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出路?

上一章:第52章 达成! 下一章:第54章 相处模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概是午夜,又或是凌晨。

再或者,已经是第二个晚上了。

就像一场怎么也醒不过来的梦,明明如此痛苦和难堪,但那模糊的时间线像被无限拉长,怎么也无法苏醒。

“之前打我的事,你还没有给我道歉。”陆离霄抹起方卿额前被汗打湿的碎发,心满意足的看着方卿苍白的面庞,那就像从水里捞起来一样,连眼睫都是湿漉漉的,“你可让我在我兄弟面前丢尽了脸。”

方卿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吐出的却只有破碎不清的字节。

“做错了事就得道歉。”陆离霄发着狠,匐在方卿耳边低哑道,“这是你在我身边除听话以外,必须学会的第二件事,说,说对不起....”

精神如被无数锯条疯狂切割,方卿无法挣开这场酷刑,忍耐也早到了极限。

那么多个夜晚的熟悉,陆离霄很清楚如何能够快速击溃方卿的精神防线,他就这样跟方卿僵持着,开着床边的台灯,看着方卿脸上的痛苦逐渐转变为屈服....

“对..不起....”方卿牙关颤抖的碰撞着,艰难道,“对不...起....”

“以后会听话吗?”

“....会。”

“不准惹我不高兴,知道吗?”

“....知...知道....”

陆离霄心满意足,他停下帮方卿擦了擦汗,像轻抚件稀世珍宝一般,浓烈的满足感涨的他心口发疼,他低头吻了吻方卿,自顾自的笑说:“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在上一场他精心设置的骗局中,方卿就已经爱上了他,只是如今各种仇怨横在两人之间,方卿才如此厌他。

只要他再像先前那样温柔一点,方卿再度对他动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听到那声“你是喜欢我的”,几欲昏迷的方卿缓缓睁开了双眼,他虚弱而又冷漠的看着身上这张笑脸,在橘色的台灯光晕下像附着一层蜜糖粉一般,不知在自我陶醉着什么。

难得能在这种时候还能被方卿的目光聚焦,陆离霄自然不想放过,继续道,“如果先前不是被你识破了骗局,这会儿我让你跟我结婚你都不会拒绝吧。”

方卿肩膀微动了下。

陆离霄不明所以,直到方卿突然挥手一耳光抽在他的脸上。

方卿喘的更厉害了,这巴掌他虽用尽了全力,但力度显然不够,软绵绵掌心就像拂过一块坚硬的石头,陆离霄甚至连头都未动一下。

但突然挨了方卿这一下,陆离霄的脸色还是骤然一变。

方卿已虚弱的闭上双眼,头默默偏向一旁。

陆离霄火气腾的涌了上来,双指顿时如铁钳一般捏住方卿的脸颊,将他的脸强行掰正对着自己。

“果然是一点长进都没有...”陆离霄狞笑道,“所以我刚才是哪句话刺激到你了?说你不会拒绝我的求婚?还是说你喜欢我?”

方卿撑开眼帘,先前残留在眼中的泪雾,此刻像一层极寒的薄冰,脆弱但冰冷....

陆离霄微怔,在他以为方卿要说些什么时,方卿又仿佛放弃了一切的,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陆离霄脸色瞬间铁青,像有一股浓重的浊气沉至胸口无法散开,明明方才那耳光对他来说毫无杀伤力,可恍惚间就觉得那侧脸颊火辣辣的疼,疼的他浑身的细胞都在发了疯一般激颤。

看着此刻像彻底把他隔绝在外的方卿,陆离霄更加恼怒....

方卿醒来的时候,鼻息弥漫着消毒水的气息。

四周雪白,一名穿着白大褂的陌生男人站在他的床边,手里捧着纸本正在记录什么。

是医院吗?

昏迷前的记忆涌上脑海,那种难堪到极点的耻辱感顿时无处遁藏。

他居然会被陆离霄弄进医院.....

“你醒了。”医生看着醒来的方卿,颇为欣喜,“感觉好点了吗?”

方卿不想说话,目光颓茫而又清冷的偏头看向另一侧的窗户。

医生微有些尴尬,又轻声道:“没什么大碍,好好休息两天就行了,该注意的事项我已经跟你朋友说了。”

正在这时小其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保温食盒。

医生叮嘱几句,转身离开了病房。

小李走到床边,将手中的食盒放在床边的桌台上,脸色复杂而又难过的看着方卿。

小其这一上午都在,早上是陆离霄给他打电话到医院照顾方卿,他风风火火的赶来,就看到方卿跟丢了半条命似的躺在病床上输着液,他着急忙慌的寻问是怎么回事,结果被陆离霄一个眼神瞪的不敢再多问一句。

小其再蠢也感觉得到方卿和陆离霄之间那微妙的□□味,他无意间听到医生跟陆离霄叮嘱的几句话,便也对方卿入院的原因猜了个大概,所以更不敢过问。

“什么时候了?”方卿问小其。

“中午饭的时间了。”小其轻声道,“方哥,要不我扶你起来吃点东西吧,我给你从餐厅打包了份海鲜粥,方哥你要是想吃点别的,我再去买。”

“剧组那边....怎么样了?”

“方哥放心,我按照陆总的要求,跟周导说你生病了,请了两天的假。”

“两天?拍摄任务这么紧张,我怎么可能一下请两天假。”方卿在小其的帮忙下吃力的坐起身靠在床头,继续道,“你跟导演说,我明天就恢复拍摄。”

“可是方哥你身体...”

“我身体怎样我清楚。”方卿脸色青白,怕是没什么比他这种休假的原因更让人难堪了。

“那我待会儿打电话给导演说。”

小其刚准备竖起病床上的小餐桌,被方卿阻止了。

“我不想吃。”方卿低声道,“我先休息一会儿,你通知司机在外面等我,待会儿直接送我回剧组酒店。”

“可是方哥....医生说下午还有一次输液。”

“就这么定了。”方卿沉声道,“这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待。”

“想早点恢复拍摄就老实听医院的安排。”陆离霄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等下午输液后,我亲自来接你回去。”

听出来人是谁,方卿脸色更为冷清,连抬头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

小其紧张的叫了声:“陆...陆总。”

小其是有些害怕陆离霄的,以往在公司实习的时候,他对这位大老板向来只闻其人未见真容,只听公司里的人说这位陆总不苟言笑且不近人情,是位极其难让人琢磨心思的主。

公司传言陆离霄心慕自己旗下的签约艺人白溪,就连收购云尚传媒也是为了白溪,小其对此也是深信不疑,他原本在陆离霄公开与方卿关系的时候也跟旁人一样在心里推翻过这个认知,认为他这位老板真正喜欢的人是方卿,是移情别恋也好,初次动心也罢,只要对方卿真心就够了,但是现在....

小其忽然发觉得陆离霄真正喜欢的人还是白溪,方卿只是个挂着恋人名分的情人罢了,而被陆离霄用好资源捧着护着的白溪,才是真正的心头肉。

真要喜欢一个人,哪会舍得把人弄进医院,而且此刻居然还能还如此淡然。

“你先出去吧。”陆离霄对小其道,“这儿交给我。”

小其点点头,有些担心的看了眼床上的方卿,闷着脑袋快速离开了病房。

方卿没有理会陆离霄,手撑着床准备再次躺下,结果被陆离霄伸手薅住病服衣领,一把又拽了起来。

方卿气血上涌,扒着胸前陆离霄的手:“你有病吗?!”

“吃完再休息。”陆离霄松开手,面色平静的端起桌上的粥盒在床边坐了下来,他看着瞪着自己,呼吸粗重的方卿,轻笑一声,“乖乖吃完,我答应你下次轻点。”

“我不饿,不想吃。”

“所以你是不打算听我话了?”陆离霄眼底的笑容愈渐消散,“还记得你昨晚答应我什么吗?要不我们今晚继续,干脆就让你在这医院躺上一周。”

“.....”像被抽掉了半个魂,方卿那没什么血色的嘴唇微微颤抖了两下,最后低声道,“我吃。”

陆离霄喂着方卿喝了小半碗粥:“你看,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们相处多和谐。”

方卿没有说话。

“以后不想来这里,跟我说话尽量掂量着点。”陆离霄话说的很温和,光听声音更像是在哄方卿,“昨晚你但凡说点好听的,今天也不会在这里,例如....叫一声老公的话,我甚至会给你保留今天拍戏的体力。”

“我累了。”方卿淡淡道,“想休息。”

陆离霄将粥盒半扔半放的扣在桌上:“我这中午赶过来看你,还亲手喂了你一碗粥,你就没一点话想跟我说?”

方卿看着陆离霄,机械道:“谢谢。”

“....”

“还想听什么?”

陆离霄再次揪住方卿的衣领,一把将方卿的脸拽到自己眼前,凛冽的目光逼视着方卿:“是不是一定要我给你一顿皮肉上的教训,你才知道怎么跟我说话。”

“你想我怎么样...”方卿目光无波无澜,如一潭死水一般沉寂,“昨夜我没有反抗,刚才也听你的话喝了粥,如此你还不满意?不如你列一份行为规章给我,我按照上面的要求好好规范自己的言行....”

陆离霄脸色瞬间变了几变。

怒火在胸腔内翻腾,陆离霄费了好一番心力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方卿的确都按照他说的做了,这也算是一种长进.....但想要他从精神上屈从自己,还需要一段时间。

这才过去第一晚而已,他没必要着急....

“看在你现在连下床都困难的份上,我允许你这会儿占点嘴上便宜。”陆离霄道,“晚上回去,有你哭的...”

方卿脸色微变,但抿紧嘴唇没有说话。

陆离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高级绒布包裹的黑色小方盒。

方盒打开后,里面是一枚小巧精致的耳钉。

这还是陆离霄先前特意托珠宝店定制的,今天上午刚取到货。

一颗多面切割的血钻,鲜红的光色透出几分妖治绝艳的感觉....

陆离霄取出耳钉戴在了方卿的耳垂上。

方卿釉白的皮肤被那抹血红点缀,憔悴的素颜一时都美的惊心动魄。

陆离霄喉结滑动,再次情难自禁的探身去吻,方卿下意识的偏过脸,低声道:“我想休息了。”

陆离霄的吻最终落在那枚耳钉上,他心情渐好,被方卿如此回避也没生气:“送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方卿没什么表情:“喜欢。”

“那就戴着,很适合你。”

陆离霄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似乎还有什么重要的工作。

“你先休息吧。”陆离霄道,“等我傍晚过来接你回去。”

“我得回剧组酒店....”

“你在酒店的房间我会让你助理退掉,今后三个月,你就住在我公寓里,也省的我每次有需要的时候再临时让你过去。”

“......”

陆离霄站起身微整衣襟,零碎的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病房。

陆离霄前脚一离开,方卿便摘下了那枚耳钉,放在掌心仔细瞧了会儿。

应该会比上次那枚黑钻的更值钱....

小其回到病房收拾桌上的残骸,方卿让他回酒店把自己的剧本拿过来。

小其离开后,方卿靠在床头根本没有睡意,他盯着窗外乌沉的天空陷入了无力的思考中。

他不敢不听陆离霄,但却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完全信任陆离霄。

这三月若一直顺其自然,那便只能被陆离霄单方面掌控到最后,且难有挣扎反抗的一丝余地,不仅规则由他陆离霄说了算,在没有任何约束的情况下,三月后他根本没有把握要求陆离霄必须兑现诺言。

陆离霄不过拿他当一个玩物,这三个月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一场游戏,难以保证他会认真对待规则。

想要约束陆离霄,又或是让他提前结束这场游戏,要么也抓住他陆离霄的把柄,要么就是将陆离霄对自己的兴趣,转移到别人身上。

傍晚六点多,陆离霄来医院接走方卿,司机开车,直接送两人回了同居的公寓。

“我晚上有场应酬,回来的应该会比较迟。”陆离霄道,“你先睡吧,反正你这身体这两天也做不了。”

“......”

他本来也没打算等他陆离霄回来再睡....

回到公寓后,陆离霄便去衣帽间换衣服,方卿受不了身上那股萦绕的消毒水味,便先去了浴室洗澡。

陆离霄整装好后原本想直接离去,结果一出来就听见浴室的水声,心潮一动,脚下鬼使神差的调转方向走进了浴室。

打开浴室内最里面那扇玻璃门,陆离霄眼底顿时染上一层欲色....

方卿身形虽不如他陆离霄高大,但比例极好,腰细腿长,骨肉匀称,浑身肌线流畅优美,冷白光滑的皮肤在灯光下,如银色的月光落在姣白的积雪上....

但透过那团萦绕的热雾看去,方卿皮肤上的青红色淤青咬痕也格外清晰,一片接连一片,从脖颈到脚背,触目惊心....

那都是他陆离霄昨晚的杰作。

陆离霄觉得这主要还是怪方卿自己皮肤太薄,他手上力度稍重,就能留下一块痕迹....虽然不知道其他人皮肤是不是也如此,但他陆离霄自己就不会。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方卿身体太娇气。

“这时候洗澡.....”陆离霄靠着门旁,视线肆意的在方卿身上横扫,轻笑道,“是纯心想留下我?”

方卿没有说话,他关掉花洒,抬手抹去脸上的水,赤着双脚就这么面无表情的从陆离霄身前走过,而后拎起架子上的浴袍穿在身上。

里面什么都没穿....

陆离霄的自制力瞬间崩的粉碎,他一把抱住方卿抵在洗手池边缘,像发了疯一般亲吻方卿。

“你是故意的对吗...”陆离霄低喘着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勾人...”

“勾人?”方卿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急火燎心的模样,讥笑道,“陆离霄,你也就这点出息...唔!”

直到陆离霄口袋里的手机响起,陆离霄才意犹未尽的松开方卿。

助理的电话,提醒陆离霄该出发了。

“要不是考虑你身体,我真想现在就办了你...”

陆离霄收起手机,又如痴如醉的噙住方卿的嘴唇厮磨片刻。

方卿被吻的满面潮红,有些狼狈的靠着洗池台,胸前的浴袍尽然敞开,内里的风景也一览无遗。

陆离霄骂了一声,离开的时候脚下飞快。

客厅传来轰然的关门声响,方卿这才站直身,面无表情的系好浴袍,然后走到嵌墙式的储纳柜前,将虚掩在一片备用洗漱用品中的手机取了出来。

视频录制的很清晰....

方卿回到卧室,从那段录制好的视频中剪出陆离霄亲吻自己的那一小段。

随后,方卿将这段视频发给了白溪,并附信息:【有空吗朋友,我们聊聊?】

上一章:第52章 达成! 下一章:第54章 相处模式!
热门: 氪金养崽后我被迫走恋爱剧情[娱乐圈] 刺局4:局外局 纯情人设不能崩 阳谋高手 名侦探的咒缚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孩子不可能是上将的 美丽的凶器 虚幻的旅行 迷雾之子番外篇:执法镕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