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气息!

上一章:第66章 预备! 下一章:第68章 忍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白溪身旁的凌尧笑着建议:“陆总的心意,要不现在就戴上吧。”

白溪小心翼翼的看了陆离霄一眼。

陆离霄的目光得空便往两边的人群中横扫,接受到白溪的视线才收回注意力,淡淡笑道:“嗯,今天你是主角,你喜欢就行。”

白溪一手拎着提袋不方便,尴尬而又温和的笑着唤了声“陆哥”,陆离霄看了眼白溪为难而又期待的面色,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白溪的意思。

陆离霄倒也让没觉得有什么,便在众目之下,伸手利落的帮白溪佩戴上那块腕表。

一旁的凌尧又适时的奉上一句:“陆总对白溪真好啊。”

边上也有他人笑着附和:“那肯定的,就没见陆总这么器重过其他艺人。”

“是啊,之前那个方卿也不见得有这种待遇。”

也不知是谁嘴漏了门,在人群中冷不丁的感叹了这一句。

现场气氛骤然尴尬了起来。

方卿被用来与白溪作比较,说话的人想当然的就是将白溪假想成了陆离霄的新恋人,可这身份陆离霄自己都还未承认,这就让白溪及一部分心中识理儿的人感到尴尬了。

大厅内在陆离霄出现后便显得安静许多,站在二楼护栏后的方卿也隐约听得清楼底下人的说话声。

方卿不免感到无辜,他自知身份尴尬,也不想在和陆离霄“分手”后,再被人撞见陆离霄与他亲近,所以才索性独身待在二楼不下去凑场。

没想就这样回避,还能有人记得他....

好在白溪反应快,迅速岔开话题笑着跟陆离霄说起了别的事,陆离霄一边应着一边目色自然的扫视着大厅。

然而还是没有找到想找的人....

白溪顺手从一旁佣人的酒托上端下一杯红酒递给陆离霄。

陆离霄接下酒,和白溪轻轻碰杯,待仰头喝酒的时候,锐利的目光一把扫到了站在二楼护栏后的方卿,紧接着就见那抹清俊的身影快速朝柱身后躲去。

陆离霄嘴角挑起一丝冷笑,不紧不慢的收回目光。

到了致辞感谢时,白溪才从陆离霄身旁离去,转身朝大厅正前方搭建的铺着红毯的矮台上走去。

大厅内灯光骤然幽暗,只留一束明亮的白光聚焦在那矮台的麦克风架上。

白溪优雅的走进那束光中...

小小的私人晚宴,硬是在此刻增添了种华丽庄重的感觉。

方卿正思考着要不要趁这会儿功夫下去换杯酒,恍神之际,一道熟悉的声音贴近耳边低低的传来。

“你在躲着我?”

周围光线实在幽暗,被人如此无声无息的靠近,方卿自然被吓的一怔,只是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对方强势揽住了腰,一把抵在了坚硬的柱子上。

“唔....”

陆离霄喝的是葡萄酒,冽冽的酒香与方卿唇齿香槟酒的甘甜纠缠,融合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美妙滋味。

眼见着身前的人吻的愈加疯狂,那架势恨不得要将自己活吞下去,方卿抬手在陆离霄腰上狠狠掐了一把,力度像是恨不得揪下陆离霄身上的一块肉。

一侧护栏下便是大厅,此刻白溪正站在众人聚焦的白炽光中从容优雅的致辞.....

一旦致辞结束,大厅内灯光重新亮起,底下众人一抬头就能看到他跟陆离霄在做什么。

方卿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陆离霄是真他妈不要脸了.....

陆离霄被掐的闷哼一声,他抬起头,呼吸粗沉而又急促,笑的不怀好意:“就凭你掐我这一下,我这会儿就能把你随便拖进一房间办了。”

被猝不及防的一顿亲,方卿心底火气蹭蹭往上飙,又担心楼底下人发现,也只能压着声道:“这是白溪的别墅,你好意思糟蹋人家的房间吗?”

陆离霄低笑:“东西你全收着,不留一滴在现场,怎么就糟蹋了。”

方卿半晌才反应过来陆离霄话的意思,脸在幽暗的光线中涨的通红:“要点脸吧陆离霄。”

陆离霄眼底笑意更浓,嘴唇在方卿温热光滑的脖颈间拱了拱,含糊不清道:“因为拍戏,我可容忍你晾我两晚了,今晚说什么也要把你搞到爽。”

方卿发现平日里在人前说话颇具涵养的陆离霄,私下里对自己用词不是一般的粗俗,连一点委婉的修饰都没有。

“你先松开,别被人发现了,你别忘了我们现在可已经‘分手’了。”方卿推着脖颈下的脑袋,“你也不想自己的形象毁在楼底下这群人面前吧。”

陆离霄意犹未尽的抬起头,蹙着眉微感不悦:“就不该搞‘分手’这一出。”

“我们本来也不是情侣...”方卿道,“这种见不得人的关系打着恋爱的幌子本就荒谬,提前撇清关系是好事,就像你今晚来参加白溪的生日宴,大家都觉得你对白溪有意思,但不会有人认为你风流花心,毕竟你现在是单身。”

陆离霄搂紧方卿的腰,眯笑着道:“我怎么嗅到了一丝醋味。”

“你想多了,我很有自知之明。”

陆离霄轻笑一声:“话说回来,如果你当初一直不知道我就是那些夜晚跟你交易的‘卢总’,你现在应该,很爱我吧....”

方卿没有回答....

幽暗的光线中,陆离霄只能看到方卿的面部轮廓,但瞧不清方卿眼底的情绪。

许久,陆离霄听到方卿轻轻笑了一声。

那一声就像是自嘲.....

“是,如果不是看清你的真面目...”方卿的声音很轻,却也没有一丝温度,“我会一直当你还是那个陆离,我会继续....喜欢你。”

这下轮到陆离霄没了声,彼此的目光都隐没在了黑暗中,方卿不知道陆离霄此刻是何表情,他只感觉搂在腰上的手臂在不断收紧....

良久,方卿听到陆离霄冷笑了一声。

“你不知道吗,‘喜欢’这种情感,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消失的。”陆离霄搂着方卿的手臂几乎要勒断方卿的腰,他冰凉的薄唇压在方卿耳畔,含笑的声音透着一丝几不可察的得意,“它会和失望与恨并存,但它不会立刻消失,人就是这样贱的生物,总是情不自禁....”

方卿总从陆离霄的话里听出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好像研究出一点自己喜欢他陆离霄的证据,就能被他陆离霄视为能在自己面前反客为主的把柄。

“如果连失望和恨都有了,残存的那点喜欢,唯一的价值就是自我警醒。”方卿淡漠道,“警醒自己不要再犯贱,不要在同一个人身上跌倒两次....”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陆离霄的鼻息声粗重,他心底那点在反复琢磨中酝酿出的好心情,被方卿这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拂的烟消云散。

陆离霄微微发狠的在方卿戴着耳钉的那只耳朵上咬了一口,疼的方卿浑身一紧。

“再加一条,以后我说什么就是什么。”陆离霄牙齿研磨着那枚冰凉的小耳钉,沉声道,“你少跟我装腔论调,你懂个屁。”

“....”

方卿感觉陆离霄情绪有变,主动伸手环住陆离霄的脖子,微微踮起脚在陆离霄耳边亲了一口。

“对不起...”方卿声音低轻,“我错了...”

陆离霄身体绷了绷,不知喜怒的笑了一声:“你现在倒是学聪明了,一感觉我要生气就立刻道歉,但我一旦给你点好脸色,你就开始不知死活的跟我抬杠。”

陆离霄掐了掐方卿的腰,力度不重,方卿知道陆离霄这是气消了。

“今晚是白溪的主场,就算是给他的面子,你稍微收敛点吧。”方卿轻声说,“等宴会结束,你想怎样都行。”

陆离霄被方卿的最后一句话撩的心痒,他笑着:“这可是你说的。”

“你先下去吧,你今晚来可是给白溪撑场面的。”方卿道,“现场还有那么多人想跟你攀关系,酒可不能少喝,喝多了也没关系,我今晚陪你在这住下,我跟白溪已经算冰释前嫌,借他这住一晚应该没什么问题。”

陆离霄微微皱眉:“没必要住这,司机就在外面,结束后我们一起回....”

方卿忽然又踮起脚在陆离霄耳边低声打断说:“你不觉得在别人的地方做,更刺激吗...”

陆离霄呼吸一滞,有些难以置信方卿会对自己说出这种话。

“我刚才去一间客房看过....”方卿轻声道,“那间房的阳台很大,还是露天的。”

陆离霄喉结滑动,但他还算清醒,知道以方卿的性格的不可能主动给他这种性暗示。

一定有原因....

陆离霄正要问,方卿已又先开口,话音里似乎有一丝为难:“我,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陆离霄一怔,下意识的问:“什么?”

“我想请求你帮我妹妹寻找合适的供体...”方卿声音略低,听上去有几分可怜,“你的人脉资源肯定比我和我母亲强的多,我想你帮帮我妹妹...可以吗?”

陆离霄眉心微展,这才明白方卿先前的主动讨好是为了什么。

因为有所求,才自愿向自己低下头....

这倒也符合方卿的性情。

陆离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弯起唇角,捏着方卿的下巴:“那跟我说说,那间客房隔音效果好吗?”

“应该...还好吧。”

陆离霄笑了起来,一手托住方卿的腰,脸又埋在方卿的脖颈间亲吻嗅息...

方卿最反感陆离霄这种,跟条狗似的趴在他身上嗅息的动作,每次有亲密接触时必有这一习惯,像是要在他身上确认什么.

他现在特意把自己的洗护用品全部换成了无香型,今晚虽是洗完澡过来的,但他身上绝对没有一丝香气,但陆离霄依旧沉静在一种仿佛只有他自己能感受到的气息中....

底下一阵掌声,显然是白溪的致辞到了尾声。

方卿果断推开陆离霄,快速整理凌乱的领口:“你下去吧,一会儿白溪该找你了。”

陆离霄的心情一时好到了极致,虽说方卿态度的转变是因有求于自己,但这也给他陆离霄提供了一种思路,只要帮方卿的妹妹找到合适的供体,那他跟方卿之间的那些恩怨兴许也能够一笔勾销.....就算不能勾销全部,至少也有大半。

这样的话....

总之他很满意被方卿当做救星。

陆离霄下了楼,大厅灯光也尽数恢复,又是先前一派和谐热闹的相互寒暄,白溪跟陆离霄待在一起聊着什么,时常会有人主动凑过去跟陆离霄打招呼....

方卿下楼后在摆满酒水的餐席前端酒,大家都知道他是被陆离霄抛弃的前任,而陆离霄人又在现场和白溪在一起,他方卿现下就是个行走的尴尬,没人敢主动凑过来找他寒暄。

孔武主动凑了过来,他心里没多少弯弯绕绕的考虑,在他看来就算是陆离霄甩了方卿跟白溪在一起了,也不妨碍他来找方卿赐教。

孔武嘿嘿笑两声,有些别扭的问方卿:“方先生,你能告诉我那天晚上你是怎么连赢那么多场的吗?”

方卿端着酒斜靠着桌子,目光落在不远处他越看越般配的两人身上,淡淡道:“你还对那事耿耿于怀?”

“不是耿耿于怀,就是好奇。”孔武一双虎目睁的直闪光,“我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玄机,那个...你教教我吧。”

方卿依旧看着不远处的白溪,此刻陆离霄正与另一人不咸不淡的说着什么,白溪转身走到离他最近的一张桌席上端酒。

“没有玄机,纯凭运气。”方卿很敷衍的应着,依旧下意识的看着白溪,很快他就被白溪端酒时,手指间那快速而隐蔽的一个动作所怔住,那是....

论在指间作祟,他方卿算是半个高手,白溪那种青涩的手法根本难逃他的观察。

方卿不由得眯起双眼.....白溪往那酒里偷放了什么东西。

并且两杯酒都放了。

“你就别逗我了。”孔武不死心的继续道,“要不你告诉我你师承何方高人,我找你师父求学也行。”

方卿没有搭理孔武,蹙着眉,眼看着不远处的白溪将一杯酒递给了陆离霄。

陆离霄接过酒,淡然的抿了一口...

方卿:“.....”

方卿心底十万个问号,他不知道白溪在陆离霄的那杯酒里下了什么,如果是毒药的话,那可就.....太好了!

但显然不可能,白溪没道理害陆离霄,并且白溪好像在他自己那杯酒里也下了药。

方卿有些郁闷,他跟白溪的计划已在实行中,如果白溪单方面有什么其他安排,至少也应该提前跟他支会一声,不然影响了今晚的布局就糟糕了。

“是不是看到陆哥跟小白在一块,心里不舒服了。”孔武贱兮兮的笑道,“这样,你教我出千,我帮你在陆哥跟前说两句好话。”

方卿这才转头看向一旁熊壮的孔武:“这样吧,你陆哥哪天跟白溪公布恋情,我哪天教你。”

孔武愣了愣,脑瓜有些反应不过来,“啊?”

方卿懒得跟孔武叨叨,转身到另一边的自助餐席上吃点心,他一直跟陆离霄保持大厅内的直径距离,时不时观察一眼陆离霄和白溪....

陆离霄那边被一轮接一轮的攀谈缠身,但他今晚心情不错,一直稳沉从容的应付着,他着装休闲,少了几分往日那种冷峻且不易近人的凛冽感,难得给人一种容易说话的感觉...

现场大都是娱乐圈千锤百炼过来的人精,没人想错过巴结陆离霄这条巨鳄,他们虽觉得陆离霄对白溪有点意思,但一个男人分手没几日便另觅新欢,本身就不是什么专情的人,这种男人最易用美色攻略,而这又是他们最不缺的东西,所以个个都怀着别样的心思给陆离霄敬酒。

陆离霄酒量不小,但也架不住每每更换的杯盏都是刻意的,高酒精度的酒液....

方卿见陆离霄眼底隐约浮出几分醉意,他端起桌上刚倒的两杯酒,交到一旁端酒的佣人,而后抬脚朝陆离霄跟前走去。

越是走近,方卿越发现陆离霄和白溪两人脸色不对劲,好像....红了一些。

方卿不了解白溪,但他见过陆离霄酒喝多时的样子,他不是那种酒精上脸的体质,醉意大都显现在眼底,但是此刻他脸上明显泛着的那阵红潮,有点像是.....被热出来的。

心里藏着疑惑,但方卿并未多想。

“陆总...”方卿脸上的笑容温文尔雅,也没什么废话,直接将手中的一杯酒递给陆离霄,“敬您。”

方卿与陆离霄的相对面,自然吸引来不少人的注目。

在众人跟佯装坦荡大方的前任,陆离霄心觉有趣,伸手接过方卿递来的酒:“敬我什么?”

不知怎么的,陆离霄盯着身前的方卿,突然觉得此刻的方卿好看的有些过分,漂亮的五官透着几分英气,皮肤白的惹眼,在灯光下像是泛着牛奶的水光一般,让他忽然产生一种伸手过去摸一摸的冲动。

“您是我老板,敬您一杯还需要理由吗。”

方卿将手中的高脚杯与陆离霄手中的杯盏低低一碰,端起酒一饮而尽。

陆离霄笑了一声,同样将手中的酒一口饮尽。

辛辣的酒液入喉,陆离霄才知那是烈酒,不过只是眉心短暂的蹙了半秒,脸上并无失态。

方卿从一旁佣人端持的酒托上换了一杯酒,顺手又递给陆离霄一杯。

“一直想找机会郑重感谢陆总,毕竟先前有幸得陆总照顾。”方卿目光温和,声音平稳,“今日就趁此机会跟陆总道一声谢,感谢陆总,祝您今晚有个好梦。”

这莫名其妙的祝福看的一群人一头雾水,唯有陆离霄心领神会。

陆离霄忽然觉得浑身更热了,一股热气膨在胸口难以释放。

陆离霄盯着方卿,喉间干渴的微微发疼,他笑着道:“会的。”

今晚定是好梦。

烈酒再次入喉,但那股灼烧感却让陆离霄心满意足。

方卿转手从托盘上又为陆离霄换了一杯。

“以前若有什么地方惹了陆总不快,还望陆总大人有大量。”方卿的声音清晰而又平静,“日后在公司一定对陆总您奉命唯谨....”

陆离霄狭长的双眸微微眯合....

方卿这番话他倒是爱听,可当着所有人面说的如此一本正经,倒不像是说给他听的,像是给别人做个样子。

弄的他不喝这酒都显得不够通情达理了。

三杯酒下去,陆离霄刚想要对方卿说些什么,方卿已转头一脸倦意的问白溪:“我这酒量真的不行,头都开始晕了,你这有多余的房间吗,我想休息一下。”

方卿扶额,一副眩晕难受的模样。

“当然有的。”白溪轻声道,“我让人送你上去休息。”

“嗯。”

方卿跟着一名佣人上了楼,没走几步便回头看了陆离霄一眼,这一眼带着淡淡的,温柔如风的笑意。

陆离霄心尖一震,直接就感觉身体不对劲了...

“陆哥,今晚也留下来吧。”白溪低声道,他跟别人不同,是知道陆离霄跟方卿的情人关系的,自然端的出一副明事理的样子,“方卿这样子,今晚肯定就在这睡下来了。”

陆离霄“嗯”了一声,目光还钉在方卿上楼的背影上,他怀疑真是自己这几天过于克制,所以这会儿才有点压不住体内那股异样。

连呼吸都开始像烧起来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陆离霄在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双腿刻意交叠,他努力平复呼吸想压抑住小腹间的那股躁动,但越克制体内的热气越疯狂冲撞。

不知不觉间,陆离霄感觉自己后背已经汗湿了....

陆离霄拿过一只抱枕压在了腿上。

后来白溪喝多了,站都有些站不稳,因为已经差不多到了宴会尾声,陆离霄便吩咐佣人直接送白溪上楼休息。

大厅里的人陆续离去,有陆离霄镇场收尾,这一场聚宴也算是圆满落幕。

陆离霄一直坐在沙发上,没有起身相送任何人,但他的身份摆在那,自然也没人敢有异议,一众人临走前还得端着笑脸来跟陆离霄恭恭敬敬的道别。

应付掉所有人,陆离霄淡然的面色终于维持不住了,他呼吸粗重,眉心紧缩,一副煎熬而又难堪的模样。

保镖过来扶他,陆离霄声音沙哑道:“我今晚住这。”

“陆总您没事吧。”保镖看着陆离霄额前一层的汗,“您不舒服吗?”

“不,我只是...”

大厅内一众佣人正在打扫,陆离霄欲言又止。

精神一松懈下来,陆离霄只感觉头晕目眩,别墅管家带着两名佣人走到陆离霄身前,轻声道:“陆总,我们扶你上楼休息吧。”

陆离霄没让任何人扶,直接起身朝楼梯走去,即便他脚下刻意加速走在几人前面,但一晃而过的身影还是让人看到了他身体的异样。

实在是....太明显了。

几人也瞬间明白了陆离霄先前一直坐在沙发上不起身的原因。

陆离霄喝了不少酒,虽说意识还算清醒,但脚下显然不如往日利落,踩着楼梯险些滑倒,幸亏被保镖扶住。

陆离霄手上异常的温度连保镖都察觉到了异样:“陆总,您....”

“我知道...”陆离霄眼底欲意浓重,但也裹挟着一股锋利的寒意,“先把我送到方卿房间,其..其余的等事后再说。”

早几年他在应酬时中过这种药,他知道身体内这股他无法操控的躁动源头来自什么。

至少确定不是毒....

保镖扶着陆离霄往前走,管家在前面领路....

“统计今晚出席的人员名单。”陆离霄手背青筋突跳,声音像是牙缝中挨字挤出,“让底下人也别打扫了,立刻叫人过来,先把这大厅查一遍...”

“那陆总您...”

“我了解自己的身体,先把我送到那房里。”陆离霄低哑道,“在我完事前,先别进来打扰我...”

上一章:第66章 预备! 下一章:第68章 忍耐!
热门: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 黑暗的另一半 穿成暴君便宜爹后我怀了他的崽 螺丝人 告别天使 数字城堡 异乡人3·战争的礼仪 进步 天贼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