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变?

上一章:第80章 操控! 下一章:第82章 针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每晚,除了必要的应酬外,陆离霄很少再在外面消遣,郑之阳邀的酒局或牌局,他也回绝了多次。

起先陆离霄只以没兴趣或没心情为由拒绝,渐渐的理由就只成了单一的,家里有人等。

后来郑之阳孔武等人都知道,陆离霄金屋藏了娇,且就照陆离霄目前的改变来看,这“娇”魅惑力堪称可怕,杀伤力比先前那个方卿要强上数千倍。

几乎所有人都只以为陆离霄是新瞧上眼了哪个小情儿,相较之前那个不识趣且不识好歹,还总是对陆离霄蹬鼻子上脸的方卿而言,这位新宠一定是对陆离霄千依百顺,是只极其优秀且识相的金丝雀鸟儿。

直到陆离霄将方卿带走众人跟前时,众人才猛然发觉,原来将自己老大心情肆意抛高甩低的,自始至终都是同一个人。

这晚是孔武凑的局,前段时间他回N国替陆离霄解决了几件棘手的差事,前几日刚回来,所以陆离霄也就受了约,并顺带着将方卿也一并带了过来。

时隔也就一个多月而已,再随着陆离霄一同出现的方卿,却再不是大家印象里那副苦大仇深的冷漠样,他礼貌而又友好的跟孔武小米米打招呼,一只手挽着陆离霄的胳臂,对着郑之阳也坦然的微笑着....

白溪也在现场,对着成双出现的陆离霄和方卿,维持着一贯的温和笑意。

方卿终于将那块买了许久的手表送到了白溪手中,不过并不是赔礼道歉,只是称自己是觉得这块表跟他白溪很般配,这才决定买下来送给白溪。

孔武啧啧感叹:“出手够阔绰的啊方卿,这表价值不菲吧。”

白溪笑笑:“难为你为我破费了。”

方卿拍了拍白溪的肩膀,倾身凑在白溪耳边低笑:“没关系,反正花的是你心上人的钱。”

“.....”

方卿在陆离霄身旁坐了下来,他看着白溪那青红不匀的脸色,心中冷笑。

他跟白溪的那些恩怨说到底都是多年前的事了,如今白溪不主动来找他犯贱,他也懒得搭会他。

之前与其合谋算计陆离霄,结果却被他白溪反将一军,方卿心里倒也多少愤怒或不甘心,那次也是他自己出招不慎,选择与狐为谋,他跟白溪也是相互算计各自藏留后手,如果不是陆离霄毅力出乎意料的惊人,那计划应该能完美收场的。

“最近怎么不见你进组拍戏?”白溪轻声问道,“现下《将王》热度这么高,更何况还有陆哥给你做靠山,按理说不是该商务影视资源一路绿灯吗。”

方卿靠着沙发椅背,一侧身歪靠着陆离霄:“我跟云尚传媒解约了,以后应该不走演员这条路了。”

白溪愣了愣,心中有些不可思议,按理说方卿应该趁此机会竭尽可能的往上爬,而不是在最易上位的时候选择停滞不前,心安理得的给陆离霄当情人。

“也是。”白溪笑了笑,“在陆哥身边,就算你一辈子不工作也无所谓的。”

“是啊,等以后跟陆哥结了婚,我也算你半个老板了,你赚钱也不就等于是为我赚。”说着,方卿转头看向陆离霄,下巴垫着陆离霄的肩膀,在陆离霄惊怔的目光中,笑着道,“先说好了,婚后,云尚传媒的股份分我一半。”

陆离霄像被点了定身穴,怔怔的看着方卿半晌没回过神。

一众人皆是目瞪口呆,包厢内登时寂静一片。

方卿那声漫不经心的“结婚”,在所有人心底激起千层浪涌!

“我,我没听错吧。”孔武牵动嘴角,笑的很不自然,“方卿,你要跟陆哥结婚?这开玩笑呢还是真的?”

说陆离霄宠方卿,众人的确都看在眼里,但谈到结婚,这种事暂时还没人敢往陆离霄身上想。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方卿见众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怎么,我这话听起来就这么像玩笑?”

“...是有点像。”一直没说什么话的郑之阳淡淡道,他从今晚见到方卿第一面就觉方卿有些不对劲,但又没法确切的说出不对劲在哪。

他见方卿虽然次数不多,但大体能感觉得出方卿是什么样的人。

“相互喜欢的话,结婚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方卿转头看着陆离霄,“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到陆离霄身上。

陆离霄还在盯着方卿,像失了神又像丢了魂,方卿那寥寥几句话带给他的震撼,比现场任何人都要强烈。

就像猝不及防的被方卿突然灌下了某种催化剂,一身血肉至精神,都像经历了一番激烈的颠簸洗礼,陡然间就被带到了另一片开阔而又让他充满向往的陌生境界。

结婚?

和方卿结婚?

短短的十几秒内,这几个字在他脑海中翻来覆去的起伏翻涌,等一切终于平息之后,陆离霄忽然发现指尖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他端起桌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在众目之下,陆离霄平静的,淡定的说:“嗯,是这样的。”

陆离霄说着,一只手很自然的环在了方卿的腰上,他斜过身亲了方卿脸颊一口,低哑道:“都听你的...”

方卿怔了半秒,眼底的异样一闪而过,他推开陆离霄想要往自己身上靠的脑袋:“还有人在,你克制点。”

众人:“.....”

“没想到一个多月没见,你们发展这么快。”郑之阳看着方卿,别有深意的笑道,“之前看你们那样,还以为你们走不了多远。”

“是啊。”孔武也笑道,“陆哥用的什么招儿了,这么快就把人降服了。”

方卿道:“你们就当是我看中陆离霄的颜值了吧。”

众人哄笑,陆离霄笑而不语。

过了一会儿,方卿起身去了洗手间,一分钟后,白溪也起身前往。

“陆哥对你可真好,无论你犯多大的错,好像在陆哥那里都无所谓。”

方卿洗手时,白溪就站在他身旁的洗手池前。

两人之间只隔着一个水龙头距离。

“所以这就是命。”方卿淡淡道,“又或者叫,风水轮流转。”

“你真的要跟陆哥结婚?”

“看他诚意,看我心情。”

“你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压根就没有把陆哥放在眼里。”白溪冷笑一声,“除了言语透着暧昧之外,我根本看不出你喜欢陆哥。”

方卿转头看着白溪,嘴角噙着笑意:“你这副想通过否定别人,来证明自己对陆离霄多么上心的样子,真可怜。”

白溪盯着方卿,眉宇间蓄起不甘的恼意。

“不过你有件事说过了。”方卿笑颜舒展,他再次凑近方卿,“我的确不喜欢陆离霄。”

“那你为什么...”

“话说...”方卿轻声打断,他在白溪耳边低声说,“你知道养狗的乐趣?”

“....”

“你可以等的。”方卿缓缓道,“等他被我熬的心力交瘁时,你再稍稍发力,兴许就能拿下他。”

白溪神色冰冷:“你不会一直那么好运的。”

“好运?”方卿轻轻笑着,“老天爷已经很多年没有眷顾我了,我现在只信自己,不信运气。”

*

细雨蒙蒙的清晨,陆离霄亲自开着车,带着方卿来到一片墓园里。

在一块墓碑前,方卿蹲下身,将手中的一束光轻轻放了下来。

墓碑照片上的中年男人五官周正,与陆离霄有几分相似,墓碑上刻着他的名,陆至正。

这便是陆离霄的亲生父亲....

陆离霄告诉方卿,他之所以在N国那么多年后还回棠海市,也就是因为父亲的墓在这里,其次便是在去年年底得消息,有人在棠海市周边的村镇,看到了神似自己母亲模样的女人的踪影...

陆离霄母亲梅央失踪十多年,陆离霄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即便是在国外的那些年,这边也一直有他雇佣的一批人在搜寻当年留下的蛛丝马迹,指望再能找到他母亲的线索。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找回人的几率已日趋渐无,可在陆离霄看来,就算人已经不在,也要见尸....

“你父亲的事,你真的能放下吗?”方卿问,“日后见了我母亲,你心里不会恨?”

陆离霄站在方卿的身后侧,手里为方卿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他目光如水,温和平静:“你父亲当年去世后,我就当这笔债一笔勾销了,那点残留的不甘心和怨恨微不足道,否则那段视频我早送上去了....”

顿了顿,陆离霄又道:“今天带你过来见我父亲,是想你能够知道,我是真心喜欢你,这份喜欢不会受任何过往的恩怨影响...”

“话说也不过才几个月而已,为什么这么轻易就喜欢我了?”

陆离霄失笑,“有时候自己也想不明白,也许是因为.....命中注定?”

方卿转身看着陆离霄,淡淡笑问:“你能感觉得到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雨落的越来越急促,滴落在伞布上嗒嗒作响。

陆离霄抬手为方卿拂去发丝的雨珠,温柔的轻笑道:“想结婚的事?”

“不,在想你过去对我的那些伤害。”

陆离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他微微敛眉,最后低声道:“对不起方卿...”

“最大的伤害莫过于,你剥夺了我小妹一次重获新生的机会。”

陆离霄脸色难看,方卿带着一丝怨意的目光让他无所适从,大概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方卿对他的示好,突然被如此认真的问责,让他控制不住的涌起一阵心惊肉跳的压迫感。

陆离霄回避着方卿的直视,半晌才低声道:“这件事,我正在努力弥补....我们暂时不提它好吗?”

“我是不想再提,可这件事始终是我心头的一道坎,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我才不愿意带你回家见我家人。”方卿目光缓缓垂落,“有时候想多了,会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根本没办法原谅你,甚至不应该跟你在....算了,不说了,反正也不一定真能在一起。”

陆离霄心骤然悬到了嗓子眼,他不安道:“怎么突然说起这些话了,之前不是好好的,以后别说这些话,感慨也不行,都说想跟我结婚了,现在还说这些话来吓我。”

方卿没有理会陆离霄,转身朝墓园外走去。

陆离霄举着伞大步跟上:“慢点,还下着雨。”

陆离霄紧跟在方卿身后侧,伸手为方卿撑着伞,很快自己便淋了一身,但他已无暇顾及自己淋湿的衣服,只惶惶不定的看着方卿没什么情绪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生气了?”

“我怎么敢对你生气,你可是陆离霄。”方卿头也没回,冷淡道,“你永远不会错,只有我会无理取闹。”

陆离霄快步拦在方卿身前,脸色沉重道:“别这样方卿,有话我们好好说。”

方卿深吸了一口气:“陆离霄,你想跟我结婚吗?”

“当然,自从那天晚上你说过后,我之后每天都在想。”

“我也想,可是....”

“可是什么?”陆离霄迅速问。

“可是如果未来哪天,我妹妹因没有等到适配的供体而不在了,我没办法原谅你,”

“.....对不起。”

陆离霄从未有一刻像这样后悔过自己当初对方卿的所作所为。

如果他能早一点认识到方卿于自己的重要性,他现在也不至于这样时不时的胆战心惊,痴迷而深陷于方卿所给他的一切,又恍惚的觉得这一切全是幻象泡影。

方卿真的喜欢上他了吗,又是真的想跟他结婚吗?

陆离霄并不愿意去深想,毕竟把方卿留在这边这件事对他而言并不算难,如果不愿意....那也无所谓,在一起是必然的,结婚也是必然的,只是他更贪心一些,希望方卿能够心甘情愿而已。

方卿走近陆离霄,伸手抱住了陆离霄的腰,脑袋温顺的靠在陆离霄的肩上,低声道:“帮我妹妹找到适配的供体,让她顺利完成手术,好吗?”

方卿的拥抱令陆离霄精神逐渐放松了下来,他抚着方卿柔软的头发:“这件事我一直安排人在做,相信我,会有结果的。”

“等我妹妹手术结束,我带你去见我母亲,告诉他你是我男朋友。”方卿抬起头,笑意温柔,轻声道,“到时候结婚的事也就都听你的安排...”

“这....”陆离霄沉默片刻,脸色复杂道,“要不先考虑结婚,你小妹的事,这个说不准什么时候才能....”

方卿脸上笑意逐渐消失,陆离霄见状立刻收住了剩下的话,紧接着又道:“我会尽我一切所能帮你小妹,你放心,这也是为了我未来的幸福考虑....”

方卿轻轻点头,捧着的陆离霄的脸颊吻着他:“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夜晚,是方卿最讨厌的时间。

陆离霄一折腾起来,简直就像吃了药一般。

每晚从陆离霄回到公寓开始,方卿就感觉陆离霄的目光像黏在自己身上似的,他总是火急火燎的洗漱完,然后不管不顾的上来搂抱他。

日复一日,丝毫没有厌烦的迹象。

陆离霄像没了脾气,方卿见惯了他在厨房做饭时居家贤惠的形象,以及哄自己高兴时那副窝囊软弱的样子。

他几乎快忘了陆离霄原本阴险丑恶的真面目。

把陆离霄当下人使唤差遣,没想到陆离霄真就在他面前跟个逆来顺受的奴隶似的....

因为要陪陆离霄出差,方卿也跟陆离霄一样起了大早,他精神怏怏,坐在床边昏昏欲睡。

陆离霄也不知道从哪学的花样,昨晚几乎快要了他半条命。

方卿静静的看着陆离霄,此刻正单膝跪在他身前,手上动作娴熟而又利落的为他穿袜子。

方卿抬起一只脚,脚趾尖恶劣的抵了抵陆离霄的脸。

陆离霄纹丝不动,继续为方卿穿另一只脚的袜子。

“陆离霄...”方卿低低的说,“你好像一条狗啊。”

陆离霄不怒反笑,他抬起头看着方卿:“那你岂不是被狗.日了一夜。”

方卿直接用脚去踹陆离霄的脸,陆离霄捉住他的脚掌,继续低笑道:“今晚继续日。”

方卿懒得搭理他这种恶俗的腔调,他刚才是发自内心的用“狗”这个词羞辱这个男人。

结果这家伙居然欣然接受了...

陆离霄这趟所谓的出差,是回N国处理几件公务,以及谈一场合作。

大概是事不少,郑之阳和陆离霄的另一名心腹这一趟也随陆离霄同行。

下飞机后,方卿被就近安置在一家高档酒店住了下来,陆离霄紧接着就去处理公务,因担心方卿人生地不熟,特地让孔武安排人跟着。

孔武早几天就过来了,他直接亲自上阵,声称要带方卿熟悉一下这边的风土人情,转头就领着方卿去了赌场。

方卿一发现是赌场,转头就想走,孔武连忙拉住他。

“求求了大嫂,再现一把真功夫给俺开开眼吧。”孔武朝着方卿抱拳,满脸恳求。

方卿皱着眉:“别叫我大嫂。”

“行,大佬,叫你大佬行了吧。”孔武道,“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我就是想再见识一下。”

“在这种专业赌场出千,你是嫌我命长了是吗?”

“额...以你的手法,应该不至于被发现吧。”孔武一脸认真道,“我觉得你已经是我见过最牛逼的老千了。”

“.....”

R国经济十分繁荣,虽是个只有几千万人口的小国,但地域广阔,矿产资源丰富,除了珠宝及烟草,赌,也算这个国家的一大产业特色,每年来此□□挥霍的各方游客便是数不胜数....

方卿最终还是随着孔武进了赌场,不过他并不准备出千,只想纯凭运气博几局,虽说他对赌毫无兴趣,但既然有人夸下海口为他的输买单,那他也不介意进来瞧瞧新鲜。

赌场远比方卿在外面感受到的要新奇的多,外面看着像宏伟庄重的歌剧院,明晃晃的坐落在城市最繁华的地带,一眼过去只觉充满古典艺术气息,但内部金碧辉煌的装修布设,在进门的瞬间便给人一阵扑面而来的纸醉金迷感。

每一层楼都有不同的玩法,骰子□□□□等等,各层分别设有单独置赌的VIP包厢,以及供贵宾休息的豪华总统套房等等...

方卿看着一片形形色色,很明显来自各国的赌客,对孔武道:“这地方挺热闹。”

“那是,这地方是来N国的旅客必经之所。”孔武道,“一天流水量惊人。”

“你经常来玩?”

“我可不嗜赌。”孔武一副老实巴结的表情,“陆哥的规矩,禁止手底下人频繁参赌,我就偶尔过来帮陆哥检查或更新一下安保系统。”

方卿愣了下,眉头皱的很深:“帮陆离霄?什么意思?这赌场有他的股份?”

“这赌场就是陆哥开的啊。”孔武道,“都多少年了,如今N国大部分的大型赌场都是陆哥的,陆哥没跟你说过?”

“....没。”方卿脸色有些难看,有些心烦意乱道,“算了,不聊这个了。”

随着电梯上升,方卿被孔武带到了六楼。

孔武自掏腰包,让人兑了一百万的筹码,和方卿随意挑了张赌桌坐了下来。

赌桌上有个中年男人认识孔武,热情的叫了声武兄弟,随之目光便别具深意的落在了方卿身上。

“什么时候换口味了,还是变男女通吃了?”中年男人笑着调侃孔武。

因为对方算是这贵宾,对这赌场起码也有几千万的贡献,孔武也就压着脾气,半开玩笑说:“滚滚,我哥们,头一次来这边,带他来过把手瘾。”

中年男人目光粘腻,将方卿从头打量到脚:“你这朋友是明星吗?长的够俊的啊。”

孔武神色略微危险起来:“我陆哥的人,你说能不俊吗?”

中年男人面色一白,悻悻的收回视线,赔着笑道:“原来如此,误会误会。”

“开始吧。”孔武对负责发牌的荷官道。

上一章:第80章 操控! 下一章:第82章 针锋!
热门: 绿洲中的领主 神秘的陌生人 网游之三国无双 破镜谋杀案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一先令蜡烛 五大贼王3:净火修炼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 螺旋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