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忐忑

上一章:第68章 忍耐! 下一章:第70章 教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白溪告诉陆离霄,这枚耳钉是方卿送他的生日礼物。

先前他喝多了上楼休息,被从客房里出来的方卿临时叫住,方卿称有话想单独跟他说,就帮他赶走佣人并将其扶进房间。

“我也不太记得方卿说了什么...”白溪一副气虚无力且难受的模样,“就记得方卿将自己耳钉摘下戴在我身上,然后扶我到床边躺了下来,我也不知道是哪的床,就是晕的很难受,沾床就没意识了...”

白溪没有想到,在自己强加了一层保险后,计划依旧失败了。

他到现在都没明白这计划究竟错在了哪一环节,陆离霄明明在进房间的时候都已经失去了理智,为什么会在抱住他的瞬间还能清醒的分辨出他不是方卿。

可即便分辨出了,陆离霄表现出的那份克制又究竟有何意义,顺应本能消解药效这才是一个中药男人的正常之举,更何况还是在那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陆离霄明明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要了他,但他却....

陆离霄对白溪的话若有所思,但他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掌心的痛感逐渐难以压制住体内那股异样,那阵邪火隐隐又有复燃迹象。

“陆哥....”白溪就看着陆离霄深沉的眸,哽咽着道,“我刚才不是故意那样的,我真的...真的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我知道了。”陆离霄道,“你好好休息。”

说完,陆离霄转身朝门口走去,结果到了门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蓦的停住脚。

陆离霄转过身,目光幽冷的看向房间内。

他当然知道方卿为什么想要他跟白溪睡到一起,但方卿这种诡计能否成功,本身并不在于他是否真会跟白溪发生关系,而是在他陆离霄事后的选择,一旦他事后选择无视对白溪所做的一切,方卿的算计也就等于落空。

这种事他陆离霄想得到,方卿自然也想的到。

陆离霄知道方卿心思缜密且精于算计,所以他料定方卿肯定有另一手准备。

陆离霄阴冷的视线在房间内如机器一般扫描,很快目光便有所定格。

径直走回到床边,陆离霄从床头台灯旁的一盆茉莉花盆栽中,找出了藏在绿叶中的一枚智能迷你摄像头。

将摄像头捏在手中,陆离霄狭长的双目危险的眯成了一条线。

果然.....

白溪在看清陆离霄手中的东西,脸色一白,他怎么也没想到方卿居然在这房间里放了枚摄像头。

不仅他背着方卿做了二手准备,方卿也背着他留了一手。

那摄像头很明显是对着床的,目的自然就是为了拍下他今晚跟陆离霄.....

白溪顿时感到毛骨悚然,他忽然发现方卿不仅仅是想离开陆离霄那么简单,他居然还妄想反将一军,捏住陆离霄的命门。

陆离霄的脸色在灯光下没有一丝温度,他看着那小小的摄像头,薄唇轻启:“我知道你正在看着我。”

此时此刻,远在一家宾馆房间里的方卿,盯着手机屏幕上那张放大的阴鸷的脸,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冷汗顺着脖颈,一点点的滑进领口...

“听着方卿...”陆离霄道,“我给你四十分钟的时间,回公寓向我解释并认错,我可以根据你的表现,来决定是否原谅你今晚犯的错,计时,开始....”

陆离霄离开的时候,身后的像聚了一团乌黑的煞气,脸色阴的恐怖。

司徒臻给白溪挂上点滴,留下一助手照看,而后想跟着陆离霄回去也为他挂瓶水,但被陆离霄回绝了。

陆离霄称他能找到人解决,不需要药液缓解....

路上,车内....

那股被疼痛压制的欲望再次袭卷了陆离霄的全身,陆离霄掌心紧握搭在腿上,身体如一张绷到极致的□□,豆大的汗珠在下晗汇聚,一滴滴的落在胸口的衣襟上。

这股药劲儿似乎并不会随着时间而减弱。

陆离霄用力摁着手心的伤口,试图再用疼痛抑制,等车到了公寓楼下,陆离霄已经开始有些呼吸困难,最后是靠着保镖的搀扶才上了楼。

已经过了四十分钟,但公寓内并不见方卿。

陆离霄给方卿打电话,但依旧无人接听。

后半夜,浑身汗湿的陆离霄被手下紧急送往了医院....

*

早上六点不到,方卿已经到了《将王》片场。

大部分演职人员都还没有到,只有少部分工人在拍摄场地上忙着搬运上午的拍摄道具。

方卿拎着路上买的早餐,直接去了化妆间,这会儿就他一人,倒也落得清静。

啃着素三鲜包子,方卿坐在化妆台前再次翻看了手机上数不清的未接来电。

全部都是昨晚陆离霄打的....

方卿脸色沉重,眼底两抹浓重的青影......昨晚一夜未睡,他一直在思考解决办法,但思来想去,却也只得出一种结果,那就是抵死不承认。

他昨晚可以是因为被楼下大厅的钢琴声吵的睡不着,所以才中途离开别墅去了一家宾馆休息,至于把那枚耳钉送给白溪,也可以解释为是他喝醉了,想向白溪示好一时糊涂就摘下了那枚耳钉给白溪,然后好心让白溪就近的睡他的客房。

到宾馆后就睡着了,所以之后也就没看到他陆离霄的电话....

白溪虽然有心把所有锅都扣在他头上,但他也没有实据,就连他跟白溪之前的互发的消息,彼此为防对方突然反水,用词都相当隐晦,所以归根结底就是昨晚大家都喝多了,发生什么都很正常。

现下就只有一个令他头疼麻烦,那就是那枚摄像头...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枚藏得如此隐蔽的迷你摄像头能被陆离霄搜罗出来。

方卿斟酌片刻,在手机上编辑了一条给陆离霄发了过去。

方卿:【一早醒来才看到你的电话,昨晚楼下太吵我就离开了,就近找了家宾馆睡了一晚,忘了跟你说,让你担心了,抱歉。】

信息发出去后一直未得回复,方卿猜想是陆离霄昨晚睡的太迟这会儿还没起床。

一上午,除了在拍摄中,方卿都显的有些心不在焉。

他想起昨晚摄像头录下的那些....

白溪会给陆离霄下药,这事儿虽说让他惊讶,但他仔细想来却也不觉得意外,他唯一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陆离霄在中药的情况下居然没有顺水逐流的直接跟白溪搞在一起。

方卿怀疑是白溪药下的不够猛,要是他的话,起码要下双倍的剂量,直接让他陆离霄在要么干要么死中做选择。

也不知道陆离霄后来是怎么扛过去的,对白溪舍不得下嘴,是不是在离开白溪的别墅后又叫了其他小情儿给他发泄?

很有可能....

以陆离霄那不吃药都跟发.情的公狗似的德行,吃了药后指不定要把昨晚床上的人折腾成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方卿突然庆幸自己昨晚没有回去,要不然事后他起码得在医院待上一周。

直到中午方卿也没收到陆离霄的任何回复,也未见陆离霄派人来找他算账,他那一肚子的腹稿还没能派上用场。

但越是这样,方卿越为忐忑....

“我怎么感觉你这一天心事重重的。”晚上七点多下戏,在化妆间卸妆时祁景随口问方卿,“是还没走出失恋的阴影吗?”

面对祁景的打趣,方卿敷衍了声没事。

“对了方卿,《将王》还有一个月左右杀青,你下部戏定了吗?”祁景问道,“你现在知名度越来越高,找上门的剧本应该不少吧。”

“还没有。”

“没有?没剧本找你?”

“....暂时没看到。”方卿想起陆离霄之前给自己看的那几个影视项目资料,顿了顿又道,“但应该会有戏拍的。”

如果昨晚的事儿解释不过去,他似乎也有可能被陆离霄一气之下撤了那些资源,毕竟陆离霄当时也只是口头上说说。

“话说回来,《将王》如今热播,你作为《将王》的大男主,怎么连一个商业通告都没有。”祁景疑惑道,“你们公司怎么想的,不是该趁热打铁吗?你看苏小沫就忙的跟陀螺似的。”

“可能有其他考虑。”方卿淡淡道...这一切自然都是拜陆离霄所赐,只是为了让自己有充足的时间陪他。

离开片场上了商务车,方卿看着车外漆黑的夜色,神色逐渐凝重起来。

以陆离霄的脾气,不可能拖这么长时间还没来找他算账要解释。

莫非是他真信了早上那条短信,所以不打算计较了?

方卿想起昨晚陆离霄对着摄像头说的那几句话,又在心中立刻否了自己这种天真的想法。

这个男人昨晚肯定是气疯了。

“小其,陆离霄今天有联系你吗?”车上,方卿问小其。

小其如实摇头:“没有。”

回到公寓,方卿站在门口踌躇了几秒才打开公寓门。

陆离霄并没有回来,公寓内空无一人....

方卿先去浴室洗了把澡,然后穿着睡衣坐在客厅沙发上等陆离霄回来。

他现在还没办法跟陆离霄正面针锋,所以昨晚的事儿总归绕不过要给陆离霄一个解释。

不知过了多久,方卿被渴醒了,从沙发上慢吞吞的坐起身,看了眼手机,发现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陆离霄居然还没有回来。

困的厉害,方卿反而没心思胡思乱想,喝了点水便直接去卧室睡了。

第二天依旧维持着诡异的风平浪静。

上午剧组正常拍摄,下午有一场在繁华区举办的《将王》发布会,因为《将王》凭借前四集的高质量,不负所望终于要在下周上星播出,为保持网台同步,《将王》特意停播两周,也给剧组腾出了大量喘息时间。

在发布会现场,方卿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粉丝,也才意识到不知不觉间自己居然已有了那么多支持者。

粉丝也过分可爱,给自己这个粉丝群体起名,爱卿。

发布会进行的很顺利,直到尾声落幕,方卿在后台猝然看到了人流中的吴助理。

吴助理站在休息间的门口,有人上来询问他身份时,他礼貌的称自己是云尚传媒公司的人,为工作上的事来找方卿。

看到吴助理,方卿脸色有些难看。

他知道这是陆离霄的随身助理。

每次这个看似儒雅斯文,实则机械般冷情的男人出现,都不会有什么好事,方卿对吴助理的抵触,早从当初跟假装“卢总”的陆离霄交易时就开始了。

“方先生您好。”面对走来的方卿,吴助理彬彬有礼道,“能否借一步谈。”

方卿淡淡道:“你老板让你来接我的?”

“是。”

上一章:第68章 忍耐! 下一章:第70章 教训!
热门: 匣中失乐 零伯爵:神经漫游者2 风雷震九州 怪钟疑案 生命的交叉 高层的死角 环太平洋 重生之我是BOSS 朕在豪门当少爷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3:雅典娜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