缺钱花,所以根本没必要为钱跟着陆离霄,你大可以在性上放纵自己....话说你可别告诉我,你深爱陆离霄,要为陆离霄守身如玉。”

“你这样怂恿我跟陆离霄分手,不怕陆离霄找你麻烦?”

“陆离霄又不是真的喜欢你,气归气,总不至于为了你不给我叔叔的面子。”

方卿知道索壬说的叔叔是斐执:“你叔叔就任由你这么胡来?”

“别的不好说,但关于你的,我想他会支持我的。”

“什么意思?”

“这就是我今晚想跟你说的第二件事。”索壬重新靠回椅背上,“你母亲是颜清雾,对吗?”

“才一天时间而已,没想到你能查出那么多。”方卿面无表情。

颜清雾是她母亲年轻时的艺名,退出娱乐圈后才用回自己本名颜莉。

因为母亲的叮嘱,他在圈里一直刻意隐瞒着自己母亲的真实身份,近熟的同事几乎没什么人知道他母亲就是当年红极一时的女星颜清雾。

“所以这些又跟我母亲有什么关系?”方卿淡淡道。

“我叔年轻时的女神,就是颜清雾。”索壬轻笑道,“当年我叔旗下公司的产品代言人几乎都是颜清雾,当年**合资投拍的好几部电影,我叔指名要颜清雾做女一号,可以说颜清雾在N国这边还能火遍全国,百分之九十是我叔的功劳。”

“.....”

“我叔是个痴情种,我严重怀疑他单身这么些年,就是因为你母亲,但他也是君子,得知你母亲嫁入豪门后,他也没再去打扰过你们家,但给你母亲的那些商务资源,一直维持到你母亲退圈。”

“.....”

索壬的这番话的确让方卿感到不可思议,其实他心里对自己母亲名盛时的影响力并没有多少概念,母亲在他十岁左右就退了圈,等他对娱乐圈有了成熟的认知后,圈内早不知更新换代过多少演员。

如今他更不见自己母亲与昔日圈中好友往来,她好像彻底隔绝了演艺圈的一切,甚至断了当年结下的人脉...

不过看过自己母亲影视作品后,方卿潜意识里一直觉得,自己母亲作为演员,已经站在了他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高度。

“我在网上看过颜清雾的照片,你跟她长的实在太像了,特别是眼睛。”索壬道,“不过就凭你跟颜清雾的关系,爱屋及乌,我叔他一定会支持我跟你在一起。”

“那我要是不同意的话,你是否还要强迫我?”

“当然不会,我跟谁在一起,向来是要对方心甘情愿。”索壬笑道,“靠死缠烂打,威逼利诱来让一个人和自己在一起,这种事不仅有损颜面,更像是侮辱我索壬的个人魅力。.”

“那再冒昧问一句,假设没了你叔叔斐执的庇佑,你在陆离霄的针对下能撑多久?”

索壬轻笑一声:“我知道你想嘲讽什么,但人出生尊贵又何尝不是一种实力,为什么要假设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

“你叔叔要是真肯为了你和陆离霄交恶,那这些年陆离霄在N国就不可能有如今的成就。”方卿缓缓道,“所以比起陆离霄,你有什么优势,模样?说实话,客观来说陆离霄可比你男人多了,性格?你说你有趣,可我恰巧喜欢成熟深沉的,所以这么比较下来,我选你的理由是什么?”

“.....”索壬没想到方卿话说的如此直接,脸上的笑容有些堆不住,“追求刺激还不够?”

“那也先等我对陆离霄的新鲜感消失再说。”方卿低头继续用餐,“你先等着吧。”

“就这样可打发不了我。”索壬轻笑,“难得有一个人这么对我胃口,我可不会轻易放弃的。”

“过些天我就回去了,难道你要跟我一块去棠海市?”

“也不是不可能,反正每年我都会抽出几个月时间旅游,老实说也不是非得跟你做.爱才算满意,就这么跟你吃顿饭聊个天我就觉得很有意思,或是去看你现场拍戏,总之我能想到的乐趣不少...”

方卿沉默了一会儿,微微皱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索壬喝着红酒,目光透着一丝玩味,贪婪的盯着方卿的脸。

“我愿意先跟你做朋友。”方卿眼底晦暗不明,平静的说,“你不必去棠海市,我还会再回来的,毕竟你还欠我三件事。”

“真的?”

“当然,我会联系你的,我需要你....”方卿眉眼微微笑弯,看起来温和极了,“...的帮助。”

*

工作上的事处理结束后,陆离霄特意花了一天时间陪方卿。

临离开N国前的一晚,陆离霄带方卿认识了自己在N国这边几位重要的朋友。

包厢内,酒至半酣,陆离霄握着方卿的手,愉悦的跟朋友宣布了自己要跟方卿结婚这件事。

除了早有听说的孔武和郑之阳,其余人皆一脸的不可置信。

方卿看了眼心情好到极点的陆离霄,牵动嘴角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他骄纵,自私,无理取闹...

他好像做尽了一切他觉能让陆离霄讨厌自己的事,可依旧没能让陆离霄反感他。

陆离霄就像变了个人,曾阴晴不定,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能轻易惹炸的男人,现在无论他说的做的如何过分,这个男人都没了脾气。

方卿甚至会觉得陆离霄越来越窝囊,不知是以前没喜欢过人所以不知该如何经营感情的原因,这个男人会的只有无条件的退让,除了不准他提分手,在面对他的所有事情上,都小心翼翼的....像条狗一样。

一条真正意义上的哈巴狗....

“我去趟洗手间。”

方卿站起身,冲众人微微点头,转身离去时,就看到郑之阳没什么表情的盯着自己。

离开包厢时,方卿门关的很慢,不出他所料,那一指宽的门缝中传来郑之阳的说话声。

是对陆离霄说的。

“你确定方卿想跟你结婚?”话音透着笑,似玩笑又似在认真的问,“我怎么感觉他对你没那么喜欢。”

“不会,结婚还是他提出来的。”陆离霄不以为意的笑回,“老阳你想多了。”

“当局者迷啊陆哥。”又一个男人道,“你这么突然的就宣布要跟那位方先生结婚,我们总觉得...”

方卿听得模模糊糊,最后直接关门离去。

洗手间在走廊的尽头。

方卿先给家里打了通电话,而后才去解手,等洗完手准备离开时,转身与一陌生男人撞了正着。

男人大腹便便,头发梳的油光锃亮,俨然一暴发户派头,冷不丁的被撞了一下,他刚要冷脸发火,随即看清方卿的模样,沉蹙的眉心骤然舒展。

方卿想绕过他离去,被男人伸手阻挡。

“哪的?”男人眯笑着问,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淫光。

“抱歉。”方卿清冷道,“麻烦让一下。”

“这地方我常来,怎么没见过你,第一次来吗?”

方卿再想绕开男人,男人又横跨一步拦在他身前。

“交个朋友,到我包厢一块喝几杯。”

男人伸手轻佻的抚向方卿的脸,方卿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面无表情道:“我心情不好,别惹我。”

“脾气不小啊小骚货。”男人笑道,“那要不你动我一下试....”

男人话还没有说完,方卿一拳砸在了男人脸上。

“我说了,我心情不好。”方卿冷声道,“别惹我。”

男人身形不稳,向后趔趄,背撞上卫生间入口的一堵墙才稳住脚,下一秒像头被刺激的野狗,龇牙裂目的朝方卿挥拳冲过来。

上身骤然一顿,男人忽然疼的嗷嗷直叫。

出现在男人身后的陆离霄抓着男人的头发,一脚踹在男人的膝盖上,然后摁着他的脑袋狠狠撞在地板上。

血糊着泪,在男人脸上漱漱而下。

陆离霄脸色阴鸷骇人,眼底毫无温度,他一言不发,薅着那撮头发拎起男人的脑袋,再次凶狠的抢地。

在陆离霄要第三次摁着男人脑袋撞向地面时,方卿担心出人命,迅速道:“够了陆离霄!”

陆离霄听方卿的停了手,但他像拖着具尸体一般拽着男人头发将其拖到方卿跟前,让他维持着下跪的姿态,被迫仰着那张被血泪糊满的脸对着方卿。

“给他道歉。”陆离霄命令道。

男人身体抖如簸箕,牙齿撞断了两颗,血呛进喉咙里,咳了半天才哭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男人像上了发条似的机器,一个劲儿的重复这三个字。

陆离霄这才松开手,男人艰难的爬起身,扶着墙一路跌跌撞撞的逃出了卫生间。

陆离霄走到方卿跟前,抚开方卿额前略显凌乱的碎发:“他伤到你了?”

“没。”想起刚才那一幕,方卿心留余悸,他抽回手,“我先回包厢了。”

“为什么会心情不好?”陆离霄突然轻声问。

方卿牵动嘴角,淡淡笑着:“没有,我刚说着玩的,我先回去了。”

方卿说完,安抚似的吻了吻陆离霄的唇角,随之绕过陆离霄离去。

陆离霄转身看着方卿的背影,微微蹙起眉。

回棠海市的航班刚落地,方卿收到了母亲发来的好消息。

央央的亲生母亲与其骨髓配型成功,不日便可手术。

陆离霄自然也从手下那里收到了这个消息,他当即就提出想跟方卿去中安市见方卿家人。

既然都快要领证结婚了,那这会儿也该让方卿母亲知道他这个男友的存在了。

虽然因为当年的事,他还未对方卿母亲放下全部介怀,但很明显对方卿家人的殷勤,是弥补自己在方卿身上过错的有效方式之一....

“等等吧。”方卿握着陆离霄的手,轻声道,“现在我母亲主要精力在央央身上,等央央的手术告一段落,我再带你回去。”

“....好。”

晚上十点多钟,浑身虚软的方卿被陆离霄从阳台抱到床上。

方卿推着陆离霄再次凑过来的脸,上气不接下气道:“你哪学的,没完了是吗?”

“特意到网上学的,等等,还有...”陆离霄手上折腾着,笑着道,“会让你很爽...这样,脚先放这,然后再对着我...”

方卿面红耳赤:“你做就做,说什么说。”

陆离霄爱惨方卿这副羞耻的模样,他有意“折磨”着方卿,灯光下,看着方卿眼角噙着的泪光,恨不得将人揉进自己的血肉中。

台灯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陆离霄的电话。

陆离霄充耳不闻。

方卿使劲掐了陆离霄的手臂:“接...接电话。”

陆离霄略有些扫兴的放下方卿,方卿得以喘息,裹着被子护住自己。

“什么事?”陆离霄接通电话,沉声道,“长话短说。”

方卿躺在一边低喘,他看着陆离霄,看着他的脸色在那通电话中,如结冰的湖面一般,一点点的被寒意冰封。

“知道了。”陆离霄阴声道,“把人带过来,我亲自问。”

顿了顿,陆离霄看了眼床上的方卿,又改口道:“算了,我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后,陆离霄便在床边开始穿衣服。

方卿看着陆离霄阴沉脸色,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陆离霄低头系着衬衫纽扣,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公司的事,你先睡,不用等我。”

陆离霄穿衣速度极快,前一刻的欲望在他的身上也仿佛光速熄光。

方卿直觉事不小。

那通电话.....

陆离霄穿好衣服,连句对方卿的暧昧告别都没有便匆匆走向房门口。

方卿吃力的坐起了身。

到了房门口,陆离霄又仿佛想到了什么蓦的停住脚,转身朝房间内看去。

昏黄的灯光中,安静坐在床头的方卿,身影显的格外清瘦...

方卿也注视着陆离霄。

几秒后,陆离霄又转身回到床边,他俯身捧着方卿的脸,略有些粗暴的吻住方卿。

好一会儿陆离霄才松开方卿。

“我出去办点事,马上就回来...”陆离霄轻声道,“等我。”

“....嗯。”

上一章:第86章 愿意! 下一章:第88章 当年!
热门: 恶狼之夜 楚墓 超·杀人事件 雪地上的女尸 穿成亡国之君的日子里 治愈那个偏执万人迷[穿书] 网游之天下无双 魔天记 朝夕之间 男主不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