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扫兴!

上一章:第15章 八点! 下一章:第17章 八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进了电梯,方卿又开始犯恶心,胸口跟闷了半瓶水一样难受。

电梯门打开后,方卿捋着胸口脸色难看的走出,那长长的走廊金碧辉煌,金橘色的灯光在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面折射出粼粼水光.....

方卿觉得晃眼睛,更有透不过气来的压抑,他拿着房卡来到二零零五号房的门口,再三确认那门牌号后,站在门前平复许久才抬手去摁门铃。

一声,两声.....

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方卿从未觉得时间如此漫长难熬,他这会儿反恨不得对方给他个痛快,也不必让他在这忐忑的等待中将恐惧无限放大。

过了许久房内未有回应,方卿猜想那卢总会不会还没过来。

既然给了他房卡,意思是不是就是要他直接进去?

方卿想到这里,果断刷卡开门,抱着早死早超生的决意毫不犹豫的拉开门走了进去。

房内一片漆黑,空调在门开后自动打开,方卿有些奇怪,按理说这级别的酒店,至少玄关处的感应灯应该在开门后跟空调一起自动打开才对。

虽然猜到那卢总很可能还没过来,但方卿还是小心的唤了几声,在确认这房间内的确只有自己后,方卿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方卿用手机打着光,试图去找墙壁上的等开关。

开关是找到不少,但这房内的大小灯却没一盏是能打开的。

另一栋商业大厦就耸立在这酒店对面,拉开全部窗帘后,遥遥投射过来的灯光透过落地窗,将这诺大的VIP套房内的摆设勉强照出点轮廓,即便方卿关掉手机上的光,这房间也不至于黑到完全失去视线。

方卿突然想起那个吴助理对自己说过的话.....

-------卢总不喜欢开灯,不喜欢说话,喜欢全程被对方当一个陌生人....

如果是这样,那这房间的灯无法打开会不会也是那卢总事前安排的?

方卿找到床的位置,摸着床边坐了下来,他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八点整。

手机屏幕晃的有些厉害,方卿反应半天才发现是自己身体在控制不住的发抖。

内心的不安感,好像已经超过他所能自控的范畴....

方卿将手机放在床边的台灯桌上,从口袋里掏出了用干净的纸巾包住的两颗白色小药丸。

他之前从迟正山那里刚听到那场交易,之后数日焦虑难眠,特意找医院医生开的助眠药。

但只吃过一次,因为睡的太沉且第二天起床后头会不太舒服,他就没有用过。

不过的确见效快,且一旦睡过去,一般的闹铃声都吵不醒。

好的是没多大副作用。

这趟把这药丸带在身上,是方卿内心深处所藏的一个小小的歪心思。

他想趁机给那卢总下药。

当然,这只是方卿一念之想,他并非真的有勇气那么做,这本就是场你情我愿的交易,他这样暗中违背游戏规则实有些小人之举。

更何况这时间长达一月,他这种手段能使得了几回。

方卿盯着手指间捏着的那两颗药丸,最后一鼓作气放进自己嘴里,直接就这么干咽了下去。

关掉手机上的灯,方卿衣服都没脱直接躺上了床,随后用被子蒙住全身,只露出两只眼睛盯着床边不远处落地窗外的夜景。

对面那栋大厦像一座高耸入云的光柱,星光斑斓...

这酒店套房的隔音效果极好,不开窗户的话,似乎就听不到外头一点杂音,那一片迷离漂亮的夜景,在方卿看来就显得格外祥和唯美。

快十点的时候,套房门被人从外面刷卡打开。

幽暗寂静的房间中,传来一人稳健缓慢的脚步声,一点点的靠近床边....

床边陷下一块,紧接着方卿脸上的被子也被人轻轻扯至胸口。

房间内安静异常,方卿熟睡后,那均匀平稳的呼吸声,都在此刻异常清晰....

黑暗中,坐在床边的男人眉梢动了动.....

他是实在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下,这个男人居然还能睡得着。

而且似乎.....睡得挺沉。

床头的台灯被男人打开,温暖的橘色光晕瞬间铺满了床头那一小片.....这是这整间房里唯一能够打开的光源。

方卿沉静的睡颜也在灯光下骤然清晰,姣白的前额及挺直的鼻梁上,被被子蒙出一片泛光的薄汗,白皙的皮肤底下也被热出一小片浅红,像粉色的花汁在冷釉中晕染开似的....

精致的面相也分很多种,透着干净矜贵的英气却是少有....

男人盯着方卿这张毫无防备的脸,轻轻冷笑了一声。

他身边从不乏有姿色的男女靠近,要论美貌,方卿绝不是独一无二,但最让他厌恶的,且让他心中有所起伏的,如今却只有方卿一人。

就算他需要生理纾解,也不可能用这种从方家出来的,徒有其表的东西。

他只是闲来无趣,所以....

男人拍了拍方卿的脸,睡梦中的方卿感觉到不适,皱着眉忽然翻个身,背对着床边的人继续睡了过去。

衬衫底摆在翻身中被无意掀起,露出一片光白盈热,线条紧绷的腰线,起伏间一直没入牛仔裤的腰缝中....

盯着那一片春景,男人的目光攸的暗了暗,几秒后鬼使神差的将手伸了过去。

下一秒,男人又仿佛想到了什么,触电般的缩回了手!

整个人也从床边蓦的站了起来。

“艹....!”

骂声过后,一阵急促而郁躁的脚步声响起,只是这次是像躲瘟疫一般在疾速远离床边。

几秒钟后传来一阵巨大的关门声响,这突然的动静,就像在方卿静谧的梦中投入了一颗响雷。

方卿猛地睁开双眼,惊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床边的台灯还在亮着,方卿盯着那灯看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顿时毛骨悚然。

他记得自己睡前这盏台灯并未亮。

方卿首先想到的自然是那卢总过来了,他下意识的扭头去看自己床旁边的位置。

还和睡前一样,空无一人...

“卢...卢总?”方卿试探性的叫了两声,但无人回应。

难不成是什么感应灯?

方卿不明所以,拿起桌上的手机查看时间,发现这会儿已经快十一点了....

那位卢总还没来?

方卿重新躺了下来,大概是吃药的缘故,他这会儿头晕的厉害,连胡思乱想的精力都没有。

躺下不久,方卿又睡了过去,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早上八点多钟。

窗外虽雾霭沉沉,没有晨光,但已足够让这间套房焕然沛亮,富丽堂皇的装修摆件,一览无遗。

不过方卿也没空欣赏这五星酒店VIP房的布设,他首先想到的只有....

那位卢总昨晚居然没有过来。

虽然意外但冷静之后,方卿也不觉得奇怪。

那卢总应该是公事缠身,又或是昨晚留宿在了别人那里,想来他是迟正山奋力巴结的贵客,迟正山往他身边送的,肯定不止他方卿一人。

想到这,方卿心里升起一丝安慰。

洗漱完离开套房,方卿戴上口罩坐电梯下楼,他本准备将手中的房卡还给前台,但前台客服表示房卡需方卿自己保存,这也是二零零五号房客人的叮嘱。

这似乎意味着下一次,还是在这间房内....

方卿没有说什么,默默收好房卡。

其实这样也好,不至于每次过来都要跟前台打交道....

回到公寓,方卿洗澡换了身衣服,心里对昨晚的事也有了大致的思考。

那卢总昨晚没出现的原因,或许也没有那么复杂....

四十七岁的豪富,若被公务应酬掏空身体,想纵欲,怕是也力难从心。

这样的人,一星期一次可能就已经是极限了。

若他此番在棠海市看上的不止自己一人,那晚上再找自己的次数,肯定还要打折。

原最多四五次,照这样推算下来,这一个月估计也就两次左右。

至于每次正戏的时间....

按那卢总的年岁推算体力,不出意外的话,估计几分钟就会结束。

方卿虽不愿想像那种事情,但这会儿考虑的这些,却意外的给了他一种心理上的安抚,等到下回真躲不开时,他也能这样安慰自己。

几分钟的事儿,就当被打一针,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撇开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方卿开始专心琢磨起周跃昨天交给自己的剧本,按照《将王》剧组那边的安排,明天下午他就得去片场,用为期三天的时间,把关皓之前的戏份集中替拍完,为保证进度,他这边要背下的台词量不少。

方卿剧本看的正入神,手机响了一声,是一条信息。

发件人依旧是:空调维修工

方卿愣了下,但也还算淡定,手指轻轻点开那条信息。

看完内容,方卿脸色登时由白涨红。

空调维修工:【我不喜欢奸s】

方卿:“.....”

这意思是,昨晚这个男人去过那酒店了,也看到自己睡着的样子了?

叮咚。

又是一条短信。

空调维修工:【昨晚你很扫我的兴】

方卿没想到这位一直惜字如金的卢总,这会儿居然连发了两条信息。

字里行间也清晰的透着的恼意。

看来昨晚床头的台灯,的确是这个男人来了以后打开的。

因为看见自己睡着了,所以就一声不吭的走了?

那这未免也太.....

好这一口的也不可能是正人君子,但这个卢总,的确够让人捉摸不透。

方卿:【抱歉卢总】

空调维修工:【此事作罢,现在拍张照片给我】

方卿:【请问卢总要什么照片?】

空调维修工:【你】

方卿皱着眉,有些不明所以,但也没有深思。

这种要求并不算过分。

只一张照片就能安抚这个男人的话,那很划算。

方卿起身来到卧室,从床边抽屉里翻出自己一小袋儿两寸的蓝底儿证件照。

这些是他之前做简历时剩下的。

方卿从薄膜小袋里取出一张放在桌上,用手机凑近拍了一张,然后麻利的将这张照片发了过去。

“咳咳....”

云尚传媒的总裁办公室内,刚喝了口咖啡的陆离霄被呛的剧烈的咳嗽起来。

一旁抱着文件正汇报工作的秘书吓了一跳,一时好奇自己这一向成熟稳重的老板,这会儿是看到手机里什么东西被刺激成这样。

“你先出去吧。”陆离霄平复呼吸,有些狼狈的用纸巾擦拭嘴边。

“是陆总。”

秘书离开后,陆离霄盯着手机上的照片,脸色堪比八月风暴前。

所以这个家伙到底是真单纯还是有意耍自己。

谁会给自己的金.主发证件照!

这时办公室门被敲响,陆离霄淡淡的道了声“进来”,随之将手机随手扔在了面前的办公桌上。

“陆哥。”

进来的男子名白溪,云尚传媒最当红的男艺人,模样俊美,五官精致的仿佛完全按照时下的审美长成,对着陆离霄微笑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明艳而又端庄。

整个云尚传媒的签约艺人,也就只有白溪得陆离霄私放权限,可以随时随地,不用秘书通传而直接来这间办公室见陆离霄。

有人传白溪是陆离霄的某位亲眷,但更多人传白溪是陆离霄的小情儿,两人从陆离霄收购云尚传媒之前就认识。

看着白溪,陆离霄的脸色难得的温和了许多,“怎么这时候过来了,剧组放假?”

“今天有两个广告要拍,所以就请了一天假,这会儿正好得闲,又离公司近,所以就回来了。”白溪走到陆离霄的办公桌前,轻声道,“沈哥的餐厅今天开业,陆哥之前答应他要去捧场的,这正好要中午了,要不我跟陆哥一起去尝尝?”

听似自然的邀请中,实则也流露着小心翼翼....

白溪了解陆离霄,所以这几年也一直小心翼翼的把握着自己与他之间的距离,不疏远也不过分靠近,连示好也不会显的刻意。

“嗯,之前是答应了老沈。”陆离霄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就一起去瞧瞧吧。”

“好。”

“对了,今晚八点跟几个朋友在长鹭会所有聚,都是自己人,你也来吧。”陆离霄淡淡道。

白溪按捺住心中的喜悦,轻轻点头:“好的陆哥。”

上一章:第15章 八点! 下一章:第17章 八卦!
热门: 贞观大闲人 井口战役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白月光他马甲掉了 青帝 禁忌之地 乡野春床 [娱乐圈]在下胖蛋,有何贵干 无限恐怖 安德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