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 唇枪舌剑

上一章:第一一七章 无上天人 下一章:第一一九章 荒原截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白衣书生呆了一呆,突然跳了起来,口沫四溅的直着嗓子吼叫道:“这可是裂天剑!千古名剑裂天剑啊!天下之主的象征裂天剑啊!我们把天下送给了你,你用它来杀人?真真是……混账之极!”

凌天有些无语,“这本就是一柄绝顶的杀人利器!用它杀人有何大不了的?再说了,天下是我打下来,而不是我拿出这把剑所有人就都投降了。江山?哈哈,可笑之极,纵然你们无上天是天下第一大门派,可这江山尤其是你们能送得起的?天下之主更不是你们能够指定的!”

白衣书生气愤的嘴唇哆嗦起来:“胡……说!”

“嘿嘿,”凌天笑了起来,若无其事的道:“若是你们认为你们能够指定天下之主,那好吧,我接受。现在你们就去跟别的势力去说吧,我是天下之主,让他们投降吧。只要他们都乖乖的投降了,我也就统一了天下。自然而然也就接受了你们的安排,接受了你们送给我的一统江山。欠你们一个大大的人情,如何?”

三人同时傻了眼。白衣书生吃吃道:“这……本门素来超然物外,如何可能给你做说客?”

“不可能?”凌天古怪的笑了起来:“那你们怎么送给我江山?怎么指定我成为天下之主?你们连消息也不放出去,只有你们内部知道我拿的是裂天剑,这样就算将江山送给了我?空口说白话就想让我凌天欠你们一个天大的人情?真真是笑话。一柄剑能代表的了什么?”

凌天一伸手,从火上将烤的滋滋作响的另一只野猪腿拿在手里,向着白衣书生递了过去。

白衣书生疑惑的看他一眼,不知何意,说声谢谢,接了过去,离得身上的白衣服远远的。叶轻尘微微一笑,拉着樵夫离开了两步。据他的了解,凌天估计又有什么鬼主意了,现在还是躲远些为妙。

凌天笑的很是灿烂,道:“偌,这跟野猪腿就是天风大陆的权力象征,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了,只要你拿着它去天风大陆,就是大陆之主了。能行吗?”

野猪腿?大陆君权象征?恐怕拿到天风大陆的时候早臭了……白衣书生手里拿着油腻腻的野猪腿,瞪着眼睛呆了半晌,脸色忽青忽白,突然大呼一声:“气煞老夫也!”气血攻心,仰天倒了下去。

樵夫大汉一个箭步上前,众人都以为他要去扶住白衣书生的时候,这家伙却一伸手,将烤得焦黄的野猪腿一把抓在了手里,噗的咬了一口,满嘴流油,大赞道:“味道真不错,再给我烤一条怎么样,一条不够吃的。”

白衣书生无人扶住,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只摔得七荤八素,嘴歪眼斜。

黎雪咯咯笑了起来,从怀中取出一块碎银子,放在凌天手里:“天哥,这块碎银就是宇宙之主的标志,从此之后,你就是玉皇大帝了。赶紧去上任吧咯咯咯……”

凌天哈哈大笑,向黎雪挤了挤眼,道:“没准这老头被我气得脑溢血了吧。”

黎雪小嘴一撇,道:“活该。谁让他一脸的高高在上,一把只能找麻烦的破剑,倒好像是他无上天给了你什么多大的赏赐一般,看着就来气。得个小儿麻痹正好摔死他。”

凌天脸上肌肉抽搐了两下。这丫头比我狠啊。

半晌,倒在地上的白衣书生四肢不动,浑身静静地,突然一点点的直立了起来,活像是一个僵尸,被人从背后推着,缓缓站起。竟是露了一手极精湛的内功。

凌天仰面朝天,不屑一顾:这也值得卖弄?凌迟都能做得到!

“凌天,你对我们无上天有看法?”白衣书生声音低沉,眼中精光闪烁。一股战意弥散开来。看看情势不妙,叶轻尘踱着步子走了回来,一脸尴尬,随时准备拉架。

“看法?没有。”凌天耸耸肩,笑了笑:“是你们无上天自己对自己有看法罢了,并不是我对你们有看法。”

“自己对自己有看法?什么意思?”白衣书生眼神锐利了起来,在他看来,这是凌天在侮辱自己。

“无上天为什么会成为世外第一隐门?”凌天冷笑一声:“那是因为千年之前三个大陆的大战,是无上天担纲领导的武林之战,不仅取得了胜利,也让我们天星大陆保存了有生力量,更在之后为武林、乃至整个天下的安宁做了很多事,所以大家钦佩,心甘情愿的奉无上天为天下第一。这是人心所向,并不是因为你们武功高强,更不是因为你们人多势众、实力超强!”

凌天有些不爽。无上天是第一门派又怎么样?可也不能就这么涮人啊。随便送我一柄剑,就说送给了我万里江山,那也太离谱了。本公子耗百万精兵浴血厮杀,打下天下。反倒是欠了你们无上天一个天大的人情?而你们狗屁事不做一点,就想来分一块最大的蛋糕?真是做梦做昏了头!

坑蒙拐骗到了本公子头上,本公子才不管你是否什么天下第一!想要我白吃这哑巴亏,白白欠下这天大的人情?门儿都没有!

“但是这些功绩,都是千年以前的前辈的功绩,跟你们毫无关系。千年以来,你们无上天为人间为百姓做了什么?没有吧?你们只是传承了无上天这个门派下来,或者说,传承了这个门派当年的骄傲。而现在的无上天,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你们凭什么还要拿着千年之前的祖宗的功绩来号令天下?”凌天呵呵笑了:“这本身难道不是一个笑话么?朝兴代废千年了,你们居然还在吃千年之前的老本?居然还吃得这么理直气壮?!”

“扪心自问,你们对得起千年之前无上天的前辈吗?江山令,只是一个维护人间和平的工具,却被你们当作了杀手的召集令!传下来的神妙医术是让你们济世救人,你们却要一令换一命?宁可隐居深山,也不出来救人?不让你们沾染世俗争斗,是让你们保持公正。可你们的公正又在哪里?超然物外,说的真好听!”

凌天眼神如剑,毫不留情的道:“你们完全曲解了这几层意思,长年累月隐在深山之中,却自诩为救世主?学的一身济国利民救人的本事,却代代都与草木同朽?我问你,你们历代以来有多少个身怀一身惊天动地的医术却一个人也没有救过的?有没有?那么他们学那个是干什么?你们的祖师爷流传下这些技能,就是为了让你们在山里面打发时间吗?真是荒谬之极!”

叶轻尘、白衣书生和樵夫大汉被凌天这一席话说的汗如雨下,颇为狼狈。白衣书生脸上汗流滚滚,张口结舌,目瞪口呆,他想反驳凌天,但却发现无法反驳。陡然间只觉得凌天的几句话之间,却把自己一生的理念全部颠倒了过来,一时间头脑中混乱无比,茫然不知所以。

凌天踱了两步,继续道:“至于我凌天,我想要统一天下的起因可没有那么高尚,可以说为了我自己的一己私欲和野心。但是,我付出代价统一天下之后,却能一纸令下,让天下再以后的数十年、数百年里不再有纷争,让全天下的老百姓都安居乐业,虽然是为了我的私欲野心,但却同样造福了天下。”

“统一之战,固然会有几百万人因战乱之苦而丧生,但统一之后,却不会再有人受战乱之苦!在统一之前,国与国之间每年都要打仗,三个大陆莫不如是!每一年死掉的人都会有百万之巨,我统一天下虽然死的人会一下子增加好几倍,但却也只是几年的战乱之综合而已。但在之后的长治久安,却能维持一百年,两百年,又或者是三百年!甚至是更久!就算只有一百年没有战争,那么你知道这一百年代表着什么?你知道这一百年没有战争会给这天下带来多大的好处吗?”

“但……但你杀戮如此之重,难道统一天下,除了杀戮,就没有别的途径?”白衣书生脸上冷汗涔涔而落,说话也是有些力不从心,这句反问更是无力之极。

“杀戮?没有杀戮怎么会统一?别的途径?哈哈……难道一人一本圣人云,就能够天下祥和?简直是扯淡!唯有以最残酷的手段,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个天下回归一统,才是彻底消泯战争的唯一办法!纵然在百年或者几百年之后我们全部归天世界再度纷乱,但我们毕竟也曾经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和平年代!这才是无愧的一生!”

凌天哈哈一笑,仰首面对星空,双臂大张,如要拥抱这整个的世界,又好像整个世界已经全在他的怀中:“我凌天承认自己两手血腥,一身罪孽,杀人盈野,枯骨如山,但我无愧!问心无愧!而你们一尘不染避世出尘、空有一身超卓本事却朽烂于草木,所以你们不仅有愧,而且有罪!”

凌天冰冷的眼神逼视着他,冷冷的喝道:“大罪!!获罪于世、获罪于人、获罪于己!”

轰——白衣书生心头如被重击,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一张脸苍白如死。

叶轻尘一声长叹,无限的懊悔:“小兄弟说的不错,我们无上天这些年来……”说到这里,突然声音有些哽咽。

“还来得及!”凌天看着叶轻尘,良久,静静地道。

白衣书生仰天长啸,声音凄凉到了极点。凌天方才的一席话,便如醍醐灌顶一般,白衣书生骤然只觉头脑一阵清凉,突然惊醒了过来。

一步步的、慎重的走到凌天面前,脸上的狂傲早已消失殆尽,定定的看了凌天半晌,突然一躬到地,一字一字的道:“多谢指教!”

凌天静了一会,看他态度诚恳,便不为己甚,展颜道:“是小子冒犯了。”

白衣书生站直了身子,神色无比的严肃:“不!迷途引渡,凌公子乃我无上天的大恩人也!虽百拜亦不足感谢万一。今曰闻君一席话,令老朽惭愧无地,惭愧无地啊。”

凌天诚挚的道:“来曰方长,先生何必如此?”

白衣书生摇摇头,脸上唏嘘不已。

叶轻尘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小兄弟为何单独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有什么要事要办吗?”

凌天桀然一笑:“正是。天上天五百高手即将从此地经过,袭我承天;凌天在此恭候大驾,意欲大开杀戒。”

那樵夫打扮的汉子兴奋的凑了上来:“天上天?就是前段时间伏击送君天理的那帮狗杂碎?他奶奶的,算老子一个,刚吃了你的腿,总不好意思白吃吧,你刚才说的挺有道理的!老子看你顺眼!”

刚吃了我的腿?凌天大汗,推辞道:“前辈好意,凌天心领了……”

白衣书生突然上前一步,道:“天上天与我无上天本就是世仇。凌公子统一天下乃是为万民造福,怎么容得这些魑魅魍魉前来捣乱?纵然没有两家仇恨,老夫也是要留下助凌公子一臂之力的。”

凌天心中一暖,微笑道:“不过,场面或许会过于血腥,这个…….”

“那又如何?”白衣书生呵呵笑道:“难道我等便杀不得人吗?”

凌天叹笑,无可奈何,只好由得他们。

吃饭的突然增加了三个人,凌天原本烤的两条野猪腿自然是不够吃的了。若是再从那扔在一边的野猪身上找材料,恐怕就有些显得失礼了。毕竟那些是自己当垃圾扔了的货色。

凌天一皱眉,从怀中取出半截线香,快步走进了树林。叶轻尘三人看着他行动,纵然是所谓的世外高人,也是一脸疑惑之色,茫然不知所以。惟有黎雪却是知道他去干什么,不由抿嘴笑了笑,当然,如果无上天的另外一人,送君天理在此,也会猜到凌天要做什么,当曰两人可是在这信香上斗了半天的法。

才不大会儿工夫,凌天便已经满载而归了,手里提着六七条胳膊粗细色彩斑斓的毒蛇快步走了回来。几条毒蛇头呈三角,显得狞恶之极,一看既是剧毒之物。

叶轻尘与白衣书生等人面面相觑,实在不知道就这一会工夫,凌天竟有本事能找来了这么多的毒蛇,从那里淘换来的呢。惟有那樵夫打扮的大汉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与另两人不同,久居深山的他对毒蛇的了解可是远比其他二人懂得要多的多,一眼就认出来这几条蛇尽是猛毒之蛇。

若是普通人,被这几条蛇随便那条咬上一口,单只见血封喉、丧命黄泉还是轻的,整个尸身动辄会在短时间内化为一滩血水。端得厉害,而且这几种毒蛇任何一条行动都速度如风,奔行之速更是奇快无比,就算是他自己想要抓上一条,也要费一番功夫才可,那小白脸凌天居然不声不响的抓了六、七条,不愧是能脱出天理之手的人物!

“好东西啊。”曾经大快朵颐的樵夫一双眼睛射出绿油油的神光,宛如饿狼看到了小白兔,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他可是非常知道,这些毒蛇极是美味,大抵是越毒的蛇味道越佳,当初自己花许多功夫才捕捉到的几条,可是至今仍是陶醉不已的。

凌天哈哈一笑,熟练地挑出蛇胆,请在场每人都吞服了一颗,然后手脚异常麻利地剥皮去骨掏了内脏,不客气的从叶轻尘背上抓过酒葫芦,用内中美酒清洗一遍,又撒上材料,穿在干净的木枝上,悬在火堆上烤了起来。

叶轻尘吹胡子瞪眼睛,心疼的直嘬牙根。把酒葫芦抢了回去,牢牢的抱在怀里,一脸的肉痛。

凌天哈哈大笑:“叶老哥,你这酒也就是普通之极,用你的酒洗这蛇肉,我还有些可惜了这蛇肉呢,瞧你一脸心痛的样子。”

叶轻尘面色一绷:“还不是你小子闹的,喝过你的英雄血、广寒香,又或者是仙魂醉、女儿心,世间俗酒那里还能入口,这是异域名酿荡口醉,回味悠长,虽然还不及你所酿之美酒,却也是当世名酒,更兼价格不菲,老哥哥身价实在有限,那里糟蹋的起……”

凌天闻言一愣,又郎声笑道:“既然不及我酿制的好酒,怎么算糟蹋呢?!”说着向着黎雪努了努嘴。

黎雪嫣然一笑,盈盈站了起来,走到两人马匹身边,解下两个皮囊,拎了过来。

叶轻尘听凌天之言本还想反唇相讥,突然看到这两个皮囊,更隐隐闻到一丝熟悉的诱人香味,不由眼睛一亮,把酒葫芦一扔,那里还管什么价格不菲的“荡口醉”,直接迎了上去,一伸手就抢过来一个,得意的哈哈大笑。

黑脸樵夫动作极为迅速,直接将叶轻尘丢掉的酒葫芦抢到了手里,唯恐他再来抢回去,打开葫芦口,扬起脖子就灌。火光映照下,只见一个粗大的喉结不断的上下动作,良久,黑脸樵夫才将酒葫芦从嘴边移开,哈了口酒气,笑道:“好酒,真是好酒,过瘾啊!不愧是老叶时常挂在嘴边的名酿,果然入口畅美,回味悠长,真他奶奶的过瘾!”

叶轻尘笑眯眯的道:“既然过瘾,老夫就大度一回,老樵子你就都喝了吧。”

“真的?啊……哈哈……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生受你的了。”黑脸樵夫一脸的眉飞色舞。

“当然是真的,都喝了吧,现在就都喝了吧。”叶轻尘一脸敦厚的微笑着,殷勤的道。都喝了吧,最后等一会你就喝不下了。那这些美酒可就都是老叶自己的啦哈哈。

(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凌天传说,本站提供凌天传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凌天传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一七章 无上天人 下一章:第一一九章 荒原截杀
热门: 重生之都市仙尊 武炼巅峰 异世邪君 琴帝 武动乾坤 最强弃少叶默 诡秘之主 大奉打更人 独步天下 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