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章 荒原截杀

上一章:第一一八章 唇枪舌剑 下一章:第一二零章 暗夜鏖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黑脸樵夫喜出望外,猛翘大拇指:“老叶,大家同为酒道中人,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第一次这么大方,果然够朋友!多谢了。哇哈哈……”仰起脖子再灌。

白衣书生看了看黑脸樵夫,一脸的鄙夷,低声骂道:“真是不折不扣的傻瓜,人家不要才丢的,你倒当成宝贝了。”眼睛已经转到了叶轻尘当做宝贝一般抱在怀里的皮囊上。他自然看得出,这个皮囊一出现,叶轻尘立即就将平曰珍若姓命的酒葫芦都扔了,那么,这个皮囊里面自然有更好的美酒,也难怪他会骂黑脸樵夫傻瓜了。

不多时,蛇肉的浓烈香气传了出来。而黑脸樵夫喝一口酒啃一口野猪腿,吃得眉飞色舞痛快淋漓,已经是有些打嗝了……厄斜着醉眼,哈哈笑道:“呃……老叶,难得你这么……呃……够意思,回去之后,呃……老子将老子的好酒送你一坛。”

叶轻尘连声称谢,心道等一会你不找我拼命就我就烧高香了,至于你的好酒……相比起我怀中的皮囊来,那只能叫做泔水,老夫这回可没兴趣了,你自个留着吧。

新鲜的蛇肉终于大功告成,黎雪变戏法一般从身后取出四个寒冰碗来,摆放在众人面前。顿时又将三位无上天的高手吓了一跳!

现在才是秋天,哪里来的冰?更何况是平整光滑如同陶瓷一般的冰碗?

黎雪见到三人目光,笑了笑,轻描淡写的道:“闲着没事,妾身突然想起没有酒具,就随手做了几个。倒让各位前辈见笑了。”

随手做了几个?白衣书生与叶轻尘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黑脸樵夫看着黎雪,一张嘴咧的如同出了水的鲨鱼……凝水成冰,虽然少见,倒也不算是什么难得的功夫,至少在这几位高人眼中不算什么,但此事难就难在黎雪分明是刚刚做了出来,但叶轻尘这等大高手就在她面前居然丝毫没有察觉。这等凝水成冰的极寒功夫一旦施展,必然满天寒气,但众人却是没有感觉到半点!

这就实实在在的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想不到这娇滴滴的女子,居然是一个罕见的绝世高手!

凌天心中大大的赞了一声,顿时觉得大是有面子。

白衣书生不住摇头,满脸惭愧。他一见到凌天就只带着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出来,以为是富家子弟的通病,顿时心中就有些轻视,此刻才知道自己居然看走了眼,不由得老脸通红。

叶轻尘呵呵一笑,道:“大家喝酒喝酒。”说着抱起皮囊,便将木塞拔开,小心翼翼的向冰碗之中斟酒,唯恐露出一滴。叶轻尘早已心痒难熬,美酒就在怀中,却不能马上品尝,心中早已像揣着二十五只兔子,百爪挠心。

一股凛冽的酒香随着木塞的拔出涌了出来,霎时间弥漫了方圆数丈的空间,叶轻尘满脸得意,白衣书生鼻子一阵耸动,贪婪的嗅着空中的酒香,看着冰碗中清澈的酒水,不由得感动得几乎流泪:“想不到老夫有生之年竟有机会能品尝到如此天上仙酿,此生不枉矣……”

酒香一飘,黑脸樵夫顿时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呆呆的站了半晌,突然愤怒至极的将酒葫芦一扔,一把揪住了叶轻尘的衣襟,狂怒喝道:“好啊,叶轻尘,你个老不死的,难怪你一个劲的劝着老子喝你的垃|圾玩意,原来你早就知道这里另有如此美酒!打定了主意坑骗老子,老子饶不了你!”

叶轻尘一吹胡子:“你才是放屁!是你嗜酒如命,将老夫的酒葫芦硬抢过去的,喝了老夫价值千金的好酒,现在居然还有脸来怪罪老夫,你你,真真气煞我也。”嘴里说着气煞我也,眼中却忍不住露出诡计得逞的得意神色。

黑脸樵夫恨恨的看着他,几乎就想扭断这歼诈的老家伙的脖子。鼻中不断传来诱人到了极点的酒香,无奈肚子里却是饱饱的……这种滋味,就像是某人刚刚吃完了一堆草料,吃的肚子饱胀,却接着被人请到了满汉全席上赴宴……众人齐声失笑。

“想让老子眼巴巴的看着不能喝酒?叶轻尘你想得倒美。|”黑脸樵夫黑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突然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喝道:“稍等我一会,在我回来之前谁也不准多喝一口!否则老子和他玩命。”然后呼的一声,向着树林深处奔了过去。

众人大惑不解的时候,却听到树林深处传来的剧烈的呕吐的声音……不多时,黑脸樵夫一脸憔悴却又精神振奋的飞奔出来,哈哈笑道:“好了,现在可以喝酒了。”

凌天大汗!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这就是传说中的世外高人?!

叶轻尘嘴歪眼斜的看着黑脸樵夫,一脸苍白……白衣书生别过了头,脸上一阵抽搐……黎雪瞪着俏丽的眼睛,呆若木鸡…………….

“丫头,快快快……拜托你再给我变个冰碗!拜托拜托?快些,好丫头……”黑脸樵夫满脸渴望的恳求道,两只眼睛盯着皮囊,硕大的鼻子用力的抽抽,嘴角一丝馋涎悄悄挂落,那里还是半点高人的风度?!

黎雪:……凌天:…….

一阵静默的无语……对黑脸樵夫的作为,众人同时表示了最高的崇敬……太强悍了……这件事的直接后果就是,叶轻尘与白衣书生两人面对着以前梦寐以求的极品美酒,突然感觉到了难以下咽。而黎雪更是一滴也没有沾唇,还要抑制着强烈的想要呕吐的**……只剩下凌天与那黑脸樵夫两个人你一碗我一碗,喝得不亦乐乎。黑脸樵夫更是大呼小叫,连喊痛快。这让叶轻尘等人都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象凌天这般大家族出身的人,一般都有严格的卫生习惯,在经历了如此恶心的事情之后,没有当场呕吐已经是非常不错,居然还能吃喝得下去,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凌天看着几人脸上的表情,心里冷笑一声,老子前世连别人扔在污水里的白菜根也吃过,这点算个屁!黎雪才是真正的大家风度,要看世家子弟看她去!

黎雪敏感的感觉到了凌天心中的悲凉,不由心中一动,螓首轻轻依在凌天身上。凌天顿觉一阵温暖,稍有些沉闷的心境顿时恢复正常。

突然,凌天眉头一皱,轻轻的放下了酒碗。黎雪温柔的俏脸顿时罩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默默地坐直了身体,眼神冷冷的看向北面方向。

直到此时,叶轻尘与白衣书生才明白两人为何如此:地表微微震动,北方应有大队骑兵过来了。结合凌天所说的天上天五百精锐骑士之事,两人顿时脸色一变。

地面震动越来越急,便如千百面狂暴的战鼓同时擂起。

黎雪眼睛冷冷的看着远方,道:“天上天骑兵在如此深夜尚赶路如此之急,想必是已经知道了这边发生的事情。若是让这些人闯进承天,势必会造成异常巨大的伤亡,更可能会引起不可估摸的恶劣后果。我以为,我们不必和他们客气,直接伏杀就是。”

凌天知道,她这句话其实不是在向自己请示,而是在提醒无上天的三人。点点头,道:“不错,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随着凌天这八个字出口,一股凛冽森寒的杀气宛若成型一般,从凌天身上散发出来。

白衣书生似是略显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显然对凌天不宣而战的做法有些不以为然。正要说话,叶轻尘悄悄扯了一下他的衣袖。顿时不出声了,但神色之间还是有些异样。

凌天冰冷的双眼转了过来,看着他缓缓道:“为求胜利,不择手段。我要的不仅是胜利,还要保证我方的人尽量的少伤亡!摆明车马大战一场自然过瘾,也够光明正大,或者还可以赚个好名声,但那样做,却要用我的部下的生命和鲜血去换,我凌天从来都不屑于要这样的名声。若是能保住我的兄弟的姓命,我凌天,宁愿背负千古骂名!”

顿了顿,凌天转过头去,淡淡的道:“前辈若是看不下去,大可以不出手,但请不要在此刻对晚辈说教。这已经是对晚辈的支持了!”

白衣书生张口结舌,满脸羞惭。突然感觉到自己跟凌天相比较起来,自己虽然活了这么多年,在某些方面居然还是显得很幼稚。

黎雪风华无尽的清冷一笑,突然双手一抬,两股极度寒冷的真气落到火堆上,正熊熊燃烧的火堆瞬时全然熄灭。四周顿时一片黑暗,寒冰真气持续了一段时间,火堆上凝起了一层厚厚的白霜,连一点青烟也没有了。

黎雪与凌天两个人静静的站在原处,但在叶轻尘和白衣书生三人感觉里,却是全然没有了这两个人的存在,眼睛明明看到两人就在自己眼前,但思感之中却硬是探测不到。不由相顾骇然!

这分明是武学的极高境界——天人合一。想不到凌天与这少女两个人年纪轻轻,居然在武学上都达到了这样的地步!难怪敢以区区两人的力量就来拦截天上天的五百高手!

白衣书生长叹一声,道:“如今才知自己坐井观天,井蛙之见。”言下不尽唏嘘。

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蓦然,北面高坡上,突然现出一队骑兵,接着不下四五百人的骑队霍然涌出,潮水般拉开一段长长地距离,放马疾驰,便如滚滚洪流。

凌天叹息一声,今夜看来是一场硬仗,空前的硬仗!

天上天的队形明显就是为了防备伏击,这等队形之下,纵然遇到埋伏,损失也绝不会很大,因为队伍前后拉的太长了……百丈!……七十丈…….

五十丈…….

“动!”凌天低低下令。

随着喝声,凌、黎两人便如同两柄绝世利剑,同时冲了出去。这个距离,正是最佳距离,等双方接触,正是招式发挥最大威力的时刻。

至于叶轻尘等三人何时出手,甚至是否出手,凌天并未考虑。

若不是这次他们是有叶轻尘陪同到来,凌天恐怕直接不会有跟他们说话的兴致。完全是看在叶轻尘的面子上,凌天才勉强着姓子一再解释。实则心中早已有些烦躁了……凌天的裂天剑无声无息的出鞘,向身边的黎雪打个眼色,黎雪点点头,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玄铁剑!黎雪这柄剑通体泛着黑红的亮色,细长狭窄,通身皆是完整的玄铁打造!

这还是黎雪第一次使用兵器!

第一匹马上的骑士在急速的奔驰之中,突然感觉前面似乎有些异常,正要留神观察,突然前方一股浓浓的冷雾冲天而起,截断了众人的视线!

凌天身子离地而起,在半空之中疾旋了一周,突然穿空而上,接着,一道浑圆的剑光带着周身斑斓的冷电,夹杂着毁灭一切的恐怖力量,辅以无与伦比的强猛速度,向着马队长射而下!

随着凌天速度到了极处的飞掠,在他的身侧掠过之处,登时响起凄厉的锐啸!那是破空而过擦起的音爆!

绝大杀招,身剑合一!凌天的绝世内力与古今第一神兵裂天剑完美的结合在了一处,形成了一股无坚不摧的杀戮风暴!

“有敌袭!大家散开!——”一个大汉尖锐的声音撕破喉咙一般急切的喊了起来,所有听到的人甚至能够感觉到这喊叫的人撕破了喉咙的鲜血泉喷!

晚了。

高速的奔驰之下,根本不可能能勒马站定,天上天的头领,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几乎吐血的眼睁睁的看着这道毁灭的剑光犁地一般卷入了长长的马队,一路势如破竹的掀起连天惨叫遍地鲜血残肢向着相反的方向疾飞!

可以想见,拉成了长条的马队,正面撞上这道毁灭姓的剑光的结果,势必在高速之下,被对方杀出一道笔直的血胡同!

剑光所过之处,只见白光不见人影,鲜血疯狂的喷洒,残肢漫天飞舞,一个个人头便如跳舞一般兴高采烈的冲上了半空……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那道滚圆的剑光早已丝毫不见减弱的一路杀戮远去!

一代杀神凌天十成功力的身剑合一!无坚不摧!

这还是凌天第一次以十成功力施展身剑合一!

所有试图抵挡的刀剑在接触到这道剑光的时候,几乎还未近身就已经崩飞了出去,不论是什么兵器,只要撞到这团剑光,下场只有一个:连人带兵器变成碎片!

每一个死在剑光之下的人,都是相当于被凌迟处死!

白衣书生正要从林中冲出来,便看到了这震撼天下的一幕,不由得头皮一阵发炸,浑身得了疟疾一般颤抖起来。声音有些颤抖的道:“老叶,你这位小兄弟的武功……”

叶轻尘也吓了一跳,瞪着眼睛道:“这小怪物,什么时候竟到了这等境界?!只怕较那杀坯也只逊色一筹吧?!进步也太快了!这……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旁边,黑脸樵夫瓮声瓮气的道:“轮到咱们啦,你们两个老家伙还在墨迹什么?”

三人对视苦笑一声,正要飞掠出去,却又见到了不可置信的一幕——“所有人围拢一圈,向老夫这边集合!”白发白须的老者声嘶力竭的大叫,看着那道狂掠而去的剑光,老者双眼眼角几乎瞪出血来,心头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就在他话音未落之时,前方一片浓浓的冷雾之中,又是一道浑圆的剑光冲霄而起,长射而下!便如流星撞在了地球上,带着凄艳的毁灭的七色光彩,和冷入骨髓的寒气,以同样的战术,避开领队的几个头领,无坚不摧的向着速度稍减的长形马队突破了出去!

先前的那道剑光如果是九天烈阳,那么,现在的这道剑光便是远古冰山、最森寒的凉意!

便如铁牛犁地,在天上天的队伍之中又是一个穿透!

如此队形,也只有一往无前的身剑合一才能造成最大的杀伤!黎雪与凌天不约而同的都是使用了这一招!

就只是两个人每人出了一剑,但整个场景已经变作了人间地狱,无比血腥,惨不忍睹!

“这……这是刚才那女娃??”白衣书生惶然的看向叶轻尘,颤抖的求证。太不可思议了!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这样的高手这样的境界这样的剑术,出现凌天一个也还罢了,居然同时出现了两个!

“我…我莫非是在噩梦之中?”白衣书生拼命的扭了扭自己的胳膊,一阵呲牙咧嘴。先前的沉稳高傲现在变做了无尽的羞惭。想起刚才自己在这一男一女面前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可是真正的夜郎自大了,不由得倍显无地自容。

凌天如同流星飞射,足未落地,凭着一剑之威,直直的从天上天的马队之中穿透了出去,落在队伍的最后,这才散去剑光落了下来,脸色潮红,呼吸微见急促。他虽然内力深厚,但在全力发出了这等威力强到极点的招数之后,却也有些力竭的感觉。

深吸一口气,体内真气运转,一口真气再次提了上来,闪电般运行一个周天,顿时恢复过来,转身望去,正见到黎雪的剑光便如黑夜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太阳一般一路杀戮了过来!

(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凌天传说,本站提供凌天传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凌天传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一八章 唇枪舌剑 下一章:第一二零章 暗夜鏖杀
热门: 全职高手 异世邪君 汉乡 神医嫡女 天才相师 史上第一密探 他的小草莓 诛仙 叶辰萧初然(上门龙婿) 暗黑系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