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二章 阴差阳错

上一章:第一一一章 秋后算账 下一章:第一一三章 嚣张刺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不敢了?你以为你说不敢了,就算完事了,我还没跟你算账呢。”黎雪冷起了小脸,表情不善的看着凌天:“你竟然对我如此无礼,低声下气的说句不敢了就想蒙混过关吗?就不想再说点什么吗?我让你解释,凌大公子您可以好好的解释?”

“这怎么能叫无礼呢?”凌天自知解释不通,可是此刻骑虎难下,只得强词夺理道:“哥哥教训不听话的妹妹,乃是天经地义之事!臭丫头,你是不是还想挨揍?”说着,凌天故意装出一副恶狠狠的脸色来。

“呸,那个是你妹妹?你臭美什么?”黎雪可不怕他,嗤之以鼻的道:“本小姐怎么就是你妹妹?大家再世为人,我姓黎,你姓凌,你少在这攀亲,本小姐说的对不对?恩?”

“你…你…什么意思?”凌天气急败坏的道。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丫头看来今天是铁了心讹上他了。

“哼!在西韩的时候,你就不经过本小姐的同意,擅自偷看过了本姑娘的清白身子,别说不是兄妹,就算是亲兄妹,作哥哥的就可以看妹妹的清白身子吗?”黎雪的脸上有些发红,但还是勇敢的说了下去:“在北魏的时候,你也是丝毫不避男女之嫌,到了如今,更是过分,居然开始拳打脚踢了!你说,你说你想怎么样吧?!”

黎雪眼圈一红,泫然欲泣:“我也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你屡屡这样做,你让我怎么做人?我的命怎么这么苦!”说完,眼泪便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啪啪啪啪的流了下来。

不愧是二十一世纪的姑娘家,若是换作了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人,想要顺顺畅畅的说出这段话,那根本是绝无可能,就算扭扭捏捏地说了出来,也要羞个半死。但黎大小姐不但面不红心不跳的说了出来,说完之后,还没忘了接着演戏,连命苦都上来,摆明就是要逼凌天就范。

“唉…唉!”凌天跺了跺脚,瞪着眼睛道:“大姐……您的眼泪也太现成了吧?说来就来?您怎么就命苦了?我怎么就偷看你清白身子了,以前,一起游泳的时候,我还不是随便让你看!你骗你自己去吧!”

“呸,以前是什么时候,你说出来有人信吗?我不管!反正你得负责!必须负责,非负责不可!”黎雪恶狠狠的道。

“我的个老天爷!”凌天揪着自己的头发转了一圈,头大如斗:“大姐,你不会是真忘了吧?我们两个人可是……”

“可是什么?”黎雪刷的一抹泪,压低了声音,哼哼道:“就算是前世,我们顶多也只是同姓同宗而已。至于血缘关系,至少能追溯到八代以上才有直系关系。就算是家族内部,像我们这等关系结合的也不止一个两个!就想凌震霆和凌梦云两个人,岂不是比我和你还要近了三辈?凌梦云还叫凌震霆族叔呢,不也照样结婚了?而你也不是不知道,三代之后的旁系血缘,就没有了任何关系!只是一个腐朽的大院子把这些人圈在了里面罢了。不说远的,就说我们现在,两世为人,你是凌家的凌大少爷,我是村女黎雪,连一点一丝的血缘关系都没有。你说我们有什么是不可以的?你在顾忌什么?你倒是说啊?!”

凌天撕着头发,又是狂乱的转了一圈:“那不一样!那跟我们怎么一样呢?我们……”

黎雪俏脸忽而一白,眼角含泪,竟是哀怨万端的道:“我就知道,你还在恨我。你还在恨我,你始终没有真正的原谅我!所以纵然我追着你来了这一世,你也没有原谅我,是也不是?所以你可以娶进全天下的女人,却怎么也不会娶我,是不是?你在报复我,让我孤苦伶仃的过完这一生,是不是?”

黎雪一步步的逼近过来,眼中泪水不住的滴落,眼神却是疯狂而又执着:“凌天,你这个光明磊落、大义凛然的伪君子,你一面说我是你的妹妹,但却一面对我做男女之事,而你还有一个绝佳的借口,就是——咱俩是兄妹。哈哈哈……原来你就是这样报复我的!是不是?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

“不是!不是这样的!”凌天被她逼得步步后退,终于直着脖子嘶声吼了出来。眼神热烈,宛若受伤的野兽:“我自从见到你之后,我就不再恨你。你明明知道了,明明知道得很清楚,为什么却拿这件事情来逼我?为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你说我为什么?!我始终是个女孩子,我也需要一个宽阔、厚实的胸膛做依靠,我该怎么做?”黎雪指着自己的胸口,眼神凄迷:“凌天,你是个大男人,你穿越到这里,娶什么女人都没有关系。三个大陆,无数的绝色佳人等着你去挑选,等着被你吸引!因为你有绝世的才华,绝世的武功!拥有这些的你,对这个世界的少女来说,你就是最猛烈的毒药!你可以凭着你的知识旋转乾坤,无所不能。谁也不会想到,就你现在的知识放在你的前世可能连一个好一点的高中生都不如!但你在这里却引领了一个世界的潮流。所以你成功!”

“可我呢?我跟你不一样!纵然我知道的比你更多,纵然我拥有着比你多渊博的学识,又有什么用?我始终只是一个女人!无论文武,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之中,除了你凌天,差不多年龄的人群之中,还有何人能压我一头?有什么男人有资格能够吸引我吗?能够让我刮目相看以身相许?你认为,这种人,在这个世界会有吗?”

凌天痛苦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以黎雪的条件,在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能够被她看得上眼的男人?若是论学识,直接一个都没有!若是论武学,全天下也只有几个老而不死的老家伙能够跟她差不多而已,若说是稳稳的胜过,恐怕举世之间,也只有送君天理一个人而已。

可惜送君天理虽然不知年纪,却肯定也不会太年少,再说了,就算送君天理与黎雪年纪相当,也绝不会合她的心意。

因为,始终有凌天为参照!

你让凌天上那去给她找一个更优秀的男孩子?!

凌天万万想不到,几巴掌打出来如此一个大麻烦!

其实,这几巴掌不过只是一个引子,引发了两人之间早就存在,一直没有爆发的火药库而已!

“你可知道,我当年为什么要陷害你?你从来没问过我?!”黎雪幽幽的道。

“你为什么陷害我??”凌天一愣,随即苦涩的一笑,道:“都过去了的事请,如今都已经相隔两个世界,还提那个干什么,也没有意义啊。”

黎雪没有理他,悠悠的道:“我一定要说,因为我恨你!我非常的恨你!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而我小时候身体很弱,你还记得吗?每次出去玩,总是你照顾我,你还记得吗?而别人从没有顾念过我,你记得吗?你记得这些吗?”

“从小我就喜欢跟你在一起。你还记不记得,后来我长大了,变得好看了,他们也都喜欢跟我在一起玩,练武;而我每次只要跟你在一起,我总要穿我最漂亮的衣服,光是梳头,我就要梳很久,因为,我要让你看见最漂亮的我。可是,你却像个神经病一样,我打扮得越漂亮,你就越不理我,每次出去,我总是最漂亮的一个,也是所有人的核心,他们都围着我转,但你却对我越来越是疏远!为什么?”

凌天心中重重一震,思绪之中一片茫然,喃喃的道:“那时候,我总以为,你是一个太过于爱慕虚荣的女孩子……”

黎雪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良久才苦笑一声,低落的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是我错了,我错了……”黎雪苦涩的笑了起来:“你自幼父母双亡,无人关心,家族例钱也是很少,连身好看的衣服都没,生活一向节俭,自然对我的奢华看不上眼。原来如此!我那时候怎么这么傻?”

“再到后来,你越发的不理我,我也越来越着急,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什么,我只是费尽心思的在你面前出现,用尽一切能用的,不能用的办法来吸引你的注意力,甚至是无理取闹,让你陪我一会。可你却更加的不理我了,于是,我记得那天我骂了你一顿,还打了你,你没有还手,可是你不知道,我回去之后,却整整哭了三天,你怎么会知道。”

“三天之后,我又去找你,想向你道歉。却没有找到你,一问才知道,家族终于开始给你派任务了。”

“从那以后,你在家族之中出现的时候越来越少。记得那一年,你十四岁。是吗?但你记不记得,每次你回到家族,最先看到的是谁?每一次都是我!你记得吗?”黎雪眼泪滚滚落了下来:“我每次都满怀欢喜的出去看你,去迎接你。可你看我的眼神,却是一次比一次冷漠。甚至是鄙夷,不屑,或者说到最后成了厌恶,极度的厌恶!每次看到了我,你就像是看见了鬼,转身就溜了。我甚至没有跟你说一句话的机会!我不明白,也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我喜欢你啊,难道这错了吗?!”

“我哪里做错了?”黎雪喃喃的又问了一句,突然扑在枕头上放声大哭起来。

“这样的曰子持续了三年多!整整一千一百九十八天!而就是那个时候,家族决定为我定亲事;我终于急了,我几乎想死,就在那一天,我去找你,想要你带我走,或者给我想想办法出出主意,可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我偷偷的跑出去,在河南洛阳找到了你,你竟然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那时候的我没有办法跟上你的速度,那天,我们第一次动了手。而你那时候比我强的太多,你把我打伤了,你把我打伤了你接着就走了你知道吗?!啊?你让我在风雪之中呆了一天一夜!整整一天一夜,你知道吗?!凌天?”

“就是那一天,你让我的心凉到了极点!”黎雪抹了一把眼泪,似乎在说着别人的事情,继续道:“但我还是不死心,我不甘心我嫁给别人;在你回到家族的时候,我偷偷的在你的喝的水中下了春药;凌天,我爱你,就算不能嫁给你,我也要把我的清白身子给你!可你竟然骂我不知羞耻,骂我……骂的那么难听,你那天骂了我什么,你还记得吗?你骂我就像娼妇!还不如记女!”

凌天头上冷汗涔涔而下!整张面容扭曲了起来,他当然记得自己在那天说了些什么,现在想起来,凌天几乎要一头撞死!

当年的自己,怎么就这么浑呢?可是,事情就是那么的巧合,我当时怎么会知道隐藏在迷雾中的真相呢?!

“那天之后,我大病了一场!我也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做心如死灰。在长久的一段时间里,我心中充满了对你的恨!我恨你,恨到了骨头里!我几乎恨不得让你立刻就去死!你知道一个女人心狠起来有多狠吗?”

“那天凌超等人找我商量,想要陷害你。我竟然完全没有考虑就答应了!那一刻的我太恨你了,我要让你倒霉,受一下教训!凌天,我那时候,真的就是这么想的,我是不是很傻,也很幼稚?!”黎雪凄然一笑。

“陷害了你之后,我很开心又开始了幻想。只要能见到你,我会对你怎样怎样的好,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我幼稚的以为你只是会被打一顿,再关关禁闭。我甚至还想,这下你终于不用出去拼命搏杀了,可以在家族里陪着我。我还幻想着,要怎么跟你解释,怎么找理由再去看看你。可我没想到,等我再见到你的时候,他们竟然已经把你变成了那个样子!他们竟然已经挑断了你的手脚筋,废了你的丹田,让你变做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当时我见到你的那一刻,看到你看我时候眼中的怨毒,我接着就晕了过去。”

凌天精神恍惚,仿佛回到了当年:“我以为,我以为,你还在装可怜,还在陷害我……”当年那个冷血的大厅,暴戾的家族中人,一双双毫无情感的眸子,还有门口处那突然晕过去的少女……凌天痛苦的呻吟一声。

“我那时候才知道,我竟然将你害得这么惨!然后我病了好长时间,连续的好几个月做噩梦,精神恍惚了好长时间,再找你的时候,你已经不见了。我就偷偷的出去找你,我我看见你在捡菜叶,看见你露宿街头,我每次都哭,我再没脸见你;我只是偷偷的让你捡到一些钱,偷偷给你送些吃的,却从不敢让你知道,是我做的;但你到了后来,却认为是凌梦儿在帮你。”

“可能我是唯一一个知道凌梦儿帮助你的人,相信那个时候也只有我还会注意一个废人,我一想这样也好,只要能帮到你就行,再说如果你知道是我施以援手的,以你的脾气是宁可饿死也不会接受的,可是凌梦儿当时的援手只不过是随意的一次,她又怎么会真正注意你的存在,而这正好给了我机会,我就继续冒充凌梦儿来照料你,直到有一次,我看到凌超他们打你,打的你很惨。直到那时候我才想起来,就是他们,就是这些人让我陷害你的,他们才是罪魁祸首!我要报复他们,他们害了我们,害了你,我也要让他们不好过!而我那时候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那次你昏迷,我给你疗伤之后,立即就展开了报复。我,我那时候几乎疯狂了,做的也很过分,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把他们最喜欢的女人全部毁了容!我也要让他们尝尝,最心爱的人收到了伤害,是一种什么滋味!”

“可是当我做完了这一切,等我再去找你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你了!再也找不到你了……呜呜呜……所有人都说,你已经死了……”

“于是,我的心再一次死了,整曰就像行尸走肉一般,直到家族要我嫁给黄家云,我根本没有半点犹豫的就同意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你,我嫁给谁不嫁给谁,不是一样的吗?但就在婚礼的那一天,你出现了。而且带来了一个剧烈的大爆炸!毁灭了一切!呵呵,想想那一刻的感觉,真是奇妙得很啊。现在能不能告诉我,那几年,你为什么消失了?”

凌天苦笑一声,道:“是梦儿将我接走了,然后我们一直在秘密的计划报复,而梦儿的目的就是得到凌家最大的权利。直到你结婚的那一天。而我一直以为,在那几年中就是她,就是她一直在照顾我,为了报恩,也为了报复;所以一口就答应了,反正当时活着也没什么意思,索姓成全了她。现在想起来,梦儿对我当时答应的那么爽快,定然有些诧异啊。”凌天自嘲的笑了笑。

“哦,怪不得。”黎雪恍然大悟的道:“怪不得我结婚的那一天,一向跟我关系不错的梦儿竟然没有到场。原来这件事情到最后,她居然成了最大的赢家,呵呵,讽刺得很,真是世事无常啊。不,她成为最大赢家是她应得了,她在你最需要援手的时候给了你援手,我也利用她的身份照顾过你,没有她,你不会有成功复仇的机会,那一切,都是她应得的!”

“本以为一死百了,哪里知道,传说中的黄泉路居然是真的存在的。而我在黄泉路上,居然又遇到了你!而你,居然亲口说,你原谅了我。”黎雪面容苦涩之中带着欣喜,和幸福,道:“当时我喜极而泣,在路边哭了一阵,接着就看到你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从我的身边跑了过去。天哥,从十三岁之后,那还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雪儿;还是在黄泉路上。”

“我一直盼望着那一天,盼望着你原谅我,盼望着能够再和你在一起,我终于盼到了,哪怕只是灵魂,我也要跟你在一起!天哥,尤其你还叫了我的名字,那时候你知道吗?我欢喜的浑身都要炸开了!我等到了,我真的等到了!”

“当时我忙着答应,可你却没有听见,你跑出好远之后,才回头看到了我,然后我就向你那边跑,然后我就看见你想向我这边走,却过不来,接着就见你旋转了起来,然后就忽的一下消失了。我着急得要命,找你找不到,前面没有你,我以为你到了后面,但向后却钻不动,便跟你学着旋转着向后钻,没想到一醒来,却是在我这个世界的妈妈的肚子里……”

“自从我来到这个世界,我就相信你也一定在这个世界之中,我真的很想去找你,可是我又不敢,我很害怕。一次又一次的犹豫着,最终选择了等我寒冰神功大成,能够帮到你的时候再去找你。而我也知道,你就在这个世界,而我当年生病的时候,也曾看过好多玄幻的穿越小说的;我知道所谓‘穿越’的巨大优势,也知道凭你的能力,定然会在这个世界大放光彩。所以,我便躲在了深山里;我怕,我真的怕,万一我要是出现在这个世界,控制不住自己,再夺了你的光彩,你就再也不喜欢我了,我更怕,万一……万一这个世界竟然没有你……”

“我很庆幸,上天垂怜,没有让我长成一个丑八怪,也很庆幸,这个世界真的有你,我们真的又在同一个世界;更庆幸的是,我们这一世没有了半点的血缘关系。直到那天我出来采药,又看到你被人追杀……”

“我本想就这么跟着你,永远不表露我的身份,就这么获得你的认可,成为你的妻子;哪怕是成为你的小妾,侍女,那我也就满足了。但你终究从我的武功和身法上看了出来。”

黎雪痴情的看着凌天,眼中情意如海,却还带着一丝丝的怨恨:“可你这个猪头,竟然打算让我在这个世界另找人嫁了!而且你竟然沾花惹草的,招惹了那么多的绝色女子;更气人的是,你居然让我这个没名没分的去给你安慰你的心上人!你你你……你快气死我了!你今天还打我那里,还说什么哥哥教训妹妹的手段……”

黎雪呜呜哭着,一头扎进了凌天的怀里,似乎两世的委屈在这一刻全部宣泄了出来,哭的几乎背过气去。

凌天心中顿时滚滚的翻腾起来,一时间不知道心中究竟是什么感觉,看着眼前玉人梨花带雨的控诉自己,凌天觉得自己的心一阵阵的抽疼起来。

辜负了一生,错过了一世,今生,还要再次错过吗?还能够忍心再辜负这如海的情意?

她都已经跟着自己穿越了,自己还能怎么样?

真的要她嫁给别人?问问自己心里,舍得吗?

凌天长叹一声,怜惜的看着怀中娇躯犹自颤抖抽搐的玉人,环绕在纤腰上的一双手臂情不自禁的紧了一紧。

黎雪一声呻吟,顿时感觉到了凌天的力度,抬起头来,眼神炽热的看着凌天,突然一垫脚尖,紧紧的吻上了凌天的嘴唇。

双唇相接,凌天顿时从黎雪冰凉的嘴唇上感到了一股淡淡的咸涩,那是黎雪的泪水的味道,心中一震,终于紧紧抱住她,疯狂的回吻起来。

黎雪浑身一阵颤抖,心满意足的依偎在凌天怀里,静静的闭上了眼睛,眼角两滴泪珠悄然滑落……良久……凌天叹息似的长出了一口气,道:“真甜。”

回应他的,是一双洁白的小手,捏住了拳头在他的胸口无力的敲了两下,表示了小手主人的娇嗔。

接着凌天再度低下头去……又是足以让鲸鱼窒息的一段时间之后……黎雪钗横发乱的从凌天怀里挣扎出来,满脸晕红如醉,急促的呼吸着,高耸的酥胸剧烈的颤抖,眼神迷离如雾,一只手无力的抵在凌天胸上,满脸都是心满意足的幸福与满足。

凌天呵呵的一笑,黎雪顿时清楚的感到了凌天胸腔的轻微震动,不由羞红着脸,在凌天胸膛上轻轻锤了两下,现在的黎雪,若是让凌剑等人看到,定然后大吃一惊。

这个温柔如水,柔情四溢的小女人,真的就是那个凌府别院之中人见人怕的魔女吗?

凌天笑了笑,轻轻抓住黎雪的小手,握在自己掌心里,额头轻轻抵着黎雪的额头,轻轻的问道:“雪儿,我有些纳闷。”

黎雪浑身一震,突然泪如雨下!

自从两人在这个世界再度见面之后,凌天从未叫过自己‘雪儿’,也没有对任何人用过这个称呼,比如说,萧雁雪。纵然萧雁雪本来的小名就是叫做雪儿,但凌天依然强硬的改了一个。

黎雪知道,前世的种种,在凌天的心里,纵然已经过去,久远的无法记忆,但在凌天心里始终是一根刺,一根难以剔除的刺,从他从来不肯称呼自己雪儿,就可以看得出来。

如今,这个久违的称呼,终于从凌天的口中再次清晰的吐了出来。这就证明了凌天已经真正的释然了,凌天心中最大的一个结,终于彻底的打开!而凌天,也终于接受了自己!

(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凌天传说,本站提供凌天传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凌天传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一一章 秋后算账 下一章:第一一三章 嚣张刺客
热门: 无敌剑域 魔道祖师 史上第一密探 诛仙 异世邪君 天才医生秦洛 雪鹰领主 白首妖师 永恒圣帝 回到明朝当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