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 无上天人

上一章:第一一六章 驱虎吞狼 下一章:第一一八章 唇枪舌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上天这五百精锐,若是知道自己崩塌了山峰,截断了碧澜江,完全断绝了东南与大陆的联系,会怎么对待自己和凌家?尤其知道自己用计吞灭了萧家四十五万大军,让天上天几辈子的筹谋打算尽付流水,会怎么做?

用膝盖也可以想得出来,这帮家伙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绝对能以一种近乎疯狂的姿态报复凌家!而玉满楼想要看到的,正是这样的场景。

不管谁胜谁负,对玉满楼都是有益无害!

眼看着忽明忽暗的火光,凌天心神微微浮动,想着那些烦心事,不由得暗暗一叹。终于收敛了心神,专心致志的烤起野味来。便在此时,怀中玉人轻轻的扭动了几下,此时黎雪整个身子都偎在了凌天怀里,衣衫本就单薄,黎雪丰润的翘臀正与凌天的下腹紧紧挨着,这么一动之下,却险些将凌天的一股邪火勾了起来,久违的小凌公子瞬时昂首,一股舒爽的感觉直冲头顶,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勉力压住蠢蠢欲动的心境,凌天连忙转移话题,问道:“现在承天的水家人,可有什么大的动作吗?”

“水家人?哈……”黎雪噗哧的笑了起来,“现在他们可是乖得很,自从你临走之时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地方建造水家别院之后,一个个可是干劲十足啊。这可关系到水家的未来基业的大问题,他们怎么会不上心,不尽全力,那里还有余力干别的事,在咱们的地头,他们的消息更是几近闭塞,你以为他们还能如何?”

凌天坏笑一声,道:“那……另外的事?”

黎雪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道:“我本来并不看好你的计划,可是就水家那群废物,居然真的完全按照你的想法进行了,不过,有水千柔在里面推波助澜,不成就怪了。水家一千两百人来人,在黑松林一战,死了足足有近九百人,来的几位长老也死了一人,重伤两人,实力基本全打光了,气焰也早没了。现在自然没有什么实力讲条件了。如果一定要说有事,也就是另外的两位水家少爷想争权,就凭他们那两块料,每次都被我们耍到火冒三丈,灰溜溜的离去。哈哈……”

笑了一会,黎雪又道:“现在承天水家,已经是水千柔的一言堂了。另外几位长老和那两个公子哥虽然口服心不服,但也毫无办法,水千柔可是有我们支持的,其他的任何人我们都不买帐,所以他们纵然有不愿意不甘心,却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凌天抚着下巴,嘿嘿一笑。既然想要水千柔将来在水家上位,那么,自然要为她造造势,做出几件令人刮目相看的事情。而在天星大陆设立一个完全属于水家的牢固据点,一直是水家多年以来的努力所在,数代都未曾成功。如今凌天反手便送了这么一份大功劳,水千柔在水家的地位自然也相应的水涨船高。

而在凌天的庇护之下,玉家就算要动什么手脚,也是难如登天。

自然,为了让水千柔的地位稳固下来,凌天可以说是安排得滴水不漏。水家所有人一应事项,自从黑松林一战之后,基本就是穷光蛋了……因为他们在战斗的时候,承天住所闹贼了……这贼人非常厉害,几乎搜刮的干干净净,连一条多余的内裤也未给水家人留下。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求助凌府别院。凌晨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一口拒绝。然后双方商量了三天,水家的儿郎们也遭了三天罪,尤其是那些最讲究风度、讲究千年气度的大长老……吃喝都有凌家供应,可以不愁,但这些人基本上全是从战场上下来的,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大大小小的好几处伤口,得用药治疗啊?难啊!承天所有的药店,都拒绝交易。凌府别院拒绝提供援助……呃,其实药店也不是拒绝交易,只是一见是水家人,价格便立即成百倍千倍地翻了上去,水千海揣着仅剩的几万两银票出去,居然只够买三贴金疮药,气的这位纨绔公子指天怒骂了两个时辰……最后万般无奈之下,先是水家两位公子自告奋勇求到了凌府别院,连凌晨的面都没见到,由凌风出面,无比干脆的一口拒绝;然后几位长老腆着老脸前来协商,凌晨非常给面子的接见了,不过俏脸如冰,要援助,没商量……最后水千柔在家族的谆谆拜托之下,找到了凌晨洽商,先是吃了闭门羹,然后水千柔整整等了一夜,据说凌晨姑娘终于感动云云,给水家派了医生,拿了药品。于是,高涨的药价在半个时辰之内恢复原状,那物价起伏的一个快啊……然后,水家又提出了希望可以建造水家基地的事情。自然,具体事宜水千海水千江是谁说了也不算的,几位长老凌家更是直接当他们是空气,于是,在家族的又一番拜托之下,水千柔再次出马,自然,顺利谈成了……这些,众人都清楚知道这是凌家在搞鬼,摆明了在力挺水千柔。但他们虽然明知道,却也毫无办法,只能配合。盖因此事太过于重要了……凡事一旦开了头,那就源源不断了。于是水千柔大权独握,全面与凌家展开合作,凌家很大方地出银子为水家建造别院,水千柔大笔一挥,签了一张五千万两银子的欠条,水家长老人人敢怒而不敢言——凌晨一张口就是需三万万两银子,把几个老头差点吓出神经病来,用黎雪的话,那应该叫“思觉失调”!。

就是这五千万两的借据,还是水千柔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点一滴的计算,从用料到用功,从买土地到装饰完毕,一笔笔的清清楚楚,全部记录在案。众人皆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这却是不怕水家赖账,或者秋后翻旧帐什么的。

于是乎,水千柔现在在承天的水家人之中的地位,较之水家家主亲临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谁敢不听话?好吧,凌家立即停止一切供应,至于基地更是马上停工。只要这招一出,利马就能急的几个老头嘴上燎泡一大堆,照例,所有的事情除了水千柔,那是谁也解决不了。甚至有一次水千海实在气不过顶撞了水千柔几句,结果当天下午千余名民工同时抱着脚蹲在了地上,一问之下,原来是几千人同时犯了脚气…….于是停工两天……一千多人同时犯脚气,这等荒诞的招数,让水家的几位长老一起气病了……水家在低三下四的求恳之后,又赔了一大笔莫须有的医药费,自然,还是打白条…….自从开工以来,水千柔一个姑娘家的威权曰重,但积累在凌晨手里的欠条,也是越来越厚……其实水千柔早就想开了,所谓债多了不压人,虱子多了不痒,欠债的都是大爷不是。打白条更是打顺了手,养成了一个签名的习惯,随便到哪里水大小姐的随身侍卫,都揣着笔墨纸砚……黎雪绘声绘色的一说,凌天笑得直打跌,到最后黎雪哼了一声,道:“据我出来的时候,水千柔的累计的欠条总数已经到了接近两亿两白银,若是等到水家别院建成,估计还得翻上几番,恐怕把水家的人一个个都卖了也还不上这笔帐。看来水家小公主只有以身还债了,除了这个办法,实在也没有其他的路走;这倒是整合了凌大公子你的心意啊。”

凌天听她语气危险至极,不由背上一寒。黎雪哼了两声,道:“水千柔自然早就看出了这一点,照我现在看来,那丫头非但不抵触打欠条,反而有些乐此不疲的意思,一天不打欠条,看向凌晨的眼睛居然就有些幽怨……看来这位大姑娘也知道,非但知道,而且还在无比的配合……哼哼哼…….,这个一个超级的大内鬼,啧啧……凌大公子,你的艳福可是真不浅啊。”黎雪眯着眼睛,有些阴阳怪气的道。

“咳咳……咳…….”凌天狼狈的咳嗽几声,干笑着道:“肉烤好了,咳咳……”

黎雪眼睛一翻:“是呀,烤好了,可以吃‘柔’了,恭喜恭喜。”

凌天彻底败退,一败涂地…….

黎雪将火架上的野猪腿拿下了一只,小嘴吹了吹,用手拍了两下,装出一副陶醉的表情,道:“这‘柔’,可是真香呀,真像是天风大陆的优良品种。”

凌天呻吟一声,捧住了脑袋,连声叫痛。女人,吃起醋来真可怕,无论是前世今生,无论是智慧蠢笨的女人,总是一个德行……路边的林中传来了簌簌的响声,两人同时站了起来,眼神不约而同的望了过去——天上无风,林中哪里来的声音?若是敌人的话,能够潜到这么近的地方才被此二人发觉,那么实力委实是不可小觑!

“好香好香,果然是上佳妙品。”一人见被发现,长笑说道。随着声音,三个人从树丛之中鱼贯而出。

“竟是叶老哥到了。”凌天脸上神色一松。

说话的人一身相士打扮,手持竹杖,面容清癯,双眼炯炯有神,飘然而出,宛若凌空虚渡,正是青衣相士叶轻尘。在他身边,还有两人,一人白衣儒服,三绺青髯垂在胸前,脸含微笑,手摇折扇,书生打扮,宛若一个酸丁,但他看着凌天的眼神,却是高高在上,一片俯视;另一人五短身材,粗布短褂,虬髯满脸,倒像个樵夫。唯有这人,看向凌天的眼神似是颇为不善,大有敌意之感。

凌天自然是清楚叶轻尘的实力,若只是单独一人,倒也没什么,可是叶轻尘身边还有两人,他们三人是一道来的,而自己与黎雪竟刚刚察觉,这只能说明,另外两人至少也有叶轻尘的实力,而且据凌天判断,另外两人的实力很可能更在叶轻尘之上,凭这三人的实力阵容,可谓是太豪华了!

叶轻尘解下背上酒葫芦,哈了一口气,笑道:“小兄弟这半年以来威震天下,老哥我欣慰不已,特来敬你一杯,可惜此地没有男儿血,却是遗憾了。”

凌天剑眉微蹙,对他们这三人的来意有些摸不到头脑,谨慎的道:“九死一生,实在是不堪回首。有何值得老哥哥敬酒?”

叶轻尘微微一笑,还未说话,那五短身材樵夫打扮的人已经站了出来,一手指着凌天,喝道:“凌天,送君天理现在哪里?天下传言说是被你杀了,到底是也不是?”

凌天一阵愕然。瞬时明了三人的来意,不由得一阵苦笑,原来前段时间自己一手散发的谣言,居然为自己惹来了这么大一个大麻烦。看来这两个人,也是无上天的高手了,如果以这三人的综合实力而论,相信自己对上,也是一个极大的麻烦。

“请问前辈高姓大名?”凌天微微一笑,看着这樵夫,脸上虽是微笑,眼神之中却是一片平静。

“直娘贼,你管老子姓名作甚?我只问你,送君天理是不是你杀的?”樵夫环眼一瞪,凶相毕露,而一股凛然的杀机已经锁定了凌天。

这家伙说话倒也直爽到了可爱的地步,前一句问,你杀了没有,从这句看送君天理还有活的希望。但是接着又问,是不是你杀的?居然送君天理在他嘴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太看的起了我吧?!

“江山令主送君天理?”凌天眼中光芒一闪,沉声笑道:“若我说是我杀的,你信吗?”

樵夫大头一摇:“老子不信!凭你这娘们儿似的小白脸,又怎能杀得了那个天杀的?”

“既然不信,那你来做甚?难不成是专程来找我麻烦的?”凌天眼睛一瞪:“你们无上天真当我好欺负不成吗?”滔天的霸道气势,无匹的杀气,突然冒出,瞬间突破了樵夫的气势锁定,更如泰山压顶一般向着这樵夫打扮的汉子轰然罩下!

樵夫毛脸一热,情知被这小子抓住了语病,正要强词夺理,突然一股强大到了极点的气势突破了自己的气机,更压了过来,他瞬间已知凌天竟是自己生平仅见的强敌,如何敢怠慢,大吼一声,浑身真气运行到了极点,杀气也是喷薄而出。

凌天眼睛紧紧盯着他,鼻中重重哼道:“嗯?!”身子猛然前伏一下。

樵夫黑脸紫涨,不甘示弱的大吼两声,脚下却啪啪啪连续退了三四步,才终于立定。抬起头看着凌天,眼中的神色变得无比凝重。

身边的叶轻尘与那白衣书生在两人的气势之战之下,竟然丝毫未受影响。凌天的如山气势,竟然能够集中一点,专攻一人!两人对望一眼,脸上同时露出震惊之色。

叶轻尘急忙道:“小兄弟,暂且息怒。我等只是来问问,这若不是事实呢,自然是好的,呵呵,不必在意。”话锋一转,呵呵笑道:“不过,那杀坯此刻究竟在什么地方?现在两个国主同时请出了江山令,可这家伙居然失去了踪迹,拒不受令。这……这这,实在难以说得过去,自然,宗门之中各位同门也是焦急万分,偏偏在这等时刻,承天却传出了这等消息…….”

凌天摇头叹笑:“叶老哥,别人不知道我的实力,难道你也不知?以我的实力,难道还真能杀的了江山令主不成?您也太看得起我了!”

那樵夫面皮通红的挤了上来,声如雷震:“你的实力大是不弱,老子除了天理之外,还真没见几人有这等功力,虽然比他还差上几筹,但已可算是当世绝顶,大丈夫光明磊落,若是他没有死,那他在哪里?起码你是最后见过他的人吧?!”

对着叶轻尘,凌天自然不会无礼,但对他,凌天却是半点也不客气,冷笑一声,道:“我怎么知道他在那里?天下之大,随便他往那个窑子里一钻,谁能找得到?本公子一向洁身自好,从来不逛窑子,自然就更不知道了。你作为他的同门,难道也不知道他的相好在那里?”

黑脸樵夫一怔,一手抓了抓后脑勺,怒道:“老子也从来不逛窑子,怎么会知道他的相好在那里?”

“噗——”叶轻尘一口酒喷在了火苗上,顿时青蓝色的火焰轰的升腾了起来。“咳咳咳……咳咳”叶轻尘这下被呛得不轻。

一边的白衣书生满脸无奈,不住摇头,活像吃了摇头丸。

黎雪听这汉子着实无礼,本来已经准备发作,但他这一句话出口之后,黎雪顿时笑得捂着肚子弯下腰去。

樵夫莫名其妙的看着几个人,一头雾水的道:“笑啥?老叶,你和那杀坯最好,你知道那杀坯的相好是那个?”这家伙口音浓重,在呼唤叶轻尘‘老叶’的时候,旁边四人均是听的是‘老爷。’

叶轻尘眼睛一瞪:“我知道你的相好!丢人现眼的家伙,赶紧把嘴闭上。”

樵夫脸红脖子粗:“我跟你拼了叶轻尘!你居然污蔑我有相好,难道你不知道老子练的是童子功?整身童男!”

一听此言,凌天顿时迎风呛了一口。

这家伙看起来似是凶神恶煞毫不讲理,没想到居然是个浑人。这么一想,凌天心中的怒气顿时油然而消。

白袍书生叹了口气,折扇一摇,道:“天理肯定没有死,那家伙估计是闭关了。我们不必找他了。”

“何出此言?”叶轻尘与樵夫一起问道。莫说是他们两人,就连凌天也是诧异之极,这书生怎么这么肯定?既然这么肯定,他们又来找自己干什么?

“看那柄剑。”白衣书生指着凌天肩上的剑柄,满是颐指气使的神气:“若是送君天理死了,这柄剑怎么会在凌天身上?”两人同时哦了一声。看着凌天的眼神顿时变了起来。

这下轮到凌天大惑不解起来,问道:“这是为何?我要是杀了送君天理,顺便抢了他的剑,不是更加理所应当吗?你们看到这把剑,应该更加怀疑我才对,怎地却成了释我嫌疑的证据了?”

白衣书生微笑,高傲道:“只因这是裂天剑。天理宁可毁掉也不会丢掉,若是他自知不幸,那么就算他放弃逃走的机会,也会先行将这柄剑折断。此时这柄剑既然好好的在你身上,那么,就必然是他送给你的。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可能,再者,你之实力固然奇高,只怕已经在我等之上,但较诸天理,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决计没有可能取其命,夺其剑!”

凌天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白衣书生细细的打量了凌天几眼,淡淡的道:“其实这也是他不接受其他的江山令的原因。他既然将这柄剑送给了你,那就是代表本门把天下都送给了你。既然如此,其他的所谓江山令自然也就没有意义了。”

“啊?!”凌天震惊的叫了出来。万万没想到当曰送君天理就像仍柴火似的扔过来裂天剑,居然还有这么一层含义。

“何谓江山令主?江山者,天下也;江山令主者,乃指天下之主也!送君天理送给你剑的意思,就是他选定了你为当今天下之主!”白衣书生惋惜的笑了笑:“这家伙果然选了一个杀姓比他自己还要大的人。”语气之中,满是明珠暗投的遗憾。显然,送君天理选中了凌天,这位老夫子颇为不满意。

“我靠!”凌天忍不住爆了一句粗话:“既然如此,他为何不肯留下来帮我?”

三个人同时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真是贪心不足,送给你江山还不行?还非要他自己也留下来帮你?难道你不知道无上天是绝对不准参与世间之争吗?”

凌天心中哼了一声,暗自腹诽道:那你们还一个个出来唧唧歪歪干什么?就没见比你们跳的欢的。脸上当然不动声色,一脸的光风霁月,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他只是送给了我一把杀人剑。”

“你说你要用这把剑杀……人?”白衣书生脸色怪异,声音如同鸭叫,一双细细的眼睛看着凌天,额头上隐隐有青筋在跳动。

“废话!”凌天翻翻白眼:“我不用它杀人难道用它炒菜?”

众人齐齐晕倒!

白衣书生呆了一呆,突然跳了起来,口沫四溅的直着嗓子吼叫道:“这可是裂天剑!千古名剑裂天剑啊!你用它来杀人?真真是……混账之极!”

(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凌天传说,本站提供凌天传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凌天传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一六章 驱虎吞狼 下一章:第一一八章 唇枪舌剑
热门: 大明文魁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最强医圣林奇 沈浪徐芊芊 黎明之剑 庆余年 异世邪君 暗黑系暧婚 琉璃美人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