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 石室香艳

上一章:第一三六章 伊人深情 下一章:第一三八章 绝世寒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凌剑仗剑守住了洞口。这位天下第一杀手满脸严肃,身如标枪,呼吸悠长,长剑更是早已在手!已经是准备充足的战斗姿态!

凌剑无法不小心,这种时候若是凌天等人被人打搅,直接就是整个凌家实力完全冰消瓦解的局面,容不得半点闪失!所以,现在的凌剑,比起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慎重。

除了凌剑之外,内层的所有人都早已经被清除了出去。

本来黎雪提议请天理在此坐镇,当可万无一失,但凌天始终不希望让天理知道自己等人太多的秘密,尤其是牵扯到新获得的鳞甲龙内丹,凌天更是不得不小心从事,哪怕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却也顾不得了。

虽然凌天也相信天理的为人,但当曰天理在承天拍卖会上强夺裂天剑,为一颗南海紫檀珠可以追杀数百里,屠杀百多人,万里有个一,若是他看上了鳞甲龙内丹,那可彻底的鸡飞蛋打了!毕竟鳞甲龙的内丹与南海紫檀珠想比,虽然都是疗伤圣品,但却比南海紫檀珠远远的要珍贵得多,几乎没有可比姓!

纵然明知道天理不会起意,但凌天还是小心的考虑到了这一点!事关重大,哪怕是万一,凌天也是不允许的!

所以凌天最终还是决定了以凌剑在此守侯为佳!

不过天理倒也没闲着,凌天请他留在外层休息,若真有外敌来犯,一样得过他这一关。如此一来倒是两全其美了!

这次拔除玄阴神脉,凌天虽然嘴上说得轻描淡写,但心中却是清楚知道,这着实是凌府别院开院以来的一次大事。凌府别院三大巨头都亲身参与其中,而且一旦开始,在拔除玄阴神脉之前,是绝对不能受外界的任何打搅,哪怕是较重一点的声响,都可能会让四人一起走火入魔。

所以凌天不得不谨慎。外围虽然已经有了送君天理这铜墙铁壁一般的终极护法,但凌天依然决意让凌剑在内门虎视眈眈的铸造另一道防线。

凌天按下按钮,用力一推,随着轧轧的声响,厚若城墙的整面石壁缓缓打开,四人鱼贯而入。

这里,乃是整座凌府别院最为隐秘的所在,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更是凌天发布最高秘密号施令之地!知道这间石室存在的人,就算是在凌府别院之中,也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个人!

但是现在,这里面原有的一切,都已经消失无踪了,只留下空荡荡的一间石室。方圆四丈的巨大石室之中,唯有在四周墙壁下,堆积着一堆堆暗红色的优质木炭。除此之外,地上正中间,有一条厚厚的白布,整齐的铺在地上。一侧,还有半人高的一摞干净的白布、毛巾整齐的叠放在这里。

四个硕大的木桶,在四个角落里,盖着厚厚的木盖。

凌天看着三女惊疑的四处打量,微微一笑,取出那鳞甲龙夜明珠,一颗嵌在玉冰颜如云秀发之上,另一颗用一个透明的小袋子装着,挂在了玉冰颜的脖子上。

夜明珠淡淡的荧光,映射的玉冰颜更是人美如玉,楚楚动人。眼神瑟缩的看向凌天几人,一副我很害怕的样子,当真惹人怜爱,便是黎雪、凌晨见了也大有我见犹怜之意。

黎雪看了凌天一眼,凌天重重的点了点头。三女脸上同时一阵通红。互相看了看,却没有一个人首先动作。

“都站着干什么?快脱啊。”凌天有些莫名其妙。

一听这句话,三个人的脸,更加的红了起来。就以黎雪黎大小姐神经之大条,也局促的低下头,小手揉着衣襟,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唉!该害羞的时候你们都很野蛮,不该害羞的时候一个个忸怩起来了。”凌天大叹一声,摊摊手无奈的道:“三位大小姐,这可不是我存心占你们便宜吧?要把这种寒毒从体内排出的时候,必须保证身上的汗毛孔与空气直接接触,直接排除到空气之中,不能有衣衫的阻隔,否则随时逆流入心,那可就坏了。你们也知道这一点,怎么现在一个个却变成了这副模样儿?”

黎雪哼了一声,道:“道理我们当然都是知晓的,若是只有我们三人,同为女子,袒衣相对,那是无妨的。可现在的问题就是,有你这个大老爷们在这里,让我们三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赤身与你相对,成何体统?”

凌天怪笑一声,向着凌晨挤了挤眼,道:“这会想起来自己是未出阁的姑娘家了?!你和颜儿自然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家,不过晨儿可早就不是了,嘿嘿,嘿嘿,休要一竿子将所有人全打翻了。再说了,颜儿早就是我的妻子了,就差拜堂、行周公之礼了,如果不是这该死的玄阴神脉,我早吃了她了!就你事最多了,难道还想当我妹妹?!”

凌天这番话,等于将三女一网打尽!

凌晨嘤咛一声,手足无措的呆了一呆,两手捂住脸,羞得一矮身子蹲在了地上。玉冰颜本来苍白了脸上骤起两朵红云,却是一股幸福的滋味涌上心头,暗下决心,这次拔毒无论多么辛苦也要支持过去,我还没真正成为……他的人!

黎雪见凌天越说越漏骨,也是脸上一红,道:“要不我们用布幔隔开?”

凌天翻了翻白眼,道:“那跟穿上衣服有什么区别?”

其实这样还真是可行的,但凌大公子可不愿意自己筹划了这么久的好,就这么浪费了良机。再说,凌天还就打算趁着这次机会,与众女坦诚相对,也为将来的大被同眠的幸福生活先打下一个基础……经过了这等事情之后,相信三女的抗拒力会少很多,那个事将不再是梦想来着……见三人脸上都露出怀疑之色,凌天继续鼓其如簧之舌:“再说了,你们迟早都是我的老婆,怕什么羞?黎大小姐,您千万别说您还要当我妹妹,现在已经晚了,看看那个啥,有什么问题,款当是婚前提前消费了……”停了一停,凌天哼哼道:“再说了,被自己老公看一看,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不愿意!”

此话刚落,羞极的三女同时冲了上来,粉拳秀腿同时上阵,围住凌天一顿暴打。一句提前消费,让三女同时生气,一句都是我老婆,让三人又羞又窘,此事逮到机会,还不好好的惩罚一番?被老公看,肯定是愿意的,可是你敢说的这么漏骨,不修理你还留着你!

凌天抱头鼠窜,连声痛叫。三女发泄一番,相对看看,忍不住都是扑哧一笑。

黎雪眼珠一转,道:“既然晨妹妹与你早有肌肤之亲,那么想必是不怕羞了,就有晨妹妹先开始吧,如何?”

凌晨一张小脸顿时涨得通红,结结巴巴的道:“为……为什么……是我?”

黎雪哼哼两声,故意阴阳怪气的道:“谁让你近水楼台先得月,抢在所有姐妹之前,拔了你家公子的头筹?不你先还能是谁?”

凌晨大羞。

凌天大汗!

这魔女还真是什么话也敢说啊。

玉冰颜与凌晨相处时间最长,关系也最是亲近,见凌晨无语,拔刀相助:“黎姐姐,你跟相公交情最好,早就哥哥妹妹的叫了,相公都认可你,就请你先来吧!”

黎雪一见立刻转移目标:“那里那里,我顶多就是叫哥哥,你们俩可都是叫相公了,晨妹妹不肯先来,那就请颜妹妹先来吧!”

玉冰颜一见自己惹火烧身,连忙叛变,“晨姐姐和公子最久,又已经和相公行过了周公之礼,还是晨姐姐先来吧”

……三女为谁先宽衣解带而一时僵持不下,反正谁也不肯在其他人面前先把自己脱光了……凌天急的嘴唇几乎起了泡,央道:“几位大姐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人命关天啊,我真……”揪住自己头发转了一圈,凌大公子依然无计可施。

黎雪眼珠一转,道:“我倒是有个办法,我们来划拳,剪刀石头布,哪一个若是输了,就第一个脱光了衣服,然后剩下的继续,这样各凭运气,如何?”

凌天率先叫好,兴高采烈的道:“算我一份。”

“滚一边去!”三女同声怒斥。

终于,在凌天的坚持之下,终于死皮赖脸的挤进了划拳的队伍,四个人围成了一圈,三女的脸色均是严肃之极,宛若要上战场…….

一声令下,四人同时出手。

凌天顿时傻了眼!

三女同时发出一阵大笑。

玉冰颜出的是石头;黎雪出的也是石头,凌晨同样是石头……唯独凌天公子出的是剪刀…

“没天理了……我居然第一个输……”凌天嘟囔了一句,有些发傻的看着自己叉出的两根手指头,万万没有想到,才第一轮自己就被刷了下来……其实这也是理所当然,这家伙现在满脑袋都是龌龊思想,根本没考虑什么,不输,那才叫怪了……“谁说没天理的,天理不就在外边?愿赌服输,脱!快脱!”三女同时娇喝,得意之极,一个个促狭的看着凌天,挤眉弄眼。

凌天浑身一抖,顿时有一种纯情少男进了女色狼窝的感觉。

两手搭在腰带上,凌天苦笑起来。怪不得三个丫头都不肯脱,别人都穿得好好的,这种众目睽睽之下宽衣解带的事情,还真是很非常十分相当的难为情得很啊。

凌天公子厚如万里长城拐弯处的二皮脸,居然也有些红了……“赶紧的脱!你磨蹭什么呢?是不是老爷们啊,这么的墨迹,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三女同时起哄,将凌天刚刚说过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

凌天胀红了脸,差点要挖个地洞钻进去,吃吃的说不出话。

“脱!快脱!”三女异口同声。

“天哪,三位女大王,小生……遵命就是,万望三位女大王温柔一些…….俺……还是第一次。”把心一横,凌天干脆装起了纯情大小伙。

第一次,你骗鬼去吧!

在三女鄙视加虎视眈眈之下,凌天艰难的解开了腰带……想想早晚无法避免,凌天将心一横,把眼一闭,动作无比的迅速,哧溜一声,全身上下已经是精光溜溜,呃,只留下了一条小小的犊鼻短裤,包着累累赘赘的好大一团…….

“登徒子!不要脸!色狼!”三女同时惊呼,纷纷捂住了脸。三人都未想到凌天居然如此爽快,刷的一下啥也没有了……凌天摊摊手,一脸无奈:“我不想脱的,你们硬逼着脱;我脱了,我又成了登徒子色狼……三位姑奶奶,你们也太难伺候了吧?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三女捂着脸吃吃的笑了起来,凌天分明发现,这三个丫头虽然用手捂住了眼睛,但每一个的手指都留着几条缝隙……分明是在偷看!

凌天哼哼两声,突然摆出一个健美先生的造型,弓腰曲腿收臂,哼道:“如何?好看吧?咱的身材,绝对的标准!”

“切!”三女再度同时鄙视。

“别论我了,你们赶紧的,再耗下去,天都黑了。”凌天一脸不耐烦的催促。眼神之中亮光闪闪,发出狼一般青幽幽的色光……经他一催,三人顿时忘了取笑他,纷纷紧张了起来。一个个将小手牢牢的藏在身后,神情谨慎之极。

激烈的角逐再度展开了。

两轮过后,在两声得意的娇笑之后,终于又有一人败北……败北的是这次拔毒的主角——玉冰颜。

玉冰颜的脸上已经成了一块大红布,早已忘记了玄阴神脉的恐惧,低着头站在那里,浑身僵硬…….

“愿赌服输,脱!”凌天吼叫一声,突然觉得很有快感…….

“就不!”玉冰颜嘤咛一声,捂着脸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只手牢牢地抓住了裙裾,两腿曲起,鸵鸟一般将螓首埋在了里面。

这小丫头居然耍赖起来了。

凌晨与黎雪面面相觑。

凌天非常大气、上档次的一挥手:“你们继续,我来收拾她。”

将脸凑了过去,嘿嘿笑道:“颜儿啊,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自己脱,当然,可以保留亵衣,第二,我给你脱,嘿嘿嘿,不过我可以保证,你身上连一丝布也留不下。怎么样?”

玉冰颜娇羞之极的抬起头,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凌天:“……可以保留亵衣?”

“你若是不想保留,当然也可以。”凌天肯定的点了点头。

“哼!”玉冰颜娇哼一声,跺了跺脚,突然偷偷的看着三人:“你……你们…转过身去啊……”

凌晨与黎雪嘿嘿的一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冰颜妹妹,我们都是女人,你还什么羞啊、咱三个一起洗澡的时候,什么没见过!瞅你害臊的样子,没出息!”

玉冰颜为之气结,气愤的看着两人,结结巴巴的道:“你们有出息……你俩也甭得意,接着就轮到你们了,难道你们还……还逃得了不成?”

两女脸上神色顿时一僵,悻悻然的瞪了她一眼。

凌天饶有兴趣的看着,看着三女的俏脸一个赛一个的红了起来,心中顿时感到无比的快美,情知自己在这里,三女恐怕是拉不下脸来的,眼珠一转,道:“我先去把四周的木炭点着,你们也别拖下去了,早晚都是这么回事,还是赶紧的帮冰颜拔除玄阴神脉是正经,其他的都是后话,黎雪,你最了解鳞甲龙内丹的功效,一定要准备好,凌晨,你把大还丹现在就为冰颜服下一粒。记着,帮她马上催化药力,在大还丹的药力完全行开之后,这时的经脉处在最为活跃的状态,赶紧将少量的鳞甲龙内丹服下,便可达到最佳效果。而那个时候,这房里所有的木炭都已经燃烧,我们身处中间,正好是内火外冲,外火内逼,恰到好处催动体内寒毒,这个时候我的惊龙神功就可以借助内外火之力,一举将寒毒控制住。”

咂了咂嘴唇,凌天有些惋惜的道:“可惜,我只能弄到这种能够持续燃烧三天三夜的红棕铁木炭,若是能够搞出那种传说中的先天真火,那就完美了。”

黎雪哈哈一笑,道:“若是你能够拥有先天真火,估计最少要到惊龙十三重吧?那根本就是传说中的境界,那有什么人到达过?!再说了,你要真要那本事,那就能直接将玄阴神脉在冰颜体内炼化了,而且在一夜之中产生一个绝顶高手!可惜,现在的你才第十层而已。”说着,黎雪撇了撇嘴,颇有些鄙视的样子……这么一打岔,三女的尴尬都是消除了不少,一个个捂着小嘴看着凌天几乎一丝不挂的去燃点木炭,不由的都羞红着脸笑眯了眼睛。

黎雪一扬手,叮叮叮叮连续几声响,接着地下一匹匹的白布被她展了开来,行云流水一般往半空中一挂,奇怪的是,居然就这么挂在了上面,须臾之间,已经围成了一圈。在石室中间,又形成了一个白布围成的小空间。

天蚕丝!

这种无色无形、却又坚韧之极的细丝,除了天蚕丝,再也没有别的东西能够达到这种效果。自从在北魏凌天将天蚕丝借给黎雪使用之后,就直接的刘备借荆州,一去不回头了……刚才的细微声响,则是黎雪用细小的丧魂钉钉在了石壁上,连起了天蚕丝的声音。

凌天忙着在外边点起火,他的方法可是简单的紧,四面墙壁,均匀的堆着木炭,一样的高低,若是他用火折子去点,先不说耗时持久,就是那冒起的浓烟,在这种绝对密闭的空间之中,绝对能把任何人都呛晕过去。

凌天的办法则是,直接运起惊龙神功,提到最高,然后转化成纯阳内力,一排直接在瞬间点燃,这样,只有些微的青烟冒了一下,接着就没有了踪影。绕着石室走了一圈,已经轻松地将四面的木炭全部点燃了!

此时还是刚进入秋天,天气还是比较炎热的,虽然这山腹之中颇为有些凉意,但这数量庞大的木炭一旦燃烧起来,产生的热量却是非同小可。凌天瞬间有一种前世的时候洗桑拿的感觉,甚至,比洗桑拿时还要热的多……自然,随着木炭的持续燃烧,这石室之内的温度还是会急剧上升的。

凌天忙着在外边点起火,他的方法可是简单的紧,四面墙壁,均匀的堆着木炭,一样的高低,若是他用火折子去点,先不说耗时持久,就是那冒起的浓烟,在这种绝对密闭的空间之中,绝对能把任何人都呛晕过去。

凌天的办法则是,直接运起惊龙神功,提到最高,然后转化成纯阳内力,一排直接在瞬间点燃,这样,只有些微的青烟冒了一下,接着就没有了踪影。绕着石室走了一圈,已经轻松地将四面的木炭全部点燃了!

此时还是刚进入秋天,天气还是比较炎热的,虽然这山腹之中颇为有些凉意,但这数量庞大的木炭一旦燃烧起来,产生的热量却是非同小可。凌天瞬间有一种前世的时候洗桑拿的感觉,甚至,比洗桑拿时还要热的多……自然,随着木炭的持续燃烧,这石室之内的温度还是会急剧上升的。

凌天看着室内黎雪挂起的白布幔,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在凌天眼里,这四重白布幔完全是没有必要的,算是欲盖弥彰吗?!

至于吗?不挂起来也就只是他们四个人,挂了起来依然还是这四个人,那有一点变化,再说,凌天乃是拔除玄阴神脉的最关键的人物,他是无论如何都要进去的。既然迟早都要赤身相对,那么,挂不挂这白布幔还有什么区别吗?

凌天却不知道,凌晨等三人挂起这白布幔,却有她们的用意,至少女儿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若是直接就在偌大的石室之中脱衣服,三女难免会有一种在荒郊野外的感觉,充满了危险的感觉,虽然这石室之中绝对不会第五个人进来,但这种女儿家下意识的微妙感觉却是存在于心中的。

但此刻在这石室之中再多挂上一重布幔,对三女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好比是在荒郊之中又建造了一座小房子,虽然人数还是原来那些,但这个相对来说很小的空间,却给了三女无限的安全感。甚至,有凌天这个三女共同的心上人在这里,心中甚至会涌起一股甜蜜,兴奋,甚至是刺激的幸福感觉。

当然,对女孩儿家这细腻的心理研究并不深刻的凌天,是不会了解这些弯弯绕的。

现在凌大公子心中,满是糊涂加龌龊的心思。

无他,火光的映照之下,里面的三女的身形看得朦朦胧胧,如同是雾里看花,却更增添了几分神秘诱惑。听着三女低声的说笑,还有那一声声强自压抑着羞意的娇呼,凌天心中虽然明知道不合时宜,但那里的反应却是无比的强烈起来。

从这里看过去,可以明显的看到,布幔里面的三位绝色美人身上已经很明显的没有了那种穿着衣服的飘逸感觉,现在倒好像是三块无暇的白玉,处在布幔里。甚至走近一些仔细观看,透过布幔,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三女美丽到极点的青春身体……

(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凌天传说,本站提供凌天传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凌天传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三六章 伊人深情 下一章:第一三八章 绝世寒毒
热门: 医品宗师 魔道祖师 极品家丁 诡秘之主 叶辰萧初然(上门龙婿) 天才医生秦洛 琉璃美人煞 暗黑系暧婚 回到明朝当王爷 偷偷藏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