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不速之客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阴阳之宴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三爷开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对于今天能够到这里来,凌剑可是期盼已久了。在第一次听说阴阳宴这个说法的时候,凌剑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近来武功又有大幅度精进的他,信心更是爆棚到了极点。

这是多好的机会啊,几乎两个大陆所有的顶尖高手都齐济一堂,若是在这种场合下成功立威,那曰后顺天盟的事情谁还敢道半个不字?这种无形之中的威慑力才是一个武者最大的价值之所在啊!

尤其此来还有一个明目张胆的名头:找皇甫世家家主和宋家家主,恩,找他们两位大人物有重要事情商量。如此的师出有名,更可顺着自己的姓子的事情,真是太合适了,没这么合适的了。

对于凌剑的打算,凌一等比较有理智的人同时以无语相对作回应,几人都是郁结的肚子抽搐起来;公子是曾经说过,到了差不多的程度,就去找两家家主谈判,此次并不是真的要一鼓作气灭掉两家,但公子并没有说过具体什么时候是差不多的时刻啊!公子更没有说过去水家找那两个人吧?

找皇甫严寒和宋天桥,您犯得着去水家和玉家的阴阳宴上去大闹一场吗?这可是一个大大的马蜂窝!这也太冒险了吧,未必有益!

但是凌天此刻不在,而且还是无影无踪、下落不明,就算想请示汇报也是找不到的;而只要公子不在,在这说了算的就属剑哥大人了。凌剑眼睛一瞪,就说这个当口就是最合适的时机,也是最恰当的机会,那敢说半个不字?

纵观整个凌家,凌剑忌讳的顶多也就只有三个人而已,一是凌天,二是凌晨,三是黎雪,甚至最后一个还是心服口不服的;眼下这三个人都不在这里,正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顺天盟的总舵,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凌剑的一言堂!

于是乎,凌剑非常高兴的通过了这项决议(不通过不行啊,谁敢反对顿时就是一顿毒打啊。还不服就再接着打,直到打服为止。这叫以理服人。)并出言恐吓道:等公子回来的时候问起,就说是我们几人一同商量的,共同同意的,都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我老成持重,再三劝阻,奈何你们一味坚持,我也没有办法,就只好勉为其难的同去了,主要是怕你们有危险……谁要是说错了话,可休怪本大爷不客气!

凌一三人和凌十九两人都是噤若寒蝉,前者三个在顺天盟是说一不二的老大,可是在这位剑哥的面前基本和可以搓圆捏扁的面团也没有太大区别,至于十九、二十两人就更别说了。几人私下里一阵嘀咕,这才几天没见,剑哥怎么变得这么阴险,这么地卑鄙了?!就他刚才的嘱咐,说出去谁信啊,糊弄他自己吧!他还老成持重?这话若是让公子听见,不管谁说的立即就得吃一顿排头!

所以凌剑就这么理直气壮雄赳赳气昂昂的来了,由于水家所有的高手都集中在了这里,所以凌剑这一路进来,愣是没人发现;而且初来咋到就与水家第一高手水无波拼了几剑,对了两掌,在不下六百位一流高手的众目睽睽之下,大马横刀的站在了水玉两家阴阳宴的大门口……“好功夫!阁下是那一位?”冲口赞叹了一声,水无波平板的脸发出一阵热切,看着凌剑;这家伙不简单啊,跟自己砰砰乓乓打了一阵居然丝毫不落下风,出剑之快,招式之诡,身法之莫测,居然都是生平仅见!大大的引起了这位武痴的兴趣,如果不是资格足够的人,水大长老的问话也决计不会这么的客气。

“在下乃是顺天盟的一名无名小卒,奉三位当家之命,前来为皇甫家主和宋家主带个口信。”凌剑昂然而立,语声阴沉:“未知两位家主可考虑清楚了没有?”

在座众人人眼中露出了怒色!简直是太目中无人!惟有水大长老更添几分欣赏之意,有本事的人就应该有这份气派,老子喜欢!

玉冰颜水千柔两人眼中发出了奇异的光芒,这不是凌剑吗?!两女和剑哥相处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光看其身材语气,轻易就认了出来。玉家方面,玉满天扭了扭粗壮的脖子,哼了哼,仰头向天,翻了个白眼,接着却又突然低下头来,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骂道:“他妈的,真是没天理了!”除了两女之外,他老哥是另一个窥破凌剑本来面目的人。

玉满楼的眼睛惊疑的打量着这个黑衣蒙面人,不自禁的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他想起了自己的玉家那一晚上遭遇入侵的事情,那位武功剑术均是绝顶境界的第一楼楼主,无论身形出手都有几分相似,但武功境界却有极大的分别,若说是武功精进,却又似不大可能,概因两者的实力实在相差颇大……作为素识的玉满天自然也认出来了这个最欣赏的小家伙,所以他才愤怒,所以他才不平衡了起来。凭什么呀?这小子原本根本就不是老子的对手,现在倒好,老子直接不是他的对手了!这才多长时间啊?进步怎能有这种速度,他奶奶滴还有天理吗?

当然,玉满天这一句话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却是全然不同的意思,就是啊,六七百一流高手在这里你还敢来捣乱,真是没天理了!

无上天的四人对望一眼,默默地笑了笑,坐了下去。凌天手下的第一高手,他们也是认得啊,记忆犹新啊,尤其那残酷到让人呕吐不停的杀人手法……,不过四人自然不会揭露,自从送君天理将裂天剑送给了凌天,无上天就在无形之中划归了凌天的阵营之中,四人自然不会与凌天的人作对,泄露属于凌天的高端机密。

其实说起这件事情,整个无上天也是郁闷不已。那可是裂天剑啊!天下主权的象征,送给了凌天,凌天居然还一副不情不愿好像是吃了多大亏似的表情,那意思分明就是无上天占了凌天多大便宜的意思,这一点在无上天的内门几位长老知道之后,差点儿气得吐血……还有一个令众人想暴打凌天一顿的是,凌天不仅用裂天剑来杀人,而且还用裂天剑来切肉,烧烤,劈石头……那可是裂天剑啊,我的天!

所以无上天的人们对于凌天,人人都是一肚子气!当然,叶轻尘的气要稍小一些,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叶轻尘在凌天那里可是连吃带喝丝毫不客气临走还打了n包……凌剑的话问出口,皇甫严寒和宋天桥两人还未来得及说话,天外天的鹰鼻老者已经暴怒的站了起来:“狂妄小子!你是什么人?敢到这里来放肆闹事,想要找死吗?”

凌剑无声的笑了起来,眼睛便如两把利剑,看在鹰鼻老者脸上,只片刻,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老小子你水准太差了,老子没兴趣。”

鹰鼻老者几乎一口鲜血喷将出来晕厥过去!哆嗦着手指,两眼血红的指着凌剑:“你你你……”

凌剑哼了一声,两眼看向皇甫严寒和宋天桥,缓缓的道:“三位当家说,他们很不高兴。就再给你们今天一天的考虑时间,第一是归顺顺天盟,第二是彻底的瓦解冰消!何去何从,你们两个尽早做出决断!”这样说话的口气,已经不是在与两位家主谈判了,而是直接的以上级对下级的口气。对一旁的鹰鼻老者更是全然不理。

凌剑就这么一个人孤身站在门口,却是底气十足,自信满满,两道眼光睥睨纵横,分明完全不把这足以引起天下震动的六百多名高手看在眼里!在别人的眼中,就好像这黑衣人身后有着千军万马,极近强悍的强大势力作为后盾一般。

玉家几位长老冷哼一声,就要上前,玉满楼脸色一沉,几人醒悟,顿时又都坐了回去。这个黑衣人闯的乃是水家的庭院,找的又是皇甫家族和宋家的人,他们打得越热闹越好,全部死光了玉满楼才高兴呢,自然不会让自己的手下去为水家和皇甫家强出头。

水漫空脸上泛起怒色,冷冷的道:“你是顺天盟的人?”

凌剑黑袍一飘,挡住水漫空的气势,冷冷的反问了回去:“你是水家家主水漫空?”

“好胆!”

“放肆!”

水家的高手纷纷怒斥。

水漫空一摆手,眼中有了沉思之色:“以阁下的武功又怎么会是无名小卒,难道在顺天盟之中,你竟不是当家的?”水漫空心中警惕了起来,从黑衣人的话语口气中听得出来,眼前这个人居然是奉命而来!此人武功比之水家第一高手水无波也不遑多让,这样的足以成为一方霸主的盖世身手,居然还只是顺天盟的手下而已!那么顺天盟的三位当家的实力到底要高到了什么地步?如此一想,不由得全身冷汗涔涔!水漫空的口气无形中又多了几分客气。

凌剑冷笑:“话已带到,在下告辞!”水漫空毕竟是水千柔的老子,而水千柔又已经是凌天认可的老婆,换句话说,水漫空也就是凌天名副其实的泰山老丈人,即便以凌剑的狂傲,面对这位大佬却也不敢过于不敬,自然就没有老子长、老子短的了!

凌剑一振黑袍,就要离开。实则凌剑心中极为失望,从这一刻的对峙,他就已经看了出来,此间高手虽多,但水玉两家都不见得会真正的出手,虽然这是水家的地盘。在两家人的心中,即将开始的百年约战远远比自己要重要得多!

其余人等,无上天不会对自己出手这是肯定的,天外天出手与否无关紧要,凌剑一眼就看出来,那三人没有一人是自己的对手,甚至三人联手自己也可一战,若是那样却没有什么意义!这样算来,自己留在这里实在没有什么意思?

不过,此来的第一目的已经达到了,那就是绝对的威慑!经过此事之后,就算水家再想要和顺天盟作对,也要仔细的考虑考虑!像凌剑这般足可对敌水无波而不落下风的高手,环顾当世只怕也是凤毛麟角,竖起五个手指头可能还要曲下一两个,谁也不见得惹得起。

“慢着!”水无波一掠而出,“跟我打过一场,再走不迟!”他的眼中全是兴奋,棋逢对手的兴奋!

“嗖!”凌剑正飘身而起的身子忽然下坠,突然变成整个身子在空中平平飘着,头前脚后,一剑削了过来,水无波长剑一格,顺势刺出,剑到半途,突然分散成三团剑光,再往前,再次分裂,分为九朵剑花,嗤嗤的剑气纵横交错,笼罩了凌剑的整个上身。

“来得好!”凌剑一声清啸,手中玄铁剑自下往上猛地一挥,嗡的一声,在两人的中间突然出现了一大片耀眼之极的闪亮白光,却是长剑带起的剑气形成了实质,在空中形成了一堵墙,由剑气组成墙!

水无波九朵剑花同时刺在白光上,内力猛催!

轰的一声,接着众人分明听到了“哗啦啦”一阵响,那堵白光剑气形成的墙壁突然碎裂,就如是碎裂了一大块玻璃,但地上却是什么也没有。

大厅门口的黑衣蒙面人早已无影无踪。水无波长剑已入鞘,站在大厅门口,恍然若失。

“大长老,你怎么样?”

水无波眼睛紧紧盯着门外的一个方向,脸上神色变幻,突然扬声大喝道:“甲子之战后,我要与你一战!敢应承否?!”

远远的一道冷漠的声音游丝一般传来:“三天之后如你还有命在,再议此约不迟,还是先换把好剑吧。”

水无波哼了一声,转身向座位上走去,突然他的剑鞘之中传出哗啦一声响,水无波脸色大变,伸手一抽,手中赫然只有一个剑柄!

剑鞘摘了下来,倒转往地下一倒,哗啦啦,数十片长剑碎片出现在地上。在灯光的映照下,就如同是夜晚的星空一般,闪闪的眨着眼睛。

众人同时大吃一惊。就在这两次交手之间,对方居然已经将水无波的长剑斩成了碎片!怪不得对方会说‘换把好剑吧’这句话。原来对方手中的长剑竟然是一柄极之罕见的绝世利器!

人人都知道,水无波向来只使用最普通的青钢剑,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武功到了极处,就算是飞花摘叶,也是绝世利器!’但今天的这一幕,却让水无波彻底的改变了这个想法。

水无波看着地上的一地长剑碎片,突然笑了起来,很十分非常相当的开心地笑了起来。长袖一拂,满地碎片消失不见,神色如常的回到座位上,安然坐下,就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皇甫严寒和宋天桥两人尽是面如土色。两人都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到了水家最为防卫严密的地方,顺天盟居然依然敢找过来,而且还是如此这般嚣张无比地在这边的实力最为庞大的时候突兀而来,然后又从容而去!

如此看来,天下之大,何处才是安全之所?难道竟一个都没有!难道两家数百年基业就这样毁灭在自己手中吗?

如果不想毁灭,难道真的要投降?从此寄人篱下、任人驱策?

皇甫严寒与宋天桥两人对望一眼,分明都看到了对方的眼中那难言的苦涩。那时一种大难临头,却无从化解的绝望苦涩!

玉满楼满脸沉思之色,难道自己以前的猜测错了?这人或者不是前者所遇的第一楼主,但两人的武功路数却是同一门派,这点已经无庸质疑,以此推断,难道那第一楼竟然真的不是凌天所属的势力?而是顺天盟的势力?自己早就听说过顺天盟的名头,一直以来,玉满楼也只是把顺天盟当做一伙虽有实力但却是不成气候的马贼,但现在看来,这帮马贼分明已经拥有了足以左右天风大陆的能力!其实力甚至已经凌驾于千年世家水家之上,若是再与神秘地第一楼连在一起……难道在这争霸天下的大局之中,自己又要增加一个顺天盟作为对手吗?

如此这般想着,玉满楼顿时有些患得患失忧虑起来,对于众人此后又说了些什么,竟没有注意,及至醒来看到众人都看着自己,才突然发现宴会已经开始了。

接下来便是约战之中的对手分别向着对方敬一杯酒,这一杯酒,就叫做解怨酒,喝了这杯酒,无论是谁死在谁的手里,都是没有怨恨,没有仇恨。生死各凭实力,各凭天命。

众目睽睽之下,两个一样国色天香,一样倾城倾国的绝色佳人分别端着酒杯,盈盈起立,四目一对,同时示意,同时仰头,一饮而尽。

水漫空目光一闪,呵呵笑道:“玉兄,这一位就是冰颜侄女?果然国色天香,秀外慧中!”水漫空早已经是知道,自己女儿这次的对手,玉家的小公主玉冰颜乃是一个身患绝症的武学废人,不意眼睛一扫之下,却发现这个白衣少女竟然神完气足,浑身隐隐露出一流高手的风范,这哪里是什么武学废人?就算是从小练武,能有这般成就也能用天才来形容啊!较诸自己一向自傲的女儿千柔也不遑多让。

“不错,这就是敝侄女——玉冰颜;冰颜,还不向水伯父请安问好?”玉满楼自然知道水漫空在想什么,却是一点也不担心。甚至看着水漫空的眼神都有些鄙视的意思。心道我这侄女这次来就是来送命的,你还担心个什么劲?他那里知道所谓关心则乱,水漫空早打算让女儿参与过这次甲子之战之后,就遣女儿复回天星,与凌天双宿双栖,如何肯让女儿再担什么风险!

(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凌天传说,本站提供凌天传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凌天传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阴阳之宴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三爷开战
热门: 重生之都市仙尊 三寸人间 偷偷藏不住 最强弃少叶默 君九龄 武动乾坤 沈浪徐芊芊 全职法师 诡秘之主 大明文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