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情难自禁!

上一章:第24章 猝不及防! 下一章:第26章 是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卿早上从酒店离开的时候,帽檐压的很低,经过一楼大厅时脚下飞快。

直到上了辆出租车,方卿才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

如果第一晚是身体上的酷刑,那昨晚无疑是精神上的凌迟。

不过虽整夜都不得安稳,但那男人并没有真正做到底,否则按照前晚的模式再来一遍,他这会儿应该躺在医院。

方卿路边买了早饭到剧组吃,祁景到了以后立马凑过来,神兮兮的笑说:“你昨晚好像没有回来。”

“.....”

“你们进展这么快的吗?”祁景用肩膀撞了撞方卿,“快跟我说说,那陆总有没有承诺给你什么好处?”

方卿低头看剧本,头也没抬道:“我昨晚去我朋友那睡了,没你想象的那些事。”

“诶你就别蒙我了。”祁景都凑到了方卿耳边,笑嘻嘻道,“你后颈上还有一块咬痕呢?怎么?不是陆总咬的,是你朋友咬的?”

方卿身体一震,下意识的抬手捂住后颈。

祁景从方卿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惊慌,他也跟着愣了一下,随之笑道:“怕什么,我又不会跟别人说,而且这咬痕被后衣领挡着,不仔细看难发现的。”

祁景见方卿脸色未见半分缓和,便只好道:“不为难你了,我知道你俩这是地下情,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被感情滋润的同时,别忘记给自己捞点好处,跟这种大佬谈恋爱,不到谈婚论嫁那一步,什么甜言蜜语都是虚的。”

方卿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尴尬的笑道:“我知道,那你答应我,千万别跟别人说。”

方卿自然不想让好朋友知道那咬痕的源来,只能心想着用陆离霄顶锅,祁景也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拍胸脯给方卿保证,绝对不会跟旁人透露他方卿和陆离霄的关系。

接下来的四五天,陆离霄因为出差的缘故没能再来找方卿,但一直在手机上跟方卿保持着联系,每晚的拍摄结束的再迟,陆离霄总会跟方卿聊上十几分钟...

这四五天里,方卿也没有再被那“空调维修工”叫去那间酒店....

方卿试着私下联系过迟正山,想让他现在就安排小李配合自己妹妹的手术,但迟正山告诉他,必须得等他的客户跟他签下单子,他那边才会给小李指令...

也就是他方卿必须完整的熬过这一个月。

方卿也曾想联系小李,就用迟正山给他的那笔钱再去收买小李,但小李不知被迟正山安排到了什么地方,他压根联系不上。

方卿每天都在数着时间,只恨不得哪天一睁眼这一个月就结束了。

这段不见光的关系,就像悬在他头顶上的一把刀,让他任何时候面对任何人都心虚胆怯。

特别是面对陆离霄时....

五天后,陆离霄出差回来了,他没有提前告诉方卿,而是在傍晚直接来到《将王》剧组,并又提前以方卿朋友的身份,给这穷酸的小剧组从高档酒店订了饭菜运过来,精致美味的菜式多到晃眼,馋的整个剧组演职员工嗷嗷直叫,欢呼不已。

“方哥,你这朋友真大方啊。”

“方哥这朋友土豪啊,这些菜就算去酒店吃,有的一样都得好几百啊。”

“好久没吃的这么丰盛了,方哥万岁!”

“方哥,跟你合作真是太有福了,你下一部戏去哪个剧组,我要去给你当群演。”

一群人吵吵呼呼,方卿笑而不语,转身走到陆离霄跟前,无奈的笑说:“这未免丰盛过头了,有钱也不是你这么挥霍的。”

陆离霄笑了笑:“明晚借这剧组的男主演,不破费点怎么行呢。”

方卿突然想起自己之前答应陆离霄做他的舞伴,那慈善晚宴的时间,好像就是在明晚....

“那你说服我们导演了?”

“同意了,为了更顺利,我还向你们导演撒了个谎。”陆离霄走近方卿,轻声道,“我跟他说我是你男朋友....”

“.....”

方卿怔怔的看着陆离霄,垂在身侧的手,手指紧张的搓了搓衣角,半晌才后知后觉的偏过头:“你这么开玩笑,导演会当真的。”

“当然是要他当真,不然怎么能顺利借到人,不过你放心,我请他帮忙保密了。”

看着陆离霄一本正经解释的模样,方卿不知是哭是笑:“你故意的吧...”

陆离霄嘴角略扬,他微微倾身,深邃的双眸缓缓靠近方卿:“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方卿面色微怔。

“以后别开这种玩笑,我...我去吃饭了。”

方卿说完转身快步离去。

陆离霄看着方卿的背影,眼底的笑意愈来愈浓。

第二天傍晚,方卿结束的很早,一收工就回酒店洗澡。

司机开车送陆离霄到方卿所住的酒店楼下,陆离霄拿着为方卿准备的西装礼服,直接上楼来到方卿门前敲门。

方卿刚洗完澡,身上穿着白色的浴袍。

“不好意思,我这边有点耽误时间了。”方卿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道,“最后一场戏NG了几次,比我预想的晚了十几分钟才拍完。”

陆离霄的目光不动声色的从方卿白皙分明的锁骨处挪开:“不急,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服,你换上试试。”

“嗯。”

方卿接过衣服,转身去了卫生间。

这单人套房面积很小,床头的走道几乎只够一个人单向活动,房间内连张椅子都没有,陆离霄就直接在床边坐了下来。

枕边放着本笔记本,陆离霄拿起看了眼,发现是方卿给《将王》写的人物小传,以及一系列的表演分析,笔迹隽秀工整,看得出落笔者的认真。

不一会儿,方卿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陆离霄抬眼看去,一下就恍了神....

———时间就像回到了很久以前,在那个他陆离霄第一次见到方卿的下午....

那时候,他还叫陆离,母亲是方家的保姆,为了多赚一份薪酬,将还未成年的他叫去给方家做临时帮工。

那天是方卿的生日,方家别墅的庭院内,香槟酒塔,鲜花杯盏,盛装出席的宾客都围绕着方家小少爷...

当时陆离就趴在墙后,透过那人缝间好奇的打量着远处的方卿。

他是被管家叫去清理后院才得以从忙碌的后厨脱身,忙完了全部的活儿才有这一小刻的空闲,他身上穿着母亲给的围裙,上面早已沾满油污。

远处那一派光鲜亮丽,对小小的陆离来说,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小方卿头梳清爽利落的复古侧背头,身着白色西装,领口镶着一只纯黑色的领结,整个亮闪闪的英伦小绅士,他皮肤奶白,显的那双乌黑的眼睛又大又圆,就像个精致漂亮的洋娃娃,此刻正端坐在一架钢琴前,在一众人惊羡赞美的目光中优雅的弹着钢琴。

就像画里的小王子一般.....

后来很多年,陆离霄排斥方卿,讨厌他,远离他,被他惹的怒到极致时恨不得掐死他,可无论如何,那一天角落里远远的一眼,烙在他心里的那份,来自云泥之别的自卑,却始终挥之不去。

甚至是在此刻,明明是他陆离霄高高在上,他依旧有种....

陆离霄好像终于明白时隔多年再见到方卿时,那种强烈的,想要将方卿的□□和精神全部碾在脚底的冲动是来自什么....

不止是厌恨....

方卿已走到陆离霄跟前,双手还在整理衣襟,他笑着道:“很合身。”

高级定制的深黑色绒面西装,从面料到配饰都极尽奢华,精良的剪裁更是将方卿的窄腰长腿展示的淋漓尽致。

陆离霄情不自禁的抬手抚上方卿的腰,可手伸到半空又忽的放了回去。

“那我们出发吧。”陆离霄道。

方卿并未察觉到陆离霄的异样,微笑着点点头。

这是场举办在港湾口游轮上的小型慈善拍卖会,慈善拍卖环节后是舞会,在悠扬的钢琴声中,来宾皆戴着精致美艳的各种面具。

陆离霄终于顺理成章的揽住了方卿的腰,两人贴着很近,陆离霄又嗅到了方卿领口散发出的,那沐浴后残留在身上的清香....

“方先生今晚真迷人....”陆离霄凝望着身前的方卿,声音温柔磁性。

方卿笑着,轻声反问:“那迷倒陆先生了?”

陆离霄执起方卿一只手,嘴唇在那白皙的手背上摩挲,他低轻道:“早已为方少爷倾倒....”

方少爷....

方卿微微失神,他已经很久没听到有人这么称呼自己了。

陆离霄手臂微微收紧,方卿身体几乎要完全贴上陆离霄的胸前。

“冒昧的问一句...”陆离霄的嘴唇几乎蹭过方卿的耳垂,他低声问,“少爷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方卿脸颊滚热,但声音镇定:“我喜欢,就是唯一的标准。”

陆离霄笑了,他没有说话,但已将方卿整个人揽在了怀里。

方卿一只手不知不觉的攀上了陆离霄的脖子,他也学着陆离霄先前那般,微微踮起脚,贴在陆离霄的耳边低哑着说:“陆总想追我吗?”

一缕热气喷薄在敏感的耳畔,陆离霄呼吸微滞,几乎瞬间就有些绷不住了,他搂紧方卿的腰:“如果想的话,少爷给我这个机会吗?”

方卿笑了一声,吐着热气在陆离霄耳边说:“不给。”

陆离霄大脑一嗡,紧接着几乎是用尽全身力量才克制住去吻方卿的冲动。

一场舞结束,陆离霄感觉自己后背都湿透了。

他只恨不得现在就.....

方卿神色淡然,已自顾自的开始品尝这里的自助点心,陆离霄称自己去趟洗手间,然后就转身离去。

出了方卿所在的大厅,陆离霄立刻掏出手机,以“卢总”的身份给方卿发消息。

【半小时内到酒店】

从这里到豪嫣酒店,如果不堵车的话,半小时差不多。

陆离霄转身看了眼大厅里的方卿,此刻正面容惨淡的握着手机,也警惕着四周,生怕有人发现他手机上的内容。

发现方卿手触着屏幕似乎是要回复,陆离霄猜到方卿又要编理由拒绝,立刻又发了一句过去。

【如果你不想伺候一群人的话,半小时内必须到】

陆离霄发完这条短信就快步离开了。

此刻大厅里的方卿六神无主,在一番痛苦的挣扎后,最终还是选择离去,等离开邮轮上了一出租车,他才给陆离霄发了信息,谎称有事所以临时离开。

先前在游轮上的一切,就宛如一个美妙但短暂的梦....

方卿靠着椅背,手臂搭在酸痛的眼睛上。

时间已过去三分之一,他如何能在这时候选择前功尽弃。

可是....

方卿准时到了酒店。

刷卡开门,方卿走进和之前几次一样漆黑的房间,他关上房门,刚准备打开手机上的照明,忽然一个身影从一旁疾步而来,一把将他抵在了墙上。

“唔....”

疯狂而又失控的亲吻,身上的礼服也被对方毫不留情的扒开。

方卿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一次居然比他早到,并就潜伏在门内等着他。

“卢总,先等...唔等等....”方卿惊慌道,“这衣服是我朋...唔不能...弄坏...”

陆离霄根本听不清方卿在说什么,他呼吸粗重,身如火烤,理智都在崩塌的边缘。

他在游轮上的时候已想这么做了,憋了足足半个小时!

他想要方卿,发了疯的想要,这一刻脑内除了这个想法,再无其他。

就在入门的玄关处,方卿被陆离霄抵在墙上狠狠的要了一次....

陆离霄是在结束后才发现方卿一直在啜泣,他抱着方卿到床上,抬手帮他擦了擦眼泪...

陆离霄抽掉了方卿领口的那条领带,慢条斯理的绑在方卿的眼睛上,然后打开了床头的台灯。

凌晨三点多,方卿昏睡中被渴醒,他惺忪的撑开眼帘,目光迷离的看着床头的那盏台灯。

后背靠在一个坚硬的火炉上,腰间还压着一条手臂。

方卿不适的动了动肩膀,熟睡在他身后的男人下意识的将他搂的更紧。

上一章:第24章 猝不及防! 下一章:第26章 是谁?
热门: 大海獠牙 网游之纵横天下 刀尖:刀之阳面 异乡人6:未知的旅程 官太太 党校 野性的证明 让时间停止的女孩 第四天灾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