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阴郁!

上一章:第27章 躲避! 下一章:第29章 贪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卿坐在一楼靠落地窗的位置等待迟奕。

没有手机拿来消遣时间,方卿一直若有所思的凝望着落地窗外的夜景,他想起先前电话里迟奕的声音,总觉得遥远而又亲切。

仔细算来,他跟迟奕已经有五六年没见了,但迟奕那张俊朗英气的面孔在他脑海中并未模糊过。

虽然迟奕比他大两岁,但当年他一直都觉得迟奕纨绔好玩,还没他成熟,也不知道这几年变了多少....

回想起刚才电话里迟奕激切兴奋的言语,方卿恍惚间觉得迟奕还跟以前一样。

半小时后,一个身形高挑,着装休闲的年轻男子走进了餐厅。

——男子模样实在俊朗,剑眉星目,气质轩昂,穿着简单利落的韩版衬衫牛仔裤,识货的一眼就能看出这一身是昂贵的限量潮牌,脚下那双**椰子鞋国内都还未正式发售。

男子一进门就吸引了最靠门的几桌年轻女孩儿的目光,在这习以为常的目光中,他目光急切而又充满期待的扫过整个大厅,最后视线聚焦在了靠坐在落地窗旁的方卿身上。

方卿缓缓站起身,看着不远处那抹熟悉的身影,试探性的叫了一声:“迟...迟奕?”

愣在原地的迟奕就像突然解开了定身穴,三步并两步的快步朝方卿这边走来。

最后几步迟奕几乎是小跑过来,二话不说伸手将方卿抱了个满怀。

方卿被这股强劲儿的冲力推的向后趔趄了半步才站稳。

迟奕脸贴着方卿的头发,激动的声音沙哑:“我爸当年还骗我说你跟伯母移民了,现在能再见到你,我真的,真的太高兴了小方。”

方卿轻轻拍了拍迟奕的背:“好了,你快勒的我喘不过气了,咱们坐下说。”

迟奕闭着眼睛,脸颊在方卿乌黑柔软的短发上蹭了蹭,高兴的心都在微微颤抖:“让我再抱一会儿,就一会儿。”

“餐厅里有人看着呢。”方卿哭笑不得,“别让我觉得你幼稚啊。”

迟奕这才松开方卿,但双手还搭在方卿的肩上,他打量着眼前的方卿,眸光越发柔软:“小方,你比以前更好看了。”

就像羽翼丰满的白天鹅,所有的美好,都达到了最完美的状态...

方卿失笑:“是吗?你也一样,嗯...又高又俊,就是还跟以前一样,缺点稳重。”

迟奕虽比方卿大一岁,但两人从小到后来迟奕出国,身高一直相差无几,所以这乍一下见迟奕个子窜的那么高,方卿还有些适应不来。

以前迟奕屁颠屁颠跟在方卿后面跑的时候,方卿还一直把迟奕当自己异父异母的弟弟看待着...

“这你就误会我了。”迟奕摸了摸后脑勺的发茬,跟方卿在餐桌前坐了下来,“我这纯粹是见到你太激动了,这几年我在国外该学的东西一样没落下,你可别再把我当成以前那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了。”

方卿轻轻笑了笑:“相信你的,你毕竟是你们迟家的独苗,你家人肯定会尽全力栽培你的。”

“嗯,我接下来到盛星娱乐做事,我爸的意思是等我攒点经验就直接接手盛星娱乐。”

方卿点点头:“挺好。”

“对了小方,我听说你跟盛星娱乐签过约,前不久刚解约。”迟奕看着方卿,目光复杂的问,“我了解的不多,只知道你在盛星娱乐的这几年发展并不好,原因是得罪了盛星高层,然后才被打压...”

方卿低头喝茶,没有说话。

父母辈的恩恩怨怨,迟奕并不知道,所以他很好奇为什么自己父亲没有看在当年方迟两家的交情上帮方卿一把,这件事他在回来后问过自己父亲,但迟正山的回答很敷衍,表示盛星娱乐签约艺人的事儿他向来不过问,而且方卿母亲自从搬家后,就已经单方面拒绝与迟家往来。

“究竟发生了什么?”

“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是不提了。”方卿轻声道,“如今一切安好,这就足够了。”

迟奕长长的呼了口气,笑着点点头:“对,都过去了,现在我回来了,以前怎么样我管不了,现在我肯定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

方卿被逗笑了:“你好好工作,别辜负了你家人对你的期待就行。”

“那我回来的第一项工作内容,就是替盛星娱乐签回你。”

“.....”

迟奕微微倾身,伸手轻轻握住了方卿搭在桌上的一只手:“过去我不在,你受委屈了我也帮不了你,但是现在盛星娱乐我说了算,小方,回盛星娱乐吧,我一定尽我所能的帮你。”

“我现在一切都挺好。”方卿微微笑着,“谢谢你迟奕,不过我目前没有签约经纪公司的打算...要不我们先点菜吧,你吃什么。”

方卿低头看着菜单,细长的睫毛如鸦羽一般覆下,从迟奕的视角看去,正好掩住了方卿琥珀色的眼眸...

好像所有的情绪都被方卿云淡风轻的掩藏在那双漂亮疏离的眼睫之下,这样情绪几乎没什么起伏的方卿,忽然让迟奕有了种被拒之心外的不安感。

迟奕此刻迫不及待的想为方卿做点什么,好拉近彼此间的距离,分开时间太久,他实在担心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隔阂无形的竖在两人之间,但他也不想表现的太过急进,毕竟两人分开多年,他现在想要跟方卿恢复过去的信任,还需一番努力。

“嗯,先点菜。”

菜点好后,迟奕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巴掌大的,高级绒布包裹的小方盒子,顺着光滑的桌面轻轻推到方卿面前。

“给老朋友备的一份薄礼,多少年没见了,也不知道你现在喜欢什么。”

方卿别有深意的笑着:“要是太贵重的话,我可不收的。”

“不贵,我向你保证,就这一顿饭钱。”迟奕笑道,“主要在心意。”

“那我就不客气了...可以现在打开吗?”

“当然,现在打开的话我还可以帮你戴上。”

“难不成是挂脖子上的?”

方卿打开了那个小方盒,最后发现里面是一枚纯黑色的耳钉。

方卿愣了愣,抬起头看向对面迟奕,迟奕已经起身绕过餐桌走到他身旁。

迟奕拿起盒子里那枚耳钉,笑意温柔的看着方卿,轻声道:“我帮你戴上。”

“你怎么知道我有耳洞?”

迟奕弯身靠近方卿的耳边,小心翼翼的抚住方卿雪白的耳垂:“我在网上翻看了你以往露过脸的所有影视剧,其中一部你演的是个小混混,那里面的你就戴着耳钉,我想你当初应该是为拍戏特地去打的耳洞吧。”

“嗯,两月前演的一炮灰也是戴耳钉的,不然这耳洞早堵了。”

靠的太近,迟奕甚至能看清灯光透过方卿的耳垂留下的红色光影,像粉嫩清透的点心一般,可爱又诱人。

迟奕有些心猿意马,他帮方卿戴好耳钉后便迅速回到自己座位上,但心口漾开的那道涟漪,却始终难以消退。

“好看。”迟奕对方卿道,“很衬你的皮肤。”

那抹点缀在方卿耳垂上的纯黑色,搭配着方卿的皮肤和气质,散发出一种冷峻而又神秘的性感,美而不艳....

方卿下意识的摸了摸耳垂上的耳钉,忍不住笑道:“这东西戴出去会不会显得太花哨了。”

“怎么会,现在年轻男女哪个耳朵上没点点缀,戴这个出门,穿的再简单也给人感觉很潮....诶小方你别摘啊,我觉得好看,你再让我多欣赏一会儿,等吃完你回去再摘也不迟啊,这大晚上的没谁会注意到的。”

“....你也真是。”方卿无奈的放下手,笑道,“下次别送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请我吃饭都比这实在。”

“我拍一张给你瞧瞧,真挺不错的。”

服务员开始上菜,迟奕和方卿边吃边聊。

两人本就是十几年的朋友,能聊的话题自然不少。

在一侧的落地窗外,仅仅就三四米外的隔离花坛边上,一辆黑色的保时捷正静静的停驻在路边,里面的男人目若鹰隼,正死死的盯着那餐厅里的人。

两小时前——

陆离霄七点出头就到了酒店,他先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就用“卢总”的身份给方卿发了信息。

洗澡的时候幻想过多,以至于他发出信息后身体就开始起反应了。

蓄着那股力等到了快八点,陆离霄关掉了房间内的灯,就如蛰伏在黑暗中的野兽一般等在房门后,就等着下一秒方卿推开门,再被他不由分说的抵在墙上狠狠办一顿。

浴缸里早已放满了温水,玄关处弄完一次,就直接把人蒙上眼睛抱过去。

之前几晚还没这么搞过,应该不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陆离霄不确定这会儿是否已经过八点了,他本能觉得方卿不敢违约,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近半,方卿这会儿要是放弃了,之前几夜的忍耐等于白费。

等到陆离霄清晰的感觉时间已过去许久,忍无可忍时,他才转身来到床边拿起手机。

果然,八点一刻了。

按照方卿之前每晚即便不情不愿,也只敢踩着点进门的胆量,没道理这次会迟这么久,而且连个借口都没有。

陆离霄想直接发信息询问,但短信编辑好后又删掉了。

他不想对方卿表现出过多的兴趣和冲动,好像每次都是他急不可耐,且非他方卿不可似的,除了做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失控,下了床任何时候,他应该都比方卿冷静。

陆离霄坐在床边,脸色阴沉的看着掌心的手机。

他最新一条短信清清楚楚的写明要方卿八点到。

《将王》剧组有他陆离霄让助理收买的工作人员,他知道方卿每天下戏的时间,所以也知道方卿今晚七点就结束了拍摄。

他是算着时间的,每次给方卿赶来的时间虽短,但也足够用,且他就算再有需求也还顾着方卿身体承受能力,就算叫来陪他过夜也不是连着天的,至少也给他两天一夜的恢复时间。

路上堵车?

还是压根没看到短信?

陆离霄又等了十几分钟,直到一身的燥火等成怒火,他才终于将那些所谓的顾虑抛之脑后,飞快的发了条信息过去,依旧简短高冷:【到哪了】

过了两分钟后。

陆离霄:【给我迟来的理由?】

五分钟后。

陆离霄:【所以你是要违约?】

十分钟后....

陆离霄用自己的主号给方卿拨了电话过去,准备就以约方卿明晚一块吃饭为由打探一下,结果电话过去,那头传来电话关机的提示...

关机?

陆离霄这下确定方卿是真没看到他的短信,只不过不知道是故意关机,还是手机没电或故障了。

陆离霄换好衣服,拿上手机车钥匙离开了套房。

《将王》剧组给演职员安排的三星酒店,离豪嫣大酒店只有二十来分钟的车程,一条路没几个弯,路道交通一直很好,几乎不会堵车,碰上一路绿灯的,十几分钟就能到。

如果方卿不是病入膏肓或是受了什么重伤,到折腾两下就要死的程度,陆离霄感觉自己今晚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过他,等他打探清楚方卿的情况,还是要用“卢总”的身份将方卿叫到那间酒店套房。

到了方卿所住的酒店附近,陆离霄正要寻找停车的地方,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了一旁三四米外的餐厅里的,靠着落地窗而坐的方卿。

方卿出现的实在突然,甚至有那么点戏剧性,陆离霄自己都有些猝不及防。

餐厅内灯光沛亮,窗明几净,在这晚上由那一整面墙的落地窗向里面看去,整间餐厅几乎一览无遗。

方卿双腿交叠的靠在餐桌前的沙发椅上,手捧着菜单安静的看着,清隽的身影在那高高的落地窗前显得渺小的些,却也因为如此更添了份柔软静谧的感觉,令人不人打扰。

陆离霄有些失神的凝望着那落地窗内的方卿,那胸腔里闷了足有一小时的阴郁,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烟消云散。

陆离霄低头看了眼身上的着装,还算得体,转瞬间就在想,自己就这么进去与方卿来场偶遇的话,也不会显的唐突。

在陆离霄再次转头看向方卿时,就看到方卿站了起来望向餐厅门口,嘴里似乎还叫了声什么,那架势像在迎什么人。

陆离霄正疑惑,紧接着视线里出现了一陌生男子,就见他疾步来到方卿身前,二话不说抱住了方卿。

搂的很紧,方卿也在短暂的不适后将手搭在了那男子的背上。

“......”

陆离霄看不清方卿的表情,但看得到那搂着方卿的男子满脸振奋,甚至“恬不知耻”的将脸在方卿脖颈间蹭了两下。

陆离霄握紧方向盘,脸色渐沉。

方卿的朋友吗?

有朋友应该也是.....正常的事,他知道方卿甚至还有个一起租房的室友。

这似乎并没有什么。

然而就在看到那个家伙坐下后,手在桌上握住了方卿的手时,陆离霄感觉一切变味了。

方卿居然也没有缩回手....

之后是送礼,那男的还亲自走到方卿身旁,动作亲昵的帮方卿佩戴....

陆离霄看不清楚那男的送给方卿的是什么,只知道好像是戴在耳朵上的东西,大概是什么饰品,那家伙还特地拿出手机兴致勃勃的拍了两张。

这一切就像一部无声电影在陆离霄眼前放映,那面落地窗成了幕布。

直觉告诉陆离霄,这不是方卿的普通朋友...

心头消散的那点阴郁感,又在不知不觉重新汇聚。

陆离霄拿出手机,用“卢总”的号再次发短信过去....能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约会不知名的人,的确是欠操。

【在哪】

【你违约了】

【你是也给我违约的机会是吗】

一连三条过去,陆离霄才意识到自己太过心急。

他不该这么沉不住气的。

信息发过去久久没有回复,陆离霄看着几米外的方卿,就见他一直面色温和的和对面的男人聊着什么,似乎对手机来短信一事毫无察觉。

陆离霄直接给方卿打了电话过去,如他所料,方卿的手机还处于关机中。

无论是什么原因关机,陆离霄感觉自己的忍耐都到了极限。

他才发现,自己这么不喜欢方卿在他手中失去控制的感觉。

身后有车辆在按喇叭催促陆离霄前行,一阵阵的鸣笛声吵的陆离霄更加心烦意乱,他启动车,在前方的十字路口将车掉了头,然后给助理打了通电话。

既然方卿不过来,那他派人去接就行了。

今晚该享受的,绝不会一分不少。

——————

一顿饭吃的差不多,迟奕意犹未尽,还想再约方卿出去逛逛。

方卿拒绝了,称明天要早起赶去剧组,待会儿回酒店还得赶着背一会儿剧本

“你们剧组在哪?”迟奕笑盈盈的问,“作为演员最亲的朋友且没有之一,我去探班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你刚回来,先好好适应一下你爸给你安排的工作,就别往我那跑了。”

“放心吧小方,我公私两不误,再说了咱们几年没见了,就今晚这短短几十分钟的一面,哪够解我这几年的相思之苦啊。”

方卿被逗的笑了一声,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一道进门后径直朝自己走来的身影,脸色骤然惨白!

那是....吴助理?!

之前负责与他谈判交易细节的,那位卢总的贴身助理!

餐厅内温度清凉宜人,方卿却如置身冰窖,他身体僵坐在沙发椅上,面色如灰的看着走到自己身前的吴助理。

迟奕顺着方卿的目光,一脸茫然的看着走到他们餐桌旁的,西装革履的陌生男人。

吴助理依旧保持一贯的绅士风度,冷漠而不失礼貌的对方卿道:“方先生,能否借一步聊。”

方卿嘴角微微抽动,吐出的声音犹如空气:“....好。”

吴助理朝方卿微微鞠身,随之转身离开了餐厅。

迟奕看了看远去的男人,扭头疑惑的问方卿:“小方这谁啊?”

这彬彬有礼的说话语气,不像是朋友...

“剧组的人...”方卿脚底虚浮,手撑着桌面才站起身,“估计是因为我手机坏了联系不上我,这...这才找过来的,我出去看看,你在这等我。”

迟奕懵懵的点点头。

方卿脸色难看的朝外面走去,要出门前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迟奕,迟奕正低头吃着菜,似乎并未怀疑什么。

吴助理站在餐厅门口几米外的隔离花坛边上等待方卿,见方卿走来,温文尔雅的向方卿微微点了下头。

虽然已猜到这吴助理此行的目的,方卿还是故意明知故问了句:“吴助理有什么事吗?”

“方先生,请问你是否有收到卢总今晚给您的短信。”吴助理开门见山。

方卿心中已有准备:“我手机进水开不机,拿去店里修了,很抱歉,我并非故意无视卢总的短信。”

“好的,那麻烦方先生现在上我的车,由我送您去卢总那里。”

“这....”

方卿又回头看了眼餐厅里的迟奕,迟奕此刻也正隔着那落地窗,一脸好奇的看向他,并特意朝他咧嘴笑了笑。

“我的车就在那边,方先生请吧。”

方卿紧攥在身侧的手掌在一番纠结后缓缓松开,他低声道:“麻烦稍等片刻,我去跟我朋友说一声。”

“好,那还麻烦方先生抓紧时间。”吴助理道,“卢总最不喜欢等人,您今晚已在违约的边缘,还希望你能竭尽全力补救自己的失误。”

明明是场难以启齿的交易,被如此一本正经的执行,方卿只觉的可笑。

他自己可笑,这个卢总更可笑....

“我知道了。”

方卿说完转身回餐厅,先到柜台结了帐然后才去跟迟奕说剧组那边临时有点事,自己得赶过去看看。

迟奕不解:“这都几点了,你们剧组还在忙?”

“拍戏又不是朝九晚五的工作,今天只是我下戏的早,还有同事在拍夜戏呢。”

方卿三两句就打消了迟奕的疑虑,也在于迟奕本身就对方卿深信不疑。

“那我送你去你们剧组,我开车来的,正好让我摸摸你工作的地儿。”

“不用,我坐我同事的车就行,你赶紧回去吧。”

两人出了餐厅,方卿刚准备跟迟奕告别,迟奕又恋恋不舍的搂住了他。

方卿一时没推得动迟奕。

“这进进出出还有人呢。”方卿拍了拍迟奕的背,“别幼稚啊。”

“我就是想你。”迟奕鼻音绵绵,有点像撒娇,跟他这高大健气的体格气质显出不少些反差,“我感觉有好多话都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你这才回来,以后想说什么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迟奕这才缓缓松开方卿:“这你说的啊,会给我时间和机会跟你说的。”

方卿叹声苦笑:“行,我说的,但前提是先做好自己的事。”

迟奕暴风雨点头。

方卿朝不远处正站在车边等他的吴助理那里走去,走到一半回了下头,发现迟奕还站在原地望着他。

方卿朝他摆了下手,示意他赶快回去,迟奕依旧傻傻的杵在原地,也朝着方卿一个劲儿的挥手,脸上的笑容灿若星河。

上了吴助理的车,方卿的脸色彻底失去了生气。

“你是怎么找到这的?”

车启动后,方卿开口询问开车的吴助理。

“那餐厅就在方先生所住酒店的附近,并不难找。”吴助理稳稳控着方向盘,“若方先生行踪难寻,多安排些人手寻找便是,只要不是方先生有意隐藏。”

上一章:第27章 躲避! 下一章:第29章 贪心!
热门: 波西·杰克逊与魔兽之海 超禁忌游戏2 黑色武林 灰色的彼得潘:池袋西口公园6 龙枪传奇1:时空之卷 我本英雄 诡案罪6 独裁之剑 乱世情怀 黑暗塔3:荒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