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未知!

上一章:第19章 未变! 下一章:第21章 艰难 !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大概算是时隔七年再见,两人第一次如此心平气和的交心攀谈。

方卿再次试着去了解陆离霄。

他觉得陆离霄这会儿对自己的友好如果是装的,那实在没必要...

就他们过去的那些恩怨,真还不至于让如今高高在上的陆离霄演这么一出戏来算计他。

陆离霄跟方卿谈到了刘向坤的新戏,跟方卿解释称他并不知道刘导原定的男主是方卿,如果早知道,他绝不会让旗下的艺人抢方卿的角色。

对此,陆离霄表示他想补偿,给方卿另一部待拍剧的男一号,这也算不上是他送给方卿的资源,而是方卿本就该拥有的。

方卿能感觉得到陆离霄的措辞在努力照顾他的自尊心,不过他婉拒了,也谈起自己最近要拍的戏。

最后,方卿聊起了白溪,他也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问陆离霄白溪是否就是当年的文延。

陆离霄也有些意外,似乎没想到方卿这都能猜到。

“嗯,他比我还早几年到这边,现在是云尚传媒相当成功的明星艺人。”陆离霄道,“刚才他也跟我和朋友一同在那餐厅用餐,早知道就留下他跟你打个招呼了,都是朋友。”

“还是算了,当年我跟他也算不上是朋友,现在就算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也没必要勉强彼此。”

方卿靠在花坛边,双手撑着后面水泥台,微微仰头看着天空,从一侧陆离霄的角度看去,能欣赏到方卿线条流畅的侧脸,轮廓鲜明,鼻梁挺直,唇色绯红,皮肤细腻的面颊在这晚夜中散发冷白的釉光。

如此清隽俊雅的模样,仔细看的话,其实眉宇间还残留着一丝少年时的倔傲....

陆离霄发现自己好像怎么也无法忘记那个时候的方卿。

那个让他恨的牙痒痒的时候...

喷泉广场清风阵阵,人来人往,基本都是年轻人,多半是情侣。

就在方卿和陆离霄对面七八米外就有一对情侣,女方双手攀在男方的脖子上,两人身体左摇右晃,远看过去既滑稽又暧昧...

方卿避开视线,转而望向不远处的喷泉,而陆离霄盯着那对情侣,目光忽明忽暗,思绪有些出神,几秒后又缓缓转头看向了方卿....

“这些年过的怎么样?”陆离霄忽然轻声问,“我很惭愧,当年伯父出事,我也没回来看看。”

方卿身形微震,随之只是无所谓的笑笑,“我父亲的事都过去好多年了,我跟我母亲过的也很好,基本算没受什么委屈....你呢?”方卿看着陆离霄,目光深处有微许复杂:“当年为什么走的那么突然?”

“不想继续依附他人,想出人头地。”

“.....”方卿看着地面,轻声道,“现在看来,你当初的选择是对的,其实...我都没想到你还会再回来。”

“我父亲的墓毕竟在这里,未来可以的话,我想我也会一直留在这边。”

陆离霄顿了顿,他看着方卿,轻声道:“后天是我父亲的忌日,能陪我一起去我父亲的墓地看看吗?”

“去...去墓地?”

陆离霄这突然而又怪异的请求令方卿有些反应不及。

这很明显有些不合适....

他跟陆离霄也就今晚才算彼此聊的近了一些,但论关系.....好像也没有到可以陪他去他父亲的墓地那种程度。

但若作为朋友的话,仅仅就因为觉得不妥,好像也不能成为理由。

“差点忘了你要拍戏。”陆离霄又道,“我只是随口一提,不能耽误你拍戏的时间。”

方卿欲言又止....

内心的冲动好像被撕裂成了两个声音,一个鼓励他朝陆离霄走近,一个在劝他远离。

最后方卿没有说话,也就算是拒绝了。

方卿回去的时候,并未让陆离霄的司机送,自己打了辆出租车就离开了。

陆离霄回到自己的车上后,脸上的温情片刻间消失殆尽。

方薛海的去世并未完全去除他心底对方家的恨。

他并不想花精力去恨方卿,但面对方卿,他好像又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曾经方家造的那份孽。

方卿回到酒店后就遭到了祁景上门轰炸,祁景怒斥方卿不讲道义,自己跟他八卦尽自己所知,但方卿却没跟他透露认识陆离霄这件事。

方卿好不容易才糊弄走祁景,但这一夜睡的并不踏实,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全是陆离霄的身影。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又好像一切都在如他很多年前期待的形势发展。

有他害怕的,却也有他想要的....

第二天上午方卿就进组准备了,下午正式开拍。

方卿锦衣束冠的造型相当惊艳,苏小沫现场直夸方卿就像从书里走出来的贵族王将一般,五官俊美且英气十足,简直完爆关皓之前那油粉阴柔的小白脸造型。

方卿的表演也十分到位,不仅自身发挥出色,也能带动对手的情绪,所以补拍的进度相当快,夜里十一点多钟收工的时候,已经补掉了关皓之前的大部分文戏。

回到酒店洗漱完上床,已经快一点了,方卿想起这天是陆离霄父亲的忌日,又想到前日陆离霄的邀请,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心情又不禁复杂起来。

或许他应该答应的....

陆离霄的父亲当年好歹是自己父亲的私人司机,他小时候也还坐过陆离霄父亲开的车,后来他父亲酒驾入狱,又在狱中病逝,这事儿他无意间从母亲那里偷听到,还偷偷难过了好久....

如今去他墓前看看又怎么了。

方卿辗转难眠,一番混乱的思考后又觉得自己自作多情。

这种事怎么也轮不着他来操心。

他跟陆离霄.....

至少在他答应迟正山的那场交易后,就永远不可能了。

方卿将脸埋进枕头里,眼眶酸的有些疼。

第二天早上,方卿早早就来到剧组,带着路边买的早饭,一边吃一边拿着剧本背台词。

想要过滤掉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念,方卿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自己完全沉浸入工作中。

下午四点多钟,天下起了小雨,不到十分钟便转变为瓢泼大雨。

这场雨来的突然,天气预报都没算准,原定的两场外景夜戏只能暂时停拍,全剧组静静的等待雨势转变。

傍晚六点多钟,雷阵雨忽大忽小,完全没有停的迹象,片场已有人开始玩起了斗地主,方卿用手机点了几十份披萨和奶茶的外卖给剧组做晚餐,货送到后,全剧组气氛变的相当活跃,感谢方卿的时候,大伙也是一口一个方哥的叫着。

方卿心情原也不错,直到他收到来自那位卢总的短信。

空调维修工:【八点前到酒店】

周跃朝方卿这边走过来时,方卿迅速收起手机,动作慌了些,看的周跃一头雾水,不禁笑道:“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

“周哥。”方卿脸色有些苍白,“抱歉,我今晚...没法拍夜戏了。”

周跃愣了两秒,随之想起之前跟方卿的约定,便试探性的问:“就咱之前约定的那个?”

方卿点了点头。

“行,你去吧。”周跃很爽快,“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我本来还纠结要不要宣布下班,你这样我也正好就让他们回去了。”

方卿卸妆换了衣服后先回了酒店,简单冲了澡换了身衣服,最后从自己的行李挎包里拿出那张豪嫣酒店二零零五号房的房卡。

只是在方卿还想带两颗助眠药过去,想着今晚依旧靠熟睡的方式来回避那种事时,他却发现自己那瓶药忘在了公寓里。

这会儿回去拿也来不及了。

无奈之下,方卿只想到了装睡。

那卢总既然说自己讨厌奸s,不就是不喜欢在人没意识的时候做那种事。

假睡装的真,也就跟尸体没什么区别,

来到酒店后,径直的走向电梯方向,他戴着口罩帽子,造型和上次来的差不多,大堂经理看了他一眼,也未上前阻拦。

还是那间二零零五号套房,方卿刷卡开门。

跟上次一样,空调虽然自动开启,但房间内的灯全部无法打开。

方卿拉开窗帘,借着对面大厦的霓光摸到了那张大床边,然后试图打开床边那盏台灯,结果那台灯也无法打开。

他记得上次这台灯还是可以打开的。

不过也无所谓...

兴许是来过一次,这会儿方卿倒没有上次那样紧张到浑身发抖,他将手机放在台灯桌上,然后脱掉鞋子,和上回一样躺进被子里,闭着眼睛拼命酝酿睡意。

兴许是没吃药的缘故,方卿根本没有半点困意,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装的更像。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方卿潜总感觉过了很久,当他翻过身想去拿手机查看时间时,忽然听到套房门被刷卡打开的声音。

方卿顿时毛骨悚然,猛地缩回手翻身躺回床上。

被子直接蒙到眼睛底下。

脚步声在缓缓靠近,是皮鞋踩在地毯上的声音,沉闷而又有力....

方卿闭紧双眼,心脏都快从胸腔里跳了出去。

哗————!

是关窗帘的声音。

整间房彻底陷入了黑暗,内外两层窗帘完全挡住了外面的光线,四周真正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

方卿能清晰的感觉身后的床边陷下了一块,那是有人在床边坐下所致。

盖在身上的被子被缓缓掀开,一只手轻轻搭在了方卿的肩上,掌心粗糙厚实的温度瞬间透过方卿身上那层衬衫渗进了皮肤里。

别再发抖了....

方卿心底绝望的痛斥自己,然而那来自本能的畏惧,依旧毫无悬念的暴露了他装睡的事实。

隐约间,方卿仿佛听到身后男人一声轻微的阴笑。

那是一声听上去心情很不好的冷笑声....

紧接着,搭在方卿肩上的那只手拿开了,坐在床边的人好像也站起了身。

方卿以为自己骗过了对方,刚要松一口气,结果紧接着又听到身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那是...解腰带的声音!

上一章:第19章 未变! 下一章:第21章 艰难 !
热门: 在极品虐文怀了小炮灰的崽 碟形世界:金字塔 刀尖:刀之阴面 我只是为了100亿 恐怖都市 塞外奇侠传 剑海鹰扬 请和我结婚吧! 结局 地海传奇1:地海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