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教训!

上一章:第69章 忐忑 下一章:第71章 听话?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卿跟周跃他们打声招呼,便借口公司有事先离开了。

离开时方卿坐的是吴助理的车。

车内,方卿倒也还算冷静,虽然他直觉这一趟不会有什么好事,但心里觉得这都快过去两天了,陆离霄就算生再大的气应该也消的差不多了,如果真是怒不可遏要找自己狠狠算账,不至于拖到现在才派人来找他,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

“这是去哪里?”方卿看着车窗外的路景,这不是去公司,也不是回公寓。

吴助理把持着方向盘:“去陆总的私人居所。”

“私人居所?什么意思?陆离霄在棠海市的家?”

“方先生可以这么理解。”

“他就这么随便的让情人去他家?”顿了顿,方卿觉得自己这问题没什么意义,又问道,“陆离霄他这两天...很忙吗?”

“陆总今天下午才从医院出来。”

方卿很是意外:“他住院了?生病了?还是出车祸了”

难怪陆离霄到现在才找自己,敢情是这两天住院了。

生了什么大病吗?

“方先生不必担心,陆总身体已无大碍。”

“......”他当然不是在关心陆离霄的身体。

车驶入了一片背山面水的别墅区,欧洲古典建筑风格,一眼看去,极尽壮观华美。

这还是方卿第一次来这里。

方卿当然知道陆离霄在棠海市的固定居所不可能是那套公寓,但能一下子走进陆离霄在棠海市的私人领域他还是觉得诧异,按理说像陆离霄这样的豪富,在外可有遍地房产用来养小情儿,但绝不会把小情儿往家里带,即便那家里就他一人。

在一栋别墅前,门卫确认身份后放行,车缓缓驶了进去。

这地方虽风景秀丽且交通方便,但位置较偏,离繁华区有好一段距离,周边路上只有私家车出行,几乎看不到出租车。

日暮黄昏,天已逐渐暗了下来,空气都凉了几分。

方卿脸色凝重,下车后跟着吴助理走进别墅内,顺着楼梯一直来到三层。

别墅内房间众多,方卿甚至有些记不清路,七拐八绕的跟着吴助理来到一扇高大的黑胡桃木门前。

吴助理先敲了两下门,然后侧过身,直接对方卿道了声:“方先生请。”

“陆离霄在里面?”方卿低声问道。

吴助理轻轻点了下头,

方卿掌心紧了紧,快速在脑海中过了遍腹稿,而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是卧室,色调简约的北欧风,一推开门就能看到那张临近落地窗的实木大床,烟灰色的床褥上,陆离霄穿着睡衣倚靠在床头,目光如两柄利箭刺在方卿身上。

方卿原以为这会是书房或是休息间,毕竟是算账,没道理在卧室问责。

落地窗外天色昏暗,夜一旦开始降临,整个世界都像安静了下来。

“还站门口干什么?”陆离霄盯着门口的方卿,“怕我?”

方卿走进房间内,脸色还算自然道:“听吴助理说你这两天住院了,是生病了吗.....之前我给你发消息你没回,我以为你是工作忙,就也没敢打扰你,早知道你住院,我就算再忙也会抽空到医院看你的。”

陆离霄漆黑的瞳仁锁在方卿身上,看着他缓缓走到自己床边,一副真诚的模样。

方卿站在床边,看着陆离霄还似有些憔悴的面庞,薄唇泛白,一副气虚的样子。

这会儿还在床上,想必是今天白天又睡了一整天。

方卿不由想起白溪给陆离霄下的那药,猜想会不会是陆离霄那晚耗了太多元气,差一点精尽人亡。

方卿心中默默松了口气...就陆离霄此刻这副肾衰样,估计得有几天做不来那档子事了。

“是吗?”陆离霄看着方卿,“这么关心我,难道你不知道我叫你过来是为什么?”

方卿微微皱眉,脸色颇有几分无辜:“是因为我...这几天没有联系你吗?我以为你忙,所以才....”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陆离霄阴声打断,他脸色略有些苍白,反而显得整张脸没什么温度,“白溪生日那天晚上,你做了什么?”

落地窗边的窗帘被风吹的飘飘荡荡,方卿抬脚走过去关好窗门,脸上没有任何异常,一边道:“那天晚上我喝多了上楼休息,楼下钢琴声吵得我睡不着,于是我就想离开回去睡...”

方卿回过身,背靠在落地窗前,与床头的陆离霄隔着近两米的距离,继续平静道:“出门时看到了白溪,想到自己没给他准备礼物,就顺手把耳钉摘下来送给了他,我看他喝的也多,就好心把他扶到我那间客房睡下了....我喝多了,走的时候也忘记跟你说了,因为实在不舒服,离开后就靠近找了家宾馆睡下了,醒来后才发现你给我打了那么多电话。”

陆离霄微眯着双眼盯着方卿。

方卿目光坦然:“我当时给你回消息,你没回复我就以为你在忙.....不过那天晚上的事我该向你道歉的,我应该跟你打声招呼,还有不该擅自将那枚耳钉送给白溪,我当时真的喝多了,又急着想讨好白溪,所以才....对不起。”

“说完了?”

方卿点头:“说完了,”

陆离霄忽的冷笑一声: “不愧是现下热播剧的大男主,如果我不是了解了全部,怕真要被你这演技骗过去了,不,我已经被你骗了,毕竟之前我是真以为你开窍了。”

方卿一脸茫然:“什么意思?如果你怀疑我刚才说的有假,可尽管问我,我问心无愧。”

陆离霄第一次真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实力派演员”,方卿表现出的这副坦然,但凡他没有十足把握,都觉得自己肯定会被骗过去。

“我让人查了你在网上的消费记录,你前不久网购了一迷你摄像头,那摄像头款式外型跟我那晚从白溪房间里搜出来的一模一样。”

方卿瞳孔一震。

百密一疏,他没想到陆离霄会查这些,他先前只想着录下视频后,有了把柄在手即便陆离霄再如何愤怒也有所顾忌。

当然也没想到陆离霄会猜到他放了摄像头在那房间内,且还能当场将那枚摄像头找出来。

陆离霄掀开被子下了床,缓缓走到方卿跟前,抬手钳住方卿的下巴,冷冷问道:“跟我说说,你买那迷你摄像头做什么?”

“我替别人买的。”

“替谁?我现在就派人去问他。”

“.....”

“或许你告诉我那摄像头用在了什么地方,我也派人去看看 。”

陆离霄一把抬起方卿的脸,目色如霜,声音如毒蛇吐信一般:“继续说,刚才不是编的头头是道。”

“好吧,我承认,我买摄像头是为了偷拍你。”方卿索性道,“但我本意是想拍我们两人的,但,但我那晚离开的时候忘了取走了。”

“哦?那摄像头是用来偷拍我们两人的?”

“是的,我...”方卿脸上肌肉微微抽动,好半晌才道,“我有这方面的癖...癖好,本意只是想拍来自己偷偷看着玩的,不是为针对你跟白溪....而且你放心,我当时离开后就删掉了手机里的摄像关联软件,什么都不知道,不信你可以检查我的手机。”

“原来是私人癖好?”陆离霄盯着方卿漆黑镇定的瞳仁,忽的笑一声:“方少爷,你脑子转的够快啊,这理由都能想到。”

“事实就是如此,我只是,只是觉得难为情,所以才不敢说实话,我没有要算计你的意思,这件事说打底是我不道德,我向你道歉。”话说到这里,方卿脸上都快染上一层窘迫的粉红....跟真的是的。

“你觉得我会信?”

“你要有哪里想不明白可以问我,我都可以解释的。”

陆离霄冷笑一声,抓着方卿的衣领将人拽到床边,他拿起早就备在枕底的手铐就要去捆方卿。

方卿下意识的挣开陆离霄,一脸惶恐的看着陆离霄:“你...你要干什么?”

陆离霄晃了晃手里裹着橡胶的铐子,眯笑着道:“想跟你玩点情.趣,这也在情人的义务之内,不是吗?”

陆离霄说着就要上前,方卿下意识的后退几步:“不,不这样行吗?”

“你知道那天晚上我忍的多痛苦吗,我真的差点就被你搞废了。”陆离霄低头把玩着手中的铐子,皮笑肉不笑道,“不仅这铐子,抽屉还有其他的,S.M玩过吗?”

方卿脸色顿然惨白,脚下不断后退:“可药不是我给你下的,你那晚多痛苦都跟我没关系,你没道理把这份怒火发泄在我身上。”

陆离霄抬眸看向方卿:“我好像还没跟你提下药这件事,你怎么知道。”

方卿心一沉,脸色血色悉数褪尽:“我,我是透过那摄像头,从你跟白溪的对话中知道的。”

“可你刚才不是说,那晚离开后就删掉了手机里的摄像关联软件,什么都不知道。”陆离霄冷笑,“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跟白溪对话的。”

“.....”

“所以从你进门开始,你就没一句话是真的。”

方卿面色如灰。

如果十句谎话里有一句是真的,那这句真话也很难让人信服。

“我....”方卿干脆道,“反正药不是我下的,你兴许可以去问你的白溪,他....”

方卿话未说完,陆离霄已疾步走来,他抓住方卿一条胳臂将其强行拖到床上。

方卿不断反抗:“住手陆离霄!你....王八蛋!!”

陆离霄不语,用力钳制方卿,他虽说这会儿身体不如往常精悍,但卯足全力也足够制得住方卿。

方卿双手最终被陆离霄拷在身后,但他一脚得逞揣在了陆离霄的大腿上,疼的陆离霄脸色一白。

陆离霄直接抽下方卿的腰带捆在方卿双腿。

“这下老实了。”陆离霄拍了拍方卿的脸,冷笑,“别怕,我又不会害你,这就是情侣间的乐趣,是你作为我情人期间,需要配合的义务之一。”

方卿蜷着身体侧躺在床上,他拼尽全力也挣不开手脚的束缚,最后索性放弃。

“这样绑着我我连脱衣服都难。”方卿极力冷静道,“我知道自己身份,你想做我又不是不会配合你,你这样是多此一举。”

“我再问你一遍。”陆离霄完全无视方卿的要求,“你承不承认自己的错?”

“你都已经认定一切是我做的了,那我承不承认又有什么意义。”

陆离霄伸手将方卿粗暴的拽起坐在床上,他站在床边,双目逼视在方卿眼前:“是不是我以前对你太好了,让你觉得可以肆意挑战我的底线,还是你根本无所谓我们之间的协议了,想跟我就此决裂,你要是真这么想,我现在就可以放你走,后果你也自负。”

“.....没有。”

“那你最好接下来每一句都是实话,再狡辩一句,我绝对要你好看。”

方卿闭上双眼,许久才低声道:“我承认,我承认想促成你跟白溪上床,想偷.拍下你跟白溪的视频,然后借此要挟你,就这样。”

陆离霄的目光深不见底:“所以你先前对我的示好,都是演出来的?目的就是想找到我的把柄,然后借机离开我。”

“....是。”

方卿的答案早在陆离霄意料之中,可真当方卿亲口承认,陆离霄愤怒的同时,心里还是涌起一阵浓烈的挫败感。

他以为的自己跟方卿之间的和谐暧昧,其实只是他的自以为是。

究竟是他对方卿不够好,还是不够狠。

方卿见陆离霄脸色深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便又努力诚恳道:“我向你道歉,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这种错,一定老老实实在你身边待满三个月。”

陆离霄站直身,轻轻冷笑一声:“你现在说的每句话都是在表演,此刻对我毕恭毕敬,是因为已经想好下一场的算计,是吗。”

“不是,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敢给我下那种药,下次兴许就有胆量换给我下毒。”陆离霄说着走到床头,从抽屉里拿出一只白色的小药瓶。

方卿看着那药瓶,心底骤然升起一阵不详的预感。

“知道这是什么吗?”陆离霄拿着那药瓶,阴笑着看对方卿道,“我特意命人去夜场找的,应该就是你那晚给白溪下的那种药。”

方卿怔住:“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当然是以牙还牙。”陆离霄笑着晃了晃手中的药瓶,里面哗啦啦几十颗药片在响,他慢条斯理的拧开瓶盖,从里面倒出一颗白色的小药片在手心。

“我说了那晚的药不是我下的。”方卿冷汗涔涔,脸色苍白的解释道,“什么我都认,唯独下药这件事,你可以去查!”

陆离霄充耳不闻,将手心那枚药片放进了床头一杯水中,那药片入水转眼间便化开,消失的悄无声息。

“这药是同类药中药效最强的一种,听说一颗下去,不到半小时药效便会发作。”陆离霄慢条斯理的说着,低头又从药瓶里倒出一颗,“如果是两颗,就算是意志再坚定的人,也会在药效发作时失去自我。”

话说完,又一颗小药片被陆离霄扔进了那杯茶水中。

“话说在前面,我现在这身体,可能暂时没办法帮你。”陆离霄已经低头开始往手心倒第三颗药片,“你再难受,也只能硬撑着,不过我这里为你准备了一些纾解的道具,兴许你能派上用场。”

方卿看着陆离霄往那杯水中扔第三颗药时,浑身汗毛倒竖,他开始奋力挣扎:“是白溪他自己想跟你睡才给你下的药,你想报复找他去,陆离霄你...你不能这样。”

“你看你,一句真一句假。”陆离霄轻轻笑了笑,“知道自己要为所犯的错付出代价时,又开始死不承认,不过没关系,我也想看看你骨头究竟能有多硬。”

陆离霄在方卿的注视下,将那一整瓶药全部倒进了那杯水中。

一下几十颗白色的药片,将那一杯水都融成了混沌的浊白色。

方卿觉得陆离霄要么是在吓唬自己,就么就是想要自己的命。

这一杯下去,他离死也不远了....

或许陆离霄把他接到这里,就是为了隐蔽的折磨他,要他命...

陆离霄端起那杯水面无表情的走到方卿身前,方卿脸色惨白的看着他,半晌才颤声道:“陆离霄,你...你是认真的吗?”

“你说呢。”

陆离霄伸手捏住方卿的脸颊,顺势将人摁在了床上,他一膝跪上床,整个人压制在方卿身上,一手摁着方卿,一手端着那杯水。

“我再问一遍,那药是不是你下的?”陆离霄居高临下的看着方卿。

“陆离霄你冷静点,那药的确不是我下的,这件事我真的....”

方卿话还没有说完,那杯水已经逼近他的嘴边。

手脚被缚,脑袋又如标本一般被陆离霄摁在床上难以挣动丝毫,眼看就要被强灌入那杯水,方卿立刻道:“是我下的,我承认!”

陆离霄这才停下,冷笑道:“你看,你就是欠教训。”

方卿脸上无一丝血色,身体都在无意识的打着颤:“这...这下可以松开我了吗?”

陆离霄脸上笑容愈加诡异,“你是不是觉得惹了我,只要嘴上认个错就可以完事了。”

那杯水简直像悬在方卿脖颈上的一把刀,方卿定了定心,努力温和道:“你先冷静,我们认真的谈一谈好吗,这件事的确是我做错了,你,你要我怎么样补偿都行。”

“你最缺的不是谈判。”陆离霄轻笑一声,沉声道,“是教训。”

陆离霄两指跟铁钳一般,强行捏开方卿的嘴,直接将那杯水强灌入方卿嘴中。

“陆...畜生....唔!”

方卿头皮如要炸开,他拼死的挣扎却未撼动陆离霄丝毫,混乱之际他只剩下本能的求生欲....

如果他出事了,家里也就完了。

陆离霄脸上如冻住一般,就这么强势且清醒的握着那杯水往方卿嘴里倒。

一杯水最终倒入大半。

陆离霄扔下水杯,捂住方卿的嘴将他抱起身,直到方卿将嘴里剩余的茶水全部咽下。

陆离霄松开手后,方卿倒在床上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脸色狼狈的涨成红色,眼底呛出一片泪雾,乌黑的眼球上泛着一层脆弱的水光。

方卿恐惧而又绝望,想吐却吐不出来,他头抵着被褥,如濒死的蚯蚓一般挣动着....

陆离霄看着方卿:“现在我们可以谈了...”

上一章:第69章 忐忑 下一章:第71章 听话?
热门: 全星际都是我的迷妹 重卡战车在末世 十宗罪1 冰与火之歌11:群鸦的盛宴(中) 你有罪:诡案现场鉴证2·犯罪升级 民国秘事1: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 祈祷落幕时 网游之末日剑仙 武林天骄 诛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