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初至天风

上一章:第十七章 可怜皇甫 下一章:第十九章 宋家宋狂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皇甫世家的皇甫俊眼中闪动着炙热的光芒,俊脸涨得通红,想到阔别年余之后,终于又能够见到伊人归来,见到那令到自己魂牵梦萦的绝世芳容,便忍不住激动起来。更想到水家家主水漫空隐隐约约有成全自己的意思,皇甫俊几乎有些无从自制了。

多年的梦想即将成为现实,这位世家公子真的有些迫不及待了。

“终于到了。”凌天长长舒出一口气,感受着远远传来的泥土的气息,看着远方即将登临的大陆,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海上生活,对凌大公子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枯燥无趣了。海天一线的壮美景致固然令人陶醉,但再每的景致看得太多了也会出现视觉疲劳的,更别说一天到晚看个不停来着,这也还罢了,守着一位绝色美女却不能真个**,凌天每天都觉得自己难以忍受了,小凌公子更是每天早上准时抬手抗议……若不是水千柔严令水家武士只准呆在下层,不准上来,恐怕凌天公子的曰子还要难过一些。

在他的身边,是打扮的怪里怪气的凌剑,腰杆却一如既往标枪一般的挺直。

“阿剑,你说那几个小子见到我们,会是什么表情?”凌天呵呵一笑,吸了口海上的凉风。

“我猜,他们应该会哭。”凌剑也不禁莞尔,笑道。

“真的?要不要打个赌?我说他们不会哭,敢赌么?谁要是输了脱光了衣服在天风大陆裸跑一圈如何?”凌天嘿嘿一笑,抚着下巴,眼中是一片诡异。

“不敢。”凌剑打了个冷颤,老老实实的摇头。开玩笑,从小到大,跟公子打赌就从来没赢过……裸跑?凌剑可没那脸皮。偷偷看了看凌天,凌剑很肯定的点点头,他坚信,以自己公子爷的脸皮厚度,裸奔一圈估计是不会脸红的,再说了,以公子现在的功力,就算真裸跑一圈,也未必有人能看到他的形象……远处的小灰点渐次变大,大船的影象在众人眼中越来越清晰大,逐渐靠岸。

水家子弟已经分作两列,站在石阶两旁,这次来迎接的水家子弟都是族中精锐,训练有素,一个个器宇轩昂,目不斜视。皇甫俊厚着脸皮硬挤在了水漫成身旁,一同向前走去,静候水千柔一行人的座驾大船。

不知是否是顺天盟凶命在外,水、皇甫两家竟没有人发现,顺天盟所属的所有人不知再何时早已全体下马,静静地站在一边,三位带着面具的头领,个个眼神热切,看着已经停稳得大船,仿佛在迎候着什么大人物。

欢迎的号角声呜呜响起,一个白衣白裙的绝色女子如同仙子一般率先出现在船舱门口,仪态优雅的一步迈了出来,面对着岸上数千眼神的注视,脸色淡然素雅不变,清冷依旧,却自然而然的散发出高贵典雅的雍容气度派,犹如云漫沧海,月满晴空,温润如玉却又高不可攀。

“欢迎柔小公主归来!”水家武士齐声大喊,声震数里。

水千柔眼中闪过一丝淡淡伤痛,一点莫名地凄迷,想起了已经永久埋骨异地天星的嫡生哥哥水千幻,微不可查的轻叹息一声,将那点滴伤痛、凄迷尽敛之后,才缓步拾级而下。船上的水家武士人人兴高采烈,游子归家回家的舒服感觉,让这些人心中都是激动非常,排在水千柔身后鱼贯而下。

在凌天的运作之下,水家虽然在天星大陆折损了六成以上大部分的人手,但总算在天星大陆却成功建立了据点,并取得了天星大陆另一大势力凌家的认可,这在某种意义上已经算等于是实现了水家先祖的一半心愿,单单就这份功劳来说,已经是远远的功大于过,无论牺牲多少人,有这一桩功劳在,都变得不再重要。

水漫成心中恼怒,但此人也算是老歼巨滑,脸上竟却是丝毫不露声色,越众而出,亲切万分的和声道:“千柔侄女这一路走来可是辛苦了,此去天星,战果辉煌,更建立了我水家在天星的万世不拔之基石业,实在是劳苦功高,可喜可贺啊。”

水千柔平静的微微一弯腰,道:“多谢三叔夸奖,为水家不世基业出力,何感居功!。千柔今曰归来,竟然劳动三叔亲身自来接,侄女实在是受宠若惊心中感激不尽,再说。至于此前一役行,损兵折将,折损众多水家精锐子弟,千柔复有何颜面夸口有功,何来劳苦功高功劳之谈?千江堂兄更不幸遭了贼子毒手,侄女每每想起,心中痛如刀割,此刻面见三叔,真真更是无地自容。”

水漫成脸上肌肉一阵剧烈的抽搐,眼神锐利了起来,咬着牙露出一丝笑容,却反而显得有些狰狞了。从不断的书信之中,他焉能不知自己的儿子究竟是为何死的?若说是个其中没有水千柔的影子,打死他他也是不信的。此刻听见水千柔竟当着他的面犹自如此这么说,不由心中更是恨意滔天。

“千江为家族捐躯,正是我水家男儿死得其所,柔儿不必放在心上。三叔虽哀犹荣啊。”水漫成平缓的声音之中,然蕴含着淡淡的杀气竟已似是压抑不住一般。

“是啊,千江堂兄至死也未能为三叔留下骨肉后代延续香火,就此步上黄泉撒手西去,天地也为之动容。”水千柔似乎有些内疚的道。

说到香火传承,水漫成再也忍受不住,脸色黑的如乌云,嘴唇都几乎咬出血来,粗重的喘了几口气,道:“侄女远来辛苦,还是早些回家歇息吧。有什么事情,我们以后总会说得清楚明白的。”

水千柔点点头,道:“三叔说的不错,有什么事情,我们总会说得清楚明白的。”说着昂首而行。

水漫成脸色铁青,阴声道:“怎么只有侄女一人,千幻此次难道没有回来吗?”

水千柔的嘴角痛苦的抽搐一下,停住脚步,并不转身,幽幽道:“大哥他伤得很重,幸而上天庇佑,大哥已经被无上天的送君天理前辈接带走了。相信不过,他很快就总有一天会回来的,该属于他的东西,别人再痴心妄想,也是没有用的。”说到最后两句,水千柔霍然转过身来,两道冷电般的目光看进了水漫成眼中,同样满是森然杀机。

叔侄两人四目相对,各不相望,均能看到对方眼底深处那难以排解的深深的仇恨!

良久,水千柔哼了一声,首先收敛目光,转过头去,举步便行走。水漫成双拳紧握,脚下石阶,已经被他踩出了深深地两个脚印。

“水……水姑娘,你终于回来了?”一个惊喜的声音有些语无伦次的响了起来:“我……我想的你好苦。”

水千柔脸色一沉,毫不假以辞色的训斥道:“皇甫公子,请你自重!这些话,也是你可以随便配说的吗?”

皇甫俊本来神魂摇荡,不能自抑,但听水千柔如此疾言厉色,丝毫不顾忌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一点也不给他留面子,不由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略有不快愤怒的道:“柔妹,想来你还有所不知,水水伯父已经应承答应了我们的婚事,今曰我特地前来迎接与你,也是取得了水伯父的同意,近期寒家就要就行聘之事了,再过不久之后我们就要结为是夫妻了,还有什么话是我不能说的?”

“结为夫妻?你没睡醒觉吧!你也配?”水千柔嗤笑一声,厌恶的道:“皇甫俊,你不要痴人说做梦了,你想与我结为夫妇那决计没有是没可能的事情!就算天下男子死绝了,我也不会嫁给你这这样的无耻个银贼!”水千柔脸上浮起一丝冷笑,鄙视之极的看着皇甫俊:“你以为你暗中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勾当事情,当真就没有人知道么?”

皇甫俊一张俊脸涨的通红,竟是欲辩无从,这小子天生一张英俊脸蛋,四处寻花问柳,若遇入其眼的女子,无论是待自闺中,又或是有夫之妇,都难逃其魔掌,这些年来少说也败坏了百多女子贞艹,只因皇甫世家近年来势力大涨,无人可治,才令其逍遥法外,皇甫俊眼中浮起一丝阴毒,心中暗自怒骂:小贱人!不要猖狂,等老子将你娶回家中,老子压在你那娇滴滴的身子上,你就会尝到老子的手段之长短如何了。口中却是柔声的道:“柔妹妹,这婚姻大事,历来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怕可是由不得你我心意地了的。”言下之意,你父亲已经同意了,纵然你再有意见,再不愿意,也无济于事了。

若是往常,水千柔或者还会心慌一下,但现在她已然知道凌天伴随跟自己一起来到了天风大陆,心中早已是泰山笃定如山岂会将区区皇甫俊放在心上,冷笑一声,道:“是么?”再也不理那等小人他,无视地的从他身边越过,渐渐走远。

皇甫俊看着水千柔无限美好的身影绝情的远去,一口牙齿不由得咬的格格作响。

强忍着想要回头看一看那人的冲动,水千柔默默的向前走着,她知道,此刻的凌天或者想必早已不在船上了,甚至也早已不在自己的队伍之中,回头是看只怕是看不到他了的。

今曰一别,他朝再次再相会,想必要在一个月之后吧?而我此番回家,又要面对那无休无止的勾心斗角,真是想一想就会身心俱疲!水千柔心中一阵油然的失落。

上岸众人骑上家族早已经准备好的骏马,水千柔也已经骑上了自己在家时候的神骏白马,缓缓起行。皇甫俊阴沉着脸,小心翼翼的向着顺天盟几位首领告了个别,带着几名随从厚着脸皮缀跟在水千柔身后五六丈处,气鼓鼓的像个赖气蛤蟆。

不过,皇甫俊到底还是心中有些欣喜的。今曰竟然有幸得见到了顺天盟最神秘的三位头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对自己的印象还不错,若是能更进一步,拉上些好了关系,想必家族的实力将会更上一层楼。此番回去,定要与爹爹他们好生商议。

可怜的皇甫公子并不知道,另有一道清冷澄澈的目光在他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很久,田之移身边,一个黑袍人骑在马上,看着皇甫俊,眼中闪过一道颇为感兴趣的光芒,口中喃喃自语:“皇甫家族?天风大陆的第二号世家吗?倒是蛮不错的玩具!呀。本来还怕远赴异地太过寂寞,现在不愁寂寞了!”

田之移兄弟三人都是围在那神秘的黑袍人身边,听到这句话,都是用一种‘我早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无声的笑了笑,看着皇甫俊的身影的眼神,如同看着一条可以任人虐玩的小狗狗。

若是有明眼人在这里,一眼就可以看出,那黑袍人现在的位置,竟正是顺天盟三位首领的中心位置,而叱咤天风的顺天盟三大头领,现在的站位既不影响那黑袍人看向任何一方的视线,又恰到好处的利用地势地形,封锁了任何可以接近那神秘黑袍人的道路空间。

若是有精通刺杀或者保卫工作的人物来看,一眼就可以看出,田之移三人现在的站位乃是标准的保镖站位!通过他们的眼神动作方位就能够知道,那中间的神秘黑袍人在他们三人的心中的位置,是何等如何的至高无上!

是什么人竟有如此高的地位,天风大陆最著名的顺天盟、最神秘的三大首领竟也如属下仆役一般!?

一声尖锐的呼哨之后,顺天盟所属的下八百骑士同时翻身上马,动作异常的整齐,人人的背脊在马背上挺得笔直。来之前三位头领已经再三嘱咐,此次务必要拿出最佳好的状态,最好的精神,若是谁丢了面子,直接开除出顺天盟定斩不饶!

这还是三位头领第一次如此郑重其事,八百人人人都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唯恐自己表现不好被揪出来当作了典型,万一真的被开除出顺天盟,那还不如被一刀砍了来的痛快。

不知何时,天空之中早已阴云密布了起来,隐隐的电光在云层之中流动着,似乎在孕育着什么巨大的风暴。

八百人一动不动的骑在马上,等候着首领的命令!

田之移眼神之中露出振奋,因为,他看到凌天看向这八百骑士的眼光稍稍流露出一丝满意的意思,顿时心头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自从上岸以来,凌天甚至还没有说过一句话,田之移等人只觉得压抑的不轻,唯恐公子爷有什么不满意,此刻见到凌天的眼神,才算是把心放到肚子里了下了心。

淡淡的一笑,凌天点了点头,一马当先,纵马前行而出。在他的身后,凌剑就像影子一样骑在马上,只差半个马身,紧紧跟随!

田之移马鞭一挥,啪的一声巨响,喝道:“出发!”便跟了上去。

八百人分作八个百人队,有条不紊的跟在后边上,一时间,顿时蹄声如雷,大路上烟尘滚滚朝天!不到一刻钟,已经赶到了水家的骑队身后,丝毫也没有减速的意思。

水漫成眼中已经有些愤怒,但思来想去,再三权衡之下,也只好举起马鞭,喝令水家武士靠路边行走,将大路中间让了出来。

千年劲敌玉家就要到来了,若是在这等时候得罪了顺天盟,等于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得不偿失!

水千柔不知为何,忍不住柳眉一竖,愠怒的问道:“为何要给他们闪开道路?”

水漫成冷笑一声,漫不经心的道:“那这是顺天盟的三大龙头!难道你想要把我们家族这些人全部埋葬在这里不成?若侄女愿意一试其锋芒,三叔决不阻侄女兴头!”

“顺天盟!”水千柔冷哼一声,心中不禁觉得有些悲哀。什么时候起,一向在天风大陆横着走的水家,竟也需要给别人让过路?

秋水般的眸子忍不住狠狠地看向身后追赶上来的骑队,却见一人一马当先,转眼来到身前,平板板的脸上,一只眼睛戏谑的对自己挤了挤,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悄然从自己身边越过。

“啊?”水千柔大吃一惊,原来是这个可恨的家伙!娇哼一声,远远的传了过去,意思是等再见面的时候我要你好看!可恶的家伙居然瞒了我这么久!

紧随之后的又是一骑马嗖的越过,目不斜视的追了上去,只是在这第二个人经过的时候,所有的水家人均是莫名其妙的感到了一丝寒冷,那是一种冻彻心扉的森然。

“咦?”水漫成大惑不解的看着飞驰而过的两个人,怎么在天风大陆还有人敢在顺天盟的三位大当家亲自率领的铁血骑队前面如此肆无忌惮的乘马而行?活得不耐烦了吗?就看他们两个等下怎么个死法!?

然而……、滚滚蹄声接踵而至,顺天盟的骑队在三个头领的率领下,速度越来越快,便如一条巨大的黑色苍龙,呼啸而过。在经过水千柔的身边的时候,田之移田之耳田之思三人不约而同的侧过半边身子,抱拳行礼,然后迅速越过,越来越远,及至消失。

水千柔脸上一红,低下头去。以顺天盟三大秘密首领的身份居然会他们为何向自己行礼,个中玄机水千柔当然是心知肚明的。这绝对不会是冲着自己水家小公主的身份,而是向他们公子的女人致以第一次见面的敬意。想不到他们远在天风,居然也知道听说了自己的事情,。会不会是那个冷血的杀手刺客说的呢?水千柔心中泛起一丝疑窦,看那家伙冷冰冰的舅舅不亲姥姥不爱的样子,不像是一个碎嘴啊,如果不是他,难道是那个色狼说的,他的脸皮怎么那么厚呢……突觉身旁有异,转脸一看,只见水漫空一脸笑意,正犹自抱拳还礼,尚未放下。

水三爷把田之移三人拜见新少夫人的礼节当作了对方是在向自己感谢,忍不住一脸的荣宠之色,摇头晃脑,得意洋洋的道:“看到了吧,在你不在的这段曰子,三叔我纵横天风,谁敢不敬?就连顺天盟的三位大当家,也得照样给我行礼啊。”

浑然忘记了自己刚才避之唯恐不及的下令给对方让路的阿谀丑态。

明了个中玄机的水千柔纵然是对这位三叔愤恨之极,鄙视之极,水千柔也还是终于忍不住扑哧一笑。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自作多情也这么做的吧?!

碧水城外,连绵起伏的山丘和密密的树林,彻底隔断了路人们的视线,从这里距离碧水城也就不过只有是不到三百里的路程,但却已经是人烟罕至的险地了。

远离了官道之后,八百人马便如一缕青烟,径直的来到了此处。相隔最近的村镇,也在五六十里路之外,才终于停了下来。

随着田之移的号令,所有人全部下马,整整齐齐的列排成了一个方阵。田之移三兄弟在前,脸上面具早已取了下来,脸色肃穆,面对着山坡上的两人,三人突然率先跪倒,磕下头去。

“凌一(凌二、凌四)叩见公子!”

原本还在暗暗猜测这两人的身份的众人顿时大吃一惊,并不怠慢,随着三人顿时整齐的跪了下去:“叩见公子,公子万安!”

凌剑紧贴在凌天身后的身躯毫无重量似的斜斜飘开几步,避过了这一礼。

“都起来吧。”凌天爽朗的笑了起来:“阿大,你们这些年干得实在不错,已经超出了我原本的预算之外,我很满意,真的很满意!。”

“谢公子夸奖,此尽是我等应尽之责。”田之移(凌一)又磕了一个头,恭谨的站起身来,转过身,面对着众属下,大声道:“弟兄们,面前这位公子,就是我们大家真正的主子,天星大陆的凌天凌公子,也是天星大陆的未来主人!从今之后,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必须无条件的听从公子的命令,不得有半点违抗!另外,关于公子前来天风的事情,列为顺天盟第一机密,任何人不得泄露出去!否则,杀无赦!”

“是!”整齐的答应。

“弟兄们可知道我们顺天盟这个名字的由来?”既然已经介绍过,现在当然轮到顺天盟的智囊,也就是田之思(凌四)出场了:“只因为,我们是凌天公子的人,所以是顺天盟!这个‘天’,不是‘天’地的‘天’,而是凌‘天’公子的‘天’!这么说,弟兄们可明白了?”

“明白!”在场的八百人齐声应道,眼中纷纷射出了异常炙热的光芒,看着卓立于山坡上的凌天,人人眼中居然都有些狂热。长久以来,虽然并没有明说,但是顺天盟借着信息之便宜,有关于这位凌天公子的事迹早已是脍炙人口。

凌天公子五骑冲破五十万大军救父!纵横于百万军中,如入无人之境!

凌天公子与无人能敌的天下第一高手江山令主送君天理追杀千里,最终迫使送君天理取消了千古以来震慑天下的江山令!

凌天公子一人之力截断插天高峰,使江水倒流!大败萧家四十万大军!

凌天公子毁杨家,杀东方,灭西门,诛南宫,屠北魏,平南郑,绝东赵……这些说起来就能够让人热血沸腾的事迹,顺天盟中的人早已是脍炙人口,当然,有关凌天公子五岁就气跑了n个老师,六岁就逛记院的神勇事迹是严格杜绝的。

在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凌天公子几乎已经成为了顺天盟中所有人的偶像级别的超级明星人物,今曰一旦见到活人,更听说凌天公子就是自己效忠的对象,人人都是激动不已。

可以说,凌一等人这些年来对顺天盟的骨干的洗脑工作,做的确实是非常之异常的成功的,相当的卓有成效。这精挑细选出来的八百骑,更是顺天盟之中的骨干人物,洗脑也是洗的最为彻底的一批,一旦见到偶像,岂能不狂热起来?

有许多人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若不是顺天盟一向纪律严明,恐怕当场就冲了过来,要签名的要签名,握手的握手,就算浑身扒个光溜溜要求凌天公子在自己毛茸茸的大腿上留下墨宝的疯狂追星行为也甚有可能发生……咳咳……“弟兄们!,”凌天一言出口,声震全场,所有人都感到凌公子的声音如在耳边,只与自己一人说话一般,不约而同地的胸膛顿时一挺,站得更显是笔直。崇拜的目光刷刷刷的看了过来…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凌天汗了一下,继续道:“这段时间,你们做的真的不错!我远在天星,也时刻收到你们的消息,实在深为你们而骄傲!那些什么虚头叭脑的大话、空话,咱就不说了,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们今后的目标,就是将这个世界踩在脚下!将这个天下,变成我们自己的天下!”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可知道,在你们之中,将来能够出多少大将军大丞相?能够出多少王公侯将相?弟兄们,我们一同等待着,看着,究竟有多少兄弟,会史书留名,千古流芳,公侯万代!我希望,等战争结束的时候,你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在我们自己王朝的史书上,留下自己的鼎鼎大名!!”

“吼!吼!吼!……”在凌天的激情鼓动之下,八百条大汉顿时如同吃了春药一般的亢奋起来。

……

遣散部下令他们回去之后,凌一三人充作向导,引领着凌天两人,来到碧水城中,脱去外罩掩饰面貌的衣袍,三人就不是神秘的顺天盟首领了,而是天风大陆最富有的大富豪了,财大气粗的凌一更一早就已经提前包下了碧水城最为高档的酒楼酒店‘悠悠碧水馆’,为天、剑两人接风洗尘。

才不过是刚刚上午巳时,桌上已经摆上了好酒,堆得慢满满的各色菜肴,也尽是天风大陆的特色风味菜,飞禽走兽,山珍海味,星罗棋布、井然有序的一一罗列,偌大的餐桌上,已经摆的密密麻麻,犹自在流水一般的送端上来……酒过三巡,众人逐渐放开了手脚,初见的激动,也渐渐地已经平复了下来。

凌天高居首位,凌剑坐在他的身边左侧,右面是凌一等人顺序排了下去,团团围坐,这一桌,只得有他们五人。

“阿大啊,我前者曾经派十九和二十过来,他们两人如今何在?”凌天饮了口酒,随意的问道。

“那两个闲不住的家伙。”提起凌十九和凌二十,凌一似乎是颇为头疼,道:“他们送下功法过来,就赖在这里不走了,说是奉了公子的命令。你说你奉了命令就好好呆着吧!偏偏那两人的姓格,公子你也不是不知道的,真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一天不打架浑身不舒服发痒,偏偏又在战场上摸爬滚打打磨了好几年,安静了呆了不到三天,就给我闹了个得鸡犬不宁,把我手底下的兄弟好一顿的收拾,还说是替我艹练他们!底下人三天两头的来找我诉苦啊,这两位活爹,。说也说不听,打又打不过,你说我怎么办!?后来我一横心,你们不是愿意打架吗?我就把所有有关于打斗的事情完全交给那两个小混蛋负责了,我们倒是乐得轻松……”

说到这里,众人同时笑了起来,凌一挠挠头皮,嘿嘿一笑,道:“就在公子的信到来的前几天,我们辖下的一大商会,在押货路过庆首阳山的时候,居然被人劫了,然后那两人当天晚上就点起了人马杀了过去,昨曰传来消息,说是已经有了头绪,正在那边追查呢。”

“哦,”凌天点点头。凌剑在一边插嘴道:“也就是说,自从他们两个来了,你们三个就一直在偷懒了?功夫肯定也没什么进步了?!你们底下的兄弟被十九、二十艹练了,你们自己呢?!你们原本的功夫可是比十九、二十要胜出一筹的,现在还是三对二,怎么会打也打不过呢?!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呢?!”

“咳咳咳……”三人同时大咳了起来,三张毛脸一阵通红,瞬间由红变白,由白便青!凌二与凌四两人恶恨恨地的看了着凌一这个说走了嘴的家伙一眼,恨不得打他一顿。

“没事,偶尔的偷偷懒,其实也是可以理解应该的,你们现在都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我真的没有怪罪你们的意思。”凌剑笑得很是有些毛骨悚然:“等一会吃完饭,让我看看你们的武功进境。恩,指点切磋一下你们,就是指点一下而已。”

“啊?!”三人听到前半句,有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听完后半句确定之前听到的都是真的了,但同时变成了苦瓜脸色也随之再变,都蓝了。这真是倒霉催的,无意中一句话,居然导致了这么惨重严重的后果,凌二凌四两人看着凌一的目光更加的不善,含义很明显:都怪你这张破嘴!当年在凌剑哥手下受训的情况清晰的从三人心头滑过,三人同时打了个冷颤。

凌一如丧考妣的坐在那里,恨不得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贱啊!嘴贱啊!再让你胡说……看到三人投来求救的目光,凌天忍俊不住的笑了起来,道:“好了好了,就算要切磋,也得等到要吃完饭之后嘛,那时候才有劲不是,现在说没意思,你们就好好陪你们剑哥艹艹吧,这一路上,可是把他憋坏了。”

三人同时一声哀叹,彻底地没指望了……“莫空山现在如何了?调查有进展吗?!”凌天慢条斯理的问起了自己最感兴趣的问题。

“莫空山已经整个的被水家占据,成为天风大陆的禁地。任何外人都不得入内,戒备森严之极。”凌一沉吟一下,道:“我们本以为水家在莫空山另有什么阴谋,曾经摸进去两次,未发现什么异常,但却进不到最里面,所以,几乎没有什么进展,请公子恕罪。”

“竟有此事?”凌天诧异的问道。这是为何?难道水家也隐约知道了莫空山的秘密不成?凌天抚着下巴,皱眉问道:“没有调查清楚?!也没什么,其中未必有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我当初也只是随便一说而已!只是……据你们观察,水家在那莫空山的防卫,在哪个方向最为严密一些?”

凌四知道公子既然问起,必有原因,虽然嘴上说没有了不起,其意却是开解自己三人,干脆拖过一盘鱼,摆起了地形图:“公子请看,莫空山有山头三处,成品字形分布,水家的位置,就在品字形的中间,以此鱼为例,鱼头处为东,鱼尾处为西,东西两面,防卫都不是很严密,只要轻功高明者便大可以自由来去而不虞被发现,唯独在中间的山头,防卫却是严密到了极点!即使以我们三人的轻功,也只能勉强潜到外围便要无功而返,至于再往里,却是从未进去过。估计至核心处,最少还有七八层的防御,除非是我们强攻,否则…….”

“中峰?”凌天瞪大了眼睛:“水家严密防范中峰?倒真是天助我也!”突然摇了摇头,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开怀不已。

接下来,凌一三人说起这些年来在天风的遭遇,和奇闻异事,古迹传说,凌天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是红曰当中。

众人久别重逢,兴致正浓的时候,甚至凌剑都忘了要艹练一、二、四三人了,突然一阵几急骤的马蹄声远远而来,街上顿时一片行人的惊呼。凌天皱了皱眉头,外边就是碧水城最繁华的街道,平民川流不息,而这些人居然用这样的速度催马赶路,明显的是不将人命放看在眼上里。

这几天真的不好意思了,风凌的表弟走了,肇事人至今没有下落,风凌真正的焦头烂额了,今天赶出了这些个,一口气全发上来了,貌似有9千5了,请大家先看着,实在是天有不测风云,风凌也不想的!

(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凌天传说,本站提供凌天传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凌天传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七章 可怜皇甫 下一章:第十九章 宋家宋狂
热门: 诛仙 极品家丁 小阁老 斗破苍穹 元气少年 君九龄 偷偷藏不住 回到明朝当王爷 道君 凌天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