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章 伊人深情

上一章:第一三五章 我若做主 下一章:第一三七章 石室香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自从水千柔来到天星大陆,打击几乎就没有间断过,对一向自视甚高,心高气傲的水千柔来说,这段时间简直就是噩梦。竭尽全力为了家族奋斗,甚至决定为了家族牺牲了自己的个人感情,但换来的却是家族的无情摒弃,甚至是最卑鄙的陷害。这让水千柔心中一向的坚持终于彻底的松动了。

更何况,有玉冰颜这样鲜明的前车之鉴在此,水千柔的立场就更加的动摇了,每次看到玉冰颜毫不顾忌的表达她自己对凌天的爱意的时候、那一派幸福小女人的模样,水千柔总是很羡慕的,羡慕得有些妒忌,同样都是大家族的女儿,同样都是甲子之战的对手,为什么玉冰颜就敢勇敢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而我就不能?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权势有什么要紧的?关键是这一生要有一个知冷知热的枕边人陪伴一生啊。若是不能与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那么,就算登上了全世界的顶峰,又有什么意思?就算自己能将水家打造成天下第一的家族,甚至独霸天下,那自己的快乐幸福又在哪里?

所以水千柔迷惘了,就在她迷惘的时候,凌天却指使凌家为她造势,一步步的帮助她实现了水家的愿望,这让水千柔觉得,凌天为她做的这一切,已经替她大大地补偿了水家。每次这样想的时候,水千柔心中总是幸福的要命。但她也清楚的知道,一旦天星大陆的事情告一段落,凌天是决计不会放弃扩张的步伐,无论是为了谁也不会的,而她那个时候也应该回到了天星大陆。去争夺自己所应该拥有的东西,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帮到他,自己最爱的那个人。

时间的紧迫,却让水千柔迅速的做出了追求自己幸福的决定。而不再畏首畏尾,尤其是前几曰生死之间的亡命搏杀,凌天与水千柔都分别受了重伤,这更让水千柔觉得生命的宝贵和短暂,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一瞑不视,这样的恐怖感觉,更是促使水千柔下定决心的原因之一。

水千柔不希望等到自己死去的时候,还把心事埋在心里,不为人知,尤其是不被凌天明白自己的心意,若是那样,就是终生憾事了。

哪怕是只能拥有一年甚至是一天的幸福,我也满足了。水千柔心中打定了主意。

所以她在今天毫无矜持的对凌天表露了心迹。凌天的反应,在她的意料之中,又在她的意料之外。水千柔早已知道凌天对自己并非无情,起码也是有一点好感的。这也是水千柔今曰表白的勇气的最大源泉。

凌天的回答虽然模糊,但水千柔已经明白。

这一刻,她想哭,是幸福伴激动的泪水。

“再过一段时间,等这边的事情淡得差不多了,你也该回去天风大陆运作一下了。光是被动的见招拆招,可是不行的,情况会越来越对你们不利,想要赢,必须掌握主动,只有掌握了主动,才有赢的机会。若是旁系的人在甲子之战之中战绩获得优势,那么,恐怕就回天乏力了。”凌天淡淡的笑了笑,踱了两步,似乎很随意的道。

水千柔心中一沉,一阵酸涩。终于来了吗?

离开天星,离开这个可以让自己安心睡觉的地方……回到那片自己从小长大却充满尔虞我诈的土地上,继续进行勾心斗角的生活吗?哪…何时终止?何时再相见呢!?水千柔的心里涌起了浓浓的惆怅,似乎整颗心,也在一阵阵的抽疼。她低着头,紧咬着樱唇,脚尖无意识的画着圈,却不说话。

“你不会孤单,我会陪你一道回去的。”凌天笑了笑,道:“天风大陆的景色,我真是久仰已久了。莫空山的壮烈传说,也让我实在是很有兴趣的,放心了吗?!”

“真的?你真的要去?”水千柔猛地抬起了头,明眸中闪出毫不掩饰的惊喜,人生的大喜大悲来的太迅速了,前一刻堕入地狱,这一刻重回天堂,脸上已经浮现了明媚的笑意,眼中,却犹自闪着泪光,只要有“他”在身边,人间何处不是乐土?

“哦?怎么,我一说去你怎么哭了?这么讨厌我吗?那就算了,既然不待见我,那我还是不去了吧,咱不讨那个人嫌。”凌天装模作样的叹口气,作势转身就要出去。

“去啊,一定要去啊!”水千柔一个鱼跃扑了上来,紧紧的抱住了他,八爪鱼一般挂在他身上,又笑又叫:“你明明说了你要去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你一定要去,一定要去……”

万万没有想不到水千柔这次的反应居然会如此激烈,凌天只觉得一股扑鼻的幽香冲进了自己怀里,一个软柔而充满无限诱惑的火热身体突然地吊在了自己的身上,只觉得浑身软软的,触手皆滑腻异常,水千柔胸前的高耸紧紧贴在了凌天胸膛上,单薄的衣衫丝毫挡不住凌天敏锐的触感,顿时感觉有两个小黄豆一样的东西顶在了自己胸膛上,轻柔的摩擦…

这丫头居然没穿内衣!

凌天只觉得心底腾的上来了一股无名之火,看着正在自己眼前的如花娇颜,还带着无限的欢欣、满足的快慰笑容,嫣红的小嘴便如一个鲜红的菱角,嘴唇微微颤动,隐隐可见里面雪白的一点贝齿。凌天浑身一热,几乎是无从克制地低下头去,迅速而又决然的吻上了那嫣红的小嘴。

水千柔刚才忘情的一扑,过了片刻才察觉自己的姿势实在太过于暧昧了,那里还有半点姑娘家的矜持,心中一羞,惟恐降低自己在心上人的地位,正要下来,却突然眼前一暗,自己的嘴唇已经被凌天的大嘴堵住了……水千柔顿时脑中轰的一声,变成了一片空白,圆睁着俏丽的大眼睛,近在咫尺的看着凌天的眼睛,眼神中有害羞,有迷惘,还带着些不知所措。

这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吗?可是……感觉为什么这么的怪异!心中慌慌的,但大多数却是甜蜜,幸福,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为什么突然觉得这么安全呢?

水千柔只觉得自己的嘴唇被一团温热的所在包围,接着,有一条灵活的舌尖灵巧的挑逗着自己的嘴唇,挑开自己的牙关,钻了进去……紧接着,一股前所未有,**蚀骨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水千柔微张着檀口,承受着面前男人的进犯,浑身上下都仿佛僵硬了起来,半晌,才终于回过神来,张口就要惊叫出来,哪知道小嘴才一张,自己的小香舌又被对方勾引了过去,水千柔浑身一震,只觉得大脑都浑浑噩噩起来。就这么挂在凌天身上,全然忘了挣扎,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依然还是定定地、好奇的、羞涩的、看在凌天脸上,心上人的脸上、他的脸上。

水千柔一时浑身无力,连挂在凌天身上似也力有未逮,就要向下滑落,却觉得翘臀上一阵温热,一只火热的大手抚在了上面,微微用力,已经将自己托了起来,那只大手颇不老实,居然在自己那神秘的所在轻轻的揉了一揉……水千柔瞪着眼睛,不知所措的被凌天狂吻着,竟然没有反应,完全反应不过来了,或者应该说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反应……突然,凌天一抬头,离开了水千柔的嘴唇,鼻息稍有些粗重的看着水千柔的脸庞,哑声教训道:“专心点。”

语气竟是非常的霸道!

这句语气霸道异常的话令水千柔空白的大脑瞬间反应过来,但她感到并不是其霸道的意味,而是只觉心中紧张的要命,忍不住思考起来:他要我专心点,什么专心点?一想到这里,水千柔竟傻傻的问了出来:“什么……专心点?”

“什么…这个专心点。”凌天喘息已经很有些粗重,一低头,又将她花朵一般的唇瓣吮在了口中……水千柔真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了……良久良久,凌天才放开了她,却仍把她横抱在怀里,看着眼前羞得缩在自己怀里,娇喘吁吁,紧紧闭着眼睛,睫毛不住颤抖的绝色丽人,轻轻笑了笑,柔声在她耳边问道:“滋味如何?”

水千柔只感觉自己的心魂依然在九天之中翱翔,还没有落下地来,听到这句话,根本没反应过来,直觉得问道:“什么滋味如何?”突然反应了过来,只觉的脸上如同着了火,“嘤咛”一声捂住通红的俏脸,螓首死死的钻进了凌天怀里。

凌天嘿嘿一笑,手掌不轻不重的在翘臀上拍了一下,揉了一揉,水千柔顿时又是一声压抑的低吟,身子一阵颤抖,眼波一阵迷离。

凌天感受着手心里那几乎腻到心里的柔腻感觉,强忍着要将眼前这美女就地正法的冲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她放了下来。

非不欲也,实不能也。

黎雪凌晨玉冰颜就隔着这里不远,万一三个人随便一个一时腿痒痒溜达过来,抓个现行,这样的三坛子醋,凌天是万万吃不消地。

再说,眼下这个节骨眼也确实不是时候……要想幸福,得从长远打算,凌天心里安慰了自己一下,本来汹涌澎湃的小凌公子也偃旗息鼓了。

“这几天你可要好好的养好身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动身了。至于承天这边的水家别院的建造,你大可以放心,决计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凌天轻轻拨了拨水千柔额前一缕散乱下来的发丝,温柔的道。

水千柔浑身宛若没了骨头一般靠在躺椅上,低柔的嗯了一声,仿佛瘫痪了一般,她可不像凌天一样早有历练,人家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家,就连方才的亲吻,都还是水千柔的初吻,到现在还沉浸在那种几乎腾云驾雾的快慰感觉,头脑至今有些迷迷糊糊。凌天说什么她就应什么,几乎完全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否则以水大小姐的才智,可能问出那么愚蠢的问题?

看着水千柔如同做梦似的懒洋洋模样,凌天心中一乐,轻轻揽住她说了好一会话,才终于出门去了。

凌天离去良久,水千柔散乱的思绪才慢慢聚拢了起来,慢慢的想起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想着想着,脸上越来越红,突然嘤咛一声,捂着脸倒在床上,扯过棉被,将自己严丝合缝的捂在了里面,自己今天是怎么,太羞人了……凌天走出房门,心中叹了口气,对于天风之事,他还真有些拿不定主意。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是水玉两家六十年一度的甲子之战了。凌天在考虑,到底是在甲子之战之前去天风大陆好?还是在甲子之战之后?虽然所谓的甲子之战,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若是之前过去,利用现在水家的乱作一团的局面,借助顺天盟的强势力量,进行自己的计划,倒也可以。但现在的水家人心离散,但千年以来积蓄的实力却依旧是很强大,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恐怕还要付出非常庞大的代价。而这份代价,却是凌天不想付的。

然而若是在甲子之战之后,水家固然会元气大损,但无论是嫡系还是旁系,在甲子之战之中若是取得了压倒姓的优势,那必将促进水家的改朝换代,到了那等时候,整个水家内乱反而很好解决,抱作一团,犹如新铸的铁板一般,相信也未见得就好收拾了。

水千柔的上位,将更加的有难度。

摇了摇头,凌天心中还是难以抉择,沉思着缓步向着密室走了进去。此事,还是等给玉冰颜拔毒之后再说吧。

“准备的怎么样了?”凌天一进门,就一本正经的问道。将里面的三位大美女吓了一跳,浑然不知到凌天为何现在的口气竟是如此的严肃。

她们那里知道,这全是凌天做贼心虚之下才来了个先发制人。

“完全没有问题,就算现在开始应该都可以。”黎雪狐疑的看着凌天,上下打量,此姝最是凌天知己,凌天的先发制人可以唬住凌晨、玉冰颜,却拿她没有办法,她知凌天必有什么古怪,却也懒得揭穿。

“现在可不行。”凌天沉着脸,道:“既然你说你准备好了,那就来看看这个东西,能不能在驱毒之中用到,可是好东西来着。”说着,凌天手掌一翻,手心里,赫然是一个圆溜溜的鹅卵一般的物事,软鼓囔囔的,里面居然发出淡淡的荧光,一股莫名的清香在石室之中弥漫开来。

“竟是内丹?”黎雪脸色顿时郑重了起来,对于这种东西,她可是比凌天要熟悉的多,几乎是凌天刚刚拿出的一刹那,她就已经认出来了,真是一颗内丹!不由得吓了一跳,黎雪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居然也有能够凝结出内丹的神兽。

“正是鳞甲龙的内丹,主纯阳。”凌天托着内丹,道:“你看,能不能服用?应该怎样服用?这个东西的运用,我不如你,得请你赐教了!”

“鳞甲龙!”黎雪倒抽了一口冷气,伸手接了过来,视若珍宝的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捧着,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不由脸色一变:“内丹已经有一半成为固体,当有两千年以上的道行,这……这应该是即将化龙的鳞甲龙的内丹!你你…以你的功力,怎么可能杀的死这东西?千万别跟我说是你杀死的,我不信,相信就算是送君天理也绝对是办不到的!”

凌天苦笑一声,就知道这丫头要损自己一下,摸了摸鼻子,道:“就结果来说,还真可以说是被我杀死的,虽然是撞大运撞上的,前者为了截流,我不是炸了整座山,结果整座山塌下来,很凑巧地把这东西硬生生砸死了,我算是捡了个便宜。于是乎,就顺手收来了一点东西。”

“顺手收来的?还有什么好东西?快快交出来。”黎雪眼睛一瞪,嫩白的小手已经伸到了凌天的鼻子下面。

凌天苦笑起来。

他可不是不想交出去,问题是,怎么分啊?鳞甲龙的外皮可以制作软甲,这点足够了,内丹只要有识货的人在,也可以分着服用,自然也可以,可问题是,鳞甲龙的两颗眼珠那可全是稀世的珍宝,夜明珠啊。可惜只有两颗,就在自己面前已经是三个女人……给谁?不给谁?

“拿来吧。”一边的凌晨和玉冰颜见凌天苦着脸的样子,不由的同时娇笑,两女对望一眼,于是,又是两只嫩白的小手儿伸到了凌天鼻子下边。

“哼哼,就这内丹?修行到了这般地步的鳞甲龙吗,两颗眼珠可是最上乘的夜明珠啊,在哪呢?赶紧给我交出来!怎么,难道送人了吗?难怪刚才一副做贼心虚的德行!”黎雪一副债主上门的架势。

凌天鼻尖上冒出了汗珠,狼狈的掏出两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猴急的向她手里一塞,急促的道:“那有做贼心虚啊,给你给你,就这两颗,你看着分分吧,我就不给意见了!”夜明珠一送出去,顿时轻松了起来,嘿嘿的笑了两声。

两颗夜明珠一掏出来、顿时整间石室都笼上了一层淡淡的毫光,清冷高雅,一尘不染,两颗珠子在黎雪手里静静地躺着,不断散发出梦幻一般的光彩…….

“哇!”凌晨与玉冰颜同时惊喜的叫了出来,女孩子对这等奇珍异宝几乎有难以遏制的欢喜,无论是什么样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两世奇女也不例外,一见到这两颗珠子,两人顿时眼睛全发了直。

黎雪也呆住了。、聪慧如她瞬间明了,自己费尽心思收上来的租子,居然成了烫手的山芋。

只有两颗,怎么分?现在已经三个人了,再加上萧雁雪,水千柔,听说府中还一个凌天的表姐……黎雪呻吟一声,难道要用刀砍开?

凌晨与玉冰颜两人也同时意识到了这一点,尴尬的对望一眼,两人同时退了一步。

“我才不管呢!”黎雪心中一急,似乎是捧着烧红的铁块,扔的晚了就会烫伤了手一般,手忙脚乱的向凌天扔了回去,凌天急忙接住,满脸无奈:“我都说我不给意见了,你说我咋办?”

三女同时沉默,显然都想要,但却都不开口,明摆着让凌天自己做选择。看看这家伙到底给谁?

凌天哭笑不得。老婆太多了这事真麻烦啊,给谁不给谁,实在是太闹心了。

若是随便不管给了谁,其他的几人定然会伤心,而受者定然也会心中欢喜的同时惴惴不安。站到了众女的对立面。

凌天狠狠的瞪了黎雪一眼,意思是:让你胡闹!看,惹麻烦了吧?

黎雪心虚的别过脸去,突然白了他一眼,低下了头。心中一个劲的腹诽:活该,再让你花心,让你后宫,看,遭报应了吧?

石室之中顿时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良久,凌天终于苦笑一声,道:“要是实在是不好分配,不如我干脆砸碎了它,冲在水里,大家一人一杯喝了,如何?听说这东西能美容养颜,砸成粉末肯定可以平分。”说完,凌天还笑了两声,只是他的笑声干涩之极,与其说在笑,不如说是在哭。

此言一出,三大美女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如此夺天地之造化的的宝物夜明珠,这家伙居然说要砸碎?

三人同时冲了上来,将夜明珠又抢了回去。面面相觑一番之后,黎雪咳了两声,道:“这两颗珠子,其实也不难解决。”

凌天颇为有兴趣的看着她,道:“哦,你倒有好主意?!依你之见又如何?!”

“这两颗夜明珠,固然都是稀世奇珍,但却只有两颗,无论你给我们姐妹之中的哪一个,都是极不妥当的,所以,我有两个方法,都可以解决这件事情。第一,这出自鳞甲龙的夜明珠,长久以来吸食天地灵气,曰月光华,除了可以黑夜发光之外,本身另有一种祛病强身的神奇功效,也就是说,只要佩戴一颗珠子在身上,这个人的身体,会慢慢的得到改善,就算不能长生不老,益寿延年却是可期的;所以我的第一个办法就是,将这两颗珠子送给凌家两位老人家,每人配带一颗。”

凌天眼前一亮。不由暗暗点了点头,暗道这办法倒是颇为可行的。

“第二个办法,就是将这两颗夜明珠作为凌家的传家之宝。现在我们的基业已经到了半壁江山的地步,天哥距离坐主龙庭的曰子,相信也已经为时不远。我的意思是,这两颗珠子,作为新皇登基时的饰物,皇冠上镶上一颗,凤冠上镶上一颗。”黎雪慢慢的道。

“相信无论采取哪一种办法,这两颗珠子就不会引起任何的麻烦,大家觉得呢!”

“这两个办法都很好,格格,雪姐,你可真厉害。”凌晨与玉冰颜同时赞叹起来。对黎雪的机智心悦诚服。

“既然如此,那这两颗珠子就送给爷爷奶奶两位老人家佩戴在身上吧,两位老人家年纪都大了,比我们都需要这两颗珠子。”凌天一锤定音,同时心中有些惭愧,自己枉为人孙啊,居然完全没有想到这一节。

“不过在此之前,这两颗珠子冰颜妹妹可以暂时先佩带一下,至少是今天。”黎雪胸有成竹的道:“一会拔毒的时候,佩戴在身上,可以滋养经脉不受损伤。二来,服下些鳞甲龙的内丹与这两颗珠子也有些息息相通的意思,可以让药力不会太过于狂躁伤到身体,在疗伤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也可以起到固本培元的神效,等到冰颜妹妹身子健康了,再交给两位老人家也不为迟晚。”

凌天点点头,问道:“既然如此,想必服用多少你已经心中有数?”

黎雪摇了摇头,道:“那有什么数,我只是建议,先从最少处开始一点点的服用,来试探一下经脉的最大承受力,在纯阳之力彻底散开的时候,停止服用,立即进行拔除。哦,还有一点,冰颜妹妹现在的体质,任督二脉未通,只能服用液体的部分,固体部分的药力太大,冰颜妹妹是绝对承受不了的。”

黎雪看了看玉冰颜,嫣然一笑,道:“若是冰颜妹妹准备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可以开始了。现在有了这鳞甲龙内丹,成功的机会又有大增,相信必然可以很顺利的一举消弭此恶疾!”

玉冰颜顿时脸色一白,如受惊的小鹿一般退了两步,紧紧的抱住了凌天的右臂,娇软的身子一阵阵的轻微颤抖。

玄阴神脉,这个玉冰颜与生俱来的恶疾,也是举世公认所无法治愈的天下第一奇症,早已将玉冰颜所有的信心和期望全部消磨殆尽,甚至在她的心里,更是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这种病无救的思想。如今终于要硬生生拔除了,玉冰颜突然害怕起来。

若是在遇到凌天之前,遇到这种情况,玉冰颜非但不会害怕,反而会很欢喜。治好了固然是好事,万一治不好,那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解脱,生与死对于她而言,早已不是那么的重要。

但,自从心中有了凌天,玉冰颜怕了;她不怕自己会死去,但却舍不得离开凌天,舍不得凌天为自己伤心难过。更舍不得,这刚刚得到的幸福,这份幸福只要多过一月、一天,甚至一分一秒也是无比的享受,若用这幸福的时间,去赌一个成功率,哪怕这个成功率再早,哪怕是无限接近100%,玉冰颜也是不愿意去搏的。

痴痴的看着凌天,玉冰颜的眼中瞬间蕴满了晶莹的泪水,但却是一眨不眨,她唯恐自己眨一眨眼睛,就会少看凌天一眼,就算是要死,玉冰颜也要再多看凌天一会,多看自己最爱的人一眼。

泪水悄然滑落。

“傻丫头,怕什么?”凌天温柔的替她抹去脸上的泪水,轻声道:“对于此次拔毒,我已经准备了一年多的时间,放心吧,万无一失的!相信我!为了我们更长远的幸福,我们一定可以制服这个恶疾。”

玉冰颜痴痴的看着他,声音颤抖起来:“天哥,我……我怕,我真的好怕,我怕再也见不到你,我怕……我不治了好不好?再让我多陪你几天,好吗?哪怕是多陪你一天,也行。”

凌天心中一酸,却是呵呵一笑,做出一副轻松的表情,道:“怕什么,颜儿,经过今天之后,我们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举案齐眉,白头到老,相濡以沫,做真正的夫妻,快活一辈子,你说好么?你还要为我生儿育女的,难道你不愿意?”

玉冰颜泪水簌簌而下,哽咽的道:“我想…我真的好想为天哥生儿育女,白头到老,那是我最大的心愿,可是我怕…我真的好怕…我怕我没有那个福气……万一……”

“没有万一!”凌天断然打断了她的话肃容道:“颜儿,你是我凌天的女人,我需要你好好活着,知道吗?为了我活着!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这一关,我们一定能够闯过去的!”

玉冰颜使劲点了点头,却洒落了满地的泪水:“天哥,答应我一件事,我们现在就开始。”

“什么事?”

“天哥,你要答应我,万一,万一我不幸……死了,你一定要……尽快的忘记我,不要为我难过,也不要想我,更不要苦了你自己,跟凌晨姐姐、黎雪姐姐她们好好的,幸福的生活下去,好吗?”玉冰颜鲜花般的双唇有些颤抖,眼泪顺着脸颊不断流下来……凌天心中一酸,突然喉中低吼一声,猛地抱住玉冰颜娇柔的身体,一低头,将她颤抖的嘴唇用自己的嘴唇死死堵住,有些疯狂的亲吻起来。玉冰颜浑身一颤,随即一双玉臂缓缓缠上凌天的脖颈,紧紧的搂住,剧烈的回应着,喉中,还有低细的哽咽的声音…

玉冰颜的泪水,不断流下,流到两人正交缠在一起的口中,凌天分明感觉到,那淡淡的咸涩……凌晨与黎雪两人就在一边看着,两人心中出奇的没有半点的醋意,唯一有的,只是对玉冰颜的怜惜……

(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凌天传说,本站提供凌天传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凌天传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三五章 我若做主 下一章:第一三七章 石室香艳
热门: 医品宗师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完美世界 极品上门女婿 绝世武魂 重生之都市仙尊 天才医生秦洛 逆天邪神 谍影风云 永夜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