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落空!

上一章:第44章 劝! 下一章:第46章 不顾一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卿能感觉到白溪对自己的妒恨,这正好也说明白溪根本不了解自己跟陆离霄之间的纠葛。

白溪跟陆离霄之间虽隐有传闻,但一直未有明确定论,这两人认识这么多年,真要有什么,以陆离霄的性格也早就公开了。

陆离霄对白溪的感情里究竟是否有那么点爱情,方卿并不确定,他只知道白溪喜欢陆离霄,且在陆离霄心里,白溪也占有一席份量,是朋友还是亲人都无所谓,总之像当年那样就行,无论白溪做错什么,陆离霄对他都会有本能的偏护和信任。

方卿愿意撮合这两人,并衷心的祝愿这两人能够死生不离,这不是带着讥嘲或恶意的期待,而是发自内心的,出自我好他好一起好的初衷。

“你跟陆离霄认识的时间不比我短,你现在的模样和成就也完全不输于我。”方卿认真道,“但你不够主动也不太敢豁得出去,优秀的人端的太高反而会和喜欢的人在不禁意间的拉开一道距离,如果选择顺其自然反倒是给了其他人,例如我这样的人机会,你说你这么优秀,陆离霄凭什么不会对你动心思,要么就是他眼瞎,要么就是他太尊重你了,尊重到对你没办法起一丝邪.欲。”

白溪欲言又止,他抿紧嘴唇,目光中闪烁着一丝挣扎....

“你不是很喜欢陆哥,你会愿意把陆哥让给我?还是你想算计我?”

“我也是这两天才发现陆离霄他并不喜欢我,一直以来都是在玩弄我,至于原因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楚,但我用我人格担保,陆离霄现在在我心里跟个混蛋无异,我现下只想摆脱他。”

“......”

方卿抬手轻轻拍了拍白溪的肩膀,语重心长般的轻声说:“如果你不博一把,你跟陆离霄就永远没有可能,你是演员,演戏你最擅长了不是吗,等他睡了你,你卖惨扮可怜外加道德绑架,绝对能把陆离霄绑的死死的。”

白溪一把拨开方卿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脸色难看道:“鬼知道你在说什么。”

说完,白溪绕过方卿快步朝楼梯走去。

方卿转身看着白溪急匆匆的背影,嘴角浮起一丝浅笑....

他知道,白溪动摇了。

两剧组分别落坐在一条走廊前后两个包厢,相距较远,中间大都是基地内其他小剧组在聚餐,走廊上人来人往,相互便也没有再去热络,都待在包厢内跟自己人边吃边聊。

从烧烤店出来的时候,周跃一行人又碰上了大漠剧组一群人。

苏小沫趁此机会去找葛悦要合照,方卿则在与白溪擦肩而过的时候轻声提醒道:“你有我号码吧,想通了别忘了联系我。”

白溪紧皱着眉,没有说话。

第二天中午,迟奕来到《将王》片场来找方卿,又提前给剧组订了午饭。

在化妆间内,迟奕将给方卿准备的小礼物拿了出来,依旧是一枚耳钉,不过是这次是红色,血一般的鲜红色,小小的一抹,妖治而又艳丽。

“你怎么又...”方卿无奈,跟迟奕也没客气,“你送礼送上瘾了吗,隔三差五就一件。”

“哪隔三差五一件了,这不才第二件,再说了上一枚耳钉你不弄丢了吗,我再送一件补上不很正常。”说着,迟奕抹着袖口露出的自己那串手链,笑着道,“你看,我这身上不也有你一件,这耳钉算回礼。”

“这颜色太艳了,收了我也不可能戴出去的。”

“不艳不艳。”迟奕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那枚耳钉往方卿左耳上戴,“别动小方,就戴一下试试,看看效果。”

方卿无可奈何的被迟奕戴上耳钉,而后看着迟奕眼底那抹惊艳,又有些哭笑不得:“以后别再送这种东西,再送我不会收的。”

“好好,听你的。”迟奕笑着拿出手机,“小方我给你拍一张,免得之后都没机会看你戴出来。”

方卿靠在化妆台前的座椅上,看着迟奕一本正经的要给自己拍照,轻轻叹了口气,他也没去理会,伸手端起桌上的一杯茶喝着。

咔嚓!

“好嘞。”迟奕心满意足的看着手机里刚拍下的照片,俊美的侧脸,目光疏离而又透着一丝漫不经心,那映在软嫩白皙的耳垂上的一抹嫣红,美的异常醒目....

迟奕看的有些失神,随之三两下便将这张照片设置成了自己手机壁纸。

“小方,你今晚什么时候结束啊?”迟奕将手机放回口袋,轻声问,“一块吃个饭,都好久没在一块聚聚了,就当是庆祝你恢复单身。”

“今天下戏应该会早点,我想回家一趟。”方卿道,“我妹妹今天下午手术,我想回去看看。”

“正好我今天一下午都没事儿,我跟你一块回去吧,我也好久没见莉姨了,对了你有跟莉姨说我回来了吗?”

方卿有些尴尬:“忘,忘了。”

方迟两家的关系早不如当年,方卿自然也不会主动跟母亲说起迟家人一举一动,不过方卿并不介意带迟奕去见自己母亲,毕竟在很小时候,迟奕就跟他母亲的半个儿子一般。

方卿摘下耳钉放回盒中,继续在化妆台前吃着午饭,迟奕也捧着一份午餐,拉着把椅子坐在化妆台前,边吃边跟方卿继续叨叨。

迟奕又提到了方卿跟云尚传媒的关系。

“小方,你跟陆离霄分手了,就不想跟云尚传媒解约吗,毕竟你当初应该就是为了他才跟进云尚传媒的。”

“签约云尚传媒是为工作,跟陆离霄分手不代表就要退出云尚传媒。”

“那....”迟奕很想询问方卿跟陆离霄分手的原因,但他见方卿在自己提到陆离霄之后脸色就有些不对劲,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转而又道,“如果你是担心违约金的话,大可不必,我想代表盛星娱乐签你你,自然也愿意担负起你跟云尚的解约金。”

“不是钱的问题,是...”方卿顿了顿,脸色有些阴郁道,“暂时不想聊这些,迟奕,你以后专注自己的工作,不要老是来找我,被你爸知道的话,他肯定会不高兴的。”

“我已经很克制了。”迟奕无辜道,“我要是游手好闲的,早一天来一次了。”

“....”

对着迟奕那满脸的委屈,方卿想生气也气不起来。

下午的拍摄几乎没有间歇,直到七点多收工方卿才有时间给母亲打电话。

电话一直响到自动挂断都无人接听,方卿猜想母亲这会儿应该在照顾央央,还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电话。

方卿卸完妆换好衣服,迟奕正好开车赶过来了,穿的相当得体端庄,俨然一副去见丈母娘的派头。

方卿一上车就看到迟奕这一身暗红色的,略显骚包的西装,忍不住道:“我们回去待一会儿就要赶回来,你穿这么正式干什么?”

迟奕正了正胸口的领带:“跟莉姨几年没见了,不能见了面还让她觉得我这几年没点长进,咱这去去就回的,我都没时间跟莉姨聊聊,所以这第一印象很重要。”

“....”

方卿无奈的摇头,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是颜莉回了电话过来。

方卿一手系着安全带,一手拿着手机,直到听到电话里母亲叫他名字的声音带着哽咽时,方卿心猛然一沉,握着安全带的手也瞬间停滞在了胸口。

迟奕见方卿脸色攸然凝重,下意识的将刚启动的车熄了火。

“怎么了妈?”方卿心疾速下沉,“出什么事?”

“央央的手术做不成了...”颜莉哑声道。

“手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做不成了,是央央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是小李,小李他....”

小李被查出了HIV,已不再是合格的骨髓供体....

这是一早医院就给小李出的检查报告,颜莉几乎当场崩溃,她哭了许久,本想早上就给方卿打电话哭诉,但想到方卿这一天还要拍戏,她这早早告诉方卿,除了让方卿跟她陷入一样的痛苦外,不会改变现状丝毫,所以便硬生生的忍到了这会儿。

方卿整个人僵在副驾驶座,脑内轰的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

临末关头,功亏一篑,他之前做的所有努力难道要全部白废?!

“小李怎么会得这种病?”方卿声音虚浮微颤,“之前检查不是好好的吗?”

“我也不知道,我也...”颜莉的情绪再度有些失控,她在心底堆砌了一个月的希望在这一天轰然倒塌,她比任何人都要痛苦。

希望骤然落空的滋味,比先前漫长的等待要更伤人千百倍。

“我先给小李打电话问问....”方卿深吸了口气,极力让自己冷静,他不能比自己母亲表现的还要脆弱,这样只会让他母亲更加绝望无助。

“妈你别着急,小李帮不了央央我们一定还能找到其他人的。”

方卿挂掉电话后,迅速拨了手机里小李的电话。

小李很快便接通了,他也知道方卿打电话来是为了什么,所以开口便怏怏的低声道:“对不起啊方哥,我..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你怎么会得这种病?什么时候得了?”

小李哽咽了两声:“应...应该就是我前段时间在国外玩的时候。”

上午检查报告出来的时候,小李几乎万念俱灰。

他为了庆祝自己即将成为千万富翁,刷爆了信用卡去国外花天酒地的挥霍,结果夜场里一时没忍住诱惑,就前后跟好几名异性放纵,谁曾想就染上了这病。

这下不仅身体糟糕透了,连原定在手术后能拿到了那笔巨款也没了着落,便连信用卡也还不上,要是他女朋友知道他这情况,必然也不会再要他了。

人财两空,他算是彻底毁了。

小李此刻也是万般后悔,后悔自己一月前为什么不直接答应跟方卿做交易,从方卿手里拿个几百万也就知足了,非要贪心的耗着时间去赚那位迟老板的几千万。

如今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他死的心都有了。

同时也更加愧疚....

“对不起方哥,真的对不起啊,我从上午一直哭到现在,我真的特别后悔,我他妈活该,现在得了这病还欠了信用卡一大笔钱,这就是我报应...”

小李说着哭着,方卿听着手机那头的哭声,顿时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事已成定局,他现在说再多也没用。

方卿眼眶酸痛,身体无力的仰靠在椅背上,用手臂遮着眼睛,低哑道:“明明一开始好好的...”

“如果时间回到一月前,我第一定先救那小姑娘。”小李还在呜咽着,“我虽然贪财,但我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不然当初我也不会主动把HIA基因资料交给骨髓库的,**慈善机构找到我的时候,我真就一口答应下来了。”

“等等,你说什么?”方卿忽然道,“**慈善机构先找到你的?不是....”

方卿注意到了一旁正在看着自己的迟奕,犹豫两秒后打开车门下了车。

“不是那个陆离霄先找到你的?”方卿沉声问道。

“方哥,你...你知道那位陆老板了啊。”

“别废话,先回答我。”方卿厉声道,“是不是你本来要作为志愿者给我妹妹捐骨髓的,结果中途被那个陆离霄收买了?是不是这样?”

小李沉默了几秒,心虚的低声道:“....是。”

方卿的怒火一时几欲要炸开胸腔!

所以小李根本不是陆离霄找出来的,而是他在作为志愿者已经准备给央央捐骨髓的时候,被陆离霄暗中操作截在了半道。

他原还在庆幸,庆幸自己无论在那场交易中被陆离霄如何羞辱,至少陆离霄帮他妹妹找到了骨髓供体,他不过是短暂的丧失了些尊严,但至少救回了自己疼爱的小妹,那可是他一家苦盼了几年才等到的希望。

然而...

他不是给自己带来了希望,他所利用的那些,本来就注定属于他方卿家人的....

那场交易,陆离霄从始至终就是空身而来!

上一章:第44章 劝! 下一章:第46章 不顾一切!
热门: 萌版超英载入中 秦书 龙眠 女帝奇英传 独占病美人师尊【重生】 安珀志2:阿瓦隆之枪 卡洛琳字体 五大贼王2:火门三关 二代目归来 低智商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