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他是?

上一章:第1章 赴局前! 下一章:第3章 自知之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半途大雨如注,海棠市的上空雷鸣电闪。

这样糟心的天气,令本来就对今晚饭局充满诸多不信任的方卿,心里更多了些不安,上一次有这样类似的饭局还是在三年前,那会儿他刚与盛星娱乐签约,就被经纪人安排了一场别有用意的应酬。

名曰拓宽人脉,实则包藏险恶用心。

现在回想,如果那日他妥协,或许如今的路会顺畅许多,也不至于得罪公司高层,以至后来还没来得及正式复出,就被公司弃如敝履,不闻不问的放养了三年。

要说他多次与即将到手的影视资源错过,暗地里完全没有盛星娱乐从中作梗,他是不信的,他和盛星娱乐的那份合约,对他有太多约束,不过还好盛星娱乐虽然不想他出名,但对他的部分行动还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无意置他于死地,否则他这些年连龙套都没的跑。

不过两三年过去了,公司对他的管束也渐少,方卿将自己能与刘向坤那样的名导搭上线,视为自己事业破冰的开始,虽然结果依旧糟糕,但比起过去,这也算是个好兆头.....

方卿靠在车后座,拿着手机继续翻看网上有关赵申新戏的资料。

是部古装仙侠剧,原着在网上就有极高的热度,已公布的制作团队也相当有名,这一看就是资本重点关照的大项目,虽然目前角色演员还尚未有定论,但网上对此议论纷纷,其中最热议的男主角扮演者,当属凌尧。

凌尧,两年前靠一部爆款偶像剧一炮成名,一跃晋升流量艺人,其实演技一般,但一张纯情无害的日系面孔,是他在娱乐圈大杀四方的利器,爆红后虽连扑了两部戏,但人气依旧居高不下。

赵申拍戏最喜用流量艺人,如果最后选了这个凌尧做男一号,方卿觉得也正常。

如果他运气好的话,赵申兴许能给他个男三号。

男二号他都不奢望。

这种上星的大IP制作,前四番能吃到相当大的红利,这已不单是演员之间的竞争,直接关系到演员背后经济公司的博弈。

而他背后的盛星娱乐,虽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娱乐公司,但却不可能为他出头。

按照赵申给的地址,方卿来到了位处繁华区的五星酒楼,他比赵申要求的时间还早到了近十分钟,在富丽堂皇的大厅给赵申打了电话过去,询问赵申在哪个包厢。

赵申让方卿先上十楼,他在电梯口等他。

挂断电话前,方卿隐约听到那头杯盏碰撞的脆响,以及有有一众人谈笑风生,这是.....

酒局已经开始了?

方卿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确认自己的确没有迟到,他也清晰的记得赵申说的时间是今晚八点,除非是赵申自己说错了。

乘坐电梯来到十楼,电梯门刚打开,方卿就看到外面站着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勉强突破一米七的个头,梳着个油光的大背头。

那正是赵申。

方卿在网上看过赵申的照片,加上刚才赵申说会在电梯外等他,所以对眼前这人的身份,方卿也没有什么犹豫,走出电梯后便彬彬有礼道:“赵导您好,我是方卿。”

赵申打量着眼前这个高挑俊美的年轻人,比看刘向坤给他的照片时还要惊艳,他不住的点头,百分满意的笑道:“不错不错,难怪老刘跟我那么推荐你。”

方卿被赵申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这个赵申和刘向坤虽年纪差不多,但气质截然不同,刘向坤给人一种德高望重的感觉,而这个赵申,看似亲切的眉宇间闪着一丝油腻的精光。

方卿与赵申握了手:“抱歉赵导,我似乎来迟了?”

“不迟不迟,大家酒刚喝到一半,气氛刚刚好。”

“.....”

方卿心里更为疑惑了。

既然酒局都已开始一半了,那这赵申为何现在才让自己过来。

“来方卿,先跟我来。”

赵申转身朝不远处的包厢走去,方卿抬脚跟上。

既然已到了这里,方卿也无所谓再多走一步,若真有什么猫腻,那等撞了墙再退也甘心。

赵申走的很慢,有意趁这间隙叮嘱方卿:“进包厢后,一定要有眼力劲儿,特别是对陆总,他是这酒局上身份最尊贵的人,进去我就把你介绍给他,叫你来,主要也是为了讨好这位陆总。”

赵申原先准备叫来暖场的人并不是方卿,而是另一位年轻漂亮的男艺人,直到昨天他从刘向坤那里看到方卿的照片,审美神经就被方卿这张脸狠狠戳中,只因这方卿长的太像他年轻时疯狂迷恋过的一个女星了。

赵申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才做了这么一个决定。

当然赵申并非对方卿一无所知,除了刘向坤的那些描述,他也有查过方卿的资料,了解到方卿和签约公司盛星娱乐好像有什么过节,明明资质拔众,却出道三年未得过四番以内的角色,且还刚被刘向坤的新戏退货,这会儿正是最沮丧煎熬,力求出头的时候。

赵申自以为将方卿的心理揣摩了一清二楚,这才想当然的把方卿叫过来。

今晚这机会对任何一个十八线演员而言,都是可遇不可求,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方卿此刻对自己感恩戴德,今晚也会如以往大多数他带到酒局上的艺人一样,使出浑身解数讨好这酒局上的权贵之人,而按照惯例,事后他会在自己新戏里给方卿安排一个角色。

赵申的话听的方卿直皱眉头,他总觉得赵申话里的这句“讨好”,并非指一般的奉承,这让他不由想起以前从唐率口中听过的传闻……

一般酒局,前半场大都是围绕着生意,等酒至半酣,平日里揣着端着的人开始流露本性,随心所欲时,那成人酒局的下半场就来了。

成人之本性,贪财好.色,上半场的议题中心是赚取财富,那下半场的放纵,自然就是....

所以这下半场被推进酒局的人,就更像是个送给高位者的“惊喜”,亦或是,礼物。

也不知真假。

方卿这几年没机会接触这种级别的饭局,但这类酒局上的规则他不是完全不懂,奉承资本家是必然的事,他也不是自命清高到一根筋的人,对投资商说两句好听话他还是能做到的,但凡事都有一道界限,界限之内怎样他都能镇定应对,但若越限,他一概不会奉陪。

到了包厢门口,赵申停住脚,转身对方卿道:“小方啊,要是今晚之后出头了,你可不能忘了我这个为你做牵引的贵人啊。”

方卿客气的说:“赵导如此提携,当然是该一直记在心里的。”

赵申自鸣得意,再次用欣赏中透着一丝贪婪的目光,将方卿从乌亮的短发描绘到修长的双腿,仿佛在看着一尊自己亲自挑选出的完美艺术品。

他对自己这临时换人的决定,甚是满意。

赵申私下了解过这位年初刚来国内发展的陆总,知道他对女人没兴趣,且脾性古怪难测,不沉迷酒色,据说也没什么混乱的私生活,一直保持着健康自律的生活方式。

只是男人没有不好色的,赵申深谙此理,在他看来,这位看上去性冷淡的陆总,只不过是眼光过分挑剔,瞧不上一般的莺莺燕燕,所以就给人一种作风优良的感觉。

但只要不是性.无能,男人碰到对味儿的猎物,自制力该崩盘还是会崩盘的。

今晚要是方卿入了这位大佬的眼,他也能跟着讨得不少的好处,但若这陆总瞧不上方卿,那也无所谓,本就是他自己对方卿一见钟情,正好也能早早的便宜他。

赵申灼热的目光,越发让方卿觉得今晚赵申让他过来,并不是为考量自己是否适合参演他的新戏。

“好了,我们进去吧。”

赵申说着,转身推开了包厢门。

一阵浓烈的酒气袭来,方卿下意识的皱了下眉。

赵申已娴熟的换上一张八面玲珑的笑脸:“不好意思各位,来迟了,这人呐还紧张呢,一听说要见的人是陆总,一路踌躇....”

赵申侧过身,方卿的身影这才完全面向酒桌前坐的众人。

方卿皮肤白的在灯光下泛着细瓷的光泽,衬的那双眸子如墨冰一般,灯光下像盈着一片清澈的星光,鼻梁挺直且鼻翼纤巧,嘴唇的颜色也被皮肤映衬的嫣红了一些,像沾附了几滴樱桃汁,他一身剪裁修身的黑色西装,只因那两条腿实在太修长了,一千出头的西装在他身上穿出了高奢订制的质感,

酒席间有几人的目光,已经挪不开了...

倚坐在最上席的男人,在方卿的那张脸映入眸中的瞬间,瞳孔几不可察的震了半秒,他微微眯起双眼,漆黑如深海的眼底,刹那间瞬息万变。

这是————

“来来方卿....”赵申带着方卿走向上席的位置。

方卿脸上保持着恰到好处的,淡然的微笑,目光从容的从面前的酒桌一扫而过,心里掂量着一会儿的客套话。

然而....

一点五秒后,方卿瞳孔骤然紧缩,目光愕然的定在了那个坐在最上席的男人的脸上!

连带着脸上的笑容,都光速凝结!

那是———

不。

不可能。

那男人模样极其英俊,剑眉星目,挺鼻薄唇,看着年轻,但气质稳成持重,目测最多也不过三十左右,穿着质地精良的纯黑色衬衫,衣袖口随意的卷到肘弯处,露出肌肉流畅结实的小臂。

纵观这酒局上的五六人,也就只有他脱下了西装外套,给人一种完全放松的感觉。

他不动声色的靠在椅子上,目光慵懒而又锐利的盯着方卿,嘴角扬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细微的弧度。

“这位就是我先前跟你说的陆总。”赵申将方卿往前轻轻推了推,端起一杯酒塞到方卿手中,笑着说,“方卿呐,愣这干嘛,还不赶紧的给陆总敬酒啊。”

方卿被冰封住一般的面容下,早已掀起惊涛骇浪,脑袋里像有几万颗玻璃珠滴滴哒哒的疯狂跳跃,令他无法平静。

他一向自认坦荡,但是此刻,方卿发现自己连与那个男人对视都极其耗费心力。

会是他吗?

陆总?

一样姓陆,即便是比曾经更加深刻成熟的的容貌,但依旧摆脱不了七年前的影子....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还有第二个人与他这样相像。

这,就是他!

方卿忽然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和表情面对,更不敢去想,此时此刻的他又是如何看待突然出现的自己。

时隔七年,两千五百多个日夜,明明是如此漫长的时间,偏偏往昔的一切清晰的仿佛就发生在昨日。

只是物是人非,彼此的蜕变,都像经历了几个世纪一般,天翻地覆....

方卿呼吸困难,他感觉自己脸上那看似镇定的伪装面具,正在一点点的开裂,他几乎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目光中的戏谑与玩味,又似在欣赏着他此刻瞳孔里的地震。

方卿端着酒杯一动不动,气氛乍然僵持,所有人不明所以的看着方卿,包厢里鸦雀无声,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着。

而方卿面前这位一直不露辞色的陆总,他身形倦懒的靠着座椅,抚在酒杯上的手,食指漫不经心的叩击着杯身。

那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但似乎并不着急。

“怎么了方卿,这是紧张了吗?”赵申见气氛不对,赶忙又笑着道,“陆总是自己人,来,赶紧给陆总敬酒啊,别让陆总等急了。”

方卿这才仿佛从遥远的回忆中缓过神,他用尽全力定了定心,牵动嘴角开口:“敬陆总一杯。”

多余的客套话他一句都说不出口,方卿相信这个男人也一定认出了自己,哪怕是装模作样的加一句久仰大名,都会在他和这个男人之间显得极为虚伪。

但此刻若临阵脱逃,那他在这个男人面前,不仅是如今的生活境地,连精神领域都会败的一塌涂地。

“先坐吧。”陆离霄并未端酒,淡笑着对赵申道:“赵导有心了。

他明明看上去很友好,但却依旧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低压气场,让人很难对其察言观色,只能一概在他面前小心翼翼,恭恭敬敬的端着笑脸。

赵申一听,心中暗喜不已,他知道陆离霄这是接受了他这份“礼物”了。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话果真是没错。

“陆总喜欢就好。”赵申喜笑颜开,为方卿拉开了陆离霄旁边的那把椅子,“来方卿,坐这给陆总倒酒。”

当方卿发现这赵申不再给他介绍酒局上的其他人时,他就意识到自己今晚所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了。

如他先前所想,他果真是赵申送给这个男人的“礼物”。

加上他跟赵申,这酒局上也不过才七人,除了他以外就只有一名演员,那就是凌尧,他坐在自己对面的另一个中年男人旁边,半边身挨那男人很近,俊美的脸上笑颜明艳,不知说了什么笑话,逗的旁边的男人大笑,不时伸着咸猪手宠溺的捏着凌尧的脸颊。

这跟凌尧在荧幕上给人的阳光纯情的感觉截然不同,不过方卿对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人,从来都懒的赋予自己的喜怒哀乐,他此刻唯一在意的,是他发现这场酒局的本质只是为讨好这些在娱乐圈举足轻重的资本商。

而这种“讨好”,也不仅仅是他之前所以为的,嘴上的奉承。

但就算要借口离开,也得见机委婉行事,得罪了这群人于他事业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方卿坐下后,酒局又恢复如先前一样热闹。

一侧的目光灼烈到方卿难以忽视,以至于无论他如何故作自然,都无法摆脱那种被人用目光强势锁定的感觉。

“方先生哪的人?”陆离霄忽然开口,声音低沉,看似问的漫不经心。

方卿微愣,一时分不清这个男人是真没认出自己,还是在明知故问。

就算是过了七年,他这张脸也不至于让他毫无印象。

“中安市。”方卿也同样看着陆离霄,很客气的回道。

如果这家伙真一直记恨自己,就算这会儿他甩门而去,他也绝对逃不过这个男人的调查,那就不如坦然面对。

更何况那么多年过去了,就算他心里有恨,如今又能剩下多少。

“方先生跟我多年前认识的一人长的很像。”陆离霄淡笑着,他的眼睛狭长深沉,灯光下如古井般幽深,令人根本无法揣摩出他此刻的心思,“恰巧,他也姓方。”

方卿微笑:“这么巧,我也曾有位朋友与陆总长的很像,那人也同样姓陆,不知道陆总的那位朋友叫什么?”

“不,我跟他不是朋友。”陆离霄微斜过身,一胳臂懒懒的搭在椅背上,他看着方卿,意味深长道,“准确的说,我应该是他现在最害怕见到的人,

“....害怕?”

“他亏心事做的太多,性子又傲,我想如果他现在见了我,大概会想逃跑吧。”

方卿眼睫微颤,但转瞬间莞尔一笑,不慌不忙道:“人是会变的,或许他如今并非陆总想的那般懦弱。”

“方先生说的对,人的确会变。”陆离霄似笑非笑,慢条斯理的说:“这人一旦落魄了就容易堕落,就算曾是富贵名门的少爷,为了钱与前程也可能自甘下贱,所以他若能淡定的坐在我面前,我也能理解。”

“.....”

这话音深处的嘲讽就如凌迟一般。

搭在腿上的一只手不由攥紧,方卿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不可逞口舌之快,今非昔比,此刻驳嘴反击于自己百害而无一利。

这些年,他学的最多的不就是克制吗。

成年人的世界,是分高低贵贱的,他早已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蚍蜉何必撼树,绕道而驰也是一生....

“自古成功人士,大都豁达大度。”方卿声音温和,也就像是在说一跟自己无关的事情,“那人若能气定神闲的坐在陆总面前,想必是他觉得像陆总这样身份尊贵的人,绝不会睚眦必报,对陈年旧事耿耿于怀。”

陆离霄微微眯起双眼....

一丝奉承里透着半分委婉的求和,可话似玩笑一般说的不卑不亢,好像他若执意追究下去,倒显得他心胸狭隘。

他根本感受不到眼前这个男人一丝一毫的示弱,

“你怎么就知道....”陆离霄微微倾身靠近方卿,笑容诡异,“我不是睚眦必报的人。”

陆离霄这张脸在明亮灯光下英俊的惊心动魄,眉骨至鼻梁的线条堪比完美的古希腊神雕像,每一寸都比例恰好,不笑的时候冷若冰霜,笑的时候....大都笑的很浅,嘴型透露着友好,但眼底没太多情绪,他看着方卿的时候,眼底的笑都是没有温度的。

方卿没有说话,脸上本就牵强的笑容也一点点的流逝。

看来他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继续诎膝请和,也只是给这个男人当笑话看罢了。

上一章:第1章 赴局前! 下一章:第3章 自知之明?
热门: 冰与火之歌7:冰雨的风暴(上) 重生之暗夜崛起 穿越之太乙仙隐 网游之盗版神话 刺客正传1·刺客学徒 天官赐福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 全校都在嗑我俩的CP 孤身走我路 龙骑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