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包厢内!

上一章:第56章 霸道! 下一章:第58章 算计?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离霄离开前,自己先去找周跃谈关于方卿吻戏的事。

要么拍摄时借位,要么就直接删掉吻戏。

最终拍摄时,周跃选择了借位。

拍摄结束后,方卿私下跟周跃道了歉,周跃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苏小沫悄悄的跟方卿吐槽了一句:你男朋友好凶奥。

傍晚拍摄结束,方卿先回公寓洗了个澡,然后在厨房做了份蔬菜沙拉做晚餐,陆离霄让他九点之前赴约,那显然就是晚餐后夜场的酒局,自然不能空着肚子。

捧着沙拉碗正吃着,方卿接到了经纪人王延的电话。

“方卿,你跟陆总分手了?”王延开口便道,声音还有些许急切。

方卿愣了愣,他跟陆离霄恋爱一事虽人尽皆知,但陆离霄作为云尚传媒的老板,公司里一直都没谁敢八卦到他和陆离霄的面前,这也是王延第一次问他这种事。

“为,为什么这么问?”方卿不明所以。

“网上有人爆料你跟陆总分手了,不,具体说应该是决裂。”王延迅速道,“爆料无任何石锤,但在短短半小时内形成十几万转,幕后显然有团队操作。”

方卿怔住,一脸茫然。

王延继续道:“陆总那边我不太方便问,所以只能来问你,也好确定接下来的公关策略。”

方卿沉默片刻,认真道:“是的,我跟陆总分手了,和平分手,虽然不知道是谁提前在网上爆的料,但我也想能趁此机会将这件事告诉众人,这样也是为陆总的声誉考虑。”

“那行,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和王延挂了电话后,方卿也迅速在网上查看有关他跟陆离霄分手的传闻。

爆料人是个只有几十个粉丝的素人,但几百字的小作文将方卿跟陆离霄已分手一事说的有鼻子有眼,什么两人性格不合,恋爱后屡屡争吵甚至大打出手,什么陆离霄财势强劲,从不将方卿放在眼中,更不知尊重及体贴方卿,他方卿被伤透了心,受不了这种没有爱情的恋爱,便主动提出分手....

还有什么听说分手那天方卿打了陆离霄,场面相当惨烈....

爆料者最后还发了个毒誓:如果方卿和云尚传媒的老总没分手,他直播吃屎。

底下评论比博文本身还要精彩。

——“那太好了了哇,我最近刚因为《将王》粉上卿卿,才不想他谈恋爱呢。”

——“博主真搞笑,这个方卿本就是奔着名利才抱上自己老板大腿的,在你这说他好像多清高一样。”

——“跟自己老板闹掰了,他的未来也完蛋了。”

——“说云尚总裁打方卿我还信。”

——“哈哈哈哈这种小作文都有人相信,方卿敢打云尚传媒老总?除非他不想在这圈里混了,搁这儿立不畏强权的人设了吧,新剧在播,直接利用自己金主搞营销立人设,真牛逼,路人说一句营销咖必糊没人有意见吧。”

——“楼上的傻.逼,顶着白面瘫的头像搁这装尼玛黄泉路人呢,我哥有颜有实力,脚踹吸血资本家怎么啦,快回去看看你哥高开低走的新剧吧,年年好资源,剧剧面瘫脸,我看他还能装多少年小白花。”

......

到后面评论就渐渐跑偏了,方卿也没有再看下去。

对王延说的幕后团队操作,方卿感到疑惑,这种无凭无据就被大肆扩散的爆料,的确很像历来经纪公司给艺人进行营销炒作的惯用套路,不是什么黑料,对艺人并不会造成什么负面影响且还能平白增添热度,就算是他方卿现在开始崭露头角被其他同行防爆,对方也不至于蠢到用这种方式....

如果不是王延打这通电话过来询问,方卿几乎要以为这是自己公司给他制定的营销套路....不过这云尚传媒应该也没谁敢拿自己老板的恋情分合炒作吧。

方卿不再多想,这些事显然用不着他操心,王延肯定能帮他完美处理。

他跟陆离霄本身就不是什么恋人关系,趁此机会让众人知道也好,也免得日后网上提到他方卿时总捎上陆离霄。

至于陆离霄那边,晚上见到他时顺带着提一嘴就是了....

用完晚餐准备离开公寓前,方卿又想起了陆离霄交代的那枚耳钉,他来到衣帽间,从自己的一件外套衣服口袋里找出了先前迟奕送他的那枚耳钉。

圆润剔透的红玛瑙,不仔细看的话,的确就和陆离霄先前送他的那枚红耳钉一样.....

方卿将这枚耳钉戴上,看着时间离开了公寓。

陆离霄派来接方卿的车早已经在公寓楼下等待。

快到九点时,方卿抵达了陆离霄所说的那家私人会所,下车后便有侍者上前来迎。

“小方!”

进了大厅正朝电梯口走去,方卿便听到一侧服务台处有人在叫自己,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去,紧接着就看到一脸惊喜的迟奕。

方卿有些意外。

迟奕转头催促身旁同行的朋友先去楼上开好的包间,然后激动的快步朝方卿走来。

迟奕一眼就看到了方卿耳朵的那枚耳钉,脸上一时难掩欣喜,他努力镇定的开口道:“今晚没夜戏吗?”

方卿点头:“嗯,下戏的比较早。”

“前几天你说你通宵拍戏,我都没敢约你出来玩,早知道你今天下班的早,我说什么都要约你的。”迟奕看了眼默默站在方卿身后侧的,准备给方卿引路的会所服务生,疑惑道,“是跟同事一块来的吗?他们人呢?”

方卿牵动嘴角:“他们,他们已经到了,我这正准备过去跟他们会合,那我就先上....”

“那正好,我这换个大包间,咱们两边凑一块吧。”迟奕浑然未觉方卿脸色越来越不自然,自顾自的兴奋道,“人多热闹嘛,今晚消费多少都算我的,大家一块高兴高兴。”

“还是算了,两边又不认识,聚一块我担心场面会尴尬。”

迟奕见方卿面露为难,便也没有强求,而是又笑道:“那我朋友就算了,我自己待会儿去找你们吧,小方你在哪个包间?”

空气莫名沉寂了几秒,在迟奕好奇的目光中,方卿好一会儿才道:“要不我待会儿得空去找你们吧。”

迟奕莽撞易冲动,陆离霄又阴险恶毒,方卿无论如何也不想这两人撞面。

毕竟他前不久才跟迟奕说了自己跟陆离霄分手一事,这要是被迟奕撞见他跟陆离霄在一起,他根本解释不清。

“那行啊。”迟奕更高兴了,麻利的报出了自己刚开的包间号,并道,“那我等你啊小方,你可一定要来。”

方卿点点头。

去是不可能去的,只能事后再以其他理由敷衍掉今晚的失信....

一同进了电梯,迟奕摁了自己包间所在的楼层“四”,然后刻意留意了方卿所前往的楼层,是“六”。

迟奕先出了电梯,转头再次对方卿道:“我等你啊小方,还有,耳钉很漂亮....”

迟奕的心情,此刻因方卿耳垂上的那枚耳钉好到了极点。

他没想到方卿会将这枚耳钉带出来参加和同事的聚会,之前以朋友名义赠送时,担心方卿会有心理负担不愿接受才选择了相对廉价的红玛瑙,现在想来至少该用钻来打造高级定制款系....

不过等以后再送也不迟....

方卿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耳垂,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牵动唇角笑了笑以示回应.....也不可能直接告诉迟奕他戴这耳钉的缘由。

“对了,答应我的礼物别忘了。”在电梯门关上前的最后一刻,迟奕提醒道。

电梯门彻底闭合,方卿脸上的笑容逐渐散去,转而是难以言喻的复杂。

在他跟陆离霄的关系结束前,迟奕也是他最不想面对的人之一。

出了电梯后,方卿来到了陆离霄所在的包厢门口,那服务生替方卿敲门。

开门的是白溪。

方卿微微怔住,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种场合白溪也会在,按理说以白溪在陆离霄心目中的特殊地位,陆离霄不可能在叫自己过来的同时,还让白溪也出现在现场。

在白月光的面前让情人作陪,陆离霄这是完全不在乎白溪的感受吗,还是他陆离霄根本就对白溪一点想法都没有,所以就无所谓白溪如何看待他?

不对,按照他对陆离霄过往的了解,白溪在他心目中肯定是有一定份量的。

白溪似乎已提前知道方卿会来,看着方卿也不吃惊,但脸色冷清。

服务生朝白溪微微鞠身,随之转身离去,白溪并未立刻放方卿进来,他看着方卿,淡淡道:“这种自己人的酒局,陆哥很少会放外人进来,除了那些作陪的。”

方卿眉梢微动,平静的说:“都统一战线了,何必还对我阴阳怪气,我现在可把人当同伴看待。”

“你可能不知道,在你来之前陆哥顺嘴跟我们提了一句你,说你只是他养的一个玩意儿,暂时留在身边解闷的。”

“是吗?”方卿微微抬眉,倒也没显得多受屈辱。

他对陆离霄会这么说一点都不意外,首先这的确是事实,其次自己先前让他在他这群朋友跟前颜面尽失,陆离霄也只有把他贬低到尘埃里,让他身边这群心腹认为他方卿只是他陆离霄养的宠物,才能突显他懒于跟自己计较的那份漫不经心。

毕竟谁会跟养在身边突然咬了自己一口的小猫小狗计较对错。

“所以我现在要重新考虑是否跟你合作了。”白溪看着方卿,眼中恢复了那份居高临下的自信,“我高估你了方卿,其实我早该想到的,陆哥根本不可能喜欢你。”

只是一时被恍了身,但清醒过来也是分分钟的事儿。

“.....”

方卿眼中笑意逐渐褪去....他需要白溪的配合来提前结束他所忍受的这份屈辱,如果白溪真放弃与他合作,那他可能真要靠着意志力硬熬过这变幻不定的三个月。

白溪看着方卿脸上的变化,以为自己的话戳到了方卿的痛处,继续道:“你之前所谓的陆哥纠缠你,不愿放过你,也是你编出来骗我跟你合作的吧,目的就是想让我在陆哥面前丢尽颜面,是吗?”

白溪此刻想想都后怕....

方卿只能叹气,抬手轻轻挠了挠眉心:“行吧,随你怎么想,反正大后天就是你生日,你不想配合我,那你就继续等吧,我现在也无所谓了,话说他对你的感情是有多纯洁,纯洁到根本无所谓让我这个情.人跟你共处一室。”

白溪脸色微变....方卿最后一句话一针见血。

好像的确如此....

方卿从白溪身旁走进了包厢,顺势拍了拍白溪的肩膀:“他腻了我之后肯定还会再去找其他人,你觉得后面的人会有我这样的好心?”

白溪:“......”

进了包厢后,方卿走向不远处的卡座,那七七八八坐了好几人,陆离霄一如既往的倚靠在中间的沙发上,穿着修身利落的黑色衬衫,领口开了两粒纽扣,他手里端着杯酒,正偏头跟郑之阳说着生意上的事儿,其余几人也正说着笑。

孔武先看到走进来的方卿,故意冲着方卿高声笑道:“呦,看这谁来了,这不动作巨星方卿嘛。”

孔武刻意加重了“动作”二字。

在场半数人都是见识过方卿那天拿酒瓶砸陆离霄的场景,方卿那也算是一战成名,“臭名”在以陆离霄为中心的朋友圈中光速传开,所以大家自然都听得懂孔武话中的内涵。

有了几分钟前陆离霄对方卿身份的准确定位,孔武这一行人自然对方卿无客气可言。

一群人哄笑,坐在孔武对面的另一男子明显喝高了,也跟着笑道,“哈哈哈哈大家提起精神啊,进来的可不是一般人。”男子说着还伸出一根手指在在座的众人身上扫过,嘴里笑道,“帮咱们方巨星点点点,今晚爆谁的头好呢。”

目光扫过陆离霄冷厉的脸,男子顿时酒醒了一半,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调侃到了自己老大头上。

男子缩着脑袋不再说话,低头喝酒。

陆离霄这才看向方卿,在不算明亮的的光下他还是轻而易举的就注意到了方卿耳垂上的那抹嫣红。

目光也跟着柔和了许多....

他酒喝的不多,但精神放松,幽深的目光透着几分倦懒的感觉,脸上那平日里不怒自威的冷峻感,此刻都减弱了许多。

“刚在门口聊什么呢,怎么这么久。”陆离霄随口一问。

方卿刚要开口,白溪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径直的走到先前所坐的位置,也就是陆离霄的身旁坐了下来,并笑着轻声道:“聊了会儿方卿的新剧,那最近挺火的,方卿也算是熬出来了。”

“熬出头了还不是因为抱对大腿了,以前没跟陆哥的时候,还不知道在哪犄角旮旯演死人呢。”孔武看着方卿,笑眯眯的说,“对吧巨星?”

孔武冷嘲热讽的话张嘴就来,这架势显然是跟方卿杠上了,方卿看了眼陆离霄,此刻正低头喝着酒.....也正是这种漠视,才让孔武像得到了某种鼓舞似的对方卿说话丝毫不留情面。

方卿心中冷笑,没有陆离霄这个家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授意,他的手下怎么有胆量如此公开奚落他。

这场酒局,怕就是陆离霄之前跟他所说的,所谓的立规矩....

“先坐吧。”郑之阳开口对方卿道。

仅凭方卿把陆离霄重伤,却依旧被陆离霄留在身边这一件事,郑之阳就无法把方卿当做普通情人看待,不过他暂时也的确摸不清陆离霄对方卿的具体心思。

方卿对稳沉风度的郑之阳印象不错,冲他微微点头。

方卿径直走到陆离霄的左边,也就是白溪的跟前,冷声道:“这不是你位置。”

白溪怔住。

方卿继续清冷道:“坐一边去。”

说话的同时,方卿用眼角余光观察着陆离霄的脸色。

他相信白溪在陆离霄心里是有一席之地的,但很可能陆离霄哪根筋这些年都没能转过来,所以已习惯把白溪当朋友。

想要激起陆离霄内心里对白溪的那份感情,首先就得让他对白溪产生怜爱。

男人的怜爱之心,最易演变成爱情...

白溪面色温和,笑着轻声道:“我来的时候就坐在这的,你要是想坐这,我让给你吧。”

说着白溪站起了身,乖乖走到沙发边上坐了下来。

孔武几人脸色已经变了,恨不得立刻开口为白溪打抱不平,但陆离霄只是微皱着眉,若有所思的看着在身旁坐下的方卿,良久眼底涌起一阵淡淡的笑意。

陆离霄一手搂住方卿的腰,嘴唇几乎贴在方卿耳边低笑着道:“吃醋了?”

在场几人看着这样一反常态的陆离霄,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

这大概是他们第一次看到陆离霄在众目睽睽之下主动与人亲热。

在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起了反效果时,方卿下意识的抬臂阻在陆离霄的胸前,脸色难看道:“有人在,你收敛点。”

陆离霄还是如愿以偿的吻到了方卿的脸颊,但也就浅尝辄止,不过这一吻倒是让他的心情好了起来,慢悠悠的忘了一些本来准备做的事儿。

孔武有些看不下去了,但这会儿陆离霄对方卿出乎意料的偏爱,简直一举逆转了先前的局势,让他突然又不敢把话说的太难听,便只能阴阳怪气的笑道:“难怪这么嚣张,敢情都是被陆哥宠出来的。”

“喝酒吧。”陆离霄开口道。

孔武没有再说什么,其余几人见状便也没有开腔。

“白溪,你坐这边来。”陆离霄朝郑之阳旁边的空位上抬了抬下巴,对白溪道,“你坐那太偏了。”

方卿眼底划过一丝异样......果然,陆离霄还是做不到忽视白溪。

郑之阳往一旁挪了几公分,也道:“嗯,这边亮敞些。”

“.....好的。”

白溪轻轻点头,起身朝郑之阳的位置走去,途间经过方卿身前。

方卿下意识的将脚往沙发底边收起,但就在他收脚的瞬间,白溪脚下忽被什么绊了一下,一个趔趄重重向前摔去。

陆离霄眼疾手快,猛地起身托住了白溪。

白溪双手下意识紧抓着陆离霄的肩膀,惊魂甫定的喘着粗气,他抬头庆幸的苦笑着:“幸亏陆哥,不然得摔破相了。”

陆离霄拍了拍白溪的肩膀,安抚道:“没事儿就好,小心点。”

白溪微微点头,随之脸色复杂的回头看了眼方卿,他微抿着唇,想说什么似乎又忍住了,最后只默默走到郑之阳身旁坐了下来。

方卿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到嘴边刚要喝,紧接着忽然发现包厢内所有人都盯着自己。

酒杯停在嘴边,方卿微皱着眉,目光不明所以的扫过所有人,最后落在孔武的脸上....那一看就是恨不得将自己扔出去的表情。

方卿面无表情的看着孔武:“我已经是你陆哥的人了,你再怎么盯着我看也没用。”

孔武一愣,腾的站了起来,脸涨通红,气急败坏道:“谁他妈看上你了,老子喜欢的是女人!陆哥你看这家伙,简直不要B脸,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

陆离霄捏着眉心:“你先坐下。”

坐在孔武旁边的女人哭笑不得的扯了扯孔武的衣裳,“被生气啦武哥,你看我都没气耶。”

孔武瞪了方卿一眼,坐下后抱着自己的小情儿,继续控诉道:“陆哥,他这么挑衅我就算了,他刚故意绊小白那一脚也这么算了吗?”

这下轮到方卿愣住了。

绊白溪?

他虽对白溪那突然的一跤感到莫名其妙,但非常确定白溪不是绊在自己的脚上.....脚与脚之间那种明显的撞击感他不可能没感觉。

他刚以为是白溪左脚绊右脚才失去重心。

方卿刚要否认,白溪率先开口道:“不是的武哥,是...是我自己不小心。”说完,白溪小心的瞄了方卿一眼。

“小白你怕什么,是不是他伸脚绊的你大家刚才都看的一清二楚。”孔武道,“陆哥,小白跟了你那么长时间,这委屈你就让他受着?”

“你看错了,是他自己摔的。”方卿开口道。

包间内光线本就不够明亮,更别提酒桌和沙发之间的那块地方,方卿相信这群人就只是看到他腿动了,就误以为是他绊了白溪,又或者根本就是主观臆测。

“你当大家都是瞎子吗?”孔武总想着从方卿身上讨回一口气,“陆哥对小白好让你不舒服了是吧,嘴上示威不够,现在直接想要小白的命了。”

方卿觉得可笑,但转念想起自己刚才把白溪从这位置上赶走时的态度,又觉得孔武会这么推测也正常。

不仅孔武,这包厢里的其他人怕是也这么认为。

“你亲眼看到我用脚绊了白溪?”方卿问孔武。

“是。”孔武毫不犹豫道。

方卿点点头,平静的问:“既然亲眼所见,那你能告诉我,我脚上穿的是什么鞋吗?”

孔武表情一僵。

方卿的双脚被摆满洋酒果盘的矮桌挡着,孔武所坐的位置根本看不到白溪的脚,他之前也只是看到白溪在绊倒的瞬间,方卿的双腿好像动了一下,然后就以为.....

这一秒,所有人的目光又齐刷刷的汇聚在孔武的身上,等着他说一个答案。

孔武脸色越来越难看。

陆离霄靠在沙发上一直没有说话,眼底似笑非笑,像个旁观者一般无声的观望着其中的主角,方卿。

“我...我看到你腿动了下。”孔武声音明显虚了两个度,“我看你就是仗着你脚下那块地儿隐蔽,所以才肆无忌惮。”

上一章:第56章 霸道! 下一章:第58章 算计?
热门: 被献祭后和恶龙在一起了[重生] 团宠不好当 黑笑小说 我穿成了劈男主的雷劫 我用医术在古代万人之上 失控的玩具 九州·展翅 盗影 双子杀手 一秒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