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神乎其神!

上一章:第82章 针锋! 下一章:第84章 一见钟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俄罗斯转盘赌跟普遍牌局自是天差地别,孔武压根想不到方卿能有什么必赢的手段。

无论方卿表现的如何笃定自信,都难以感染他。

索壬危险,这场赌局更危险。

“你他妈想死吗?”孔武忍无可忍的低声呵斥方卿,“你想死也别拽上老子,老子还没结婚呢。”

方卿捏了捏眉心:“吵死了,你可以闭嘴吗?”

孔武火了:“你看清楚了,那他妈可是真枪。”

“那你的意思是你要给索壬下跪磕头?”方卿淡淡道,“你要是想磕头的话,那也行。”

“你....”

“你们聊完了没有。”索壬手扣了扣赌桌,冷笑着道,“现在想撤局也晚了,就算陆老板亲自过来,这局也得给我继续,你....”

索壬手指着方卿,一字一顿道:“你今天,哪都别想跑。”

孔武突然扯开方卿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一咬牙道:“俄罗斯转盘赌是吧,我来陪你玩。”

方卿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孔武。

孔武磨了磨牙,低声教训方卿:“这已经不是你个人的事了,事关陆哥的面子和赌场的荣誉,老子今天也豁出去了。”

“都是陆哥的手下,我的命肯定比他的值钱。”孔武道,“索壬公子同样可以派其他手下替您出场。”

索壬要是在这里受伤,也同样不是他担待得起的。

索壬摸着下巴,盯着方卿若有所思:“他能让你孔武这么护着,命就肯定比你孔武金贵,今天我就要他,再要不然就让陆老板亲自过来陪我玩。”

“你.....”

“够了。”方卿皱着眉,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孔武,你在一旁看着就行。”

孔武刚要再开口,方卿伸手揪住他的领子,拽着他的脸到面前,在他的耳边低声说:“我有办法赢。”

孔武一怔:“这不是麻将牌,输一次就是死。”

“相信我。”

“......”

方卿松开了孔武,孔武脸色沉重,没有说话。

大厅内,人群三三两两汇聚了过来,楼上下的人也得到了消息,纷纷赶来看热闹,乌泱泱一群人挤得水泄不通,密布在方卿和索壬所坐的那场赌桌周围。

大部分人都认识索壬,N国首富斐执的侄子,一个风流纨绔又极度危险的男人,而坐在他对面的男子,长着一张极其英俊的脸,在一传十,十传百的议论中,大家只知道那位是陆离霄的手下....

游戏即将开始....

索壬当着所有人的面,在那把□□的弹巢中放入一颗子弹。

索壬的一名手下认真的陈述了下众人耳熟能详的游戏规则。

六枚弹巢中仅一颗子弹,参与者轮流开枪,中枪者输。

方卿提出要检查□□,公平起见,索壬自然也无异议,将□□顺着桌面推给了方卿。

方卿拿起枪一本正经的查看起来,他打开子弹巢,取出里面那颗银色的子弹,捏在手指尖,迎着灯光认真专注的鉴赏了一番。

索壬手支着一侧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方卿:“真子弹,一枪穿头绝没有问题。”

方卿点点头,他将子弹装回弹巢中,手指猛地滑动弹巢,只听嘎达一声脆响,弹巢归位。

方卿将□□轻轻放在面前的桌上。

“索壬先生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方卿平静的看着索壬,“在游戏开始前,您可以任意加码。”

索壬轻笑:“你都死了,加码又有什么意义。”

“我死了不是还有孔武。”方卿道,“你可以找他。”

孔武一脸懵逼的看着方卿:“你他妈....”

桌下,方卿在孔武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疼的他当即闭上了嘴。

“不如这样,我要是输了,不仅我死,还有孔武任你处置。”方卿道,“你要他下跪磕头,还是剁手砍脚,都可以,他是陆哥的心腹,命的确比我值钱。”

孔武嘴角微抽,难以置信的看着方卿。

索壬手指慢悠悠的扣在桌上,桃花美目微微眯合:“那我要孔武投我门下,给我当牛做马,可以吗?”

将陆离霄最得力的下属挖到身边当狗,这是对陆离霄最狠的打脸。

“你....”

“当然可以。”方卿抢先孔武一步开口,“索壬先生若是赢了,孔武立刻辞别陆哥这头,隔天就奔投您麾下。”

孔武忍无可忍,刚要爆发,方卿拍着他的肩膀:“快跟索壬先生发誓,若我输了,你就立刻转投索壬先生门下。”

孔武额前青筋跳动:“你...你....”

“对了。”方卿面无表情的低声道,“你还欠我一次的裸.奔。”

“.....”

艹。

孔武最终当着所有人的面发了誓,但他告诉方卿,自己不是怕裸.奔,而是纯粹信他方卿,愿为此搏一把。

他方卿命都豁出去了,他孔武自然也不会畏畏缩缩。

“有这么多人给索任先生作证,孔武就算是为了陆哥的面子,也绝对不敢跟索壬先生反悔。”

索壬轻笑:“可以,你让我加码的本意无非就是自己也想加码,那就说说吧,你要什么?”

“如果我赢了,我要索壬先生赠我十亿...”方卿唇角噙笑,笑容温和,“...美元,”

“你胃口不小...”索壬冷笑,“确定自己有命花?”

“有没有命那是后话,如果下一秒要赴死,那我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遗言。”方卿微笑着,“...自然也就什么好顾忌的了。”

“可以。”索壬轻轻转动着手上的尾戒,“还有吗?”

“还有要索壬先生无条件答应我三件事。”

索壬手上的动作一停,眼底逐渐升起一阵寒意:“你确定我们彼此的筹码对等?区区陆离霄的一条狗,不仅想换我十亿美元,还想要我索壬无条件为你做三件事,就算在我看来你输是必然的,我也很厌烦你这股不识好歹,肆意加码的嚣张劲。”

“索壬先生说的是,所以我想简单改变一下这场游戏规则。”方卿道,“以此平衡一下彼此的筹码。”

“那我倒想听听,你想怎么改变规则。”

“原定规则,一人一枪,理论上彼此各三枪,规则改变后,前五枪我一人开,最后一枪留给索壬先生。”方卿道,“我若死在前五枪内,我输,但我若能在前五枪中活下来,即索壬先生输,”

饶是索壬再镇定,这一刻脸色也变了。

这个男人居然要连开五枪!

连开五枪,便是不到两成的存活率!

这已不是在平衡筹码,完全就是这个家伙单方面找死,

大厅内更是爆起一阵议论声,无一人不注视着方卿。

孔武看着方卿,脸色苍白,但心慌意乱的同时,恍惚间他感觉自己又从方卿的脸上,看到了那天晚上牌局上大杀四方的方卿。

那个时候的方卿也是如此的....

莫名的,孔武竟慢慢冷静了下来,即便他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方卿的自信从何而来,但冥冥中他就觉的,方卿一定能赢。

“索壬先生可同意我说的新规则?”

“你自己找死,我自然拦着。”

索壬看着方卿,眼底多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精光:“话说回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方卿并未搭会索壬,他拿起桌上那把枪:“那就开始吧。”

枪指在脑袋上,方卿连眼睛都未闭上,直接扣动了扳机。

哒!

第一枪,空响。

陆陆续续有人跑进这层楼的大厅,那都是得到消息来此看戏的,有的也顾不上自己的身份,直接爬上四周的赌桌上站着,连原跑来准备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也挤在人群中,目不转睛的盯着人群中心的方卿。

一旁的孔武冷汗直流,手指甲使劲儿抠着掌心才克制住夺枪的冲动。

他觉得自己疯了,居然敢背着自己老板让方卿走入这样的生死局。

如果方卿今晚出事....孔武心想着,他也就到自己陆哥跟前以死谢罪吧。

方卿再次扣动扳机,一连两次!

第二,三枪,依旧是空枪。

一群看客冷汗漱漱,偏偏方卿从始至终面不改色,英俊的脸上白皙干净,皮肤上看不到一丝汗光。

接连三枪未响,索壬脸色也逐渐凝沉起来。

方卿眼底的波澜不惊,让他不安。

当方卿第四次扣动扳机,靠近的人群中已有女士率先捂住了耳朵。

哒!

又是一声空响!

原不到两成的生还率,短短十几秒骤然升至五成,此刻也只剩下最后一枪。

索壬的脸色彻底暗了下来,原先悠然扣在桌上的手指都握成了拳头,他死死盯着方卿,想说什么但克制住了。

最后关头他再有一丝异议,在四下一群人眼中都是输不起的表现。

可是....

可是怎么可能!

最后一次扣动扳机时,方卿看着对面的索壬,在空枪响起前,他便微微笑着,对着索壬轻声说:“你输了。”

空枪声响,方卿赢了!

索壬从椅子上腾的站了起来,他气息粗涌,眼底映满了猩红而又狼狈的血丝。

怎么可能!

那颗子弹居然正好留在了第六枪!

他不是不信有人可以拥有如此好运,只是不相信会有人能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会有这样的好运。

这家伙从始至终的反应恰恰说明,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结果!

“牛逼!”

孔武激动的捶着桌子站了起来,宛如死里逃生的人是他,他疯狂拍手,连带着赌场里一群工作人员也跟着鼓掌庆贺,转瞬间大厅内便爆起一阵轰鸣的掌声。

众目之下,这不可思议的五枪震撼了所有人,大家宛如看着神明一般注视着赌桌前那位模样好看的男子,他倚靠在座椅上,面色平淡如水,优雅的身形在灯光下如一副赏心悦目的名画....

而最开始的焦点索壬,这个全场身份来历最不简单的男人,反而在这一刻沦为了背景板。

掌声逐渐平息....

孔武看着对面索壬铁青的脸色,有意冲着议论纷纷的人群道:“大家安静,安静一下,这游戏还没结束,请各位给索壬公子一点尊重。”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的意识到还有一枪,目光又齐刷刷的投向索壬。

所以脸色已经逐渐泛白....

人群彻底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索壬下一步行动。

游戏开始前,参局的两人都将彼此推到了难以下台的形势中,众目睽睽之下,任何人反悔都等于是向所有人宣告自己的无能。

索壬身份不同方卿,借着自己叔叔斐执,他在N国颇有名声,虽说名声有好有坏,但这些年还没人说过他是个懦弱没担当的人。

索壬一旁的手下附在索壬耳边说了些什么,像是给索壬提供了什么建议,但索壬朝他挥了下手,并不打算采纳他的计策。

索壬看着方卿,面无表情道:“我愿赌服输,把枪给我。”

枪还被方卿拿在手中,他淡笑着看着对面的索壬:“索壬先生果然有魄力,只是我既然是赢家,不知是否有权改变规则。”

索壬阴声道:“你还想怎样?”

“我现在决定放弃让索壬先生开这最后一枪,作为交换,索壬先生将这把枪送给我,可以吗?”

索壬一怔,目光渐变复杂:“你确定要放弃?”

“我要索壬先生一只手,不如要索任先生一个人情。”方卿缓缓道,“能跟大名鼎鼎的索壬先生玩一场生死局,是我的荣幸。”

一旁的孔武默默的轻笑,方卿的这一决定他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方卿跟他们始终是不一样的...

索壬的目光无法从方卿的脸上移开,许久,他说:“多谢。”

方卿向在场一名侍者要了纸笔,在纸上写下了自己前不久刚申请到的一个海外银行户头,末了写了一个字:方。

“十亿美元打到这个户头即可。”方卿将那张纸推到赌桌中央,“至于那三个条件,等以后我想好了一定会主动联系索壬先生。”

只要索壬按约给了他十亿美元,其实他也无所谓那三个条件。

方卿将那把小巧的□□放进外套宽大的口袋中,站起身,离桌作势要离开。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索壬叫住方卿,“你叫什么?”

方卿朝索壬淡笑颔首,但他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去。

人群自动为方卿让开一条路,所有人的目光随着方卿修长的身影而去。

孔武看出索壬对方卿的兴趣,毫不客气的对索壬笑道:“索壬公子别看了,这是我陆哥的人。”

索壬目光诧异,紧皱着眉:“他不是陆离霄的手下?”

“当然不是。”孔武大拇指抵了抵自己,一本正经道,“他可是我未来大嫂。”

索壬:“.....”

孔武没有再搭理索壬,转身命令工作人员疏场,然后跑去追方卿了。

方卿已经下了电梯,出了赌场后也长长松了口气。

刚才要是被发现的话,他命真可能折在这。

孔武很快追了上来,一巴掌拍在方卿的后肩上:“真有你的,你他妈成神了都!”

方卿被拍的一趔趄,没好气道:“你轻点。”

“前面真吓死我了,快跟我说说你怎么赢的,别跟我说是纯凭运气,打死我都不信。”

方卿双手插着口袋,漫不经心的往前走:“就是运气。”

“鬼信你是靠运气,要是靠运气你能从头到尾这么淡定,还他妈能加那么狠的筹码,把老子都给赔上去了,我话放这儿,索壬要是真把那十亿打过来了,你起码得分我一个亿。”

“继续做梦吧,我保住你的颜面,还保住了你陆哥和这赌场的面子,你谢我差不多。”

“你可别忘了这一切都是你挑起来的。”

“你们不是讨厌索壬吗,我挫了他的威风不是给你们解气?”

“额...好像也是。”孔武道,“话说回来,你最后的应场也牛逼啊,你说你要是真让索壬开那枪,废了索壬一只手,那你跟索壬的仇肯定也结下了,这小子忒会放阴招了,指不定事后要怎么报复你,但你居然大度的放过了他,真是涨了脸又赚了面,这气度,现场甩他索壬八百条街。”

“我没你想的那么多,比起他的人情,我还是更想废他一只手。”

孔武愣住:“啊?那你为什么....”

方卿停住脚,从口袋里拿出那把□□。

他知道,今天不给孔武揭晓谜底,以孔武这性子,日后有的他烦的。

“看这把枪。”方卿对孔武道,“我为什么不让他开最后一枪,原因在这。”

孔武摸着脑袋,一脸茫然:“枪怎么了?这枪可是索壬那边提供的,难不成枪上有什么猫腻被你发现了。”

“枪的确猫腻,不过是我设置的,看这里...”

在孔武的视线下,方卿拇指一把推出弹巢。

弹巢空空如也,居然一颗子弹也没有。

孔武倒吸一口凉气,随之就见方卿晃了晃衣袖,一颗子弹从袖口掉进了掌心。

“怎...怎么会?!”孔武眼珠子都快瞪了下来,“你早就把子弹藏了起来?!什么时....”

话到一半,孔武突然想起游戏开始前方卿提出检查□□,那时他特地把子弹取下检查,而后又当着众人的面将子弹放了回....

不对!

那时候方卿不过做了个放子弹的动作而已,子弹究竟没有有被放进去,根本没有人亲眼看到。

动作那么快,又表演的那么逼真...

而手速和表演,恰恰就是方卿最拿手的技能!

难怪方卿信誓旦旦要连开五枪,这看似最不利他的规矩,反而是他瞒天过海的关键。

居然就这么简单。

竟然如此简单!

简单到所有人都不会往这方面想的程度。

“看你这表情,应该也不需要我解释了。”方卿见孔武一脸空白,整个人像被点了穴似的,有些哭笑不得。

这就跟魔术一样,知道谜底前所有人都觉得神乎其神,一旦谜底揭晓,大部分人都会产生一种自己智商被摁在地面摩擦的挫败感。

孔武半晌才回过神:“所以你不让索壬开最后一枪,根本不是因为你大度.....”

“当然,他最后一枪要是不响,那倒霉的就是我了。”

“所以你找他要枪也...”

“枪当然不能还给他,那局面我又没机会把子弹装回去,枪给他,他要是什么时候发现里面子弹不见了,反应过来被我耍了,事后找我报复怎么办。”

“.....你真牛逼。”孔武发自内心道。

他以为的方卿的大度以及深思远虑,结果都只是方卿为使自己的阴招不被发现而不得已做的表演而已!

“行了,不聊这个了。”方卿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天不早了,找个餐厅用晚餐吧。”

此刻,赌场内....

方卿和索壬那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局,已然成了赌场内最热门的议题。

各种震撼,不可思议弥漫在赌场的每一处,所有人都讨论那赌局上,那位赢了索壬的年轻男子,都在好奇,那场于他完全不公平的赌局上,在那样苛刻的规则下,他为何还能赢的那么....轻松?

有人说是运气,有人摇头否认,连开五枪都没中,这他妈根本就是有神助!

方卿被吹的神乎其神,除了此刻索壬所在的那间包厢内...

除了索壬,包厢内还有两名他的狐朋党,以及几位想走斐执门路,而来讨好索壬的商人,几人围着一张绿色的赌桌,荷官发到索壬面前的牌,由靠在索壬身旁,一唇红齿白,面容精致的男子帮他掀开看。

索壬靠着皮椅,阴懒的目光落在赌桌上,思绪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他还在思考先前那场生死局...

直觉告诉他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但他想了许久,依旧百思不得其解。

脑海中闪过那个男人沉着镇定的面容....明明在赌局中一切都是未知,但他偏偏一副未卜先知,掌握全局的样子。

他真是神吗....

索壬被自己突然冒出的这种想法笑到了。

他是真的被震撼到了....

被那场赌局,也被,那个男人...

“还在想那场局?”有人笑着对索壬道,“就是那家伙运气好罢了。”

“是啊。”一想要讨好索壬的商人附和道,“也算他最后识相,要是真敢让索壬公子开枪,否则你看他今天能走出这赌场的。”

索壬一朋友开口讽笑说:“呦,*总你想怎么着他啊,你没听最后那孔武说吗,那家伙可是陆离霄的人,你确定你敢动他?”

那男人面上一窘,笑着道:“我,我这不是见不得索壬公子受委屈嘛。”

“你们怎么看那场赌局?”索壬开口问道。

“他运气好呗。”

“的确,好的都有点邪乎了。”

“他是陆离霄的人,完全可以在最开始就避免与索壬你对局,但他主动提出与你赌,在你说玩俄罗斯转盘赌的时候,他也毫无犹豫的一口应下,之后一再拔高筹码,按我的直觉来说,这其中绝对有诈。”

“诈?诈能在哪?现场多少双眼睛盯着。”

“那把□□真没问题吗?”

“枪就是索壬这边提供的,就算有问题也不可能出现枪上。”

“也是...”

正确答案率先被排除,几人接下来议论了好一番,也没论出个所以然来。

“啧,不愧是陆离霄看中的人,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赢的,靠运气也好手段也罢,经此一役,很快谁都会知道陆离霄有个生死局上连开五枪,枪枪空响的小男友了。”

“早年不都说陆离霄那方面不行吗。”

上一章:第82章 针锋! 下一章:第84章 一见钟情!
热门: 阁楼里的女孩 花颜策 神级猎杀者 地海传奇2:地海古墓 我命清风赊酒来 魔幻玩具铺 官路(我的官样年华) 他又软又怂[娱乐圈] 万界登陆 请借夫人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