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夜下!

上一章:第29章 贪心! 下一章:第31章 转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卿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九点多了。

又一夜过去,离结束时间也更近了一步。

靠在床头缓和了会儿,方卿下床去浴室洗澡,疲倦的行动间发现身体并没有前几晚那样恍被分筋错骨似的痛楚,虽然依旧腰酸腿软,但至少没有那种被类似暴力对待后的余痛在身。

前几夜,他几乎是连下床走路都困难的....

方卿记得昨晚的过程,每一晚昏迷前的身体记忆,都伴随着强烈的羞耻刻进身体里,所以他知道自己此刻身体勉强无恙,是源自于昨夜那个男人出乎意料的温柔。

中途虚弱的,下意识的请求他轻点的时候,他居然真放轻了动作....

虽然后来依旧是累到极致,但却没有之前那么痛苦。

不过事情本质无异,在方卿看来也和以往没什么区别.....

方卿冲完澡,站在洗漱池前静静的刷着牙,结果目光刚扫过干净的镜面,就被自己耳垂上的那抹耀目的纯黑色吸引。

那是...耳钉?

方卿一怔,下意识的倾身凑近镜子,手指抚了抚那只耳钉.....

从昨晚到刚才他醒,这间房从始至终就只有他和那个男人两人待过,所以这耳钉就只会是那个姓卢的男人趁他无意识时帮他戴上的。

那个家伙为什么要给他戴耳钉?

难不成自己先前丢在这里的那枚耳钉被他捡到了,他心血来潮就帮自己戴上了?

方卿取下那枚耳钉捏在指尖细瞧,很快发现这并不是迟奕之前送他的那枚,虽然是同样大小的方形纯黑色,但他清楚的记得迟奕那枚顶端所嵌的黑方块,表面光滑如玉,材质有些类似玉或玛瑙,而这一枚外表被多面切割,灯光下显得过于精致奢华了些,材质有点像....钻?

如果真是黑钻的话,那它的价值就有点难估量了。

方卿洗漱完来到床边,刻意去看了眼垃圾桶,果然发现里面有一只被扔掉的,很明显是用来装珠宝的蓝色方形小盒。

一切已显而易见,这枚耳钉是昨晚那个姓卢的送给他的。

方卿一时想不通为什么那个男人会想到送他耳钉这样的东西?

方卿开始在房间内寻找迟奕送他的那枚耳钉,目前看来只可能是那晚丢在这间房里了。

床面地毯,桌上抽屉内,方卿找遍整间都没有发现,身体本就累的厉害,这一番折腾下来,方卿最后坐在床边扶着腰直喘粗气。

沉思片刻,方卿拿起手机给那位卢总发短信。

这位卢总能想到送他耳钉,且耳钉颜色款式与迟奕送他的那枚如此相似,十有七八是见过那枚耳钉,而后才心血来潮也买了一枚送他....

虽然根本不愿意与这卢总有除交易之外的多余交流,但找回好友的那份心意,这事儿在方卿看来,比他心里的那点不自在重要多了。

方卿:【打扰卢总了,*号那晚我有戴一枚耳钉见您,隔日便被弄丢在了零五号套房内,想请问您是否有看见那耳钉】

一分钟后,回复来了。

空调维修工:【否】

方卿:“.....”

见识过这个男人在愤怒之下的短信轰炸,看到他又开始在这惜字如金装高冷,方卿只觉得可笑。

方卿:【那耳钉样式与陆总您送我的这枚极其相似】

空调维修工:【你想说什么】

感觉到对方的不悦,方卿斟酌片刻后删掉了刚编辑好的短信,简短诚恳的回复了一句:【抱歉卢总,打扰了】

那耳钉对外人而言不过是他方卿身上的一种私人装饰,这个男人没理由在看到那枚耳钉后,选择故意藏起。

不是这间套房的话,难不成丢在了路上?

不论是哪里,目前看来是找不回来了。

是有点对不起迟奕....

方卿从干燥的垃圾桶里捡回了那只蓝盒,将那枚耳钉规整的嵌在里面。

换好衣服后方卿离开了酒店。

在附近一小餐馆吃了碗牛肉米线,方卿顺带着在网上搜了下有关黑钻耳钉的价值。

在差不多了解手中这枚耳钉的货价后,方卿吃完饭就走进了繁华区一家老品牌高奢珠宝店,以三十万的成交价当掉了那枚耳钉。

这价要比方卿想象中的高一些。

珠宝店的工作人员办事也利落,很快三十万就直接打进了方卿提供的账户里。

方卿回剧组酒店休息了一会儿,晌午后早早就到了剧组。

日头有点毒,剧组一众演职员正在吃盒饭,方卿从超市订了一堆冰饮料送到剧组,而后在化妆室里换好衣服,就等着剧组化妆师给他上妆。

不一会儿祁景推门走了进来,方卿抬头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继续看剧本。

祁景看到方卿赶忙拉开把椅子坐下,兴冲冲的对方卿道:“跟你说件事?”

“别,我在背剧本。”

“先听我说,你知道吗,《大漠山河》剧组到咱隔壁取景了,跟咱们剧组就隔一条马路。”

方卿视线这才从手中的剧本上挪开:“什么时候的事?”

“就今天上午啊,我靠那阵仗,真不愧是大制作,乌泱泱一群群演,那一工作人员是我朋友,我沾他的光半小时前还去他们那串了门,他们群演盒饭都是二十五一份的,真是慕了。”

方卿低头继续看剧本:“这片影视城每天都有不同的剧组到这拍摄,大漠剧组出现在这也很正常。”

“我见着刘导了。”祁景又道,“他还跟我讨论你了,说他也看了《将王》那组片花,对你的表现非常期待。”

方卿一言不发的继续看着剧本。

“感觉刘导是个惜才的人呐,他好像还挺惋惜当初没用你做男一号。”祁景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我琢磨着你是不是也应该过去跟刘导打个招呼,毕竟两剧组隔这么近。”

“再说吧。”

祁景笑了笑:“还是别过去了,要是跟白溪撞上多尴尬啊,原定男一号和既定男一号,话说回来,你跟白溪冥冥中还真有不少关联,就比如他是那陆总绯闻小男友,而你是陆总真正的....”

“打住。”方卿迅速道,“没有的事,你别胡说。”

“哦,那就是还没确定关系。”祁景凑近方卿,笑眯眯的说,“其实你跟陆离霄的事儿,我们全剧组人猜都能猜出来,只不过大家没有声张而已。”

“....”

“那会儿我觉得这陆总不靠谱,是因为他这身份,但是看他之前对你这么殷勤,嗯,我想他对你应该是真心的,不然像他这种身份的人,怎么可能有耐心去追求一个小演员,他自己公司旗下的艺人不香吗?”

方卿依旧不承认,且也不愿就自己跟陆离霄之间的事儿跟祁景分享,祁景最后也没不识趣的追问下去。

拍摄十分顺利,晚上九点多钟剧组便收工了,方卿拾掇好准备离开化妆间,结果刚拉开化妆间的门,就看到陆离霄站在门口,正抬手作势要敲门。

方卿怔住了。

前几天陆离霄短信告诉方卿要出差,而后几天就一直没有出现,不过方卿每天都能收到陆离霄的短信。

再怎么劝阻自己,他也还总是控制不住的回复陆离霄.....

“你...你怎么来了。”

“好像都已经几天没见了。”陆离霄笑了笑,“就是有点想你了。”

方卿想到祁景还在后面这化妆间里,只好道:“先到外面说吧。”

片场工作人员正在收拾道具,人来人往混乱而又嘈杂,方卿索性就坐上陆离霄的那辆车离开片区。

霓灯光影交错着映入安静的车窗内。

“先去吃点夜宵吧。”陆离霄轻声提议。

“不了,我想直接问你....”方卿顿了顿,“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陆离霄透入后视镜看了眼方卿,那张脸犹如蒙上了一层清冷的雾霭,潋滟的眸光中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挣扎。

“情不自禁,没有理由。”陆离霄微笑着回道。

方卿转头看着他:“如果我告诉你,我身上有个难以启齿的污点,你还会....”

陆离霄忽然将车停在了路边,方卿的话音也随着车停而攸然顿住。

方卿一脸不解的看着陆离霄解开安全带,直到陆离霄忽然整个人靠过来。

背紧贴着座椅,方卿紧绷着嘴角,强作镇定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

“做...做什么?”

“既然你开门见山,那我也开门见山...”陆离霄注视着方卿,轻声道,“我根本不在乎你身上发生了什么,要恨也只会恨你受委屈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陆离霄的面颊靠的越来越近,他不喜抽烟,非必要场合也不在身上喷香水,所以身上的味道很干净。

靠的太近,方卿甚至能感受到陆离霄身上散发的热度,他下意识的避开陆离霄深邃灼热的目光,低声道:“你都不知道我说的污点是什....唔。”

陆离霄嘴唇贴上去的力度很轻,但给方卿的震撼却让他大脑顷刻间一片空白。

上一章:第29章 贪心! 下一章:第31章 转折!
热门: 时间的习俗 穿书后我变成了Omega 战地厨师 落地一把98K 摩天大楼 占星术杀人魔法 安娜之死 玻璃之锤 巫师之旅 枯叶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