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贪心!

上一章:第28章 阴郁! 下一章:第30章 夜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迟奕通过内部渠道拿到了这片拍摄区的通行证,这才一路畅行无阻的把车开了进来。

迟奕称自己是方卿的朋友,过来给朋友的同事送点东西。

这商务车是迟奕从公司临时开过来的,内部空间宽敞,正好装的下他准备的那些东西。

除了装有巧克力茶叶水杯的礼盒,迟奕还买了几十套高档护肤品套装用以优待剧组里的女性演员,他拉开车门后就开始麻利的从车里卸货,一边还很自来熟的招呼其他人:“过来拿啊,人人有份,别客气....”

《将王》剧组的一众人也真正是被陆离霄给“惯坏了”,一听到又是男主演的朋友给大伙发福利,个个开心的围了过来,几个女群演拿到那套整体价值近万的护肤品,当即激动的嗷嗷叫。

迟奕特意走到导演周跃身旁,将一只额外的黑色手提袋递给周跃。

里面有一盒他从国外带回来的名贵雪茄,用质感高级的金属盒装着,还配了一只雪茄钳,另外还有一罐茶叶,那是他从自己老子那里顺过来的,识货的一眼就能瞧出这茶叶的稀罕。

周跃烟茶两样都爱,迟奕这两样礼真就砸他心口上了。

周跃笑着感叹:“真是托方卿的福了,没想他朋友个个都这么热情。”

“个个?”迟奕眼底闪过一丝异样,“除了我,方卿还有其他朋友给剧组送东西?”

“是啊,好几次给大伙儿从餐厅订饭菜,我这小剧组一群人都被养馋了,诶对了,正好陆先生也在这。”周跃道,“既然都是方卿朋友,你们应该也认识。”

迟奕和周导说话间,方卿已经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迟奕。”方卿道,“你怎么来了。”

周跃将场地让给了方卿,朝迟奕及方卿身后侧与方卿一起走过来的陆离霄点头示意,随之转身离开了。

“来看看你。”迟奕走近方卿,手很自然的搭上了方卿的肩膀,笑着道,“下班了没事儿,就想过来看你拍戏。”

站在方卿身后侧的陆离霄,面无表情的看了眼搭在方卿肩上的那只手。

从看到迟奕的瞬间,陆离霄就认出了迟奕。

那天晚上跟方卿在一起吃饭的家伙....

“你跟我们剧组的人熟悉吗?第一次来就出手这么大方。”方卿道。

“我不是跟你熟悉嘛...”话有点耍赖的意思,但声音却带那么点无辜的感觉,迟奕伸手讨好的勾了勾方卿的小拇指。

陆离霄盯着迟奕那不安分的手,眼底没什么温度....

“你要是不喜欢,我保证就这一次。”迟奕道,“就当是让我跟他们熟个脸,这样我下次来找你的时候也方便....哦对了,这位就是陆先生吧。”

迟奕担心方卿怨他,赶忙转移话题,当即抬眸笑看向陆离霄。

“你好陆先生。”迟奕十分爽快的伸出手,“我叫迟奕,是小方一同长大的朋友。”

迟奕以极快的眼速将陆离霄打量了一番——模样倒是极其周正,看着也挺年轻的,气质品相也相当成熟稳沉,就是那双眼睛略显深晦了些,像隔了一道冷冰冰的屏障,让人试图深入窥伺的目光透不过去....

陆离霄伸手与迟奕相握:“你好。”

目光碰撞的瞬间,陆离霄从迟奕的眼底清晰的察觉到了裹着敌意的戒备,和先前面对周跃时的坦诚截然不同,就连这个男人此刻脸上所表现出的热情,都有那么点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听周导说,陆先生经常给这剧组订餐。”迟奕依旧笑着看着陆离霄,“真是劳烦陆先生破费了,不过以后不需要这么麻烦了,我来前已经在一家餐厅给这剧组连订了两月的伙食。”

陆离霄温柔的看向身旁的方卿,半开玩笑的说:“那这样的话,我以后只需要给方卿一人准备就行了。”

迟奕神色微变,但转瞬又恢复笑脸:“能有陆先生这样热心的朋友替我照顾小方,我真的太欣慰了。”

陆离霄淡淡的笑笑,平静的说:“我会让迟先生一直欣慰下去的。”

“.....”

迟奕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褪尽。

在迟奕再要开口说什么时,陆离霄先一步对方卿轻声道:“我还有些事就先回去了。”

有迟奕在一旁看着,方卿欲言又止,最后只脸色复杂的点点头 。

陆离霄转身离去前,目光淡漠的在迟奕身上停留了半秒,迟奕也正看着他。

在方卿没有注意迟奕的时候,迟奕朝陆离霄微微抬了抬下巴,倨傲的脸上清晰的写着两字,怎样。

陆离霄走远,迟奕这才嘴里嘀咕着道:“这姓陆的看着眼熟啊。”

方卿也未跟迟奕解释陆离霄小时候和方家的那些联系,这一说就要扯很远,而是直接询问迟奕是否真的从餐厅给剧组订了两个月的伙食。

“没...我刚蒙那姓陆的的,但我待会儿回去就找餐厅给你们剧组订。”

“不用,我刚还想,你要是订了也让你去退掉。”方卿一本正经道,“我们剧组一切都有规划,不需要你打着我朋友的名义献这种殷勤,知道吗?”

迟奕耷拉着脑袋反驳:“那,那我听你们导演说,那个姓陆的从外面给你们剧组订餐好几次了。”

“你跟人家比这个干嘛?还有别一口一个姓陆的,人家有名字。”

“还人家..”迟奕小声抱怨,“你这是双标,好歹我也是你的青梅竹马。”

“.....”

迟奕在剧组跟方卿一块吃了晚饭,然后又在现场看了会儿方卿拍戏,方卿费了不少力才把他从片场劝走。

晚上十一点多片场收工,周跃宣布了一个激奋人心的消息。

今天上午,后期组用已拍好的镜头制作了《将王》第一支预告片花,于今天上午十点投放到网上,反响比他们预想的好的太多。

《将王》之前因为关皓辞演一事闹上过热搜,关皓的公司团队对外宣称《将王》剧组对演员各种不人道,包括不尊重原著魔改剧本等等,总之将关皓的退出描述的正义凌然,理直气壮。

这场风波让关皓小赚了一波儿热度,《将王》那时也被骂的狗血淋头,更惨遭书粉联名抵制,这小穷酸的网剧也没钱公关网上那些抹黑,只能任其发酵,所以现在书粉包括路人都对剧版《将王》感观极差。

也正是在这种不被人报以期待的前提下,《将王》第一支预告花一出来,精良高端的质感便让所有人眼前一亮,而那短短三十几秒展示的剧情,更和原著相差无几,看不出丁点传言中魔改一说。

而方卿,也在这条片花中正式对外亮相。

在之前关皓辞演之后,关于《将王》新男主一事就一直为网友津津乐道,《将王》剧方也一直卖着这个关子,直到今天才正式对外官宣。

是一张不为人熟悉的生面孔,片花中的古装扮相清逸英气,足以在瞬间将人的目光吸引住。

不少先前看衰《将王》的书粉,在看完这则片花后幡然醒悟:这男主演分明就是书里走出来的人啊!

周跃说的眉飞色舞,最后还表示,目前制片人正在为《将王》争取上星,说不定最后网播能变成上卫视播出。

在化妆间卸妆的时候,方卿一直在手机上翻看网友对《将王》片花的反馈,的确就如周跃所说的那样,好评如潮。

围绕他方卿展开的议论,也大都是肯定和赞美,他那个原本只有三百多个僵尸粉的账号,也在这一天时间里涨粉三十万。

这涨幅着实惊人。

但也有部分网友保留意见,认为这不过才是个几十秒的片花,剪辑师肯定是挑最精彩的镜头拼接,且主演虽然形象没的说,但看着是个新人,演技难说.....

“我有预感,咱这剧必火...”坐在方卿旁边化妆台前的祁景突然开口道,“要是真如周导说的能上星,那就更牛逼了。”

“结果如何,只有等正式播出了才会知道。”

“毕竟已经开了个好头啊,而且你知道吗....”祁景转头对方卿道,“今天上午刘导那部戏也放了第一版片花,就白溪主演的那个《大漠山河》,这《大漠山河》从导演到演员,以及原著IP的热度,哪个不碾压《将王》,结果今天两片花撞一天发布,咱《将王》丝毫不逊色于《大漠山河》。”

祁景所说的这些,方卿刚也有在网上注意到,《将王》和《大漠山河》同为古装权谋剧,同一天发放片花,被网友拿来比较很正常。

光就看两方那几十秒的片花,的确有点难分伯仲的感觉,不过《大漠山河》显然要比《将王》更受期待,毕竟导演演员及制作团队的豪华阵容摆在那。

“方卿,有想好签约哪个经纪公司吗?”祁景问道,“我觉你已经可以找团队帮你进行营销宣传了。”

“有考虑,但暂时不着急。”

“等《将王》播出了再选择好像也行,要是《将王》火了,签约经纪公司这事上你也能有更多的话语权。”

“嗯,希望《将王》能有个不错的成绩。”

卸完妆换好衣服,方卿跟祁景一块往外面走。

没刚才在化妆间那样人多口杂,祁景又神秘兮兮的问方卿:“那个陆总应该很想你签他的云尚传媒吧。”

方卿下意识的抿了抿嘴,手揣进口袋里,淡淡的“嗯”了一声。

“那你怎么想的?”

“....还没确定。”

“我觉得云尚传媒还不错,那白溪不就是云尚的艺人,被捧得多火啊。”祁景笑道,“而且那陆总对你这么照顾,你过去了他肯定会给你特殊照顾,我敢说不出一年你就能成第二个白溪,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成为第二个白溪这种话,方卿听着并不舒服:“没兴趣成为他,签不签云尚再说吧。”

“那你跟我说说,这白溪跟那陆总到底什么关系?真是传闻中的那样?”

“不是。”

方卿回答之果断,把祁景都看的一愣。

“我怎么觉得....”祁景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方卿,“你吃醋了?”

“吃醋?”方卿笑了一声,“我没那么幼稚。”

祁景笑了:“你看你,否认吃醋都没否认喜欢那个陆总,方卿,你心思露的有点明显了啊。”

“.....”

回到酒店洗完澡上床,方卿收到了陆离霄发来的消息。

陆离霄:【刚看了《将王》的片花,方卿,你真的很让人惊艳】

抱着手机躺在被窝里,方卿看着这条短信,嘴唇抿的紧紧的。

理智告诉他,若真想跟陆离霄断绝往来,摆明态度是必须的。

然而,方卿发现自己越不堪,越贪婪....

在床上辗转了半个多小时,方卿还是又拿起枕边的手机回复了一句:【谢谢】

紧接着,陆离霄的信息又过来了。

陆离霄:【晚安,少爷】

方卿几乎能透过这条短信看到陆离霄温柔的笑容,他下意识的将脑袋全部沉入被窝中,然后也认真的回复了四个字。

方卿:【晚安,陆离】

他还是更喜欢陆离这个名字...

第二天上午,方卿戏拍到一半,接到了来自LF公司的合作邀约电话,对方一番自述,方卿也立刻意识到这就是那个卢总之前在短信里声称要送给他的代言。

下午两点,方卿跟剧组请了三个小时候的假,前往LF在国内的分公司。

IF是一国外知名香水护肤品牌,旗下多款产品皆有独立的产品代言人,其中亚太地区的品牌代言人只有一位,那便是白溪。

这次对方给方卿的,是一款LF今年新款香水产品代言位。

谨慎起见,方卿此行带上了之前就联系好的一位律师,雇他帮自己查看合约内容,以防其中设有陷阱。

代言费高达两千万,这数额着实让方卿感到不可思议,直到律师反复确认合同没有任何问题,方卿这才放下心。

想来这令他惊叹的两千万,于那个卢总而言,也只是一笔不值一提的小费....

方卿跟对方约好时间来拍摄代言物料 ,然后带着律师离开了公司。

回片场的路上,方卿给母亲打了通电话询问小妹央央的状况。

颜莉告诉方卿,央央的状况不是很好,她让方卿再联系小李,看看能不能将手术提前。

“虽然影响人家出差很自私,但妈这边可以给小李补偿的。”颜莉道,“对了,你有跟小李说咱们会送他一套房作为酬谢吗?”

“....小李他是自愿给央央捐骨髓的。”方卿道,“妈您先别急,我这边再联系小李,尽量...尽量让他早点回来。”

方卿挂掉母亲的电话后联系了迟正山。

迟正山表示他所需的项目已在谈判中,一旦敲锤落定,他那边就立刻让小李去医院配合手术。

也就一个星期左右....

这时间似乎也就近在眼前,毕竟比他方卿和那卢总的交易结束时间还早了一星期。

时间过去一半,方卿感觉自己已经能看到这条令他备受煎熬的路的尽头。

时间结束便是彻底告别,他不会让自己沉陷在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里一蹶不振.....

第二天傍晚,方卿又收到了那位卢总的短信,一如既往的让他八点到那间酒店套房。

跟导演请了假,顺带请了明天上午半天,而后方卿也拒绝了迟奕晚上的邀约,在七点五十五分戴着口罩踏入了那家酒店。

方卿先到服务台询问工作人员,是否有从二零零五号房清理出一枚耳钉,对方表示自之前方卿在电话里叮嘱过后,他们就让保洁留意从那间房清出来的垃圾,但到目前为止还未有发现所谓的耳钉之类的饰品。

这么看来,那耳钉似乎还在那间房内。

只能等明天早上醒来后再在房间里找了。

再次来到那间房门口,方卿也未去酝酿心理准备,面无表情的刷着房卡打开了那扇门。

陆离霄早已在房间里等他,他刚洗完澡,浑身上下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

窗帘是拉开的着,宽敞的套房布设被勉强照出个轮廓,包括站在方卿面前的人,那高大的身影如黑暗中的一尊雕塑,方卿看着他扯掉腰间围着的浴巾扔在一旁,下意识的收回了目光。

方卿微低着头,麻木的目光垂落在幽暗的地面,他抬手开始解衬衫纽扣,全程没有说一句话。

和背对落地窗,逆光而站的陆离霄不同,远处大厦投来的霓光甚至映清了方卿毫无生气的半张脸。

像月光撒落在盈白的积雪上,美的静谧而又令人心神荡漾...

陆离霄这几日出差了,否则他也不会今晚才把方卿叫过来。

不过这应该算是用这“卢总”身份的最后一夜。

下一次,便是他陆离霄自己了。

这种被方卿潜意识里抵触甚至嫌恶的结合,事后冷静下来稍一回味,陆离霄便感觉少了太多滋味。

渐渐的,就已无法满足于这种纯粹而又浅薄的肉.体纠缠...

依旧是极其美妙的一夜,只是当他陆离霄开始清醒的享受整个过程时,却也能清晰的感受到身下之人的清冷。

最亲密的身体接触,却隔着一道难以逾越的心里鸿沟。

方卿或痛苦或羞耻,却从到到尾都不曾给他回应,好像全程都是他陆离霄单方面的狂欢...

结束后,陆离霄并未立刻抱方卿去浴室,他就搂着方卿在床上躺着,方卿早被耗光全部力气,被陆离霄搂在怀里一动不动,已经昏睡了过去。

陆离霄贴着方卿的后背,手极轻极轻的搭在方卿的小腹间,恍惚间他开始不着边际的想着....已经那么多次了,方卿会不会已经怀他孩子了?

毕竟每次连一点防范措施都没有。

这样的话,很容易就会怀上的吧。

陆离霄被自己这荒谬的遐想给逗笑了,他将怀里的方卿抱的更紧,自言自语着嘀咕了声:“生一个吧....”

抱着方卿去浴室洗澡的时候,方卿还在昏睡着,陆离霄直接打开了浴室的灯,结果清洗到一半,方卿居然醒了,他惺忪的半睁着双眼,目光迷离而又困倦的看着陆离霄。

对上方卿的目光,陆离霄身体一震.....他并不想这么早就暴露身份。

方卿此刻意识恍惚,他看着视线中那张熟悉的脸,低低的唤了一声:“陆离....”

陆离....

听到这个名字,陆离霄面色微怔。

这是....还没清醒?

方卿将脑袋轻轻靠在陆离霄的胸口,像只落魄求援的小猫,再次哑弱的叫了声,陆离....

“别走了....”方卿缓缓闭上眼睛,嘴里还在喃喃着,“我不...欺负你了...不..不欺负....”

后面声音越来越低,直至消失。

看着怀里再次睡过去的人,陆离霄微微蹙起眉。

他只听得懂那声陆离....

让他别走是什么意思,不欺负了又指什么?

陆离霄将方卿从浴室抱回床上,看着方卿沉静的睡颜,忽然有种唤醒方卿后一问究竟的冲动。

肯定是醒在了梦境里,否则方卿怎么会叫他以前的名字。

所以是梦见自己了?

梦见了自己什么?

陆离霄微蹙着眉,坐在床边琢磨了半天,半晌才忽又意识到自己试图揣摩方卿梦境的这种行为,是有多幼稚和不可理喻。

这种事本身毫无意义....

自嘲的轻笑一声,陆离霄也不再胡思乱想,他打开床头台灯桌的抽屉,拿出一只先前放进去的小方盒子,掌心大小,蓝色高级绒布包裹,一看就是用来盛放高端珠宝首饰的。

打开盒盖儿,陆离霄从里面取出一枚小小的耳钉。

同样是小巧方形的纯黑色,不过这次顶端嵌的不是黑玛瑙而是黑钻,精密的切割和净度,使其在床头温暖的橘色光晕下反射着神秘高贵的光亮.....

十几秒后,这枚耳钉被戴在了方卿的左耳上。

上一章:第28章 阴郁! 下一章:第30章 夜下!
热门: 幽灵舰队 情爱的证明 十字弓·玫瑰之刃 阳神 别蹬腿,你还能再抢救一下! 黑色皮革手册 国家干部 千劫眉·狐妖公子(第一部) 我超喜欢你 他在灵异游戏里安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