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最终目的!

上一章:第59章 表演! 下一章:第61章 玩不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公证人,方卿特别强调了这四个字。

这是陆离霄在开局前自愿扮演的角色。

陆离霄盯着方卿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深沉幽暗的眼底缓缓透出一丝玩味。

一群人还未完全回味过来,纷纷站在方卿刚才所坐的位置前,对着方卿刚截胡的那副十三幺牌不断发出感叹。

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不行!”前一秒还瘪了气似的孔武,手撑着桌面吃力的站了起来,“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那家伙能有这样的手气!”

孔武绷着张乌云密布的黑脸,绕过麻将桌来到方卿刚才所坐的位置,就像在审查什么精密机件似的,弯身检查起了麻将机,桌上桌底,包括方卿刚坐的椅子都被翻了个底儿朝天。

没找出任何端倪,孔武又挨个拾着桌上的麻将块瞧了起来。

但是,一切如常....

“你认了吧。”郑之阳看着急的脸红脖子粗的孔武,淡淡道,“这方卿很明显第一次过来,并且刚才也是你主动提出玩麻将的,他怎么可能有机会在这些东西上动手脚。”

“老阳你不会真相信他是纯凭实力和运气才赢的咱们吧。”孔武不甘心道,“一个人手气再好,那也要讲究概率,他今晚这手气,跟买一百张彩票中九十九张有什么区别,可能吗?你们说呢?”孔武转头询问他人。

有人点头表示赞同,他刚才一直站在方卿身后看牌:“他抓牌的手气的确好的出奇,偶尔也就罢了,但后面几乎一直是缺什么来什么,这就有点....”

“他袖子里会不会藏了什么?”

“你忘了?他在开局前特意把袖口卷了起来。”

“嗯....可他今晚的牌,平心而论,的确好的很不正常。”

“对吧,就说不正常,他赢我当然没意见,但赢的这么夸张不摆明把咱们当傻子吗?”孔武理直气壮道,“前两局还正常,后面直接起飞了都。”

“他就是在给你下套。”郑之阳开口道

孔武愣了愣:“什么?”

“他从一开始就有十足的把握赢,你胡的头两局还是他送你的。”郑之阳轻叹一声,“难道你还没意识到吗,他从一开始就在对着我们演戏....你现在也别说什么不可能,就算大家都觉得他今晚的牌很不正常,但只要找不出他出千的证据,这个结局你不认也得认。”

孔武张了张嘴,似乎还想反驳什么,最后双肩一垮,面容惨淡的摔坐回了椅子上。

“话说这个方卿....就是个小演员而已。”一男子小心翼翼道,“不至于真要为了他让武哥裸奔吧。”

“方卿应该不会逼武哥的。”白溪轻声道,“这是他第一次跟我们聚在一起,肯定会给武哥面子的。”

顿了顿,白溪看了眼一直没有说话的陆离霄,又温声道:“就算是看在陆哥平日里待他那么好的份上,他也不应该得理不饶人。”

一众人纷纷看向陆离霄,孔武也目光复杂,向陆离霄发出微弱的求助信号。

陆离霄从椅上站起身,没什么表情:“我去洗手间。”

众人看着陆离霄离去的身影,纷纷心领神会。

这肯定是去找方卿了....

“武哥你别担心了,这也就是陆哥一两句话就能摆平的事儿。”

“可要是那个方卿不同意呢?”

“不会吧,他敢不给陆哥脸?”

“这哪说得准,毕竟一开始闹的那么难看,而且陆哥还是公证人呢,话说武哥也是,那会儿把话说的那么绝,没留一点回旋余地。”

“行了别吵了,老子玩得起!”孔武厉声打断,咬牙切齿道,“只要他待会儿要我裸奔,我他妈立刻脱的一件不剩,老子不搞什么以多欺少,既然是亲口承诺的事儿,就绝不会出尔反尔!”

此时此刻,卫生间内....

方卿站在水池前洗手时,陆离霄刚好走进来。

两人的视线在水池上的墙镜中交汇,方卿眼底没有一丝意外,他继续面无表情的低头洗手,而后转身准备离开时,陆离霄高大的身形正好堵在他的身前。

方卿腰抵在水池台边,陆离霄靠他实在太近,他甚至无法挪身从旁边绕开,整个人像被禁锢在了洗手池及陆离霄身体之间。

方卿抬眸冷淡而又平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陆离霄小山般的身形直接形成一片阴影笼罩在方卿的身上,他用充满探究的灼热眼神盯着方卿,逆光的五官深邃如刀刻,英俊的惊心动魄。

“今晚的表演很精彩。”陆离霄眯笑着说,“演技相当不错。”

“那也是群演配合的好。”方卿看着陆离霄,“以及你这个观众,也相当给力。”

“说说。”陆离霄抚摸着方卿的脸颊,温柔的问,“用的什么手法?”

“陆公证人这是什么意思?想帮人说情,也不至于要用逼我承认出千这种方式。”方卿抬手轻轻拨开陆离霄的手,“牌技加运气,这就是我今晚能赢的唯一原因。”

“我记得你出演过两部有关麻将牌的电影,在里面客串的就是老千,换牌段数神乎其神,那时候学的技能?”

方卿淡淡的笑了一声:“这都知道,你该不会是我粉丝吧。”

这还是一年多前的事儿,方卿前后参演了两部关于麻将牌的电影,在里面演的都是出千高手。

当时剧组为求真求实,真就特地从民间找了个臭名昭著的牌场老千在现场跟组教学,方卿当时拍摄的戏份不少,几个月全程跟组,但最后剪出来总共没几分钟,不过就是那段时间的“耳濡目染”,让方卿这个炮灰角色最后比男主演从那位民间“高手”身上学到的还要多。

那位民间高人甚至看中方卿出色的学习能力,私下还想收方卿做徒弟,不过被方卿礼貌而又坚定的拒绝了。

也正是因为学的那点皮毛功夫,方卿后来再去另一影视剧组面试时,才又被选上客串一老千,且中间他还给那位带资进组的男主演做了几场换牌时镜头特写的手替,就这一来二去,方卿真就无意间把自己练成了一位“高人”。

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换牌技巧,没个几年十几年的段数,其实在真正的赌场根本逃不过大部分赌徒的眼睛,方卿之所以在开局前就成足于胸,是因为他笃定这群跟着陆离霄的人绝不可能是一群嗜赌的赌鬼,麻将牌对于他们而言更多是偶尔的消遣,所以在他们这群向来玩牌中规中举,几乎没见识过什么千数的生意人面前,他方卿那根本算不上完美的出千手法,都显的神乎其神。

此刻牌局已经结束,就算他们心底有疑问,也已错过了最佳的抓千时机。

“不论你是否承认出千,你今晚的表演已足够让他们对你另眼相看。”陆离霄道,“以后再聚,我想也不会有人敢对你说三道四了。”

方卿眉梢微动:“所以呢?”

“所以裸奔这种荒唐的惩罚就算了,免得下次再聚时彼此尴尬。”

“在我最开始提出裸奔时你没异议,那个愣头青说可以拍照录视频的时候你也没开口,怎么现在你开始担心尴尬了?你可是这场游戏的公证人啊,陆离霄先生。”

陆离霄眉色微沉,他盯着面色清冷的方卿,几秒后才又道:“将这种惩罚兑换成钱才是最实在的选择,你让他裸奔一圈你又能得到什么,解了一时之气后什么都没落下。”

“总算到重点了。”方卿嘴角微扬,别有深意的问,“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将这项惩罚兑换成其他东西。”

“是,你待会儿回包厢向他要几百万,他会给的。”陆离霄见方卿终于要改变主意了,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可我不想换钱。”

“那你要什么?”

“我想要你...”方卿突然道。

陆离霄面色一怔,脸上腾的飞起两片诡异的红云,“什,什么意思?”

“要你提前结束我们这种情.人关系。”方卿看着陆离霄,一本正经道,“并且算你单方面解除这种情.人协议。”

陆离霄眼底几乎是光速结霜,双目忽的像无法透光的深渊一般深不见底....

“只要你答应,我就....”

“我拒绝。”陆离霄阴声打断,他抬手钳住着方卿的下巴,“原来如此,最开始提议裸奔的时候,你就在等这一刻吧。”

想起刚才方卿提出的兑换条件,陆离霄心下蓄着一团难以名状的怒火,他搂紧方卿的腰,发着狠的低哑道:“今晚一定搞死你...”

方卿目光依旧平静:“所以你不在乎你的人裸奔,被拍照录视频,最难堪的一幕被散布到网上?”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孔武也不例外。”陆离霄道,“他这几年说话做事莽撞轻浮,越来越不如以前谨慎稳重,我就当是借你的手给他泼盆冷水,让他好好反思改正。”

“我有说我选的人是孔武吗?”

陆离霄蓦的怔住。

看着方卿抿起的嘴角,陆离霄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骤然一变。

上一章:第59章 表演! 下一章:第61章 玩不起!
热门: 死亡刻痕 启示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 网游之天下无敌 星河 诡案罪6 末世法师 我靠信息素上位 乌鸦:爱伦·坡短篇小说精选 六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