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恼!

上一章:第38章 凌迟! 下一章:第40章 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短暂的自我安慰后,陆离霄心中那股不安感依旧在加剧。

他越想越觉得方卿今晚不对劲。

想起先前在卫生间里,方卿那看着自己的眼神,万物枯竭一般的颓茫和心死,陆离霄忽然更家心烦意乱。

转身快步离开大厅,在安静的走廊上陆离霄拿出手机给方卿打了电话。

嘟————

一直无人接听,直到最后自动挂断。

陆离霄有些心急,又接连打了两通过去,但那头始终没有响应。

陆离霄给送方卿回去的司机打去电话,再次确认他是否真将方卿送回了他和方卿同居的那栋公寓。

“陆总我向您保证,我亲眼看着方先生进了公寓楼后我才离开的。”司机十分肯定。

“你在送他回去的路上,他有说什么吗?或是他有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没有陆总,方先生一路都很安静。”司机顿了顿,又道。“只是方先生看上去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对了,在刚接方先生上车的时候,我给您发短信汇报时被方先生注意到了,方先生好像有些....不高兴。”

“....我知道了,你赶紧过来接我回去。”

“是陆总,我马上到。”

陆离霄挂掉电话后,脸色更为凝重,他努力回想今晚方卿所表现出的每一分异常举动。

一开始明明好好的,直到————

直到他接了那个不明的电话,方卿才骤然开始变得不对劲!

陆离霄有些想不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但还是下意识的掏出手机,在手机历史通话中找到了那串陌生号码。

在反复确认后,陆离霄确定自己的确不认识这串号码,但他很快发现这通电话是打到他另一张卡上的。

他手机上有两张卡,一张是他陆离霄本人使用,另一张是他用吴助理的身份置办的卡,而这个号是他之前专用于伪装“卢总”的身份而使用,与之有所联系的就只有方卿一人。

在那场伪装游戏成功收尾后,他一时大意,居然将这张卡遗忘在了手机里。

不过他觉得方卿怎么也不可能会给这个号打电话,以方卿的性格,他应该恨不得永远跟“卢总”撇清瓜葛,怎么也不可能在一切尘埃落定后还去拨这串对他来说,堪称得上禁忌的号码。

除非....除非他想确认什么?

恍惚间,陆离霄想起之前他在大厅偏门入口找到方卿的时候,方卿似乎拿着手机正准备....打电话?

之后那手机方卿好像一直握在手里....

陆离霄面色阴沉,他没有犹豫,直接将最近通话里那串陌生号码回拨了过去。

嘟———

“您好,哪位?”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陆离霄莫名松了口气,那几根紧绷的神经也缓缓松懈了下来。

还好,并不是方卿。

“半小时前你给我打了两通电话。”既已拨通电话,陆离霄倒也不介意多问两句,“是打错了吗?”

“啊?”对方很明显懵了两秒,随之疑惑道,“没啊,我一整晚都在工作,并没有给任何人打过电话。”

“嗯,那没事了。”

陆离霄并不想浪费口舌询问什么,对他来说只要确定不是方卿,那对方是怎么误拨了这个号的,他都没兴趣知道。

陆离霄刚要挂掉电话,对方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哦,您说半小时前啊,那我知道了。”

对方恍然大悟道:“半小时前我将手机借给了一位先生,应该是他给您打的电话。”

陆离霄神经一紧,但他并没有立刻问是借给谁,而是问:“你现在人也在**国际酒店?”

“先生您怎么知道?我是这家酒店的侍应生,请问您是....”

陆离霄面色渐如霜降,他疾速问:“半小时前借你手机的人,是不是叫方卿?”

“是的,那您是应该是方先生的朋友吧,方先生他.....”

对方话说未说完,陆离霄忽然摁断了电话,他转身大步朝电梯走去,下了电梯到一楼大厅,他一边快步朝外走,一边拿着手机继续给方卿打电话。

他现在终于知道方卿为什么说那些话...

——“我想杀一个人....”

——“那你可以自杀吗....”

陆离霄出了酒店,也没有等自己的司机赶来,直接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坐了进去,开口报出自己和方卿同居的公寓地址,并让司机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抵达。

拨出去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那一声声等待的嘟响令陆离霄脸色阴鸷到了极点。

这是自一个多月前在酒局上见到方卿以来,他第一次对方卿失去掌控。

绚烂的霓虹光影透过车窗,在陆离霄冷峻如冰的脸上飞闪,恍惚间,陆离霄想起了自己一开始准备和方卿玩这场游戏时的初衷。

这一切本该在他以“卢总”身份见方卿的第一晚就结束的。

毁掉方卿这件事,本身就再简单不过....

只是后来像中了蛊,预设的每一步都渐渐偏离了原本的轨线,先是对自己失去了掌控,现在又是方卿。

但归根结底,从一开始,这就是他陆离霄单方面掌握的游戏,所以即便方卿知晓全局了那又如何.....

只不过是换种方式,继续维持他陆离霄想要的模式,既然是他摁下的开始按钮,那什么时候结束自然也由他说了算。

而被他一直玩弄在股掌之间的方卿又算什么东西,他现在不过是自己旗下公司一名普通的签约艺人,前程荣辱都被他牢牢掌握在手中。

陆离霄删掉了刚编辑好的,准备发送给方卿的几句短信,而后编辑了寥寥四字点击发送。

【我们谈谈】

与此同时,公寓内....

方卿踏过满地狼藉来到酒柜前,从里面拿了一瓶酒精度较高的洋酒,打开后直接对嘴喝了起来。

辛辣的酒液从食道一路烧到胃里,但方卿依旧跟喝着凉白开似的往嘴里灌。

一瓶酒喝了一半,酒精灼烧着神经,方卿意外的感觉身体轻松了起来。

拎着酒瓶,方卿摇摇晃晃的来到卧室,他一手继续灌着酒,一手开始收拾着自己的衣物。

总共也没多少东西。

方卿先换回自己的休闲装,然后将剩余衣物塞进自己搬进来时带过来的那只行李挎包里,最后卸下了手腕处戴的那块腕表。

那是陆离霄昨日送他的礼物。

方卿将那块银灿灿的机械腕表摊放在床头桌上,然后抡起酒瓶狠狠砸在表盘上。

瓶身炸裂,四溅的碎片在方卿的手臂上划出了两道浅浅的血口,那腕表的表盘也被砸出了蜘蛛网状的裂痕。

方卿扔掉手里的半截酒瓶,拎起自己的行李包,转身离去,但走到房门口又想起了什么,蓦的停住了脚。

三秒后,方卿转身回到床头,在陆离霄所躺那侧的床头抽屉里找到了他昨晚送给陆离霄的那串羽毛手链。

将手链揣进口袋里,方卿离开了公寓。

走出公寓楼,夜风拂面,方卿觉得一阵晕眩,只恨不得立刻有张床让他躺下去,先昏天暗地的睡一觉,而后再去思考再去决定,否则他只会被冲动所支配,继续无能狂怒。

口袋里的手机嗡嗡作响,方卿并没有理会。

出了小区,方卿在路边打车,被酒精麻痹的神经,令方卿站在路边半睁着双眼昏昏欲睡,直到双肩忽然被人用力扒住晃了两下,方卿才又慢悠悠的睁开双眼。

看着眼前这张模糊而又熟悉的脸孔,方卿皱着眉,有气无力道:“迟奕?”

来人正是迟奕。

迟奕当时是紧跟着方卿离开了酒店,宴会上他一直想找方卿单独交谈,想把自己私下对陆离霄的私生活调查告诉方卿,但碍于陆离霄对方卿寸步不离,所以就一直没找到机会,直到他发现方卿先陆离霄离开了酒店,这才觉得机会来了,于是赶忙趁机跟上方卿。

就在这小区附近,迟奕跟丢了方卿所坐的车,他给方卿打了几通电话都无人接听,而后开车在这附近碰运气似的绕了两圈,刚准备放弃回去,结果就看到了拎着只行李包,站在路边身形不稳的方卿。

“方卿!”迟奕抓着方卿的肩膀晃了两下,对焦了方卿的视线后才道,“你怎么站这啊?怎么了?”

嗅到方卿身上浓烈的酒气,再看他昏昏欲睡的样子,迟奕没有再废话,伸手拿过方卿手里的行李挎包,直接将方卿搀进了自己的副驾驶座上。

上车后,迟奕帮方卿系好安全带,方卿目光略有些迟滞的看着他:“你怎么在这?”

“这话该我问你吧,你这大晚上喝成这样子站路边干什么?”看着方卿憔悴的神色,迟奕的声量不自觉的温柔的几分,“也不怕一头栽倒在路边。”

意识到自己身处在了一个安全的环境内,方卿的精神彻底放松了下来,他闭着眼睛仰靠在椅背上,低声道:“我头晕,先让我睡会儿。”

“先跟我说发生什么事了。”迟奕启动车,故意道,“你看你喝成这样,陆离霄居然都没有送你回来,他哪还像一个男朋友,这分明是没把你放心上。”

方卿没有说话。

“对了,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据我调查,你男朋友的确跟白溪有一腿,你跟陆离霄不是谈了有一个月了嘛,但这一个月里,陆离霄跟那个白溪有一同去.....”

迟奕一转头就发现方卿已经睡着了,嘴里没说完的话也只能暂且收住。

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停下,迟奕伸手轻轻推了推方卿,轻声的问:“是送你回你剧组的酒店吗?”

方卿毫无反应,整个人睡的极沉。

迟奕盯着方卿清隽沉静的睡颜,那皮肤白的像刷釉的细瓷一般,底下晕开一片淡淡的墨红,那两片唇瓣嫣红柔软,看着就....

迟奕心尖像漾开了一缕涟漪,浑身窜起一阵密密麻麻的电流,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两根手指在方卿的嘴唇上轻轻摁了一下。

温热的,软的不行....

绿灯亮起,迟奕赶忙收起自己即将受控的心思,深吸了两口气继续启动车,他没有送方卿去剧组酒店,而带着方卿来到了繁华区的一家酒店。

“来方卿,我们到了。”迟奕下车后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为方卿解开安全带后轻声道,“我带你去里面休息,别在车上睡了,不舒服。”

那瓶洋酒的后劲儿上来了,方卿半昏半睡,已醉的全然不省人事,迟奕没办法,最后只能将方卿放到自己背上,用脚关上车门后,而后背着不省人事的方卿走进了酒店。

“陆离....”

背上传来方卿的低喃,迟奕想当然的认为方卿是在叫陆离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在开好房,背着方卿进酒店电梯后,他扭头看着将下巴垫在自己肩上,睡的正酣沉的人,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叹声道:“不是陆离霄,我是迟奕,叫迟奕....”

“陆...离....”

“迟奕,是迟奕。”迟奕不厌其烦的一遍遍重复,“乖,叫迟奕...”

进了房间,迟奕将方卿放在床上。

“陆离....”睡梦中,方卿依旧在喃喃自语。

“不是陆离霄,是迟奕。”迟奕一边帮方卿脱这鞋子,一边不厌其烦的对着方卿说,“老子是迟奕啊,你指腹为婚的未来老公迟奕....”

在迟奕不厌其烦的洗.脑下,方卿真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迟奕。

迟奕满意极了,心下忍不住感叹,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耐心,果然还是能够替代陆离霄的位置的。

迟奕刚准备为方卿盖好被子,紧接着就看到一串手链从方卿口袋里滑了出来,一件复古而又新潮的银饰。

拿起那串手链放在手心欣赏了一会儿,迟奕又将其套在自己的手腕上瞧了瞧,竟意外的觉得很适合自己。

“还挺潮....”

迟奕自言自语,他忽然想起自己之前送给方卿一枚耳钉,直到现在方卿还没有回礼呢。

方卿睡的很沉,迟奕也没忍心叫醒他,便准备等方卿睡醒后再跟方卿商议讨要这串手链,他觉得只要这手链没什么特别的来历或意义,方卿应该不会吝啬将其赠与自己。

毕竟是十几年的交情,这一点自信迟奕还是有的。

迟奕正准备去洗澡,这时就听到方卿身上传来一阵类似手机震动的声响。

迟奕一脸疑惑的掀开方卿身上的被子,最后从方卿的衣服口袋摸出了还在嗡响中的手机,手机屏幕上那则备注“陆离霄”的来电显示也赫然进入迟奕的眼中。

迟奕盯着手机上“陆离霄”三字,又转头看了眼床上睡得正沉的方卿,嘴角逐渐挑起一丝冷笑。

陆离霄回到公寓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自己公寓门竟是虚掩着的。

推开那扇门,一阵酒气袭来,紧接着映入陆离霄眼帘的,是一片恍被暴风雨席卷过的场景。

满屋狼藉,一地残骸,一把散了架的餐椅躺尸在凌乱的客厅中间,墙上那面一百寸液晶屏也被砸出了满屏的裂痕。

原本精致的装修布设,几乎被毁尽了。

陆离霄面色阴冷,太阳穴处的筋博突突跳动,他踩着一地不明碎片来到空无一人的卧室。

方卿的私人衣物全部不见,原本放置在衣柜下,方卿带过来的那只行李挎包也消失了。

结果显而易见,方卿在砸烂公寓后收拾行李离开了这里。

陆离霄在床头桌上发现了一块表盘碎裂的机械腕表,周围还散落着酒瓶的玻璃碎片....

那是他昨天送给方卿的礼物。

陆离霄将那块腕表紧紧攥在手心,愤怒在紧蹙的眉宇间蓄积,许久之后,陆离霄重重闭上双眼,费了不小心力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陆离霄将表扔在桌上,下意识的打开下面两层抽屉,未发现自己想找的东西后,他又将枕头床单掀开,甚至床边地面也都查找了一遍,但还是未见其踪影。

那串手链,不见了。

原是因今晚的宴会隆重正式,他才在傍晚换西装的时候,顺手将那串休闲时戴的手链取下放在了这里,他清楚的记得几个小时前他亲手将那串手链放进这床头抽屉中。

被方卿拿走了?

本来也不是他陆离霄稀罕的东西,但他极其讨厌这种在自己还没有缓过来,就被对方单方面一刀两断的感觉,还刻意断的如此干净。

陆离霄呼吸粗重,他再次拿出手机给方卿打去电话。

这次,电话打通了。

“你在哪?”陆离霄脱口而出,话音压抑着浓烈的恼意。

他怀疑是自己之前对方卿温柔过火,才给了方卿在今晚这样放肆的底气。

两秒后,电话那头的人轻笑了一声,缓缓的说:“你是问小方吗,他这会儿在床上呢。”

陆离霄眼底骤然升上一片寒霜,他听的出这个男人的声音。

那个一直对方卿不死心的,迟正山的儿子,迟奕。

“让他接电话。”陆离霄沉声道。

“方卿太累了,接不了你的电话。”迟奕轻笑,“不过陆总不必担心,今晚我会照顾好方卿的。”

陆离霄一字一顿:“方卿现在在哪?”

“我不是说了嘛,在床上呢。”

陆离霄直接挂掉了电话,转瞬间又给手下孔武打了一通电话过去。

“给我定位一部手机,顺便再带几个人过来.....”

电话那头,孔武还搂着小情儿蜜着酒呢,一听到陆离霄那透着怒喘的声音,立马酒醒了一半儿:“咋了哥,出什么事了?”

上一章:第38章 凌迟! 下一章:第40章 醒!
热门: Y的悲剧 亡灵书系列07 亡灵归来 恐怖都市 假面前夜 全球论剑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教练万岁 终极见习魔法师 勿cue,小饭桌开业了 怀了豪门霸总的崽后我一夜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