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算计?

上一章:第57章 包厢内! 下一章:第59章 表演!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卿话说完,包厢内更安静了。

站在边上看热闹的几人窃窃私语,无一不例外脸色都很微妙。

只是金钱的输赢那还好说,现在要搭上尊严,那这场牌局的意味就大不一样了,真要让谁脱光了在这包厢里跑三圈,即便现场都是自己人,那尴尬羞耻的感觉大概也要永远挥之不去了。

这要求不残忍,但足够恶毒。

陆离霄微皱着眉,神色凝重.....一般人能提出这种要求,必然是牌技了得,胜券在握,但他了解中的方卿,常年奔波于各大剧组跑龙套,对这种麻将局略懂一二倒是会,但要说牌技炉火纯青那绝对不可能。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陆离霄脸色阴沉,“我看你是喝多了。”

陆离霄心里很清楚,这牌局上四人就只有方卿一人是后来者,所以只要方卿落入被选状态,那必然中招,但他又绝对不可能让方卿真当这群人面裸奔,而孔武等人自然也不敢悖了他的面子,但这等于是让他陆离霄当着兄弟的面破坏游戏规则。

陆离霄怀疑方卿是算准了自己不会让他裸奔,所以才提出这种游戏要求。

方卿并未理会陆离霄,而是平静的看着孔武:“敢玩吗?”

“为什么不敢?”孔武表情略有些狰狞,双手关节被摁着吱吱作响,“搁我面前装腔作势,我今晚让你哭着回去。”

方卿轻轻点头,随之转头看向白溪和郑之阳,淡淡道:“可以吗?”

郑之阳靠着座椅,相对他人要冷静许多:“你说的这些是能唬住人,但是方卿,这牌局不是谁气势足谁胜算就大,正所谓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就算你牌技精湛,但这是你第一次跟我们打交道,你又了解我们多少?还是希望你能够谨慎。”

郑之阳说这话自然是考虑了很多,方卿是陆离霄叫过来的人,他的一言一举也都关系着陆离霄的颜面,这最后无论谁输谁赢,场面都会相当难看.......这种附加条件是方卿提出来的,自然由方卿自己收回去最合适。

“多谢郑先生的提醒。”方卿道,“就凭您这番好意,我今晚若有幸赢得头筹,郑先生一定在我的选项之外。”

郑之阳叹笑着摇了摇头,显得有几分无奈:“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要是赢了,那我就放弃选择,游戏归游戏,较真的话没意思。”

郑之阳表了态,方卿目光又落在白溪身上。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我的意见显然就没那么重要了。”白溪微微笑了笑,温和道,“总不能扫大家的兴不是。”

方卿跟孔武两人今晚一直针锋相对,很显然无论他们中谁赢,选择的都会是彼此,而郑之阳又提前放弃选择,所以白溪虽身在其中但他坚信自己是安全的。

并且他很期待今晚这场大戏。

孔武已开始摩拳擦掌撸袖子,并使劲儿了拍了拍脸好让自己清醒,坐在旁边的小米米懒洋洋的靠在孔武的肩膀上,若有所思的问:“裸奔的话,是不是连内.裤都不穿的。”

众人:“......”

孔武亲了亲小米米的额头,一脸认真道:“待会儿有人裸奔的时候,你把眼睛闭上。”

小米米下意识的看了眼对面冷漠俊美的方卿,撇了撇嘴小声的说:“美男谁不爱看。”

这时陆离霄突然站起了身:“我去洗手间。”

“那我们等陆哥回来了再开始。”白溪轻声道。

陆离霄起身后,将一旁的方卿也一并从座位上拽了起来,冷声道:“你也给我过来。”

方卿脚下没站稳,一路被陆离霄抓着手腕粗暴的拽出了包厢。

众人几乎能看到笼罩在陆离霄四周的那片乌霾。

“陆哥...这是生气了?”站在孔武旁边的男子忍不住道,“咱们是不是玩的太过火了?”

“气也是气那个姓方的。”孔武点了根烟含在嘴里,“这个方卿是完全不把陆哥放在眼里,明知道自己是陆哥的情人,居然还提出裸奔这种筹码,自己没皮没脸就算了,还想把陆哥的面子一并赔进去。”

“那这最后要让方卿裸奔的话,陆哥会同意吗?”有人问道。

“这就要看这个方卿在你们陆哥眼里究竟是什么份量了。”郑之阳若有所思道,“如果真是不值一提的情人,那你们陆哥今晚就不会管他,等他真在这包厢裸奔了三圈后,那离霄肯定也不会再要他了。”

“这样最好。”孔武恨恨道。

“那....要是陆哥舍不得呢。”白溪试探性的问,“我感觉陆哥对方卿挺上心的,最后很可能会替方卿反悔。”

“不会吧,这明晃晃的规则在前,陆哥应该不至于为一个小情儿跟咱们耍无赖,跟陆哥那么多年了,咱们都知道陆哥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人。”一男子道,“陆哥要什么人没有,那方卿自取其辱,陆哥踹了他明天再换一个呗。”

“如果离霄真想保住方卿,他不会等游戏结束后让方卿出尔反尔。”郑之阳缓缓道,“而是在游戏开始前,就让方卿主动去掉裸奔那项提议。”

“那多没意思啊。”孔武道,“我这兴致刚起来。”

“你收收心吧。”郑之阳对孔武道,“方卿提出的裸奔很明显就是针对你的,你也不怕他今晚牌运好,真的以一敌三。”

孔武大笑:“原来老阳你也知道咱们是三打一,那就这局面你还唱衰我,咱必须事前说好了,咱三无论谁赢都必须选方卿,老阳你也别做什么老好人了....”

郑之阳懒的参合进去,淡淡道:“先等他们回来的吧,加不加裸奔这项还不一定呢。”

到了包厢外的走廊上,陆离霄才松开手。

方卿低头揉着手腕,一抬眸就对上陆离霄阴鸷的眼神,他淡淡道:“不是去洗手间吗?”

陆离霄盯着方卿,呼吸粗重,他用手指着方卿的脸:“听着方卿,我不跟你废话,你待会儿进去,立刻给我在众人面前取消裸奔这项提议。”

方卿问:“为什么?”

陆离霄看着方卿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心底的火蹭蹭往上窜:“你说为什么?”

方卿淡淡笑了笑:“我今晚要是真在你朋友面前裸奔三圈,你还会继续要我做你情人吗。”

陆离霄微怔,冷笑一声:“原来你打这主意。”

“所以你想怎样?”

陆离霄微眯起双眼,捏着方卿的下巴看着他:“你真以为我相信你能做到裸奔那种程度,你可是连上趟卫生间都得对我锁门的人,裸奔?在那群人面前,你怕是连一件上衣都没勇气脱。”

“是,我的确做不到,你也不会让我这么做的,对吗?”方卿声音很轻,一抹淡淡的笑意噙在嘴边,“我可是你陆离霄的情人,保住我的尊严,也是给你自己留面子,保不住的话....你要是还把我留在身边,你这群兄弟该笑话你了。”

“所以你果然是在威胁我。”陆离霄抓着方卿的衣领,一把将其怼在了走廊墙壁上,“你信不信我今晚真弃了你。”

“那事前说好了,这是你单方面要求提前结束关系,不能算我违约。”方卿道。

陆离霄太阳穴处的青筋突突直跳。

这所谓的裸奔,方卿从头到尾算计的人都是他陆离霄!

“你怎么就确定你今晚丢了脸之后,我会立刻跟你撇清关系,你不怕既没了尊严,还得继续在我身边忍气吞声。”陆离霄沉声道,“方卿,你自信过头了。”

方卿眼底依旧平波无澜:“那就算我倒霉。”

“....”陆离霄被噎了好半天愣是没憋出一个字。

他还是不信,不信方卿真能为离开自己做到裸奔的程度,那种羞辱和陪自己三个月,对方卿来说其实没有孰轻孰重。

陆离霄还是觉得,方卿一定还是笃定自己最后会帮他,也正是这种带着一丝报复意味的心理,才会让他在开局前就如此无所顾忌,是因为他已经准备好让他陆离霄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要不你让我回去休息吧,这样也省的你纠结了。”方卿想扒开抓在领口的手,“我手机还在包厢内,拿了我就走,以后这种酒局你也别带我过来了。”

陆离霄不仅未松手,反而更用力的将摁着方卿:“你自以为算准了我的心思对吧,方卿,不是所有事都会如你所愿,我早说过,这次出差回来,一定好好治你。”

他若现在就放方卿回去,就等于是间接的接受了方卿的威胁,那在他和方卿的这段关系中,他便也逐渐丧失了对方卿的掌控。

他不能让自己被方卿牵着鼻子走.....

“所以你是同意这场游戏规则了?”方卿神色如常。

陆离霄缓缓松开了方卿,目光冷冽:“是,我也明确告诉你,我不会保你,也不会因为你今晚给我丢了脸而提前跟你结束三月关系。”陆离霄脸色阴冷,“你想要的每一项结果,都不会实现。”

“嗯,行。”

方卿淡漠的说完,转身就要开门进包厢,陆离霄看着方卿毫无波澜的面色,忽然又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再次伸手抓住方卿的衣服,猛地将方卿抵在了门上。

“唔....”

陆离霄单手托着方卿的腰,像头无能狂怒的野兽疯狂而又粗暴的亲吻着身前的人,方卿根本抗拒不了陆离霄如此强势的索吻,脚尖沾地,整个人几乎快要被陆离霄顺着包厢门抱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陆离霄才抬起头,眼底映着猩红的血丝,气息粗重的哑声道:“我等着看你丢人现眼。”

方卿气息不匀,嘴唇红的异常,被陆离霄这一番疯狗似的索吻弄的满面狼狈,因微微的窒息感而渗出的生理盐水,在方卿狼狈的眼底形成一片薄薄的水雾,泛着脆弱而又冷清的水光...

陆离霄心尖一颤,不等方卿开口,再次不由分说的亲了上去。

他并不担心方卿会输,等到要方卿裸奔的环节,他大可以赶走包厢内的所有人,只留他自己一人欣赏,又或是大手笔一挥,直接一人一亿作为补偿,打发掉众人的不满....

此刻真正让他愤怒且急火攻心的,是他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掌控住方卿,明明人就在身边....

陆离霄再次抬起头时,狠狠一拳捶在了方卿旁边的门上,巨大的动静令方卿身体下意识的一震。

“你给我等着!”

陆离狠声说完,一把推开靠在门上还未缓过劲儿的方卿,拉开门走了进去。

方卿站直身,低头整了整衣襟,抬脚走进了包厢。

等方卿走近麻将桌时,才发现陆离霄已经坐在了白溪的身旁,面无表情的靠着椅背,一脸旁观者的冷态,虽说也未跟白溪有什么亲密举止,但光这坐位,就已经在无形中告诉了众人他陆离霄今晚的立场。

方卿没什么反应,静静的走到自己座位前坐了下来。

孔武已经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虽然陆离霄没有开口反对什么,但他还是故意问了一句:“陆哥,还是按照先前说好的规则进行吗?”

“嗯。”陆离霄沉声道,“我做公证。”

众人心中了然.....陆离霄这么说,显然就代表已经放弃方卿了。

郑之阳的目光在陆离霄和方卿之间徘徊,他眉心微蹙,显得有些意外。

“巨星。”孔武笑眯眯的看着方卿,“后悔也没用了。”

方卿平静道,“我明早还有工作,希望能速战速决。”

孔武啧啧两声:“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今晚就好好教你做人。”

麻将机开始运作,包厢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陆离霄不动声色的盯着方卿...

他确定方卿先前是虚张声势,在包厢外的那一番话,也正说明方卿本身根本毫无胜算,只是自以为他陆离霄一定会出面保他才狐假虎威,但现在他摆明了立场,明确告诉方卿自己不会帮他解围,却依旧没能从方卿的眼底看到他预想中的紧张无措。

陆离霄想不明白,究竟是方卿有其他打算,还是他真的无所谓裸奔这件事,又或是他现在内里其实已方寸大乱,只是凭着精湛的演技才在众人面前撑着一副镇定的神态。

孔武起到一手好牌,笑的合不拢嘴,一抬头就看到方卿正在专注的理牌,动作相当青涩,一看就是新手。

“喂,你真的会玩吗?”孔武哭笑不得的问方卿,“刚才气势那么足,我还当你是老手呢。”

方卿头也没抬:“开始吧。”

上一章:第57章 包厢内! 下一章:第59章 表演!
热门: 五大贼王4:地宫盗鼎 讨情债 恶性依赖 网游之练级专家 天空的孩子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大象的证词 夫郎是个恋爱脑 光头武僧在都市 白鲸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