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低估!

上一章:第35章 情难自禁! 下一章:第37章 原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卿早上醒来,身后的男人抱着他睡的正沉。

后背就像贴着一个火炉,正有热量源源不断的输送到自己身上,方卿有些恍惚的想,这要是冬天,肯定暖和极了,自己男朋友这钢焊铁铸的身体,简直就像个天然火炉。

不想吵醒陆离霄,方卿轻轻抓着扣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缓缓挪开,随之刚要掀开被子下床,又被陆离霄一个搂腰抱了回去。

“这部戏什么时候拍完。”含糊惺忪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埋冤,“就算结婚了那也还有蜜月期,这刚确定关系,连抱着睡觉都不能让男朋友抱个尽兴吗。”

方卿失笑:“哪能跟你这大老板比,你有一大群下属听你指挥,我这拍戏还能让别人替我吗?”

陆离霄沉默片刻道:“这部戏拍完别拍了,我养得起你。”

方卿已经挣开陆离霄的手臂,掀开被子坐在床边穿衣服,他听到陆离霄这么说,不禁笑了一声:“这样岂不是真成被你包养的了。”

陆离霄手撑着头,目光在方卿刚脱下睡衣,还未来的穿上衣服的劲韧雪白的腰线上流连,笑着道:“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行了,何必在乎外界的看法,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不就够了。”

“我不能除了喜欢你以外什么都没有。”方卿换好衣服坐在床边,“我得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这样才会离你更近些。”

方卿倾身在陆离霄的嘴角亲了一口,又低声道:“我想成为你眼里,独一无二的存在......”

方卿洗漱完,拿上需要的东西刚准备离开,靠在床头的陆离霄迅速开口道:“今天早上怎么没有道别吻了?”

方卿一转头就看到陆离霄正靠在床头笑盈盈的看着自己,似乎已经做好了迎接福利的准备。

方卿摇头轻笑,转身走到床头,捧住陆离霄的脸大力亲了一口,嘴里痛快的“mua”了一声。

“这样可以了吧陆总。”

方卿刚要转身,陆离霄又伸手拉住了他手臂,眼底意犹未尽:“跟上次比,还差一步......”

“你别幼稚了,别待会儿我迟到了。”

“差一声老公。”陆离霄快速提醒,“宝贝儿,我想听......”

方卿看着自己男友这张帅的惊天动魄的脸,最终没出息的妥协了,他再次倾身吻了陆离霄,轻声道:“走了老公,晚上见......”

陆离霄喉结干渴的蠕动了两下。

方卿好不容易才扒开陆离霄抓着自己胳臂的手,到门口的时候又转头对陆离霄别有深意道:“昨晚老公很听话,今晚再赏老公一个福利......”

陆离霄小腹一紧,刚要开口问福利是什么,方卿已经打开门出去了。

“妖精。”

陆离霄脱口自言自语了一句。

这特么不是妖精是什么?

人前总高傲冷漠的方卿,如今在他面前居然骚成这副德性,往后他适当调.教,定然更加......有滋味。

想到这,陆离霄忽然对往后自己和方卿的同居充满期待,如今方卿对他无任何戒备,放肆的释放本真,往后的方卿只会比现在更骚更撩。

陆离霄离开酒店后,先去了珠宝店,准备给方卿挑一件奢侈品礼物。

热恋中的情侣,送礼这一环节必不可少。

陆离霄心里很清楚,方卿现下对他的感情,是带那么点感激和愧疚的情绪在里面,所以他对方卿的一分好,落在方卿眼里都会乘十倍百倍放大。

陆离霄在展柜前看着那一件件奢华的珠宝首饰,忽然想起自己之前以“卢总”的身份送给方卿的那枚耳钉。

他后来也没有见方卿戴过。

想来也是,方卿心高气傲,那样一枚来历的耳钉,就算再值钱,他也不可能把它戴出来,估计是视为羞辱的存在......

但要是他陆离霄送的,意义自然就不一样了。

陆离霄找珠宝店的经理订制一枚耳钉,要求倒也不多,就是在耳钉的某处刻上他陆离霄三个字即可。

经理表示大约一周能交货。

陆离霄又随便买了一块手表,到公司后就打电话给方卿的助理小其,让他过来取手表转交给方卿。

小其吭哧吭哧的跑了个来回,在方卿一场戏拍完,片场中途歇息期间,将那块手表交给了方卿。

方卿知道是陆离霄的礼物,揣到化妆间才打开。

“陆总还让我转告方哥...”小其一本正经的重复陆离霄对他说的话,“这会儿送表,今晚送人。”

方卿想起今晚要搬去陆离霄那里,再结合那句“今晚送人”,脸上不由一热,轻咳两声淡定道:“知道了。”

下午,周跃召集全剧组人宣布《将王》即将在网上播出的消息,即以每周两集,网剧的形式边拍边播。

边拍边播这种模式现下在国内很常见,早在《将王》开拍之际,周跃就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按照剧情进展适当调整了拍摄内容。

如今《将王》拍摄已有一个月,进度完全赶得上每周两集的播出。

只是周跃的工作室努力了许久,最终没能争取到上星播出,这着实遗憾,《将王》说到底是小制作,从导演到演员都没多大名气,买这样的剧对卫视台来说也就跟赌一样,为了起码的广告收益,比起冒险,他们更愿意去买至少有点收视保障的导演的剧,又或是知名度相对较高的演员的剧......

不过不论如何,《将王》要面向公众正式播出一事终归是振奋人心的,一部剧的成绩好坏不尽然全由播出渠道决定,剧本身的质量也是关键。

所以众人对《将王》也都是充满期待,特别是方卿,毕竟他是《将王》最大的投资方,《将王》的成败,也是他这第一笔投资的成败。

“可惜啊,光不能上星这一步,《将王》就要比《大漠山河》少多少热度。”祁景叹声道,“《大漠山河》也是边拍边播,不仅上卫视还是黄金档,这一天一地的......”

在一旁正接受化妆师补妆的苏小沫笑道:“你还真敢拿咱们跟《大漠山河》比啊,人家各项配置都是顶级的,你这么酸下去,等人家剧播出收视率爆棚,你还能受得了吗?”

“谁都有点野心吧,我就喜欢逆袭的戏码,做梦都幻想着咱这草台班子能吊打对方,不过这周导也真是的,既然都改网播了,干嘛还选跟大漠同天播出,一个网播,一个网台联播,我都能想象到咱们《将王》被摁在地上摩擦的场景了。”

“你看你,刚才还说野心呢,这会儿又开始唱衰了,每天播出的网剧多的是了,就你非扒着大漠这样的大制作不放,自己找虐。”苏小沫道。

祁景跟苏小沫说不到一块,转头又看向一旁正在喝水的方卿:“方卿,你怎么看?你情敌就快要大放异彩了。”

“咳咳.....”方卿被呛住了,小其一旁连忙帮他捋着后背。

“什,什么情敌?”方卿缓过劲儿来,“你别胡说。”

“准确的说应该是绯闻情敌,不过不论是真假,能在传言里出现的,你多少得有点危机感吧,而且你现在跟你男朋友的绯闻情人在同一家公司,你还是你们公司老板的......”

“打住。”方卿打断祁景,“我们拍好属于自己的戏份就行,至于结果如何那不是我们所能掌握的,至于我男朋友的为人,我很有把握,喜欢就是喜欢,有一丝动摇那就不算喜欢,没有所谓的危机感这一说。”

“牛逼啊兄弟,我怎么感觉被你塞了一嘴口粮,不愧是被陆总公开维护的恋人,这自信。”

“......”

傍晚,剧组收工的早,方卿回到酒店后便简单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包,准备搬去陆离霄给他的那个公寓地址。

进展快是快了点,但方卿冷静想来,也觉得没什么问题,他和陆离霄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既然陆离霄主动邀请,他便也没必要矫情。

方卿并没有立刻退掉自己在酒店的这间房,想着之后如果夜戏结束的太迟,他也还能回这酒店休息,就不用次次都往陆离霄的公寓折腾。

陆离霄在棠海市的固定居所是一套别墅,日常大多数时候又是住酒店,所以那套公寓他很少去住,但每周都有保洁过去做清洁,里面保持的相当干净整洁。

装修的很漂亮,灰白蓝色调为主,简欧风格,看着就很舒服。

方卿走到卧室里看了眼,床很大,被褥床垫都很软薄,一侧有面巨大的落地窗,拉开窗帘便可俯瞰一片开阔的江景。

方卿坐在床边给陆离霄发了信息:【我已经到家了】

陆离霄很快回复:【乖乖等老公,老公这边忙完就回去】

方卿笑着:【想你了老公】

陆离霄秒回:【妖精】

方卿笑出了声,他放下手机,起身继续参观这间公寓,最后被立在床头的一只相框吸引。

相框内所嵌的照片是张三人全家福。

陆离霄的全家福。

照片里的陆离霄还是十多岁时的样子,跟方卿记忆里的陆离一模一样,长的很帅,但看着沉闷内敛,一看就像是那种老实的乖小孩。

站在少年陆离霄身后的便是陆离霄的父母,看着都十分温和可亲,虽然他们当初是方家的保姆和司机,但方卿对他们印象并不算深刻,当年陆离霄的父亲酒驾撞人入狱的时候,他也不过才十岁。

相框很干净,边边角不见一丝灰尘,可见保洁每次打扫公寓时都有特别擦拭过,这想当然也是公寓主人的特别叮嘱。

这样的全家福还能放在床头,方卿也想像到陆离霄有多思念自己的父母....

这些年他就算有再多的朋友,能称得上家人的恐怕几乎没有,亲情的羁绊很用其他感情来替代。

“放心吧伯父伯母...”方卿看着那张照片,轻声低喃,“我会替你们照顾好陆离的。”

放置好自己带过来的衣物,方卿又将整栋公寓各个房间都熟悉了一遍。

陆离霄提前安排人给这公寓添置了双人份的生活用品,所以这会儿公寓什么都不缺,冰箱里的鲜牛奶还是最新日期,卫生间的新一套洗漱用品都还没有拆封,静静的等待着新入住的主人开启。

晚上九点多钟,应酬结束的陆离霄回到公寓。

陆离霄本想直接输入密码开门,但犹豫了两秒后,鬼使神差的选择了摁门铃。

门把手被拧动,打开的门缝透露出一丝温暖的灯光,那灯光在陆离霄的视线里越来越宽阔,越来越明亮,直到将他整个人包裹进光中。

陆离霄忽有一丝恍惚,刹那间他有些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梦里面,他也是迎着这样的灯光回的家...

“你的公寓还装客人?”方卿微笑着看着门外的人,“不记得密码了?”

陆离霄猛然回神,下意识的抬手抚了抚额头,笑的很不自然:“我,我有点...”

“先进来。”方卿侧过身,轻声道,“家里凉快。”

陆离霄微怔,再次看向方卿。

“怎么了?”

“没,没什么。”陆离霄笑了笑,抬脚进了公寓,也从刚才的失神中清醒了过来,继续轻声道,“这怎么样,你要是不喜欢,我们就换个住处?”

“不用,这挺好。”方卿关上门后,伸手搂住陆离霄的脖子,“公寓不重要,只要你在就行了。”

不等陆离霄开口,方卿也踮起脚亲了他一口。

陆离霄立刻就想办事,被方卿迅速制止:“先去洗澡,我在床上等老公。”

陆离霄呼吸微沉,哑声道:“这公寓的浴缸很大,跟老公一起泡澡好不好?”

方卿脸微红,目光垂落,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就被陆离霄打横抱起,径直走向了浴室。

夜里十二点多,陆离霄将方卿从浴室抱到床上,方卿还在不断的掉眼泪,有气无力的斥责陆离霄是个禽兽,原先明明说好的时间,结果时间过了以后还跟吃了药似的吭哧吭哧不肯停。

陆离霄知错认错,虽然还未尽兴但也没敢再提要求,任由着方卿控诉数落。

方卿倒也不是到了实在扛不住的地步,只因为天亮后一整天都是打戏,体能消耗极大,他要是任由陆离霄这么折腾下去,白天的吊威亚的戏份就甭想拍了。

虽然挨了几分钟狠的,但也好歹算保住了一半的体力,方卿见陆离霄苦丧着脸,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数落完之后也有点心疼。

“你今天送了礼物给我,我也有给你准备的...”方卿轻声道。

陆离霄来了点精神,随之又失笑道:“你把你再送给我两小..不,三小时,我就满足了。”

“别耍贫嘴,我认真的。”

方卿说着,手在枕头底下摸索一通,拿出了一只他先前放在下面的男士手链,高桥吾郎的饰品,半环是根纯银的羽毛,有点印第安元素,透着点古老神秘的感觉....

方卿握住陆离霄的一只手帮他戴了上去,在台灯光线下欣赏了一番。

“额...好像有点不适合你。”方卿哭笑不得,“似乎更适合我这样的年轻人。”

陆离霄被这话刺激到了,他见方卿就要取下那串手链,迅速抽回自己的手,一本正经的辩驳:“我也还是个小青年,这手链怎么不适合我了。”

方卿笑个不停,捧着陆离霄的脸颊又一顿亲:“老公年轻,非常年轻....”

“这可是你先动手的。”

“不.....唔。”

早上,陆离霄比方卿起的还早,他洗漱完后穿着睡衣就在厨房做早饭。

方卿起床后,陆离霄还在厨房煎着蛋饼,他洗漱完就来到厨房,站在陆离霄的身后抱着他的腰,脸就乖乖的贴在他的背上。

“老公真厉害...”方卿闭着眼睛,轻轻懒懒的说,“我只会煮泡面和速冻馄饨....”

陆离霄笑了笑:“想想该怎么感谢老公。”

方卿随即在陆离霄毫无防备的后颈上亲了一口,然后踮着脚在陆离霄耳边轻声的说:“今晚继续给老公艹。”

“....”

陆离霄觉得自己低估方卿了。

低估的不是一分半点。

在这个妖精面前,他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锅里的蛋饼焦糊了,糊味刺激了陆离霄的嗅觉神经才让他回过神来,他松开被自己抵在墙上强吻了半天的方卿,用带着一丝威胁的语气说道:“以后不准这么骚。”

方卿舔了舔红肿的嘴唇,笑盈盈的,无所畏惧的看着陆离霄。

陆离霄捏住方卿的下巴,狠着声儿道:“还笑,信不信现在就把你办了。”

“你怎么这么不禁撩....”方卿双手很自然的搂住他的脖子,“....出去了真不让人放心。”

陆离霄被方卿的话逗的一笑,也别有深意的说,“那我这在外面,你岂不是时时刻刻都要为我提心吊胆,害怕我禁不起诱惑,再跟别人上床....”

“为你提心吊胆?怎么会...”方卿笑出了声,他用力抱住陆离霄的脖子,迫使陆离霄面颊不得不贴近他,“你要是敢做对不起我的事,我....”

陆离霄以为方卿会说“我不会原谅你”或是“我杀了你”这样的玩笑狠话,直到方卿踮起脚,在他耳边低低的说了句。

“我就不要你了...”

上一章:第35章 情难自禁! 下一章:第37章 原来!
热门: 刀锋上的救赎 黑色皮革手册 大唐辟邪司3:天局之战 唯有套路得人心 冰与火之歌7:冰雨的风暴(上)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元气少年 名侦探的噩梦 七宗罪3:肢解狂魔 月亮奔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