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分手理由!

上一章:第48章 冷静! 下一章:第50章 故弄玄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受伤的缘故,陆离霄一连取消了几晚的应酬。

云尚传媒内部的人都知道陆离霄受伤,传是因陆离霄不小心,但具体如何不小心无人可知。

白溪私下找孔武打听,孔武虽受了郑之阳的叮嘱不可外扬,但他把白溪当自己人,那晚之后,他更觉的白溪比那个暴力男更适合陆离霄,于是便跟白溪吐槽着全盘托出。

“你当时是没看见,那傻逼简直跟被疯狗俯身了一样,我他妈之前感觉能让陆哥公开认证的人,最起码对陆哥是温柔的,就不说是稀罕陆哥的脸和身材吧,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也该知道对陆哥唯命是从,结果没想到....艹,陆哥最后还直接放他走了,搁我起码先打折了腿再说,我真不知道陆哥是怎么想的。”

白溪听孔武一通叨叨完,心下除了震惊和困惑,更多是隐秘的兴奋,他虽早从和方卿的对话中感受到他与陆离霄关系破裂,但听孔武这么说,才发现这不止是关系破裂,而是直接撕破了脸。

方卿居然打了陆离霄?!

而与之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还是陆离霄的反应。

陆离霄居然就这么放过了方卿,这实在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风。

白溪跟陆离霄时间久,他虽被陆离霄一直关照着,但心里也清楚陆离霄不是个宽厚良善的人,他骨子里是有那么点阴险冷血的,否则在N国那边也不可能有那样一番成就。

“小白,还是你好。”电话那头,孔武又感叹道,“唉,陆哥怎么就不喜欢你呢?”

孔武这缺心眼的一声感叹,直接戳中了白溪的要害,白溪脸色难看到极点,匆匆敷衍几句便挂掉了电话。

他曾以为,陆离霄是有那么点喜欢自己的,只是这点喜欢,还不足以将他们的关系推动到情侣那一步,白溪本不着急,陆离霄年初才到棠海市这边,他们才开始有更多的时间接触,而陆离霄又是个极其性冷淡的男人,再漂亮的男男女女,若无交情或是利益关系,他不会多瞧一眼,这也是他白溪一直放心的地方,他以为比起那些拼命想往陆离霄床上爬,却始终入不了陆离霄的眼的人,自己在陆离霄心中的份量已经极其难得了。

直到方卿出现之后....

一个曾让陆离霄极其厌恨的人,就这么轻易的与陆离霄突破了最亲密的关系,他曾自我安慰的想着陆离霄定只是在玩弄方卿,但种种迹象告诉他,陆离霄是真的对方卿上了心。

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明明占尽优势,为何会让方卿捷足先登,直到那天晚上方卿对他说的那番话。

帮他跟陆离霄突破关系,这种事听上去像是在羞辱他,但却让他意识到自己跟陆离霄之间缺了什么。

他一直在陆离霄面前拼命克制自己,端着温柔懂事的模样,对任何关于自己跟陆离霄之间感情的调侃都一笑了之,从不越矩靠近让陆离霄说出话来,久而久之,他跟陆离霄的关系也静止在了一份纯洁的情谊上。

就像方卿说的,他不够主动也不太敢豁得出去,端的太高,顾虑太多,反而会和喜欢的人在不禁意间拉开一道距离,也让陆离霄这样本身就对爱情寡淡的人难以对他起一丝邪.欲....

如果....

如果他能跟陆离霄亲密接触一回的话,兴许就能....

《大漠山河》开播第一晚,热度收视在同时段排榜第一,成绩喜人,不过这成绩在刘向坤历来执导的电视剧中只算是规规矩矩的,也未达到火爆的程度。

但是对一直人火剧不火的白溪而言,却是一次重大的突破。

这天傍晚,片场收工后白溪跟几位演员朋友在一块庆祝吃饭,结束时已经九点多钟,白溪收到了孔武发来的两条信息。

孔武称陆离霄喝多了,想白溪过去照顾一下。

孔武:【我只能帮你到这了,你自己机灵点啊。】

受了那晚亲眼见方卿拿酒瓶砸陆离霄的刺激,孔武这会儿一心想要撮合白溪跟陆离霄,他以前对白溪无感,现在越看白溪越觉得他适合陆离霄。

白溪心下一紧,立马让司机开车前往孔武信息里说的豪嫣酒店。

白溪到酒店门口的时候,陆离霄的车恰巧也刚到,孔武扶着陆离霄下车,白溪也迅速上前帮忙。

“陆哥不是受伤了吗,怎么还喝那么多酒?”白溪问孔武。

“陆哥心情不好...”孔武动着嘴型回答白溪。

进酒店后,在打开的电梯前孔武松开了陆离霄,并把房卡交给了白溪。

白溪扶着陆离霄进电梯后,电梯门外的孔武朝白溪使了个眼色,白溪抿紧嘴唇,两颊浮红。

陆离霄并非已醉到不省人事,只是在车里睡的正沉就被下车打断,这会儿精神集中不起来罢了,他身体也提不起力,揽着白溪肩膀的那条胳臂施加了半边身的重量,将白溪压的够呛。

白溪好不容易才将陆离霄扶到那间套房。

陆离霄倒在床上,举着一条胳臂压在额头,感觉到有人在为自己脱鞋,便有气无力道:“回去吧孔武,这种事不用你做。”

白溪耐心的为陆离霄脱了鞋,并用很低的声音说:“陆哥,我不是孔武....”

似乎想到了什么,陆离霄微微皱起了眉。

白溪拿了块拧过水的毛巾为陆离霄擦拭脸颊脖颈,他坐在床边,身体俯的很低,动作温柔而又耐心,陆离霄那英俊深邃的面庞看的他着迷。

白溪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陆离霄的嘴唇上,有点薄,看着不近人情了一些,但似乎又有那么点性感....

“别弄了,你回去吧。”陆离霄再次迷迷糊糊的开口,令人分不清他此刻究竟是清醒还是昏醉的。

空气在白溪的脸颊上逐渐升温,白溪大脑渐渐放空,他一只手抚着陆离霄的脸颊,随之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在紧张而又期待的心情中,在陆离霄的嘴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然而....

陆离霄的右手,几乎是反射性从脸上挥了过去,且丝毫没有因为酒醉,或是手下留情,而比寻常少半分力度!

白溪猝不及防的挨了陆离霄一记耳光,整个人从床边摔在了地上。

陆离霄这凶狠的一巴掌几乎要了白溪半条命,半边脸疼的失去知觉,脑袋嗡嗡作响,他摔在地上好一会儿没缓过神。

陆离霄扯开落在脖颈间的湿毛巾,紧蹙着眉,一脸阴沉从床上缓缓坐起了身,他看着地上的人,疲倦而又不耐烦道:“让你滚你聋了吗”

白溪抬起头惊恐的看着陆离霄。

陆离霄看清地上的人,登时一怔。

“白...白溪?!”陆离霄难以置信道,“怎么是你?”

陆离霄瞬间酒醒了大半,他迅速下床将白溪从地上扶起,脸色难看的解释道:“我以为是合作商送来的人。”

白溪眼泪顿时漱漱的往下掉,他捂着脸,哽咽着解释道:“武哥说陆哥你喝醉了,我...我有点担心,就想过来照顾一下....”

陆离霄轻轻拿开白溪捂着脸的手,看到已经红肿的那侧脸,顿时脸色更加复杂。

他知道自己下手有多狠。

“要去医院吗?”陆离霄轻声道,“我让司机送你过去。”

白溪哭的说不出话来,陆离霄有些不知所措,他抬手抚着白溪的头发,温柔道:“很疼是吗?”

白溪顺势将脑袋靠在陆离霄的脖底,哑声道:“很...很疼。”

陆离霄再次皱眉,似乎对此有些不适应,但并没有推开白溪,而是安抚道:“这事儿是陆哥的错,我这就让司机送你去医院。”

“我....我自己去就好了。”白溪抽噎着松开陆离霄,低声道,“陆哥你好好休息吧。”

白溪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他得适可而止,今晚在陆离霄心中留一份愧疚,更方便他日后利用。

白溪离开后,陆离霄已清醒了许多,本就心烦意乱,这会儿又误打了白溪,这令他更为郁闷。

这两日皆是如如此,怒火蓄的莫名其妙,想宣泄却始终找不到突破口。

陆离霄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过十点了。

去浴室冲洗了一把,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陆离霄看着那张两米五宽的大床微微失神....

那些夜晚和方卿的交易,就执行在这间房内。

恍惚间,陆离霄仿佛看见那张床上躺着他和方卿,他就像个畏寒的乞丐,贪婪且不知餍足的紧抱着方卿。

落地窗外霓光璀璨,似乎比这空荡荡的酒店套房要热闹百倍。

陆离霄心情阴郁到了极点,那些他刻意想要丢弃的,各种以没必要不值得劝说自己无视的感情,再次铺天盖地的裹住了他。

思绪又开始入奔腾的野马一般失控....

既然想要,为什么不去占有?

哪需要什么理由?哪需要顾忌什么值与不值?

想睡方卿,这本身就不是件复杂的事情....

明明昏沉疲倦,但躺在床上许久却硬是酝酿不出睡意,陆离霄翻身打开台灯,再次从床上坐了起来。

脑海中的那抹身影挥之不去,陆离霄觉得自己身体已经起反应了。

仔细算来,他好像的确有很多天未做了,以往清心寡欲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曾想现今才过几日,心底那点邪念便开始蠢蠢欲动。

这件事说到底,还是方卿的责任。

陆离霄再次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日期才想到自己曾让方卿昨晚到那间公寓等他。

本想就此放弃在方卿身上寻乐,后便也忘记了自己对方卿下达的这项命令,不过目前看来,方卿也压根没有执行。

两天过去了,方卿大概以为自己不会找他算账了。

可明明他身上这两处伤都还未痊愈....

--------

《将王》开播第三天,各项数据突飞猛涨,网上讨论的人群开始壮大,热度攀升速度惊人,光方卿社交平台账户粉丝数,短短几天增涨了两百多万。

整个剧组的人都很兴奋,周跃的好心情无时无刻不挂在脸上,自掏腰包连着请了剧组两次奶茶。

《将王》仅播两集,但前景已是肉眼可见的好,各方娱记也奔着这股热度开始对《将王》剧组邀约采访。

剧组为加大宣传力度,很快便安排了第一波采访。

上午十点后,片场拍摄暂停,剧组将午饭前的这一小段时间拿来让演员接受采访,首当其冲的便是方卿。

相关采访稿剧组在事前就与娱记方面沟通好,所以方卿回答的滴水不漏,但那记者显然不满于这种中规中矩,没有爆点的采访内容,最后一个约定问题问完,话题一转,笑容满面的问了一句:“外界谣传方先生之所以能挤下演员关皓参演《将王》男一号,是因得自己男朋友,也就是云尚传媒陆总的暗中帮持,您对此有什么想说的吗?”

方卿面色平和:“我能够参演《将王》,是承蒙周导的抬爱,和我前男友没有任何关系。”

记者一怔,从方卿那一声“前男友”中嗅到了浓烈的新闻爆点,当即问道:“前男友?方先生的意思是已经和陆总分手了?”

“是的。”方卿声音温文尔雅,“恋爱和分手,从来都是人之常情,不是吗?”

记者微微激动起来.....这可是独家第一手消息!

不仅记者,一旁的小其也愣住了。

他之前只隐隐感觉方卿和陆离霄闹了什么矛盾,但还没敢往分手这方面去想。

方卿敢在记者面前公开这样说,这明摆着是想借此这记者之手把这事儿公布出去。

“方先生介意说一下和陆总分手的理由吗?”

“这个...可能要牵扯到一些我前男友的隐私,我不太好说。”在那摄像机的镜头前,方卿有些无奈的苦笑,“毕竟男人都比较介意被人知道自己那方面不太....嗯,其实我不太介意的,但我前男友自知羞愧不想连累我,所以主动找我提出分手,我也理解他的自卑,不想给他压力,所以答应了。”

记者目瞪口呆。

“对了。”方卿轻声问,“这采访视频传到网上后,会删减吗?”

“基...基本不会的。”

方卿端起一旁的茶喝着:“嗯,那挺好。”

“.....”

采访被安排在安静的化妆间,现场除了方卿只有采访他的记者,摄影师及一旁帮忙打光的工作人员,另外就是守在一边的小其。

采访内容过于劲爆,一众人屏息凝神的看着方卿,反而忽略早就倚靠在化妆间门口的陆离霄。

上一章:第48章 冷静! 下一章:第50章 故弄玄虚?
热门: 阳谋高手 罗杰疑案 敲响密室之门 只差一个谎言 刺局3:截杀局 打真军 我开创了一个神系 异世邪君 贼胆 镜像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