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听话?

上一章:第70章 教训! 下一章:第72章 冷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卿心如死灰。

他没想到陆离霄是这样一个疯子。

药效还未发作,但死亡的威胁悬在头顶,方卿只感觉浑身冰凉,他并不是懦夫,但在有一身牵挂的时候被迫走向绝望,这种痛苦直令他感到崩溃。

更或许,在这种药物的作用下,他会死的极其难看....

“陆离霄...”方卿咬牙切齿的声音带着轻微的哽咽,“....你不得好死。”

“是吗?”陆离霄轻轻笑了一声,“可现在不得好死的人是你啊。”

陆离霄将方卿从床上粗暴的拽了起来,本想让方卿坐起身,结果方卿忽然发了疯一样张嘴咬在他的小臂上。

陆离霄吃痛的皱眉,他用力扒开方卿的脑袋。

被咬的那一块,鲜血浸透布料,陆离霄抹起睡衣袖口就见一处鲜血淋漓的咬痕。

陆离霄额前青筋突突跳动着,他抬眸盯着方卿:“你真的是在找死。”

方卿偏过头,闭上眼睛似乎不愿再跟陆离霄废话一句。

陆离霄忽然走到床边解开方卿一只手上的铐子,他抓住方卿试图反抗的那只手,另一只手拽着铐子另一端一把拷在了床头。

紧接着,陆离霄又解开了方卿脚上的束缚。

除了一只手被拷在床头外,方卿全身得了解放,他开始不顾一切的反抗陆离霄,尽一切所能,置之死地而后生般的去挣扎反抗。

“你个王八蛋!”方卿双目爬满血丝,“我早就受够你了,我这辈都不可能对你这种人心甘情愿,我恨死你了陆离霄,我他妈恨不得亲手宰了你!去死吧,去死....”

陆离霄脸色铁青,他一声不吭,一边如山般压制着方卿的身体,一边开始扒方卿的衣服。

连扒带撕的,最后一件也没给方卿留下。

陆离霄起身退至床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床上的人。

方卿浑身不着片缕,光滑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莹白温暖的光泽,腰腿比例极佳的身体,此刻如剥壳的水煮蛋一般全然暴露在空气中。

一只手还被拷在床头,方卿根本无法离开那张床,在陆离霄那两道寒星般的目光中,强烈的羞耻感令方卿下意识的曲起膝盖。

方卿想去抓被子遮掩身体,结果陆离霄伸手将那床薄被扯下扔到了地上。

烟灰色真丝床单上,房间的所有光线都像聚焦在方卿身上,令他所占的那一小片地方白的发光。

方卿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吭,他蜷着身体靠在床头,竭尽所能的让自己不过分暴露,但空气中的那分凉意依旧使他身体难以自控的打着颤。

他的确怕了。

怕自己死的太难看,他现在相信床边这个疯子什么都做得出来。

“现在冷静了?”陆离霄冷声道。

方卿微低着头,目光如死气一般垂着,已然一副等死的表情。

“这样吧,我给你录一段视频。”陆离霄一边说着,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设置,“既然不想活了,总要给你在乎的人留点纪念。”

方卿身形一震,抬起头惊恐的看着陆离霄。

陆离霄已将手机正对着方卿,嘴角噙着抹残忍的笑意:“你说那个女人看到这段视频时会不会当场崩溃?”

“不....”方卿嘴唇颤抖,抬起手臂遮住脸,身体贴着床头一寸寸的向后挪。

陆离霄欺身而上,一手握着手机,一手试图去扒开方卿蜷缩的身体,并阴声道:“怎么不愿意了,你不是有这方面癖好吗。”

“住手!陆离霄你...你...”方卿脸色惨白,已然说不出话来,“你不...不能...”

陆离霄用膝盖压着方卿,狠狠道:“我为什么不能,既然给我做情人,我怎么对你,你都得给我受着!”

几分钟,陆离霄才松开方卿,他重新站回床边,手里掂量着那部手机,冷笑着道:“你说这录像我什么时候发给那个女人?”

方卿身体慢吞吞的重新蜷缩起,脸埋在手臂中,整个人像缩在一块无形的蜗牛壳里隔绝着外界,封闭着自己。

无论陆离霄说什么,方卿都一声不吭。

“所以你也不在乎你家人了?”陆离霄面无表情道,“无论你家人怎样,都无所谓了是吗?”

方卿依旧没有说话,他等着药效发作,等着死亡....

“嗯,很好。”陆离霄道,“即便都没求生欲了,那就给家里打个电话告别吧。”

方卿终于有了点反应,机械的抬起头。

陆离霄手里拿着方卿的手机,他从通讯中找到方卿母亲的联系电话,然后直接打了过去,并开了免提。

不一会儿,手机那头传来颜莉温和的声音:“小方?”

方卿原本死气沉沉的眼底骤然升起一片恐惧,他颤抖着摇头,但却不敢出声,陆离霄再次上床摁住方卿,将那手机靠近方卿嘴边。

“喂?小方?”手机那头,颜莉疑惑道,“能听到吗?”

方卿眼泪终于抑制不住的往下掉,他恳求的看着陆离霄,但却连哭都不敢出声。

陆离霄终于从方卿眼底看到了屈从,他挂掉电话,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方卿的脸,阴笑道:“我以为你骨头能有多硬,你倒是继续跟我犟啊,咱们也比试一下,看看究竟谁更狠。”

“你给我吃了那么多药,我也活不了...”方卿颓然道,“还做这些有意义吗?”

“谁说你活不了,等生不如死的时候,我会送你去医院的。”陆离霄低头亲了亲方卿的唇角,眯笑着道,“会把你抢救过来的。”

“....”

就在这时,方卿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那女人很担心你啊。”陆离霄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笑道,“你说我要不要跟她开视频通话,让她好好看看自己的宝贝儿子这会儿什么样子。”

方卿身体如寒风中的枯叶颤栗:“不,陆离霄我求...求求你,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我以后...以后不会那样了,真的...”

“嗯,我相信你现在知错了。”陆离霄抬手抹开方卿额前的碎发,温柔的吻了吻方卿的额头,轻声道,“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

那阵阵手机铃声,令方卿精神绷到了极致。

“知道。”方卿低哑道,“是...是你情人。”

“以后会听话吗?”陆离霄的吻缱一路绻而下。

“....会。”

陆离霄一把抱起方卿坐在怀里,微眯着眼睛看着面前这张俊美的脸:“你这次真的让我很生气,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哄我,你要是能把我哄开心了,我就原谅你这一回。”

方卿苍白的嘴唇动了动,看着陆离霄半晌才道:“别...别生气了,我知..知道错了。”

陆离霄面无表情的看着方卿,没有任何反应。

方卿微微倾过身,在陆离霄的嘴唇上亲了亲,再次低声道:“对不起...”

陆离霄看着方卿湿漉漉的眼睫,喉结滑动但依旧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方卿吸了吸鼻子,伸手轻轻搂住陆离霄的腰,像只小猫似的将脑袋拱在陆离霄的脖底。

“别生气了....”方卿艰难启齿,“老公,老...公...”

方卿感觉到陆离霄的身体很明显的放松了下来,他忙趁势而上,柔软的嘴唇轻轻擦过陆离霄的喉结,声音更加温柔:“不生气了老公,我以后...以后保证听你的,我爱你,我....”

方卿话未说完,就被陆离霄猛地压在了床上。

陆离霄的动作急的有些许发狂。

最后也是碍于身体未恢复,陆离霄才不得已收手,不过他心情显然比之前愉悦了许多,松开方卿前还捧着方卿的脸颊亲了几遍。

“这次就原谅你了。”陆离霄阴笑着道。

手机还在响着,反复几次。

陆离霄拿起手机递给方卿:“随便说点什么敷衍过去,不然她会一直打过来。”

方卿接过手机,深吸了一口气后才接通电话,他跟颜莉谎称自己是无意间拨出的电话,目前正在拍戏脱不开身...

寥寥几句应付,方卿挂掉了电话。

“能让我去医院吗...”方卿脸色清颓,无力的低声道,“我想...活下去。”

陆离霄笑了两声,别有深意道:“那药要不了你的命,就是药效发作的时候会很难受,忍过去就没事了。”

方卿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更黯了些。

陆离霄解开方卿被拷住的那只手:“把衣服穿好,然后陪我下楼用晚餐。”

方卿低低的“嗯”了一声。

陆离霄换上一身休闲装,注意到方卿那件衬衫被自己先前撕破了,便从衣帽间拿了件自己的白衬衫给方卿。

方卿骨架不如陆离霄宽阔,白衬衫在他身上不足以完全撑起,陆离霄帮方卿将那衬衫宽长的下摆掖进黑色牛仔裤的腰缝中,不禁意间勾勒出方卿一截劲瘦挺拔的腰线....

“嗯,不错。”陆离霄心满意足的看着方卿清爽利落的模样,“好像比你原先那身还惹眼。”

大概是衬衫宽松了些,反倒显得衣服里人清瘦许多。

“我想去...医院...”方卿再次低声道,“...可以吗?”

“不,我就要你等着药效发作,这是给你的教训。”陆离霄抚着方卿的脸颊,温柔的笑着,“等你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我再送你去医院...我向你保证,一定会保住你的命。”

“.....”他知道那种药发作后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方卿害怕自己真会在陆离霄跟前失去自我,露出最下贱放荡的一面。

那么多药片....他根本不可能扛得住。

他甚至觉得陆离霄会幸灾乐祸的拍下自己药物作用下失控难堪的样子。

“你可以自己想办法消解药效。”陆离霄轻笑着,“要不去楼下多喝点水?”

方卿没有说话,最后跟着陆离霄离开卧室下了楼。

陆离霄让佣人为他处理手臂上的伤,随之转头就看见方卿朝侧院外缓缓走去,那扇门朝向的并不是别墅大门,在那院子里有片露天泳池。

方卿站着泳池边,目光黯然的看着水面。

陆离霄看着远处方卿的背影,轻轻冷笑,他猜到方卿应该是想在药效发作时跳进池水里降温。

这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处理好伤口,陆离霄走向方卿,在他走近后刚要开口,方卿突然跳进了泳池内。

入秋后的夜晚,水比空气要凉的多...

水花溅上脸,陆离霄下意识的偏过头。

陆离霄抹去脸上的水渍,缓缓走到泳池边缘,那池内的水虽清澈,但因为天色已晚,陆离霄只能隐约看清水底方卿的人影。

潋滟的水光下,方卿闭着双眼,平展着四肢静静的躺在水中,白色衬衫随着波动的池水缓缓起伏着....

“你这不仅解不了药效,还容易感冒。”陆离霄轻笑一声,“行了,上来吧,还得再给你找身衣服,也是够麻烦的。”

方卿没有任何反应,他的身体浮在水底,在水上的涟漪平复后,方卿就像躺在水里睡着了一样...

“方卿。”陆离霄脸色微沉,“别惹我生气,立刻上来。”

等了几秒,水下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陆离霄以为是水隔了声音,便蹲下身冲着水底的人影道:“你放心吧,我给你吃的那些药只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保健品,不会让你身体有任何难堪的反应,更不会要你命。”

他只是想给方卿一个教训,让方卿恐惧及后悔即可,怎会真要了这个男人的命。

他在这个男人身上的兴趣,远没有消失...

“我没耐心陪你在这干耗。”陆离霄站起身,“自己上来,然后上楼洗个澡换身服。”

陆离霄说完,转身朝屋内走去,并命令跟过来的一名佣人:“找身**尺码的衣服给他。”

“好的先生。”

就在要进门前,陆离霄忽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下意识的停住脚,转身朝那泳池看去。

泳池边安静的可怕,夜下的池水,散发着一片诡异的安宁....

短暂的死寂后,陆离霄某根神经骤然一紧,他面色一凛,下一秒疯一样的冲向池边。

一声急促的跳水声,激起的水花溅满水池边。

几秒后,陆离霄抱着方卿浮出水面。

方卿在陆离霄的怀里剧烈的咳嗽着,碎发凌乱的贴在额头,将整个人显得狼狈而又脆弱。

还没等方卿缓过劲儿来,陆离霄忽然掐着他脖子将其抵在了水池边。

陆离霄像被泼了盆滚烫的热油,浑身血液都激沸了起来,他双目猩红,胸膛汹涌起伏,掐着方卿脖子的手都在无意识的颤抖着。

冰凉的夜幕下,一股难以名状的恐惧盘踞在陆离霄心头。

陆离霄滚热的鼻息咻咻的喷薄在方卿的脸上,他牙关碰撞:“你想死是不是?!”

方卿半睁着双眼,有些迷糊的看着眼前这张狰狞的面孔。

“你是不是想自杀?”陆离霄忽的失控的怒吼,“谁给你的胆子!?”

上一章:第70章 教训! 下一章:第72章 冷漠!
热门: 侯卫东官场笔记 质量效应第1卷:天启 回到反派少年时[重生] 法蒂玛预言 傅先生总是太磨人 鸣镝风云录 仕途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一·入唐 侯卫东笔记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