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阴阳之宴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福缘深厚 下一章:第三十章 不速之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皇甫严寒和宋天桥两人都清楚,现在的水家城堡虽然处处杀机,却是最安全的地方,最少顺天盟的人是进不来的,也是不敢进来的,眼下保住姓命才是关键不是。

中间大厅,摆下了宴席。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或者是两大隐门的裁判,无一遗漏,都端端正正的坐在这里,水玉两家的高层人物,自然也是无一缺席的。

吃过这顿饭之后,只怕这些人再也没有同桌吃饭的机会!甚至其中的一部分人再也没有了吃饭的机会!这顿饭,也是玉水两家人最为神圣的一顿饭,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这都算是一次最后的告别!

另外这一顿饭,也是千年之前有两大隐门为了调节两家仇恨所作出的最后一次努力。就是在决战之前叫齐两家的高手做了最后一次调解。但却没有丝毫效果,两家依旧杀得血流成河!当时两大隐门的掌门曾经仰天长叹:“想不到我们两人组织的一顿饭,竟然成为了这么多的高手幽冥两隔的阴阳宴!”

从此之后,两家便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决战之前所有对手在一起,共同吃一顿阴阳宴!这顿饭,是战书,也是告别!吃过阴阳宴,无论是生是死,一甲子之内,两家需和平共处!所有的恩怨,均在阴阳宴之后,做一个暂时的了断!

这一战的战地若是在天星,自然是有玉家提供,在天风,水家则是责无旁贷!千年以来从未变过!

不过这一次,却与往年有些不同。往年除了两家和两大门派之外,再也没有别人参加,而今天却多了两个人。自然就是厚着脸皮跟过来的皇甫严寒和宋天桥。算是两家的阴阳宴第一次有了旁观者。

所有的人脸色都很沉重。

主位上,水漫空当先安坐,稍下,便是清癯瘦削的水家第一高手水无波。依次往下,便是水漫空的三个堂兄弟,然后便是一身水色衣裙的水千柔,平静的坐在那里。水千柔的下首位,便是水家参与这次甲子约战的两百位家族高手!

水漫空平静的坐着,脸色洋洋不动,目光之中无惊无喜;但在任何人都无法发现的眼底深处,看向自家的三个堂弟与那参战的二百位高手的时候,却是无比的冷冽!

现在,水漫空心中对于这些人痛恨,竟然远远的超过了对于玉家的仇恨!玉家对付自己,两家本就是千年仇敌,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就算是死在对方手中,水漫空也绝对没有半点怨言。作为一个江湖人,死在仇人手中,正是死得其所!便如百战将军希望可以马革裹尸一般,但这些心怀叵测的‘自家人’对付自己,却实实在在的是天打雷劈的不可原谅!

水漫空的正对面,主客位,玉满楼端然而坐,依次是玉满堂,玉满天,玉冰颜,然后是十六为长老率领的两百名玉家白玉高手!人人脸色如常,平静之极。

一片静寂之中,水无波如同冷电一般的目光看向玉满楼,所有的对手之中,能够真正看在他眼中的,也就只有玉满楼一个人而已。本来平静坐着的玉满楼在水无波的眼光刚刚投射过来的时候,突然含笑迎了上去。两人的目光对个正着,眼光一对,两人都是浑身一震,不着痕迹的动了一动。

在别人看来,这不过是两人无意之间对了一次眼,但水无波心中却是泛起了滔天巨浪!他自然知道,是自己主动的看过去。但玉满楼却在自己心念一动的那一刹迎了过来,这一个‘迎’字,已经说明了一切!

水无波主动,玉满楼被动!在这种情况下,两人平分秋色!

高下立见!

玉满楼的武功竟已比自己要高出一筹!这是水无波心中得出的结论!这个结论让水无波心中顿时沉甸甸的起来。

原本以为有自己坐镇,就算玉家再强,这第一高手之战也是稳艹胜券的,没想到玉满楼的武功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地步!

这让水无波有些不明白了,自己一心一意的苦修,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能有如今的武功可说是顺理成章,但玉满楼身为玉家家主,曰理万机,他是怎么修炼的?居然能够到达这般地步?

对于两人这极为隐晦的一次交手,在座的看出来的不多。但坐在超然席位的无上天的叶轻尘和自己的同伴以及天外天的两人都是眼光一闪,主位的水漫空眉头一皱,另外便是水玉两家的几位造诣极高的长老相互递了个眼色,大家各自心中有数。

无人注意到的角落,水千柔与玉冰颜隐讳地相视一笑,水千柔咧了咧嘴,玉冰颜做了个鬼脸,两人迅速恢复正经的神色……水家的婢仆们源源不断的将酒菜端了上来,偌大的大厅,除了仆人们的脚步声和餐具放在桌上的轻微声响,再也没有任何别的声音,气氛压抑的几乎能够令人窒息!

“时隔一百二十年,我们水玉两家终于再次相聚于这个大厅之中,可喜可贺!”水漫空作为地主,自然要第一个说话打破这一片寂静,他一张口,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同时向他看了过来:“容我先将我们的贵客向各位做一介绍。”

“这四位,乃是无上天的高人,相士叶轻尘、秀士李志方、樵夫孙成力、棋痴沈小桥。”随着水漫空的介绍,四人端坐如山微笑颔首。

“旁边的几位便是……”水漫空正要介绍天外天的人物,突然一个铿锵的声音突兀而又冷漠的响起:“传闻中的天下第一高手江山令主送君天理没有来吗?”

这句话一出,同时有八个人变了脸色!

说话的是水无波。这是一个真正的疯狂武道狂人,也是一个醉心武学的绝顶高手,人情世故什么的,根本不在他的考虑之内。也只有他,才能在这等时候说得出这句话来还自我感觉十分良好!

这一句话,竟是硬生生地打断了家主水漫空的话头,这在任何一个大家族来说,都是十分忌讳的事情。

另外就是突然问出这一句,说明了水无波对与无上天他只看到了送君天理,对这四个人根本没有看在眼中!这对叶轻尘四人乃是极大的羞辱!

还有一个严重的后果,就是天外天!水漫空已经介绍完了无上天的人,正要介绍天外天的高手的时候,却被打断了!这只能说明在这为水家第一高手的眼中,根本就已经没有天外天的人存在,又或者是完全不放在眼中!这种最彻底的无视,更是奇耻大辱!

天可怜见,以上的三桩罪过,说话的水无波却是根本一桩都没有的。他根本没有羞辱家主、又或者看不起叶轻尘四人、无视天外天的意思;而是水无波对于送君天理这位天下第一高手实在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也充满了敬意,再听到家主介绍的时候没有听到这个名字,水无波便顺嘴问了出来。这在他自己来说,实在是再自然不过的问题。但听在有心人耳朵里,却是足以掀起血战的仇怨!

但问题就在这句话是水无波说的,有水无波的身份在那,所以就算是水漫空也不能去解释什么不懂事不会说话啊什么的,而水无波自己自然更加不会去解释什么,所以这句话惹出来了巨大的麻烦!

感觉到八道不善的目光愤怒的看向自己,水无波冷哼一声,毫不示弱的一一反击了回去!居然敢挑衅我?你们有病啊在这种时候来惹我?就凭你们,难道我水无波还怕了不成?

叶轻尘看了他一眼,双手下压,示意其他三人不要妄动。以他的老辣当然不会在这等时刻多生是非,其他三人愤愤不平的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叶轻尘不计较,可不代表别人也不计较。

“不知水无波长老此言何意?”语声阴沉,脸色更阴沉,说话的是天外天的一位坐在首位的鹰鼻老者,水无波的目中无人让这位天外天的元老愤怒了!

千年以来,天外天无论如何努力,总是被无上天有意无意地打压了一头,到了他们这一辈,总算稍有转机,门人弟子也有不少禀赋俱佳的,满以为能打一个翻身仗,哪知道无上天却又出了一个送君天理,被压的更惨了,本就郁闷之极。今天在这里仲裁水玉两家决战,两家完全是平起平坐的地位,哪知道水漫空介绍了一半却被打断了。而打断的人问出的,竟然是无上天的送君天理怎么没来?是可忍孰不可忍?!!

简直是欺人太甚!

水无波冷冷瞟了他一眼,死板板的脸上漫无表情,淡淡的道:“你以为是何意,便是何意!”

轰!

气炸了!

鹰鼻老者腾地站了起来,暴怒的喝道:“水无波!你敢羞辱我师门,老夫今曰与你势不两立!”

水无波有些诧异的抬起头看着他,眼中闪过一缕疑惑,我什么时候羞辱他的师门了?这人真是莫名其妙!对这样的人,水无波当然不会客气,更不会解释追问,冷冷的道:“与我势不两立?凭你也配?!以阁下的实力,真的有资格评断此战吗?!”

鹰鼻老者气的浑身一阵剧烈颤抖,声音都变了调:“好狂徒……”

水无波全然无视,自顾的端起酒杯,饮了一口。作为一家之主也是今天宴会的主人的水漫空还未说话敬酒,他居然已经自己喝了起来,这显然又是一桩无礼的行为。

玉满楼也在看着他,突然眼中出现了笑意,含笑道:“这位长老,这位水兄只怕并不是轻视与你,而是他根本就不会客套,说得俗一些,水无波水兄应该是一位心无旁骛只为了武道的巅峰而存在的人,其余的任何事情,都不会放在心上。这样的人听到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送君天理居然没来,自然要问一句,我可以担保水兄没有别的用意。”

水家的人都没有为水无波辩解,作为仇敌的玉满楼居然抢着为他解释起来,这件事透着诡异。

水无波眼睛一亮,突然嘴角逸出一丝笑意:“说得好,我敬你一杯!”说着端起了酒杯,遥遥相敬。

玉满楼呵呵一笑,也端起了酒杯,两人都是一饮而尽。

这两个人都未等水漫空宣布酒宴开始。水无波是无意,而玉满楼的开口却是有意。

他本有意坐山观虎斗,但却意外地看出了水漫空脸上的一闪而逝去的怒意,不由得想起了水家内部严重不合的传言,眼珠一转,所以此时站了出来。他若是不替水无波解释,水漫空反而没有这么生气,但到了现在,玉满楼觉得自己已经成功的在水家第一高手和水家家主之间制造了一道沟。此次约战水家无论胜败,这道沟都不会消除!若是因此而起斗争,水家内部大打出手,自相残杀,自然是最好……鹰鼻老者气咻咻的看着水无波,良久,才在另外两人的劝说之下,重重的坐了下去。就在此时,突然一阵寒意从门口的方向隐隐传来,厅中玉满楼水无波水漫空三人同时脸上有些变色,锋锐的目光同时看向门口,如临大敌!

其余等人也有不少发现了异常,纷纷向外看去。

一个清冷的声音如同是九幽之中吹出的寒风,泛着冰碴子一般寒冷彻骨的飘了进来:“水家戒备果然森严,名不虚传,佩服佩服。在下今曰冒昧来访,敢问皇甫世家皇甫严寒家主和宋家宋天桥家主可在里面?”

水无波冷喝:“谁?”一股强烈的战意随着喝声冲了出去,他已经感觉到,从来人的气势看来,来人的武功未必就在自己之下,天风大陆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位绝顶高手?而自己竟是不知道?

水无波的气势刚刚涌出,外面似是回应一般,突然一阵狂涛般的杀气疯狂的袭了进来!厅中众人顿时觉得口鼻皆窒,浑身发冷!

战意是战意,却不等同于杀气!

水无波虽然是水家第一高手,战意也是浓厚之极,但一生之中真正杀过的人却是不多!这般如同形成实质般的杀气,明显是无数的杀戮才能培养出来,这样的杀气,完完全全的视人命如草芥!纵然水无波武功再高十倍,也是万万无法拥有的!

眼前发生的这可真算是天大的奇事!

几乎是整个天下所有的顶尖高手全部聚集在了这里,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真有人敢来这挑衅!所有的人顿时都有一种几乎是做梦的感觉,是什么人这么胆大包天?难道此人就是无上天的送君天理?可是就算是驻颜有术,这个男人的年纪似乎也太轻了吧,简直就是一个大孩子啊!

事实上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男人就年纪上而论,还真就是个大孩子!

水无波一声厉喝,身子嗖的窜了出去,半空中光华一闪,长剑已经出鞘。厉烈的剑光带着滚滚的雷鸣势不可挡的冲出!

轻敌大意这种事情,或许会出现在在场的绝大部分人身上,但却绝对不会出现在水无波的身上。他是一个武痴,一个非常单纯的武痴,除了武功之外,天地万物都不会在他的思考之内,就算是面对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水无波也绝对不会轻敌,依然会全力以赴!

所以他这看似简单的一剑,实则已经是凝聚了他全部的功力!剑势一往无回,也不管来的人是谁,到底是好心还是恶意,这都已经不重要了,这一剑都是有出而无回!神来弑神,佛挡杀佛!

若是换作了另外的人,恐怕会在水无波这毫不留手的一剑之下吃个大亏,甚至会付出生命的代价,毕竟武林中的打斗,一上来就底牌尽出,全力以赴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这也是大厅中所有人的想法。

但是,所有的人一起失望了。

水无波遇到的这个对手,这个前来捣乱的人,恰巧也是一个从来就不会小看自己的对手的人,对自己的职业技能也是随时都会准备着,从不会有半点松懈。这个人就算是杀鸡劈柴,也是用他的剑,用他的剑法,用最快的速度进行的!

剑,已经成为这个人身体的一部分,也是自身的本能!快,是他毕生所追求的方向!

厅中众人玉家与几位两大隐门的高手一是自重身份,二是远来是客,岿然不动;至于宋天桥和皇甫严寒两人则是不敢动,在水家哪有两人出头的份儿?就算有心卖好,他们也没有哪个资格、哪个实力!

外面剑光闪烁,砰砰砰一阵细微的轻响之后,随之有两声厉喝同时响起,一声闷哼,一声吸气,水无波的身子一个空心跟头倒翻而回,恰好落在自己原本的座位之前。

这一切来的实在太快,纵说是电光火石也不为过,如果是武功稍弱的人甚至可能没察觉眼前的状况变化,但有资格进入这个厅堂中的人,又有那个不是神目如电的武学高人?!这个来历神秘的陌生人居然可以和水家第一高手水无波平分秋色,不落下风,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极大的身份象征!

而且,后面的事还远远没有结束……“轰”的一声巨响,大厅门口连同两边的半截墙壁整齐的向外倾倒,尘烟弥漫中,一个黑衣蒙面人当门而立,冷电般的目光飞快的在厅中巡视一圈。眼睛先在玉满楼的身上停了一瞬,又迅速回落到了皇甫严寒和宋天桥两人脸上。

(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凌天传说,本站提供凌天传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凌天传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福缘深厚 下一章:第三十章 不速之客
热门: 大明文魁 最强医圣林奇 偷偷藏不住 谍影风云 剑徒之路 永夜君王 灵域 异世邪君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完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