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谈判!

上一章:第50章 故弄玄虚? 下一章:第52章 达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照片中的方薛海和颜莉还是十多年前的模样,但面庞对方卿来说依旧清晰可辨。

镜头拉的较远,似乎是从一隐蔽的角落偷.拍所得,照片中坐在方卿父母对面的中年男女面色凝重,方卿觉得有些眼熟,隐约从他们脸上看到了一丝陆离霄的影子。

方卿隐隐猜出一些...

“他还说什么?”方卿问小其。

小其如实答道:“陆总说已经派车在片场外围等方哥下班了,方哥要是不上那辆车的话,他就把这张照片背后的录像视频交出去。”

“什么视频?”

“陆总没明说,但他让我转告方哥一句话,说你...你....”

方卿脸色微沉:“有什么就直说。”

“陆总说,你母亲是有罪的。”

“.....”

方卿怔住,再次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照片。

恍惚间,方卿似乎反应过来这照片中的故事是什么.....

方卿懒得将陆离霄从自己手机黑名单中放出来,便直接用小其的手机给陆离霄打了电话过去。

“你什么意思?”电话一通,方卿便忍无可忍道,“我父亲已经为他当年的错误付出了代价,你还想怎样?!”

手机那头,陆离霄轻笑了一声:“你倒是挺聪明,只看照片就知道我手中的筹码是什么。”

“你别想诈我,如果你真有那时候他们谈判的录像 ,早在当年就拿出来反击了,而不是等到现在!”

“我怎么做那是我的事,关键是你现在准备怎么选择。”陆离霄轻笑,“你要是想跟我赌一把,也可以,只是你要清楚这代价会由那个女人付。”

“陆离霄!”

“现在还不到九点,我限你十点之前到我公寓。”陆离霄道,“你也可以选择帮你母亲请最好的律师,只要她的精神状态能撑得过这场审判。”

陆离霄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方卿脸色铁青,一团怒火塞在胸口无限膨胀,那种气急难过但却无能为力的感觉令他忽然间想流泪。

他想过陆离霄可能拿出的无数要挟自己的手段,用他的事业,前程,或是经济上的折损,甚至那些所谓的床.照视频,但最后却是最无耻无德的方式,用他最在乎的亲人....

那是他的亲生母亲,他根本无法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客观的思考,去审判。

他只知道她母亲如今已受了足够的刺激,难在受得起任何精神上的颠簸。

很显然,陆离霄也是清楚这一点的。

方卿狠狠一拳锤在了墙上,思绪像飞速穿梭的利剑将大脑绞成一团乱麻,但依旧只能在混乱中拼命寻求出路。

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母亲出事,但也不甘愿就此为陆离霄摆布。

他得想办法夺回主动权....

既然陆离霄过去那么多年从未拿出过那段录像,就说明他本身也因为某些原因就没打算将那段视频公之于众,也没兴趣用那段录像制裁自己母亲,这会儿那段录像于他的价值,就只有要挟自己...

必须去找他谈判。

祁景来找方卿去吃夜宵,方卿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拒绝了,在化妆间收拾好后,方卿并未上陆离霄派来接他的那辆车,而是坐着自己的商务车前往陆离霄所说的那栋公寓。

小其也在车上。

车在公寓楼前停下,方卿下车前告诉小其,如果自己半小时内没有回来,直接报警。

小其目瞪口呆,咽着唾沫紧张的点头。

方卿进了公寓楼后看了眼时间,这会儿刚好十点。

还是那间熟悉的公寓,方卿甚至记得公寓门锁的密码,但他还是摁了门铃。

公寓门很快被打开,穿着浴袍的陆离霄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内,挺拔健硕的身形犹如一座巍峨的雕像。

“我要先看那段录像。”方卿率先开口道。

陆离霄没有说话,灼烈而又充满意味的目光将方卿从头发打量到脚,仿佛已经在心里臆想出一副久违的光景。

方卿声音冷冽:“你看够了吗?”

陆离霄莞尔一笑,转身回客厅,方卿抿紧嘴,沉着脸跟着走了进去,也没有顺手带上门,只任由其敞开着。

曾被方卿砸毁了大半的公寓,如今已完全恢复原貌。

客厅那面新更换的液晶显示屏上,一则视频正处于暂停状态,方卿可以更清楚的看到暂停的这个画面里,所出现的自己父母....

陆离霄拿起茶几桌上的遥控,轻轻摁了上面的播放键。

显示屏上被暂停的视频开始播放,其中说话声也格外清晰......这视频角度很明显是放在某个角落里的拍摄设备偷偷录下的。

正如方卿所料想的那样,这段视频正是他父母当年劝说陆离霄父亲顶罪的谈判录像,起先陆离霄父母百般拒绝,但在他父母一番利诱劝说下,最终还是为了现实利益而妥协。

酒驾,车祸,一条人命.....

在这场谈判中,兴许没有一人是无辜的,但目前还尚在人世的,却只剩下一人。

方卿重重闭了闭双眼,许久垂在身侧的拳心才缓缓松开。

“我不明白...”方卿面色清冷,“我父亲的那些罪名里,并没有酒驾撞人这一项,这段录像你难道不该当年就拿出来揭发我父亲吗?”

“人都死了,定再多罪又有什么意义。”陆离霄关掉了视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有些慵懒的靠着沙发,似乎并不着急,指着方卿旁边的沙发座,“坐下,我们慢慢聊。”

陆离霄的头发还没干透,平日里西装革履,一贯打理着将深邃的五官显的极其凌厉冷峻的背头,此刻乌黑的发丝潮湿而又温顺的自然垂下,也在额前形成了一片凌乱的碎发,这倒将他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减退了不少。

方卿对陆离霄的邀请不为所动:“那在我父亲去世之前呢?以及我母亲当年....”

“有些事你没必要知道,知道了也不会有任何改变。”陆离霄打断方卿,“视频你也确认过了,我耐性差不多也用完了,直接告诉我你的选择吧。”

方卿脸色渐如宣纸一般苍白.....

这种事,本不应该拿来谈判,谈判本身就是错误的,有罪的。

他现在为掩藏自己母亲的罪行和陆离霄谈判,和当初自己母亲为保住自己父亲而做的谈判又有什么区别。

可他又怎么忍心将自己亲生母亲推出去。

那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仅剩的,血脉相连的至亲....

“我母亲并非十恶不赦,这几年她已竭尽所能的在做善事...”方卿眼底的血丝映着一层水光,他看着陆离霄道,“算我求你陆离霄....”

“你应该求你自己,我本就是因为你才拿出了这段录像,你说你要是一直听我的,那我可能都未必会让你知道有这段录像的存在。”

方卿看着地面:“你出个价吧。”

陆离霄忍俊不禁:“你是打算从我这买走这段录像?”

“四个亿。”方卿道,“我母亲不是主犯,就算你把这段录像交出去,也不过是短暂的牢狱....我知道你不缺钱,但我跟四个亿相比,孰轻孰重,你作为商人应该有明智之选,毕竟这笔钱是实实在在的进你口袋,但我对你来说,是完全的可替代品,你不过是不甘心被我拒绝,是雄性的征服欲和好胜心作祟,才让你对我紧追不舍....”

陆离霄双腿交叠,微微点头眯笑着看着方卿:“嗯,很好,继续说...”

“今晚我可以留在这里,这一夜你想怎样从我身上找回面子都可以,直到满足你在我身上的胜负欲。”方卿目光清冷麻木,“天亮之后我给你钱,你把录像给我。”

陆离霄微挑眉梢:“没了?”

“没了。”

“四个亿加一个晚上是吗?嗯,其实你说的没错,在我这里你的确不值四个亿。”陆离霄说着,忍不住笑了一声,“但只想靠一晚上就让我满足,你确定?”

就算跟陆离霄早有过肉.体上的亲密纠缠,但在这种对立关系下聊到这种话题,方卿还是觉得难为情。

“你想说什么直说。”

“虽然你不值钱,但给我的乐趣在我这是无价的。”陆离霄道,“我只要你给我做情人,随传随到,时刻满足我的任何需求。”

“你....”方卿几乎要爆粗。

“我这话说的比较难听,其实这只是你我这么认为,在外界看来,我可是你公开的男友,我给你的名分可丝毫不会让你难堪。”

“陆离霄,你是觉得我一定会为了我母亲几年的自由,而牺牲掉掉自己的一辈子吗?”方卿目光坚冷,沉声道,“我只是担心我母亲旧病复发,才希望她的余生能少些波折,但我若一辈子如此堕落,对我母亲而言,会比让她入狱更让她绝望,那我有这时间跟你谈判,不如提前回家去疏导我母亲。”

陆离霄没想到,在看完那段视频之后,方卿还能有如此冷静理智的思考。

“你想多了,你觉得凭你的魅力能被我留在身边一辈子?”

“.....”

“我不需要你的钱,不需要你所谓的一辈子,我只要你陪我三个月。”陆离霄缓缓道,“如果我腻的快的话,或许一个月你就可以结束跟我这种关系。”

上一章:第50章 故弄玄虚? 下一章:第52章 达成!
热门: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上) 幽灵舰队 最后的地球战神 我捡的小狮子是帝国元帅 穿书后我成了一颗蛋 魔法师·学徒 逢场入戏 刀塔死亡学院 白月光他两百斤 疯狂的多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