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章 刺杀赵君

上一章:第一一三章 嚣张刺客 下一章:第一一五章 恐怖杀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事出反常必为妖!这定然又是宫中高手们来找茬了,奶奶滴,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看见你就溜,总没事了吧?所有的禁卫们一个个憋着一肚子火,心里骂着娘,脸上含着笑,恭恭敬敬的行个礼立即逃之夭夭,一看这人就是心理变态,就算假扮刺客,你也应该敬业一点吧,那有刺客如此招摇的,摆明了就是等我们去查问,然后找个由头……不想了,想想都胆寒!

于是,就在这个炎阳城的深夜,出现了如此一副怪异到了极点的现象。一位真正的刺客,嚣张之极的拿着剑东游西逛,光明正大、堂而皇之,而原本是负责缉拿防备刺客的禁卫军们一队一队的狼狈奔逃,不要说是查问、捉拿刺客,根本就是避之唯恐不及……当然,这其中的真正原因,我们的第一楼主大人那是一点也不知道的。

不过他知道的部分原因,已经令他火冒三千丈,这位爷四处踅摸人,打算开个杀戒败败火,可是所有的军士那有傻子,没一个去送死的!

三个方向的路口,都有一队禁卫军缩在那里,不时的偷偷伸出脑袋看看,那位大爷还在那里站着呢,接着便嗖的一声又缩了回去,我们都这么躲您了,您就行行好吧……凌剑几近无语的站在最宽敞的一个三岔路口,双手拄着剑,仰面向天。我……我这还是刺客吗?古往今来,有哪一个刺客如此威风?如此的明火执仗,明目张胆,明心见姓……我说什么呢我?!

如此毫无顾忌?想到哪里就到哪里?看看远远的伸头露脑的小心翼翼的观察自己的禁卫军们,凌剑满头的糊涂账,满心的郁闷,几乎便要憋屈的仰天长啸!

谁能告诉我,这他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凌剑心中在狂喊。

刺客刺客,杀手……顾名思义,这乃是一种最最见不得光的职业,唯有在所有人都严密的防备之中,在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守护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剑杀人,扬长而去,视众多高手如无物,那才叫潇洒!那才叫一种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成就感!

那才是刺客的价值的真正体现!

如公子上次于数息之间击杀东方家主东方惊天才是刺客的最高成就!

可是我现在……我这叫怎么一回事啊!

月上中天了,已经到了凌剑决定的行动时刻。但现在凌剑却发现自己再也提不起任何精气神。完全没有初时的那份兴奋,好像自己这次前去刺杀的对象,本来就是一具尸体一般……杀的毫无兴致毫无成就感。

就当是本刺客不惜劳苦的跑了一千多里路来宰了一头猪吧!凌大杀手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懒洋洋的飞上了墙头,慢吞吞的消失了。

终于走了!

瘟神走了!

变态走了!

三岔路口的三个方向,同时传出了数十人同时大喘气的声音,接着便是骂声一片。

“他妈的,那傻逼可憋死我了。”

“就是就是,你说你装刺客你装的像一点呀,哪有这样的?真以为我们跟他一样傻呢?”、“那小子就是一个变态,想引我们去查问他,我呸他奶奶的!当爷们是傻的吗?!”

“真看不懂这些宫中的爷爷们,不就是裤裆里少了一块肉吗?至于这么变态吗!我草!”

“哈哈哈……”

“行了,赶紧巡逻去吧,可别真出了事,那就坏了。”

………………众人一哄而散,个个瞪大着眼睛,一本正经的巡逻起来。不时的有人扑哧的一笑,那是想起了刚才那位大傻帽的可笑动作而压抑不住的发出来的笑声……而他们口中的那位大傻帽,呃,也就是我们的凌大杀手第一楼主凌剑同志此时已经懒洋洋的摸进了炎阳城的城主府。

一路顺风顺水,无惊无险,就是无惊无险外家无聊!

其实宫廷高手和禁卫们心中都是嗤之以鼻: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刺客?真以为一个真正厉害的刺客是地上随处可见的大白菜呢?叛贼东方惊雷早已经被赶出了东赵,手底下顶多也就只有几千残兵败将,都自顾不暇了,还有心情派刺客?有啥用啊?就算是刺杀成功了,凭他的那点人,回的来嘛?更何况,整个炎阳城的东方世家的人都已经被清空了,何必如此杯弓蛇影哪?

小题大做!没事找事!

此刻的凌剑是彻底的服了!

就在凌剑藏身的树下,两位‘高手’一边一个,倚着花树,鼾声如雷,声音之大,十丈之外足可清晰听到……南院的厢房里,尚有灯火隐隐透出,里面不停的传出笑语喧哗的声音,还有一声声压低着声音但依旧有些声嘶力竭的味道的吆喝出来的……“五魁首啊…”

“六六顺啊…”

“我巧了个七呢…”

“八匹马捏…”

“一心敬捏…”

“三桃园啊啊啊…”

“……………….”

东面,厢房门吱呀一声亮了起来,一个家伙提溜着裤子,光着膀子醉醺醺的摸了出来,螃蟹似的横着走了几步,走到东南的茅厕跟前,居然不进去,双手一松,宽大的裤子刷的一声落到了地,露出了一个白光光的大屁股,接着双手背在背后,摇头晃脑的舒畅的叹了口气,腰一挺,“嗤嗤”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一股晶亮的水箭,汹涌的喷出……恩,倒背着手撒尿——不服(扶)!

凌剑眼珠子几乎瞪了出来!

这……这就是东赵的皇帝居住的临时行宫?凌剑愤愤然的张着嘴,忍不住心中爆了一句粗口:我曰!

一想到这里,凌剑顿时感到了不对劲,这哪里会是一个皇帝居住的行宫?左右看了看,身子青烟一般迅捷无伦的飘出,一掠八丈,在所有人都没发现的时刻,从后面一把捂住了那位光着屁股撒尿的仁兄的嘴巴。接着便拎着他闪身进了茅厕,一股臭味扑鼻而来……那大汉正尿的过瘾,突遭袭击,顿时惊骇欲绝,圆柱形的水流顿时变作了大雨过后的屋檐,垂直的滴滴答答,全尿在了脚下的裤子里……凌剑捂着鼻子,低低骂了一句,厌恶的看了看这位仁兄光溜溜的身子,恶心的一把抓起他来,温柔的将他摁进了茅坑里……凌剑很有数,用力恰到好处,不多不少,正好将这位仁兄的身体无声无息的漫到了脖子。不能使劲,使劲的话就会溅一身……更难闻的说。

那大汉正要尖叫,眼前亮光一闪,一把长剑的剑尖已经伸进了他的口中,冰凉凉的触感到了舌头上,顿时有一种极度**的感觉,忍不住下身前后同时失禁,不过幸亏凌剑已经提前将他摁在了茅坑里,他这下倒真算是适得其所……大汉魂飞魄散,一双眼睛里顿时射出乞怜的光芒,但口中含着剑,却是一动也不敢动,两道晶亮的涎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东方明曰在哪里?说!”

“唔……唔……”

凌剑轻轻抽出剑尖,依然指着他的嘴唇,冷冷道:“快说。”

“皇上在……皇上在后面院子里,城守大人在这个院子的主卧房之中挖了一条地道,通到半里外的一个院子,那里是个避暑山庄……”魂飞魄散之下,大汉浑身哆嗦着,一口气将自己知道的全说了出来,那叫一个干脆。

“如此隐秘的事情,你是如何得知的?”凌剑皱了皱眉头,颇为质疑,这回答的也太痛快,太干脆些,太不正常了吧?!

“小人,小人是宫中侍卫首领,在刚到炎阳城的时候,城守大人是先接待的我……”那大汉苦着脸,眼巴巴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闪亮的剑尖,“大爷饶命,我可什么都说了,可怜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未满月的孩子……”

“地道在哪个房间?如何运作?”凌剑皱了皱眉,几乎笑了出来,这家伙也就不到三十岁,居然有了八十岁的老母亲,这岂不是说他母亲在五十岁的时候才怀了他?奶奶滴老蚌生珠啊。下有未满月的孩子……倒是很有可能,有点点可信度,不过也不是高,我腻,我今天是怎么了,我怎么尽琢磨这些无聊事?!

“就…就在正对着桂花树的那个房间,里面有个里屋,移开壁橱,后面有一个石板,将石板向右推,就出现一个洞口,能容两人同时进出……”

“可有人在那里把守?”

大汉苦着脸:“把守的人这时候都在南厢房……喝酒…这几天都是如此的…”

“我曰!”凌剑终于忍不住骂出声来。“能废物到这个份上,真他妈的是一帮人才,天才啊!”

看着这大汉的喉咙里喷射出鲜艳的血花,凌剑面无表情,长剑平平压在他头上,缓缓地将这张充满了惊骇的脸,压进了粪坑里……慢慢的没顶……上有八十老母,下有未满月的孩子?对不住了,本爷这口气憋得实在是太郁闷了,算你倒霉了!

嗖的一声急不可耐的从茅厕里钻了出来,凌剑直接掠上了树梢,在茂密的枝叶的掩护下,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茅厕里的味道,几乎将凌大杀手熏死,他不得不屏住了呼吸,一直到审讯完毕,又几乎憋死……凌剑心里暗暗发誓,下次说什么也不到东赵这边来执行任务了,老子宁可远涉重洋到天风大陆去杀人,也不到这鬼地方来了……要是再有这边的任务,让凌迟那小子来享受吧,他不是喜欢杀国主吗?反正我是够了……凌剑再不迟疑,直接从树顶上一闪身,便如长虹曳落,飘飘落在门口,右手一推,房门无声无息的打开,里面的横木已经无声无息的变成了一堆木屑。

“谁啊?”一个似乎有些迷迷糊糊的声音没睡醒似的问道。

“我。”凌剑闪身而进。

“哦,这么晚了……你……你是谁?”里面的人刚从床上支起身来,立即发觉这个声音不大对劲,还问来得及大叫,凌剑的长剑已经轻轻吻过他的脖子,接着用一截床单捂住了他的伤口,迅速的塞到了床下。

三步两步冲进里屋,凌剑一步跨到壁橱之前,左掌推,右掌提着往外吸,偌大的壁橱,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便挪开了一边。

迎面的墙壁上面,果然有一块半丈方圆的青石石板,凌剑故技重施,一吸一推,露出一个圆咚咚的洞口来,高几乎有六尺。凌剑咂了咂舌,这机关还真是那么回事的,这洞口简直能够赶着一匹高头大马进去了。难怪堂堂东赵皇帝也会钻这个洞。

闪身进入洞口,凌剑极为小心的又将壁橱和石板复原成原装,顿时面前一片青蒙蒙的光彩。两侧石壁上,竟然每隔着几步就有一颗手指肚大小的夜明珠。

看来这位原炎阳城的城主,倒是真懂得敛财致富之道。竟有这么多的夜明珠,该是多大的一笔财富啊。

心中鄙视,凌剑手上却是毫不客气,走一路收一路,沿途居然收了上百颗……这些拿回去,可是一笔不菲的军费啊,公子那句话怎么说的,蚂蚱再小也是肉来着!

片刻之后,凌剑便置身在一座清雅别致的小院子里。在地道中的时候,凌剑每接近这个地方一步,便会感到这里强大的防卫力量,所以他钻出洞口之后,终于恢复了平素的小心和谨慎,并未有任何妄动,只是静静的伏在了洞口旁边一片花圃之中,花圃里面的金菊正开得鲜艳,刚好遮掩住凌剑的身子。

在移动的同时,凌剑的内力巧妙地一吸,出口的石板无声无息的被挪回了原处。

这次的移动,让凌剑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惊喜,因为,他在这次移动之中敏感的感觉到了与以前的不同之处,遍地的菊花,竟没有一片叶子被他触动,但他却已经成功的隐入了菊花丛之中。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以凌剑以前的水准,是无论如何也作不到的,甚至凌剑也莫名其妙,却有异常清晰的感受到了一种“菊花就是我、我就是菊花”的微妙感觉。

这对凌剑来说,完全是一个崭新的境界。直到这个时候,凌剑才真正领悟到凌天所说的,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环境,哪怕是一点灰尘也有其作用价值,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凌剑的身子才刚刚藏好,便听到嗖嗖嗖几声极轻微的衣袂破空声音,几个人影异常迅速地赶到地道的出口处,似是颇为疑惑的查看着四周的环境,每个人都是提升了自己的本身功力到达极限,丝毫不敢懈怠。

凌剑虽然进入的确实几近无声无息,但这些守卫们一直在这附近守着,还是凭着高手的本能感到了有什么不对劲、不寻常的地方。

“奇了,应该是有人潜了进来,怎么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就算我一个人是错觉,难道大家的感觉都有误?!”一个声音疑惑的道。

“是啊,我也有所感应,可是这个地方唯一的出入口就在这个花园中间,周围没有一点碍眼的东西存在,若是真有人进来,这么短的时间,一个大活人能藏在哪里?可是若是没有人进来,那我刚才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另一个声音喃喃的自言自语,大惑不解。

“或许是这几天实在太紧张了吧?”第三个声音宽慰的道:“自从主上非要迁到这边来,无形中就增加了许多紧张气氛,刚才或者只是虫鸟的躁动,又或者是飞花落叶的动静大了些,实在不值当如此的大惊小怪。”他顿了顿,自傲的道:“有我们几人在这里,不要说是一些不入流的小贼,就算是驰名大陆的第一楼楼主,想要无声无息的进来不被我们发觉,那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另外几人嗯了一声,对这句极为自大的话表示了由衷的赞同。

“相信是虚惊一场。”一人对这次的异常下了定论,接着又听他笑吟吟的道:“不过,我倒是真的很希望那所谓的第一楼能够派人过来,大陆各国已经将这群人说的无所不能,也是时候杀杀他们的气焰了。”

另一人叹了一声,用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口气,沉沉的道:“说的也是,没有了对手,只有我们兄弟六人自家彼此的切磋,的确是有些乏味,可是以我们的实力,又到那去寻找旗鼓相当的敌手。”

“这也是没法的事情,”一人嘅然长叹,语气中满是无敌的寂寞,萧瑟的道:“纵观天下,竟无一剑之敌。说起来,这人生也的确无味的很。”

其余几人同时浩然长叹,一人道:“大哥也不必如此低沉,须知高手寂寞,寂寞高手,我们既然已经到了这样的高度,些许孤独,正是应该的。”

“只希望那第一楼,不要让老夫失望才是,要不然,就太无趣了。”一人摇摇头,目光深邃,一派高手风范。

三人说说笑笑,缓缓走了开去,凌剑依稀听到一人低声笑道:“……什么第一楼,不过是个噱头罢了,不要说第一楼,就算是那无上天的送君天理又如何?吹的蛮厉害,还什么‘一令换一命’,却连一个二十岁不到毛头小子凌天都搞不定,顶多也就算是一群蚂蚁之中最强大的一只蚂蚁,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不成?不要忘记,这个世界除了蚂蚁之外,还是有很多强者的。”

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凌剑若不是要隐匿行踪,几乎一口真气呛了出来。这三个老家伙还真敢说,这牛皮也吹得太离谱了,自信是好事,但若是自信到了狂妄的地步,那可就是惹祸的根苗了。天下第一高手送君天理在他们眼中居然只是一只比较强壮的蚂蚁?这话若是让送君天理听到,想必脸上表情会很精彩,对了,听公子说,这人脾气挺不好的,当初就因为杨家大少爷杨伟一句话,就被当场格杀,你说他要听说以上的对话,会怎么做呢?!

凌剑在心里暗暗地呸了一声,骂了句坐井观天,夜郎自大。不要说送君天理,就是本人对付你们三个那也是有相当地把握的。原因很简单,老子就在你们眼皮底下你们都发现不了,还高谈阔论什么?更不要说是比本大杀手更厉害不止一筹的送君天理,就算是公子近来屡做突破,却也自问还要逊色那个变态几筹,所谓的井蛙窥天,说的大抵就是这种人吧!?

估计这几个老家伙常年活在东赵皇宫之中,自认老子天下第一,已经过糊涂了,完全不知道外面的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窥一斑而见全豹。东赵皇宫之内,若是只有这等“高手”,还真不配做公子的对手!若不是亲眼所见,凌剑还真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有人狂妄自大自恋到了如此地步!若是年轻气盛的青年倒也还罢了,尤其还是三个年近花甲的老头子!

不屑的撇了撇嘴,这样的人本人杀之都脏了剑!凌剑就在这三人越走越远的时候,内力一凝,就以躺着不动的姿势缓缓飘了起来,接着手足一曲,便如一个黑色的皮球,无声无息的弹上了房顶,接着俯下身来。将身子如同一张纸一般贴在了瓦面上。

这些守卫包括那几个所谓的“绝顶高手”,虽然其实力并不入凌剑眼内,但来来回回形成的巡逻网却是严密之极的。凌剑并不怕被他们发现脱身不得,却怕东方明曰受惊之后躲藏了起来,那可就不好杀了,毕竟即定目标才是最重要的。

一动不动的伏在房顶,又过了好一会,才终于逮到机会,偷偷的摸到了主房的房顶位置。这个作为避暑山庄的院子面积着实不小,但凌剑却知道,以东方明曰的帝王身份,那是绝不会下榻在下人所居住的偏房屋里,他所落脚的地方,只可能是面南背北,中院主房!

这也是最基本的常识,同样,也是东方明曰作为一国之君最基本的骄傲。就算明知道有人要来刺杀他,他还是会居住在这里的主房间里。虽然他是为了怕被刺杀而专门避到这个院子里来的!

凌剑的心神收拢,然后默默地释放出一丝神念,缓缓的感应着下面的动静。

外面,便是东方明曰最精锐的禁卫军化整为零的驻扎在周围,一队一队的巡逻士兵穿梭来去。比凌剑来的时候那个大院附近的警卫又要森严戒备了数倍以上!

院子里,有超过十来股较为强大的神念,分散在各个方向,各个位置。但只要仔细的感应一下就知道,他们警卫的主要注意力,便是在这几间主房上。

凌剑知道,自己可利用的时间并不多。只要那边的人发现了被自己藏在床下的那具尸体,通知这边,那么有刺客潜入的事实就会暴光。而凌剑不能把希望寄托于对方发现不了或者天亮之前发现不了。毕竟那是一个大活人,骤然减少了一个人,只要时间稍长,一定会引起其他人注意的。

自己所能够行动的时间就在对方发现之前。而一直到现在,已经用去了不短的时间。所以自己必须锁定目标,尽快下手!

突然,凌剑耳朵一动。

“嗯……皇上……”下面居左的一间房子里传出了一声细如箫管的呻吟。清楚的传到了凌剑的耳朵里。东方明曰在那个房间里,跟一个女人在一起!凌剑立即判定!

“爱妃……你这里可真滑呀……”一个男子的声音带着银靡的味道,伴随着剧烈的喘息。

“皇上………也…太厉害…哦…”那女人一声娇吟,像是咬住了什么,喘息着道:“…太大了……虽然……却还是胀的……难受……”

“难受?那我就让你更难受。”东方明曰的声音一下子激动起来,喘息声越来越是急促,下面房间里顿时传出一阵阵剧烈的皮肉撞击的声音,接着便是床板咯吱咯吱的声音……一男一女同时舒服的呻吟起来,一阵活不过来死不过去的声音……这位东赵的国主在如此风声鹤唳,遍地烽烟的时候,居然还有这等高昂的兴致。这倒是让凌剑有些诧异。

“倒霉!”房顶的凌剑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碰上一副活春宫,至今还是光棍一条的凌剑对男女之事,其实也不陌生,毕竟一个顶级的杀手,从来只会寻觅目标最虚弱的一刻动手,而男女之事结束的瞬间,无疑就是一个人最虚弱的一瞬!

凌剑想着下面两人的丑态,脸上泛起一股冷笑,自己武功大成以来,已近三年没有再这种情况下出手了,今天就算是破例,就让这位东赵的皇帝死在美人身上吧,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皇帝风流死,做鬼也逍遥。

凌剑的神识已经牢牢的锁定了下方两人,静待出手的良机,稍顷,床上两人抵死缠眠的一瞬,凌剑运转体内真气,瞬间已达,接着身子闪电横移,来到那间房子的上空,骤然下落!

凌剑在这一刻,没有丝毫隐藏的全力出手!他的速度已经到了极致,就这么一掠,空气中居然发出了一阵啪啪啪细微的音爆!身下的屋顶瓦面,在他掠过之后,突然如被台风卷起,沉重的瓦片漫空飞舞。

凌厉的真气到处,便如九天神雷,向着房顶雷霆万钧的凌空而下!

(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凌天传说,本站提供凌天传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凌天传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一三章 嚣张刺客 下一章:第一一五章 恐怖杀手
热门: 三寸人间 武动乾坤 他的小草莓 永恒圣帝 回到明朝当王爷 道君 盘龙 暗黑系暧婚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完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