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一个月!

上一章:第12章 条件! 下一章:第14章 从此!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卿这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但这会儿不仅不饿,还有种莫名的反胃的感觉。

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方卿洗漱完直接上了床,准备看部电影转移注意力。

此刻似乎根根神经都处在崩断的边缘,好像他稍一松懈就会窒息。

他不能让自己的三观钻入牛角尖,让交易还没开始,大脑就被那道德大锤砸的稀烂。

是毁天灭地的打击,还是一场不痛不痒的等价兑换,都只在他一念之间。

他已经足够冷静及理智的权衡了这场交易的利弊得失,无论怎么思考,结果都不会改变。

十点多的时候,方卿接到了左什的电话,左什让方卿明天早上去一趟公司处理解约一事。

方卿知道这是迟正山开始履行他的承诺了。

第二天上午九点,方卿到盛星娱乐找到左什。

有迟正山亲口下达的交代,以往艺人解约总要闹的鸡飞狗跳的解约流程,这一天在盛星娱乐内部走的极其快,和平而又低调,到下午,左什拿了另一份协议给方卿签字,协议上承诺会在未来三年提供方卿盛星娱乐参与投资的三部S+影视项目。

协议拟的十分清晰专业,整整三页纸,方卿一字不落的看完,确认无隐藏陷阱后才签上自己的名字。

傍晚六点,方卿的银行账户上多了五亿金额,一分不差。

至此,方卿对迟正山提出的三个条件,迟正山已在一天之内全部兑现。

迟正山之所以不担心方卿反悔,是因为他知道,这三个看似贪婪的条件,不过是方卿“顺手抢劫”,这场交易中方卿真正想要的,只是救他妹妹的命。

而这至关重要的最后筹码,迟正山自然是要等方卿履行交易承诺后才会执行。

现金到账后没多久,方卿收到了迟正山发来的信息。

迟正山告诉方卿,他已经将方卿的号码给了自己那位客户,接下来他方卿只要按照他客户那边的要求去做即可。

而他方卿妹妹的手术,只会在事成之后进行。

几乎是刚看完迟正山发来的这条短信,方卿的手机就响了。

是一通没有备注的陌生来电。

方卿脸色微僵,犹豫了两秒才接通这通电话。

“方先生您好。”对方很礼貌,但声音公事公办的冰冷,“迟董事长是我老板卢总的朋友,我是卢总的助理,姓吴。”

对方言简意赅的报明身份,没一句废话。

方卿握紧手机:“吴助理您好。”

“请问这会儿方面见一面吗?”

“...可以。”

吴助理给了方卿一个餐厅地址,离方卿所在的位置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

方卿很快抵达那餐厅,来到对方所说的那间私人包厢,也见到了电话里的那位吴助理,那是个戴着眼镜,看着冷漠而又斯文的男人,气质干练,脸上的微笑显得有些职业化,有点外热内冷的感觉。

简单的打了招呼,方卿在这吴助理的对面坐了下来,

“为不耽误方先生的时间,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吴助理道。

方卿淡淡的“嗯”了一声。

吴助理从一旁公文包中拿出一张文件纸,恭恭敬敬的放在方卿面前的餐桌上。

“这是体检单,麻烦方先生按照上面的项目,去医院做一次详细的身体检查。”吴助理平静道。

方卿嘴角不受控的抽动了一下。

体检?

所以这位卢总是担心他不干净?

方卿重重闭了闭双眼,一口浊气默不作声的迂回胸口,他道:“可以。”

对方如此谨慎,似乎也能间接说明这位卢总是干净的。

“因为公事,卢总将会在棠海市停留一月有余。”吴助理继续道,“接下来的一月,每晚八点到凌晨六点,请方先生按照卢总要求,随传随到。”

“一个月?!”

方卿完全愣住了,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以为最多一次而已....

“是的方先生,从明晚开始,到下月十五号,整一月。”

“......”

方卿大脑瞬间乱做一团,他之前所做的心理建设都只是一晚而已,如今一晚变成了一个月....

这已经不是他咬紧牙忍一忍就可以翻篇的事。

这是要他直接把一口牙全部咬碎。

一个月...

方卿微垂着目光,看着桌上的那张体检表,几秒后自嘲的笑了一声。

一晚和一个月有区别吗?

只一次的话就可以安慰自己有些事从未发生过?

都已经放弃那份矫情了,又何必对时间斤斤计较,救央央是必然的事情,就算一开始就知道要熬一个月,他也同样不会拒绝,无非就是思考决定的过程更痛苦一些罢了。

“我知道了。”方卿抬眸,眼底几乎没什么光亮,“还有吗?”

“卢总有一些私人癖好,到时候还需要方先生配合。”

“....癖好?”

方卿脸色瞬间变了几变,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位卢总该不会在床上有什么恶趣味。

想到这些,方卿后背顿时湿了一片。

吴助理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镜框,平静道:“卢总不喜欢开灯,不喜欢说话,喜欢全程被对方当一个陌生人。”

“......”

方卿高悬的一颗心悄然落地....原来是自己吓自己。

如果只是这些的话,根本算不上什么恶趣味。

不开灯不说话,都当彼此是陌生人,这种就跟做任务一般,要比方卿所想像的那些更容易让他接受。

方卿深吸了口气:“还有吗?”

“最后替卢总问方先生几个问题。”

“嗯。”

“方先生可曾谈过恋爱?谈过几次?对方是男是女?每次是否都与伴侣发生过关系?”

“.....”

方卿嘴角肌肉又有点失控,几乎就要忍无可忍。

“这些跟我们谈论的事情有关系?莫非你们卢总有精神洁癖?”

“还望方先生能如实回答。”

事已至此,方卿也不想为这种小事动干戈,冷冷道:“没有,什么都没有。”

“说实话,方先生外貌如此出众,追求者必然不少,怎会没有恋爱经历?”

方卿微眯着起双眼盯着眼前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此刻说的话,跟一开始的风格明显不同。

很快,方卿的目光悄无声息的挪到了这位吴助理的左耳边....从刚才开始,他就注意到这个男人有下意识的小幅偏头的动作。

这是.....

“不如您把左耳的耳麦交给我,让我亲自回答您的老板。”方卿面无表情道,“我们这又不是拍电影,卢总何必用这种方式跟我交流。”

吴助理脸色微怔。

这个男人的话,是对他耳麦那头的人听的。

此时此刻,静坐在隔壁包厢内的男人,轻叩在桌面的修长手指微微一滞,紧接着嘴角漫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让他回答。”男人道。

吴助理接收到老板的命令,只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再次道:“还望方先生能如实告知。”

方卿知道躲不开这个问题,便回道:“因为我心中有喜欢的人。”

“那请问方先生喜欢的人,是谁?如今又在何处?”

方卿看到这吴助理在问这话之前顿了两三秒,很明显是在等耳麦那头的人给他话。

他没想到这个卢总居然对他的隐私这么感兴趣。

“方先生?”吴助理再次道,“请问您喜欢的那个人现在....”

“他死了。”方卿冷冰冰的打断,“我心里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

“死了大概七年了。”

“.....”

“所以还有什么问题吗?”

吴助理微微点头,得了耳麦里另一个声音的指令,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方先生是否有问题?”

“我想知道,你的老板为什么偏偏选上我?他认识我吗?”

方卿早有直觉,这个卢总对他的执着未免有些不正常。

能跟迟正山打上交道的,身份又必然不简单,方家没落那么多年,他也未再与什么权势之人往来过,他实在无法想到这个卢总是从什么地方了解到自己。

他的那些影视作品?

这虽然最有可能,但却也显得荒谬,方卿记得自己这几年所演的那些龙套角色,那些镜头里的自己妆容衣着被过分修饰,模样根本不足以让人一眼惊艳。

“是这样,方先生长的很像卢总年轻时倾慕过的一位女星,为此卢总对方先生您有种与旁人不一样的亲切感。”

“.....请问卢总贵庚?”

“卢总恰好比方先生大两轮。”

“.....”

四十七吗?

如果是这个年纪,那这位卢总年轻时倾慕的那位女星很可能就是自己母亲。

这似乎也说得通了。

因为这位陆总找到了与心中女神模样相近的人,所以才会如此执着。

方卿忽然有些后悔问这个问题,虽然早知道跟迟正山一个级别的男人不会有多年轻,但等真清楚了解到对方是跟自己父母一辈的老男人,这还是让他更感到不舒服....

“我还有几个私人要求。”方卿脸色有些难看,“但这些要求,我想只跟卢总说。”

方卿看到对面的男人再次微微偏低头,似乎在等待耳麦里传达的指令。

几秒后,吴助理道了声“可以”,随后在一张纸上写下了一串号码,并对方卿道:“这是卢总的号码请您存进手机,卢总接下来将会通过短信与您交流,另外有几点需告知方先生,一不可擅自给卢总打电话,二不可私下调查卢总的行程,试图在非约定时间与卢总见面,三不可为私事影响陪伴卢总的时间。”

“.....好。”

“那方先生接下来可直接用短信联系卢总,但得提醒方先生,卢总不喜被人约束,您若有什么要求,还请三思而问。”

吴助理说完站起身,彬彬有礼的跟方卿道了别。

吴助理离开后,方卿将那张纸上的号码存进手机里,并给这位卢总备注:空调维修工。

这件事,他必须要尽全力做到密不透风。

方卿在心里组织好语言,先给这位卢总发了句:卢总您好,我是方卿。

几秒后对方回复:嗯。

只这一个“嗯”字,方卿也猜不透这位卢总的心性,先前他其实有过问那吴助理这位卢总全名的想法,能跟迟正山平起平坐,想必在网上也能找到相关资料介绍,但这个想法只在他脑中一闪而过。

他并不想了解这位卢总,甚至不想知道他的模样,有些事既已必不可免,知道太多只是徒加心负。

更何况这位卢总只在棠海市暂留一月,这更避免了日后某种意义上尴尬的会面。

方卿:【因工作需求,所以我不希望自己身上留有明显的痕迹,望卢总理解。】

空调维修工:【可】

方卿微微松了口气。

这样也就不会影响他白天拍戏了。

方卿退出信息页面,保险起见删掉了刚才和那卢总的聊天记录,然后给母亲拨了电话过去。

方卿告诉颜莉,小李这边被公司安排出差,要一个月后才能回来配合央央的手术。

颜莉想找方卿要小李的电话,准备再打电话道一番感谢,被方卿三两句搪塞了过去。

方卿听到手机那头传来小妹的声音,正急猴似的求颜莉把手机给她。

“妈,让我跟央央聊两句。”方卿轻声道。

颜莉把手机给了央央,随之央央清脆的声音传来:“哥哥,你在哪里?上班了吗?下次什么时候回来啊?”

“很快。”

“哥哥说话不算话,上次说会在家好久的。”

“下次一定。”

“哥哥我告诉你奥,妈妈说找到给我治病的办法了,我以后不会再生病了。”

“....嗯。”

“妈妈都已经答应我了,只要我长的跟哥哥一样高,我就可以跟哥哥一直在一起了,上班也在一起。”

方卿失笑,眼眶传来一阵酸涩:“嗯,等央央长大...”

外面的雨停了,但天已完全暗了下来。

央央稚嫩欢快的声音,安抚了方卿心底的躁乱。

央央从懂事开始就异常的依赖方卿,她总会偷拿颜莉的手机给方卿打电话,身边一些鸡皮蒜皮的琐事儿她能在电话跟方卿叨叨半天,且只要方卿在家,必会哭怏怏的哀求跟方卿一块睡,他在方小正面前跟个女汉子似的,但面对方卿就是一通撒娇求抱,腻歪的不行。

方卿就是这样被自己小妹彻底俘虏的。

也是因为小正和央央的到来,留在方卿和颜莉心底那份失去至亲之人的伤痛,才得以一点点的消散。

熬过了最痛苦的日子,生活已在缓慢而又平和的朝着美好靠近。

令人崩溃而又绝望的丧亲之痛,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再经历了。

那位吴助理点的菜方卿一口未动,他依旧没有任何胃口,并且那种反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方卿离开包厢,下楼刚出餐厅门,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线。

“方卿。”

方卿一愣,转身望去,看清来人后更加意外。

是陆离霄。

陆离霄穿着休闲,黑色衬衫及长裤,袖口平整的卷到肘弯间,这种清爽利落的穿着,倒让他没了那种高深莫测的距离感。

“这么巧。”陆离霄微笑着朝方卿走来,他长的又高又俊,又是宽肩窄腰的标准倒三角体型,前台两小姑娘已经盯着他脸红心跳的窃窃私语了。

方卿莫名的慌了半秒,心底更涌起一阵难以形容的心虚,他下意识的将拿在手里的那张体检单揣进口袋里,并很快稳定心绪。

方卿牵动嘴角,“真巧,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陆总。”

陆离霄已走到方卿跟前。

“也是跟朋友过来吃晚饭的?”

“嗯。”方卿努力保持脸色自然,“朋友临时有事就先离开了。”

陆离霄轻轻笑了笑:“是吗,那你现在这是也准备回去了?”

不知是否是错觉,方卿总感觉陆离霄刚才那一笑有些奇怪....说不出的不对劲。

“是,正准备回去。”

“要不送送你,正好我是自己开车过来的。”

上一章:第12章 条件! 下一章:第14章 从此!
热门: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 时光之轮14·光明回忆:大结局 碟形世界3:实习女巫和空帽子 帝尊 无尽长门Ⅰ:尸舞 楼兰迷踪 独角兽谋杀案 网游之奴役众神 修罗道·传奇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