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反客为主?

上一章:第76章 决定? 下一章:第78章 不对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如果保护家人的代价,是让自己的朋友受到伤害甚至生死威胁,方卿宁愿放弃这种自私的偏护。

至少报应在他们身上,原是罪有应得,他也能坦荡的拼劲全力,用最光明磊落的方式去帮母亲将伤害降到最低。

吴助理离开后,方卿也未在医院停留太久,在陆陆续续有迟奕一众亲眷好友来探望迟奕时,方卿便以要回片场工作为由跟迟疑道了别。

陆离霄给方卿请的是一整天的假,方卿猜到陆离霄这是准备用这一天时间与他谈判什么......无非就是些变本加厉的要求和要挟。

既然已经决定不再顺着陆离霄的心意,自然也就无需在意陆离霄的要求。

不过......

即便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还是想用手中已有的筹码与陆离霄博一博。

离开医院后,方卿先去换了部新手机,然后便给陆离霄打了电话。

“陆离霄,关于那......”

“吴助理告诉我,你决定放弃与我之间的协议了。”陆离霄打断方卿,声音平沉而又诡异,“你确定?”

方卿握紧手心:“我确定。”

“是吗?”陆离霄阴笑一声,“你这临时退场的话,之前那一个月岂不是白被我干了。”

陆离霄粗鄙的用词方卿已经习惯了,他深吸一口气,平静道:“那陆总如果有点契约精神的话,能否看在这一个月的份上......”

“你临时毁约还指望我继续履行协议内容,你觉得可能吗?”

“既然这样,那我直说了。”方卿道,“一月前,在你找我谈判的那晚,我们的对话我都录了下来,如果你......”

陆离霄忽的轻笑:“你是说被你放在**网盘加密文档里的那段录音?”

方卿心中惊骇:“你...你怎么...”

“不好意思,那录音我早让人删掉了。”陆离霄道,“你电脑手机里存储的一切,我都找人入侵审查了一遍,我现在可以确定,你手里没有任何可以跟我谈判的筹码。”

“......”怎么会?!

“所以你现在还想跟我谈什么?”

“陆离霄...”方卿咬紧牙,最后有些失力气的靠在椅背上,“算你厉害,我现在就回去见我母亲,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会陪着我母亲接受一切审判。”

“可以,别忘了还有一笔账,你昨晚可把我伤得不轻。”陆离霄有条不紊道,“这笔帐就算在你妹妹身上吧。”

“陆离霄!”

餐厅包厢内,方卿脱口怒声吼道,“你还想怎样!?”

陆离霄缓缓说:“你听着,有我在的一天,你妹妹永远都不会等到适配的供体。”

“陆离霄,你真当自己无所不能吗?”

“世人皆贪财,有之前的小李作为先例,你当真觉得我做不到?”

方卿呼吸汹涌,指尖几乎颤抖:“所以你是铁了心要把我家人往绝路上逼是吗?”

陆离霄轻叹一口气:“其实比起对我吼,你这会儿说一声‘老公我错了’的话,兴许能得到你想要的结果。”

“陆离霄,你会遭报应的。”

“有多少商人是信报应的。”陆离霄冷笑,“倒是你,第一次有人让我这么狼狈,你的报应倒是快到了。”

“你...”

“等我把那段录像交出去的时候,我会让舆论使你因为你父母当年的罪孽而身败名裂,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但你母亲可不一定,我在想,你到底要怎样安慰疏导她,才能让她接受因为自己的过错,而毁了自己儿子一生的事实?”说到最后,陆离霄轻轻笑了,“她唯有以死谢罪,才能让你摆脱困境,你觉得她会怎么选择....”

方卿心疾速下坠:“陆离霄,我是对你做了什么穷凶极恶的事,要让你这么逼我?!”

“我还没说完,如果那个女人精神足够强大扛下了这些,那我会再告诉她,她的儿子为了保住她给我陆离霄做了情人,录音录像我手中都有,她不愿相信也没用,你觉得这种情况下,她一个本就心理抑郁的女人,能坚持多久....”

*

入秋后的寒意越来越重,正中午的阳光都没以往那样温暖。

离开餐厅后,方卿打了辆出租车前往陆离霄的别墅。

从他跟陆离霄之间的协议开始,他就已经没了退路。

方卿知道,这完全是他陆离霄单人掌控的游戏....

到了陆离霄私人别墅的大门前,方卿多给了司机一些酬劳,让司机暂先不要离开,在这里等他。

门卫并没有阻拦方卿,反而有佣人出来帮方卿带路。

陆离霄刚吃完午饭不久,此刻在三楼的阳台上,倚靠在一张软椅上闭目假寐,一旁的竹木矮桌上正泡着茶....

虽然头上还绑着纱布,但看着很是悠闲。

佣人将方卿送到后就离开后了,方卿站在陆离霄后方两米远的地方,既不再上前也没有说话。

陆离霄头也没回,甚至连眼睛都未睁开,淡淡道:“我们协议都作废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你该回去疏导你母亲,让她赶紧做好被连番打击的准备。”

“门卫没有拦我,佣人主动带路,这难道不是受你叮嘱?”方卿道,“你在等我来,不是吗?”

“我是在等你。”陆离霄轻笑一声,“我替你考虑了你目前所能走的每一条路,斟酌其后果,还是跟我道歉,取得我原谅的成本最低,付出的代价最小,所以我在想,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也许会来找我认错道歉。”

“是。”方卿目光缓缓垂落在地,“我是来向你认错的,对不起,我昨晚不该伤你。”

“就这些?”

“不该惹你生气,不该单方面毁约,不该....”

“算了。”陆离霄打断方卿,声线慵懒,“我已经没耐心陪你玩了,本就是对你起一时之趣才会跟你做这笔交易,现在我腻了,对你这种屡次三番挑战我底线的东西,我只想一惩为快,你回去吧,在那个女人崩溃寻死之前,好好尽一尽你作为儿子的义务。”

方卿站着没动,他微垂的眼睫,细长的睫毛下,眸光如一潭死水:“对不起。”

陆离霄没有回应,他坐起身喝了口茶,然后又倚躺了下去。

空气骤然安静了下来。

陆离霄完全无视了方卿,慢条斯理的翻阅起了一本杂志。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方卿也没有离开,就这么安静的站在陆离霄的身后。

正如陆离霄所说的那样,方卿也在心里权衡了他所能选择每一条路....只凭一腔决意和不甘,根本没办法抵抗陆离霄,他只有被单方面毁灭的份。

空有跟陆离霄决裂的勇气,可根本没有妥善承担下一切的实力和策略,坦荡磊落的行事方式在陆离霄这样阴险恶毒的畜生面前,根本无济于事。

他不能跟陆离霄撕破脸,至少现在不可以....

天逐渐阴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在方卿已站到小腿酸痛时,陆离霄终于开了口。

“站到我看得到的地方来。”

方卿抬脚走到了陆离霄的身前。

陆离霄看了他一眼:“医院那个蠢货怎么样了?”

“伤的很重,近两个月都难下床。”顿了顿,方卿补充道,“他这样不可能再来找我了,我也不可能再去见他。”

陆离霄笑了一声:“其实他也挺无辜的,喜欢一个人没错,他错就错在偏偏想从我嘴里夺食。”

“你感兴趣的人被他人喜欢,这也说明你有眼光不是吗?”方卿认真道,“我若真差劲到没有一人瞧得上,你也不会看上我的....我向你保证,从今往后我的目光只在你陆离霄一个人身上,只要你想,要我怎样都可以。”

陆离霄目光从方卿那张平静如水的面庞上扫过一眼,他微微眯起双眼,随之冷冷一笑:“上次你被我教训之后,你也是这么承诺我的,结果在吃了那么多苦头后依旧不长记性,你以为我现在会相信你说的这些。”

方卿知道陆离霄说的是自己算计他和白溪那次.....

“我没有想过要违背那时的承诺,只是我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你伤害我的朋友。”方卿低声道。

“所以你就可以为了你‘朋友’伤我?”

方卿抿唇,半晌低声道:“你打我吧,直到你觉得泄气了为止。”

陆离霄将手里的杂志扔在一旁的桌上:“这样,原定三个月的协议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既然过去这个月你犯了这么多错,那这协议时间就再自动往后续一月,直到你能做到连续三个月让我满意为止。”

方卿一怔,脸色顿时铁青。

他之前就担心陆离霄会故意往后拖时间,在认清陆离霄的真面目后,他更无法信任陆离霄一句口头承诺,先前只以为陆离霄会腻烦他,甚至撑不满三个月他就能离开陆离霄,但是现在....

回顾陆离霄过去一个月对自己的恐怖控制欲,方卿忽然发现只靠等待协议时间结束来撇清自己跟陆离霄的关系,根本不会像他想的那么顺利。

一个月之后再一月,只要这个男人没有玩腻自己,他有的是理由将时间往后延伸,而自己也根本无法拒绝。

“怎么,你是觉得我会不守诚信?”陆离霄看着方卿沉抑的脸色,“话说回来,到目前为止,一直不守信用的人好像是你吧,你说你做了那么多错事,我只加这点要求就让你觉得过分了?”

“好...”方卿声音低哑,“我听你的,再续一个月,但是....我有个要求。”

“说。”

“我不要再伤害我的朋友。”

“前提是你....”

“我会远离一切你让我远离的人,如果做不到,任你惩罚。”

“嗯,可以,你这倒让我想起一个惩罚机制。”陆离霄若有所思道,“以后你惹恼我一次,协议时间便延长十天,像昨晚那样的大错,就直接加一个月,怎么样?”

方卿愤怒不已,嘴唇都在颤抖:“这都是你主观上所能控制的。”

陆离霄笑了起来:“跟你开玩笑的,要真有这规矩,你恐怕要跟着我一辈子了,哪有那种好事。”

“....”

“过来。”陆离霄朝方卿招了招手,“你主动过来求和,怎么说也该拿出点诚意。”

方卿不安的走到陆离霄身旁。

陆离霄笑着低声说:“帮我把腰带解开,还有拉链...”

方卿面色微怔:“你,你不会是想....”

“快点,别惹我生气。”陆离霄看着方卿逐渐涨红的脸,眯笑着说,“先谈后做已经给足你脸了,本来我是打算让你先讨我开心,然后再谈判的。”

方卿脸色苍白,“楼底下能听到的。”

他隐约能听到楼底下正在修剪花草的佣人们的对话声...

“我刚接受你的认错道歉,你就开始忤逆我了?”陆离霄沉声道,“要我给你倒计时吗?”

方卿紧抿紧嘴,脸色难看的弯身解着陆离霄的腰带扣,西裤拉链,以及....

方卿偏过头...

陆离霄手在方卿腿上捏了一把,在方卿弯身为他解裤子时,他贴在方卿耳边低哑道:“脱了,坐上来。”

起风的时候,方卿一直在颤抖。

陆离霄硬生生憋了十几天没能沾荤腥,自是一发不可收拾,失控后不久就将方卿折腾昏过去了。

等勉强能控制自己之后,陆离霄又唤醒方卿几次,他不满于单方面的主动,一定要方卿给他回应,最后近乎是发着狠的,带着点惩罚意味的折腾着意识几近涣散的方卿。

“下次还敢吗?嗯?还敢吗?”

“你是我的人你知道?是我的...”

“喊老公,喊一声我就轻点...”

“让老公亲亲...”

“....”

方卿最后一次醒来时在医院,医生刚帮他挂上点滴。

千斤重的眼帘只能勉强撑开一条缝....

床头站着两道身影,一个穿着白色大褂,一个头上还缠着纱布。

“至少住院一周。”司徒臻对陆离霄道,“还有他这身体状态,未来十天你克制点吧。”

陆离霄神色复杂:“他身体怎么差成这样。”

司徒臻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一本正经道:“或许你可以看看他身上的淤青,这样你就能大致了解自己下手有多没轻没重,那什么,S.M这种情趣要量身而为,你这的确有点狠了。”

陆离霄脸色铁青:“什么S.M,你扯哪去了,我对那种事没兴趣。”

“那他...”

“就是他自己身体太娇气。”陆离霄抢先沉声道,“他一直都这样。”

“......”

司徒臻叹气摇头,拍了拍陆离霄的肩膀:“行吧,我先出去了,你让他好好休息吧。”

司徒臻离开后,陆离霄在床头一张椅上坐了下来,他抚着方卿的头发,看着方卿虚弱苍白的面容,脸色复杂,许久之后他微微俯身,鼻尖贴着方卿的脸颊缓缓滑至光滑的脖颈间,极轻极轻的吻了吻。

方卿能清晰的感受到陆离霄那温热的鼻息,只是精神过分虚弱,他没力气做任何思考。

“那我下次轻点...”陆离霄忽的低声说。

方卿住了院,陆离霄原定带方卿出差一周的计划就只能取消,虽然心里郁闷,但想到自己跟方卿的协议时间又恢复了一开始的时长,他心里便也踏实了些。

两天后,陆离霄出差了,临走前交代方卿,每天至少给他发一条消息问好。

方卿住院一事陆离霄帮他对外保了密,剧组那边他亲自出面帮方卿请了假,用的理由只是另有工作安排。

好在方卿本就跟周跃约好在这几天请假,所以对拍摄并没有什么影响,加上先前加组拼命赶工,方卿离全戏份杀青也不剩多少时日。

陆离霄走后第二天,出乎方卿的意料,孔武居然来看望他,带着自己的女友小米米,提着果篮带着花,看着很有诚意。

陆离霄底下一群人都是通气的,所以孔武知道他住院,方卿并不奇怪。

小米米坐在床头对方卿一番嘘寒问暖,从她的话语中方卿听出,小米米是以为他被陆离霄打伤的。

方卿忽然对那个陆离霄的医生朋友的职业道德感到欣慰,看来他并没有告诉别人自己是被陆离霄艹成这副狼狈样的。

孔武没两句就暴露了他此行的目的,还是为讨教方卿那晚玩牌的手技。

方卿简直对孔武的这个愣头青的执拗劲儿感到不可思议。

“我可以教你,如果你能如实回答我几个问题的话。”方卿对孔武道。

他不能被动的等待协议时间结束,必须在陆离霄身上找突破口。

就算跟陆离霄变的一样卑鄙....

“可以可以,你问。”

方卿让小米米先回避,小米米有些不高兴,但以为是男人间什么私密话题,便乖乖离开了病房。

小米米离开后,方卿问孔武:“你跟陆离霄多久了?”

孔武摸着下巴:“好多年了吧。”

“那你了解陆离霄以往的那些情.人吗,他们平均每个人能在陆离霄身边待多久?又是因为什么原因陆离霄最终弃了他们?”

孔武愣神半秒,忽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方卿沉声道,“我是认真的,这应该也不是什么机密吧。”

孔武摆摆手,还在控制不住的笑:“当然不是机密了,我笑是因为你根本不了解陆哥,在我认识陆哥的这些年里,就没见陆哥有过一个相好的,你是第一个。”

方卿怔住,嘴角微抽:“开,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

“我跟你开这玩笑干什么,在你之前我们私下都觉得陆哥是性冷淡,老实说我以前还担心过陆哥有生理缺陷呢。”

性冷淡?

方卿想起每每陆离霄压着自己时,那仿佛饿了几十年的凶残相,只觉得孔武的话荒谬至极。

这种毫无节制,极度纵欲,对着自己无时无刻不一脑子邪欲淫.秽的色批,八辈子都沾不上“性冷淡”这三个字。

方卿微微回神,继续问道:“陆离霄对白溪那么好,他为什么不跟白溪在一起,明明白溪也对他有意思。”

“我们也奇怪啊,你出现之前我就以为陆哥跟小白铁定能成一对,结果你半路杀出来,直接跟陆哥搞上了床,你不知道,那段时间我们兄弟在一块喝酒聊的都是你,你真太牛逼了,直接让陆哥还俗了都。”

“.....”

“陆哥看着冷,其实他脾气并不差,你要是顺着点陆哥,他肯定会对你好的。”

方卿眼底充满讥讽之色:“陆离霄就是个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疯子。”

“诶诶,你可别当着我面说陆哥坏话啊。”孔武顿了顿,挠着头有些纠结道,“其实我觉得陆哥对你还行啊,你看你之前拿酒瓶砸了陆哥的头,陆哥不还是继续把你留在身边,你就是一身刺儿总跟陆哥对着干,那陆哥想你听话可不就拼命拔刺儿啊。”

方卿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孔武见状,无奈道:“我觉得吧,但凡你稍微机灵点顺着陆哥点,讨陆哥欢心,陆哥他铁定会喜欢上你。”

方卿面色沉暗:“他的喜欢对我有什么用吗?”

“当然有用啊。”孔武一本正经道,“能让陆哥听你话啊。”

方卿身体一震,孔武的话像是点醒了他什么,他缓缓抬起头,愣愣的看着孔武。

“让他...听话?”

“是啊,就说我跟小米米吧,我喜欢死她了,她要星星我都能给她摘下来。”孔武一本正经的说着,颇像个情感专家,“陆哥以前没有喜欢过谁,据我目前观察,你是最有可能走进陆哥心里的,所以你要是想让陆哥顺着你心意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先讨陆哥欢心,要是你能让陆哥喜欢上你,那你就发了。”

方卿靠在床头,盯着空气中的浮尘微微沉神....

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直都忽略了一件事。

其实在陆离霄面前,他是有“反客为主”的资本的...

上一章:第76章 决定? 下一章:第78章 不对劲?
热门: 七界传说前传 灰色的彼得潘:池袋西口公园6 穿成暴君便宜爹后我怀了他的崽 七宗罪10:雨夜屠夫 氪金养崽后我被迫走恋爱剧情[娱乐圈] 红叶情仇 仙剑问情6:天人永殇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2:海神之子 夜行 恐怖谷(刑警罗飞系列第三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