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原来!

上一章:第36章 低估! 下一章:第38章 凌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卿说完,陆离霄意外的没有说话,只是眼底的笑意虚晃了半秒。

“快去看你的锅。”方卿转移了话题,笑着道,“都糊成这样了,还能吃吗?”

陆离霄这才松开方卿转身到灶前关火。

蛋饼下一片焦黑,油烟机都抽不走那阵糊味,方卿哭笑不得,靠在水池边看着陆离霄:“辛苦了陆总,要不还是出去吃吧。”

陆离霄叹笑一声:“本来还想给你露一手。”

“没事,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

“....嗯,不愁没施展的机会。”

陆离霄也就把厨房的烂摊子留给了保洁,因为往后要跟方卿常住这里,所以他让每周来公寓打扫一次的保洁,将清洁频率改成每天。

跟陆离霄一块在小区附近的早餐店里吃了早饭,方卿坐上了早就等在附近的商务车,那是陆离霄特意让公司给方卿安排的专车和司机,助理小其也早就在车上啃着早饭等着方卿。

方卿刚签约云尚传媒,有陆离霄的特别叮嘱,公司对他还没有特别繁重的规划,虽然已安排了经纪人团队开始对方卿进行宣发营销,但大部分工作都是要等方卿拍完《将王》之后方可开启。

陆离霄并不想方卿因为工作而影响陪自己的时间,《将王》的连续拍摄让方卿对他力不从心,这已让他感到十分不痛快,就算要把方卿变成云尚传媒的工作机器,那也该是在他腻了方卿之后。

现在,方卿的主要价值,还是陪他....

所以近几天方卿除了拍摄《将王》,就只有一场杂志写真的拍摄,那也主要是用作于团队的宣发。

这天上午,《将王》的第二支片花预告在网上公开,顺带定档,公布了网络开播时间。

新片花依旧好评如潮,并且因为男主演之前的那一番桃色闹剧,关注《将王》这部戏的网友很明显多了起来。

傍晚,方卿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颜莉表示在央央病房内的电视上看到了《将王》的预告片,电话里她毫不吝啬的夸赞了自己的儿子,方卿内心十分高兴,她知道自己母亲一直不太赞同他进演艺圈,这几年工作上也未给过他什么鼓励,多的也只是劝他在演艺圈待不下去就回去,如今能得母亲这样的认可,这对方卿来说十分宝贵。

颜莉最后还告诉方卿,她已经跟小李取得了联系,小李今天下午刚回的国,说是明天就会到医院配合做术前准备。

方卿听母亲声音都觉得比以往轻松了许多,于是趁着母亲心情好,方卿轻声道:“妈,你还记得当年的陆离吗?”

陆离如今出现在棠海市,更名陆离霄,还是颇有权势的富商,更是他方卿的男朋友.....这些事,方卿想逐一的,循序渐进的透露给母亲,他还记得当年自己母亲要求他远离陆离霄时的严厉模样,现在回想,他觉得应该是当年陆离沉闷寡言,性情孤僻,不讨自己母亲喜欢的原因。

“陆....陆离?”颜莉的声音很明显虚了两度,“怎么好端端的提他了?他不是早就出国了吗?”

“妈,陆离他回来了,人就在棠海市。”

电话那头陡然沉默了,方卿开口喊了两声,随后才传来颜莉不安的声音:“他回来干什么?他找你了?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一连串的发问令方卿愣了半晌:“妈你怎么了?我知道您当年对他印象可能不是很好,但他其实....”

“你们见过面了是吗?”颜莉忽然打断,气息已微微紊乱。

“见过了,他给了我不少帮助,而且....”

“方卿你听妈的话,不要跟他走太近。”颜莉忽然认真道,“不,是直接别跟他往来,”

方卿一头雾水:“妈你现在还没见过陆离,可能还不了解他,他现在人很好,对我也很照顾,就算您以前觉得他哪里做的不好,时隔这么多年了您也该放下过去的偏见,重新认识一下他了。”

“我没有对他印象不好,也没有讨厌他...”颜莉又沉默了半晌,最后低声道,“我只是觉得....我们家当年和他父母之间有一些...过节,陆离对我们家应该是有敌意的。”

“什么过节?”

方卿印象里,在陆离的父亲入狱后,自己父母对陆离母子俩就极其照顾,当年的一切看上去十分和谐,唯一的瑕疵大概就是他时不时的对陆离的刁难,他一直觉得自己如今跟陆离霄之间唯一的隔阂,就是他当年对陆离霄的那份霸道,但是目前看来,这份微不足道的隔阂也早不复存在。

他跟陆离霄之间已算真正的坦诚相待....

“算了,你爸都不在那么多年了,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颜莉有意回避,顿了顿,她又有些无奈道,“我们这辈的恩怨的确不该影响你们,但妈真的担心....”

“我虽然不知道妈你说的过节是什么,但如果陆离霄现在都不在乎了,或是他压根跟我一样什么都不知道,那母亲还要把过去的事一直放在心上戒备他吗?”

“你说的妈懂,但以防万一,妈还是想你不要跟陆离有所往来,至少...至少先观察一下。”

方卿哭笑不得:“那行,我先观察一段时间,那如果陆离真的没有母亲所想的那样危险,我可以带他回去见您吗?”

“啊?带回来?”颜莉愣了愣,“怎么突然要带回来?”

“开玩笑的。”方卿半开玩笑道,“那我先观察,等过段时间把观察结果告诉您,这样总能让妈你放心了吧。”

方卿没想到自己母亲对陆离的反应如此激烈,这让他不得不决定把自己跟陆离霄的关系延后道出,也祈祷母亲暂时不要去关注那些娱乐八卦。

现下最重要的事,还是央央的手术....

方卿的话并未让颜莉轻松多少,但她也知道方卿这个年纪,想跟谁交朋友都不是她所能阻止的。

“手上这部戏拍完,回家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颜莉轻声道,“总觉得看着你在家,妈心里才能踏实....”

“....嗯。”

傍晚六点多,方卿拍摄结束后便匆匆赶回去换衣服。

他答应陆离霄今晚陪他参加一场慈善拍卖晚宴。

宴会举办在繁华区的一栋酒楼内,离方卿和陆离霄同居的公寓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

陆离霄一直在公寓里耐心的等待方卿。

“不急亲爱的,拍卖八点才开始。”

方卿站在卫生间内的镜内拿着吹风机吹头发,陆离霄站在他身后抱着他,下巴就亲昵的搭在方卿的肩窝上,吹风机的热浪落到脸上陆离霄也毫无反应。

“别瞎蹭了,起火了我不负责灭。”方卿手指飞快的撩着乱蓬蓬的头发,没好气道,“成天都一副喂不饱的样子,真不知道你以前怎么过过来的。”

“这怪谁?”陆离霄笑眯眯的咬着方卿的耳朵说,“等你这部戏拍完,非把你关这里日个三天三夜不可。”

方卿轻笑一声:“那你是找死。”

陆离霄心里痒的发疼,他看着镜中方卿俊美憍气的面孔,只觉得心间豁开了一道口子,有什么东西在缓缓失控。

宴会上,陆离霄一直搂着方卿的腰。

方卿见到了迟奕....

迟正山人在国外,迟奕作为迟家独子,理所当然的受到了宴会主办方的邀请,他西装革履,乌黑的短发梳成复古背头,英俊而又成熟,比往日里鲁莽不着调的形象,多了点稳重儒雅的风度。

陆离霄在看到迟奕的时候,内心也已毫无波澜,他比谁都清楚方卿有多爱自己,这份自信,足以让他蔑视任何人对方卿的觊觎。

“陆总,好久未见啊。”

迟奕端着酒杯缓缓走到陆离霄跟前,笑容看起来十分友好,他刻意看了眼陆离霄身旁的方卿,然后开玩笑似的道:“卢总又换舞伴了,上次那位呢?”

陆离霄眸中笑意很薄:“上次?这应该是我跟迟少爷第一次在这种宴会上见面吧。”

“我这不在场的都了解了,不更说明陆总的那点桃色绯闻远近闻名嘛。”迟奕漫不经心道,“我听说陆总之前的舞伴是个姓白的演员,就是时下娱乐圈特红的那个,白...白什么来着?”

“迟少爷好像下了不少功夫调查我。”

“陆总这话说的就是对我有敌意了。”迟奕依旧是一脸人畜无害的笑意,“恋爱中的人最难辨是非好坏了,我这不过是帮我朋友把个关,陆总身正不怕影子斜,别紧张嘛。”

方卿脸色难看:“迟奕...”

“理解的。”陆离霄看着迟奕,缓缓道,“希望迟少爷早日走出失恋的阴影,回归正常生活。”

“你....”

迟奕脸色铁青,绷在身侧的拳头恨不得下一秒就砸上陆离霄。

等迟奕离开后,陆离霄见方卿并没有打算问自己什么,忍不住道:“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我知道你想要我问什么,不过我没兴趣知道答案。”方卿淡淡道,“我不介意你过去有过谁,只要你现在是真心爱你,且不会骗我就行。”

“那些传言都是假的,我跟白....”

“我信你。”方卿笑着打断陆离霄,“我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你对我是不是真心的,我感觉得出来。”

陆离霄轻轻松了口气,轻声道:“我也是....”

“我去那边端杯酒,你先跟你的熟人聊。”

“嗯。”

方卿对陆离霄深信不疑,所以迟奕的那番挑拨并未对他有什么影响。

走来一自助餐席前,方卿吃了些点心,然后端起桌上的一杯果酒。

这时,方卿听到一旁有人叫了声卢总。

对“卢总”二字的敏感,早就像条件反射一样刻在了方卿的脑神经上,所以当这两字一入耳,方卿当即身体一僵。

很快,在方卿一侧两米外传来两个中年男人的对话声。

“真的是卢总啊,我来前还听他们说卢总您已经回去了。”

“本来是打算今天下午回去的,结果**那边大雾,航班临时取消了,这不今晚就过来这凑热闹。”被称作卢总的男人笑着道,“反正都在这棠海市待了快一个月,就也不急这一天半天的。”

“那卢总要是不嫌弃的话,我想明天请卢总吃顿饭....”

“哈哈哈这个就真的抱歉了,这不刚跟正川集团谈了个项目嘛,剩余部分还得到*国那边商榷敲定,那迟董事长心急,昨儿就飞过去了,我这已经因为飞机延班要耽误他半天了,哪还能继续耽误人家时间呢,助理已经给我订了明早的航班了....”

“这样啊,那真是遗憾。”

方卿如被点穴了似的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卢总.....

在棠海市待了近一月....

和迟正山刚谈了个项目....

这一切信息都足以证明,这个被称作卢总的男人,就是前不久与他方卿做交易的那个“空调维修工”。

想到那个与自己有过数次身体关系的男人就在自己旁边,方卿大脑嗡嗡作响,整个人尴尬到不知所措,那些夜晚的身体记忆还跟粘腻的噩梦一样附着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从来都无所适从,只能静等着时间来淡化这部分不堪的回忆。

方卿端着高脚杯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他又想起了那些被摁在床上,墙壁上,以及敞开了窗帘的落地窗上,那些他无论如何颤抖流泪都无法逃避的痛苦和羞耻。

此刻仿佛一闭上双眼,耳边还能响起那个男人低沉粗重的喘息声。

这是他自己选的路,所以他不会去怨恨任何人,他现在只知道这一切都过去了。

已经结束了!

他宁愿永远都不知道那个卢总的模样,宁愿有关那些夜晚的全部视觉记忆,只有一片漆黑。

如果早知道这个卢总今晚会来参加这场宴会,他死也不会过来,若正面相遇,不仅自己无地自容,也会让自己名正言顺的男朋友陆离霄感到尴尬。

后者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方卿缓过神,刚准备转身逃离,一旁那位卢总已经走到了他身旁,伸手随意的从桌上端起一杯酒,端酒的那只手也就这么不禁意的进入了方卿的视线.....

方卿看着那只手,微微发怔。

“卢总,我那酒窖里藏了几瓶好酒,等宴会结束,我让人送到您酒店怎么样。”

“陈总这么客气,叫我怎么好意思呢。”中年男人的笑声在方卿身旁半米远的位置响起,“真是好奇啊,是什么好酒?””

方卿渐渐听不清这两人在聊着什么,脑海中尽是那卢总刚端酒时闯进他视线中的,微胖的手....

不对劲!

方卿忽然像受什么驱使似的,转身看向一旁,顿时愣住了。

这位卢总看上去就有四五十岁,模样寻常,笑容满面的模样看着很是敦厚和蔼,但他目测只有一米七五左右,且身形微胖,腹部撑起西装的肚腩看着十分明显....

方卿怔怔的看着这位陌生的卢总,脑袋里像有什么东西嗡的炸开了!

虽然每一夜留给他的记忆都疯狂而又混乱,但身体皮肤的感知,早让他对黑暗中的那个男人有了最起码的判断。

直觉告诉方卿,那个“卢总”比他高,比他强壮,身体肌肉坚实不已,绝不可能是他眼前这个男人的形象!

且那个吴助理也跟他说过,那位卢总爱好健身养生,身体年龄与三十左右的人无异,可是眼前这个男人.....

方卿头皮发麻,种种信息足以证明眼前这个卢总就应该是那些夜晚出现的“空调维修工”,但眼前这人矮胖的身形又很明显不符合他对那个男人最基本的判断,

为什么会这样?

是他那些夜晚过于紧张恐惧及羞耻,所以身体感知判断失误了吗?

不,不会的!

那么多个夜晚,他不可能次次都判断失误!

眼前这个男人的确就是迟正山让他交易的卢总,但不是那个在黑暗中跟吃了药似的,屡次将他折腾到昏迷的男人。

方卿脚底陡然窜起一阵寒意,这样的结论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胃里更是一阵翻腾!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那又是谁?

谁?

那卢总端了杯酒后,转身又和那位与他攀聊的陈总在一旁谈笑风生。

方卿忽然放下高脚杯,转身快步跑出大厅,一路冲到卫生间,最后猛地推开一扇厕门,趴在马桶上吐了起来。

那些夜晚,因为看不见,所以他的各项感官都敏锐异常....

方卿又想起了被那个男人抵在落地窗上时,那种仿佛要把他狼狈展示给全世界欣赏的屈辱,那时候他崩溃想,要不就死在这一刻吧....

后来他撑过了一晚又一晚,虽然他不知道对方的模样,但起码知晓他来历及动机,也让他心里觉得自己对这场交易了如指掌,就算他永远不知道那位卢总的样貌,一切至少还在所能接受掌控的范畴之内。

但是现在,那个他所交易的男人,完全成了一个来历不明,动机不清,完完全全陌生的一个人....

方卿忽然想起那个男人所提出的,不开灯不准通电话的要求,这明显就是为隐藏身份。

几乎是倒空了胃,方卿才虚晃着站起身,他虚弱的靠在一侧的挡板墙上,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一切都已尘埃落定,现在才发现这种问题显然为时已晚,若再想去查清楚那个男人的身份,似乎也多此一举。

但方卿发现自己很难做到不在乎,若对那个男人一直就一无所知,那悬在他心头的那股恶寒感根本难以挥散,连个基本的揣测方向都没有,他只会不断的胡乱代入,自寻焦虑,自找恶心....

他不喜欢这种失控的感觉,就像毫无防备的走进了一个陌生人的游戏中,一切都是未知。

方卿捧着冷水泼脸,最后总算冷静了下来,他拿出手机,找出了通讯录里的“空调维修工”。

他之前总担心这个男人会反悔,所以计划是等三十天满后再将这号码删掉的。

方卿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主动给这个“空调维修工”打电话。

他首先要确认的是宴会大厅里那位卢总究竟是不是那个男人,就算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把握坚信他不是,那也要先排除那百分之零点一的可能。

方卿走到宴会大厅的侧门入口,看了眼不远处大厅里那位笑容敦厚的卢总,刚准备拨出手机里“空调维修工”的号码,手指又顿住了。

他这样急躁的把电话拨过去,不论对方是谁,他都会再与这个“空调维修工”产生联系。

交易已经终止,只是验证身份而已,实在没必要再让自己与那家伙产生任何关联。

方卿叫住了一名刚从大厅里出来的服务生,称自己手机没电了,想借他手机打一通电话。

那服务生刚在大厅里见过方卿,所以很放心的将手机借给了方卿。

“我得去我们经理那一趟,方先生您先打电话,待会儿我再过来找您取手机。”

“好的,谢谢。”

服务生离开后,方卿拿着手机打开拨号的页面,有些紧张的将那“空调维修工”的号码挨个数字的输入。

“我说人怎么突然不见了。”陆离霄笑着走了过来,“原来在这。”

方卿下意识的垂下手,牵动嘴角:“去,去了趟洗手间。”

想要再确认那位卢总身份这种事,方卿并不想说出来膈应陆离霄,这种事本就该成为他和陆离霄不言的过去。

“一块进去吧。”陆离霄一手搂上方卿的腰,很自然的侧过头吻了吻方卿柔软的发丝。

方卿用手肘轻轻抵了抵陆离霄的腰,脸上发烫:“有人呢,克制点。”

陆离霄轻笑:“怕什么,谁还不知道我陆离霄是你方卿的恋人。”

方卿此刻心乱如麻,根本无心跟陆离霄打趣,他跟着陆离霄再次走进大厅,但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不远处那位卢总身上。

他只要知道那通电话能否拨通这位卢总的手机即可......

方卿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手机,果断将那串已经输入好的电话号码给拨了出去,随之又若无其事的将手垂在身侧。

方卿紧盯着不远处那位正在与他人谈笑的中年男人,等待着他做出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接听的动作.....他宁愿就是这个男人,也别是哪个他根本不知道来历动机的陌生人。

一秒,两秒......

嗡——嗡——

一阵手机来电的震动声,从方卿的身侧,传了过来。

方卿浑身一震,一缕刺骨的寒意如游蛇一般缓缓爬上脊背,他如锈钝的机器一般缓缓转过头。

陆离霄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看着手机上陌生的来电号码微微皱眉,随之拇指轻滑屏幕接通,手机放到耳边。

“哪位?”

“喂?”

“说话,哪位?”

五秒钟后,陆离霄不耐烦的挂掉了电话,他收起手机,想搂着方卿继续向前时,一转头就看到方卿面如死灰,正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盯着自己。

上一章:第36章 低估! 下一章:第38章 凌迟!
热门: 我以为我们在恋爱 逆光[重生] 夜光怪人 饥饿游戏 龙的命运(《术士的指环》第三卷) 启示 冰与火之歌10:群鸦的盛宴(上) 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 我在末世开诊所 中国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