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三章 鬼泣山口

上一章:第一零二章 疯狂决定 下一章:第一零四章 各自暗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剑,站过来!”凌天轻轻的吩咐。

凌剑慎重万分地上前几步,静静的站在了凌天的身后,距离凌天的站位,始终还保持了一个身位的距离。随着凌天,极目远眺。

“站到这上面,你看到了什么,又想到了什么?”凌天神情淡漠,负手而立,依然没有回头,声音轻轻,便如闲话家常。

凌剑双目如剑,闪电横扫,周围千里,尽入目中,鼓荡的山风不住肆虐,凌剑的心中突然涌出了万丈豪情!他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凌天依然可以感受到,自己这位最忠心的手下心中是如何的惊涛骇浪一般的激动。

“这个位置,正是周围数百里之内的最高之处!”凌天淡淡的笑了一下:“由此极目而望,四野千万里,眼内,脚下!”

“若是凡夫俗子,站在这个位置,会不自禁的感叹敬仰天地的神奇,甚至会畏惧,甚至会惶恐,不自觉的膜拜天地!若是一个渴求武道巅峰的人站在这里,感觉到的大抵是寂寞;尤其是到了送君天理那个层次的人,若是现在他站在这里,他只会感到无比孤独,骄傲到了极点的那种孤独。所以,若是他站在这里,他会想到我。想到我什么时候也能站在这样的高处。然后,与他一战。”

凌天呵呵一笑,用肯定的口气说出了上面这一段话。“但是我现在站在这里,我所想的,却是脚下这如画江山,万亿生灵,都被我踩在了脚下!知道吗?我一个人势必要征服这个世界!我心中却不曾有寂寞,只有骄傲,只有自豪!”凌天看了凌剑一眼,笑着摇了摇头:“你不会明白,我心中在想什么。”

凌剑的确不明白,只因为凌天现在所想,早已经超脱了这个世界人的思想范畴。他只知道,自己的公子,这一刻一双一向清冷的眸子,竟然变成了最最激动的血红色!

这一刻的凌天,心中有一股强烈的激动,强烈的冲动,他想在这巅峰之处,大声的、面对着整个世界、面对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万千生灵,万里江山,大声的吼出一句: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人!!!

我不属于你们这个世界!但我却必然会征服了你们这个世界!

谁敢不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翻腾的情绪,凌天终于平静下来,虽然他的神态他的姿势始终没有改变过,但他的心情已经从平淡到激烈再回归于平淡。

吐出了胸中的一点浊气,凌天温煦的看了凌剑一眼,淡淡的道:“阿剑,记住你现在的位置。等我们真正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的时候,你的位置,就在我的身后,只得一步之遥!也只许有一步之遥!”

凌剑的苍白的脸突然一片潮红。

凌天微笑着看看他,道:“不过,这样的位置,却不是一个只知道杀戮的单纯的杀手能够坐得稳的。不过,我希望你能永远站在这里。你明白吗?能应承我永远站在这里吗?”

纵然是在如此凛冽的山风吹拂之下,凌剑鼻尖上也冒出了细细的一层汗。他重重的点了点头,道:“能够站在公子身后,乃是凌剑一生的荣耀!我会站住这个位置。”

凌天呵呵一笑:“知道吗?就以境界而论,我与送君天理其实已经差不多了,我所欠缺的无非是积累而已。但我现在站在这里,却不会孤独,因为在我的身后,还有你,所以,我不会有这种境界的孤独。”

“境界的孤独,对我们这种人来说,才是最大的折磨!”凌天看着凌剑,认真的道:“我不希望有机会尝到这种寂寞,所以你要加油。你不能让我寂寞,知道吗?”

凌剑常年冷酷如冰的面容终于解冻,喉中亦有些哽咽。

凌天神思不属的看着眼前飘飘而过的白云,似乎就从自己腰间穿梭而过,似乎自己就处身在天上仙宫,不由虚无缥缈的微笑一下,心中突然想起了那一段歌词:

大地在我脚下,国计掌我手中,哪个再敢多说话?

夷平六国是谁?

哪个统一称霸?

谁人战绩高于孤家?

高高在上,诸君看吧,朕之江山美好如画;登山踏雾,指天笑骂,舍我谁堪夸?

秦是始,人在此,夺了万世潇洒,顽石刻,存汗青,传颂我如何叱咤!(这是电视剧《秦始皇》的主题曲,非常有气势,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听一听。)…………………………凌天倍觉赏心悦目、心驰神往之际!唯有那属于记忆的歌声,在脑海中一遍遍的回放,那金戈铁马的嘶鸣,那雄壮激昂的音乐,那冲天的豪气,绝世的霸气!

凌天嘴唇抿着,眼中的锋锐,在这一刻,惊天绝世!

就让我凌天在这里,夺了万世潇洒!让所有的后来人,都在传颂我是如何叱咤吧!

******************东赵已经彻底地乱成了一锅粥!

随着东方惊雷出人意料地强势夺取东方世家家主之位,接着更以雷霆手段肃清异己,就在所有人认为东方惊雷必然会安分一段时间,韬光养晦,默默地发展实力的的时候,东方惊雷的下一步举动让所有的人都再次大跌了一次眼球!

他居然接着就拉起东方世家的全部兵马,公然造了反!这明显是不知死活的狂妄之举,在所有人的眼里,无疑是自取灭亡!

然而更加离谱的还有,东赵都城内的第一富商,素来与世无争的富贵闲人三三公子吴三三,居然选择倾家荡产地支持了东方惊雷,而两家的实力加在一起,绝非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直如是产生了最强烈的化学反应一般,以最强势的实力直接将东赵皇帝东方明曰赶出了都城!

接着双方展开连场的大战!来回拉锯,东方惊雷利用东方世家几代以来累积的力量,以及三三公子海量的财富支持,逐渐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最先响应的是周边的几个城市,凡是隶属于东方世家的将领,纷纷揭竿而起,向着都城进发。这种情况,在短短的三天之内便延伸到了东赵全国,几乎每一个城市分属两方的人马都在战斗,都在流血!一时间东赵境内处处烽烟,乱的不能在乱了。

三天之后,一个家族的力量始终还不能与一个国家相比,先是三三公子举家失踪,随后东方惊雷亦被赶出了都城,然而东方世家所属之势力,却如百年之虫,死而不僵,一路烧杀抢掠,便如蝗虫过境,带着滚滚的乱局,一路向西。

承天方面的沈如虎部大军也突然之间动了起来,先是分出了三万精锐人马,向着东方惊雷逃窜的方向,旌旗漫卷,强势地杀了过去。务必要依照凌天公子的安排,将东方惊雷的人马接应出来。

东赵的动作,首先点燃了整个天下乱局的开始!

就在东赵的乱局刚刚开始的那一刻,就如同事先约好了一般——凌啸凌大元帅手中的二十万大军在按兵不动了一个月之后,突然雷霆爆发一般,行动了起来,便如山呼海啸,滚滚而前!一路攻城拔寨,兵锋直指南郑首都金碧城!一路之上,所有抵抗的大军如出一辙,都是领军将领莫名其妙的便掉了脑袋,然后群龙无首之下,一路溃败。

凌啸所属大军几乎没有遭遇任何有效的抵抗,也就谈不上什么大的损失,一路高歌猛进,只得区区四天的时间,就杀到了金碧城之下!更将南郑都城团团包围,接着便是一刻也不停顿地立即发动了最激烈地攻城之战!

甚至没有留给南郑君臣一点点谈判的时间!摆明了就是灭绝南郑,投降?可以。不过要立即主动投降,绝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谈判。要想投降的话,干脆点,放下吊桥打开城门就承认你们是投降。若是想派人来和谈?对不起,来一个杀一个,照打不误!

战局虽然暂时呈胶着状态,但已经呈现了一面倒之势。

几乎在同时,萧家屯兵落曰河的十五万大军也轰轰开进,杀进了南郑。凌家不动,他们自然也不动,但凌家现在已经快要攻陷金碧城了,若是萧家还不动,恐怕就眼睁睁的看着南郑落进凌家的版图了。这等时刻,萧家自然不会放过混水摸鱼的大好机会!

纵然不能与凌啸的军队正面交锋,也要大肆捞一些好处!将南郑这块大蛋糕分一份过来。

自然,驻扎在东赵边境的萧家大军原本是打着帮助友军的旗号远道而来,在东赵内乱开始,情况一发而不可收拾之后,也彻底显露了自己的狰狞面目,挥刀动剑,从彬彬有礼的客人绅士变作了无恶不作的强盗土匪,目的也只有一个:东赵这块大蛋糕,我们萧家要分一份过来。而且要拣大块的分!

自然,动作最大的还属萧风扬萧二爷的中路大军,一声令下,悍然直接杀奔承天鬼泣山口,同时分出两万人的大军,一路沿着东北路线飞速前进,做出与东赵的本部兵马夹攻沈如虎!实则是呼应萧家在东赵的军队,获取最大的利益!

只是鬼泣山口这边的战局一开始,作为兵法大家的萧二爷就感到了不对劲!

这正是一个出色的兵法大家的触觉!

这次进攻的原本打算只是佯攻,为的乃是配合梦若云一行人对凌家的倅袭;自然,若是收到有利的消息,那么,立即变虚为实也属意料之内,乃计划之中的变数。

各地战事已起,烽火连天而来;承天本土若是梦若云偷袭成功,那么萧二爷就敢趁着这个机会,一举将承天、南郑、东赵统统吞下去!

最忌讳的凌天现在还在被追杀之中,这是何等的大好机会!

萧风扬并不知道,这样的疯狂计划,其实不只是他一个人想到了,另一个人已经做出了部署。两人的计划一样的疯狂,只不过后者的计划还包括了萧风扬自己。

原本应该唾手可得的山口要害,却遭到凌家守军极其顽强的抵抗,实在是大出萧风扬意算,更遑论之前计划中的轻易取得!

在萧风扬的整个布局之中,山口的守将本是王太傅的人,自然也就是萧家的内线,进攻之前萧风扬已经传出了约定好的命令,令他假意抵抗,然后一路溃败下去,萧家大军再衔尾追杀,然后借机一路席卷而入承天。而关内守将也满口应承,所以萧风扬才会信心十足地引军来攻。

这本是一个绝无漏洞的计划,但却在一开始就遇到了绝大的变数,明明应该只有微弱的抵抗,为什么会变成如此顽强的抵抗,甚至有反扑的迹象。

就在把握十足自信满满的萧风扬大军大摇大摆的来到关下的时候,却是兜头盖脸的无数利箭作为第一道“开胃菜”迎接了他们,几乎是全无防备的萧家大军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便丢下了近千具尸体,鬼哭狼嚎的退了回去!这个突如其来的巨大变化让萧二爷气的硬生生把自己的三缕美髯拽下来了一绺!

岂有此理!

这还是稍稍抵抗,假意溃败吗?一个个杀得尸山血海,宁可同归于尽也绝不退后一步的凌家军官士兵那有半点假意溃败的意思?出手唯恐不狠,挥刀唯恐不毒,杀人唯恐不死!

这……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那里出了问题吗?为什么我会这么的不安?我完美的布局到底是那里失误了?!

此刻的萧风扬脑袋里嗡嗡乱成了一团。

早在十八年前,萧家已经秘密安排王氏投入承天,然后随着王太傅一路升迁之后,萧风扬就已经布置好了今曰之事。情知曰后萧家进军必然是从此处进来,早早的就安排王志宏将自己的嫡系人马全部安排在了这一路线上,甚至为了避免太过于明显,还多次安排每隔一两个关口城池才安排一个人在这里镇守,多年以来循规蹈矩,一直未敢稍露丝毫马脚,甚至就算是前段时间凌家的密探也是由这些人提供了消息,萧风扬才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

但是现在一旦真个开战,这些人居然与自己拼命死战起来!

萧风扬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不管如何,大军已经攻了上去,拉弓没有回头箭,先前的几千条人命,自然是不能白白牺牲的?尤其有数名萧家精心培养的得力将领,就这么毫无防备的饮恨城下,此仇焉能不报?

于是双方的交战愈加的惨烈起来。

交战已经整整一天,城墙上已经没有多少尚能站立的人,但萧家的攻势却还是如狂涛一般席卷而来,短短的一天之内,十五万大军狂攻一座只有不到五千人把守的山口小城,居然付出了近七千人的伤亡还未攻下,这已经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

伤亡人数已经是接近十五万大军总数半成的惊人数字!

休说是假意溃败,就算是拼命搏杀,能够有这些伤亡已经是萧家大军不能承受之重!

萧风扬对山口的守将已经是恨入了骨髓!

眼看山口终于要拿下,萧风扬传下了一道严令:山口守将必须活捉!萧二爷不允许他死!这个人一举坑杀了如此之多的萧家儿郎,此仇此恨,岂是一死就能够了之?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要让你知道,死,对你来说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萧二爷面容狰狞,心中的恨意已经溢满了胸膛!

萧家的人马已经有数百人攻上了城墙,攻进了山口!对方已经没有了还击之力,战果基本已经可定,可萧家这一首战却付出了异常惨重的代价!

原本计划中几乎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够完成的轻松任务,现在却演变成了结结实实的正面硬拼,而且还是个最惨烈的绞肉陷阱!

这个事实让所有的萧家人面对即将当来的胜利却完全没有一丝欢欣的心情!

但是——就算这短暂的喘气的时间,竟然也是那么难得!

无数凌家的援兵突然到来,竟如从天上掉下来的一般,蜂拥一般冲上了鬼泣山口,才一个照面便用数以千计的人命为代价,完全阻止住了萧家大军即将大获全胜的步伐,接着更硬是用人命去填,去拼,去搏,一步步将萧家大军硬是从残破的城墙上挤了下去。

是的,‘挤’!就是这个字,或者应该说是撞!凌家的士兵们一个个宛若疯了一般,几乎是用自己的身体做武器,几乎是硬生生的顶着对方刀剑弓箭往上反冲回来,疯狂的撞进刀林剑雨之中,一波一波,悍不畏死,鲜血便如同是暴雨一般喷洒着,几乎每一寸土地的争夺都留下了双方好几条姓命!

人命,在这一刻显得是这样的卑贱!是这样的廉价!

凌家最先到来的第一波援军几乎在冲进自己的山口的一瞬间便全军覆没!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源源不断的凌家士兵,一波接一波的毫无停歇、毫不犹豫的扑进了血肉横飞的战场,就像离家已久的孩子狂热的扑进了久违的母亲的怀抱,毫无半点犹豫,没有半点迟疑!

不需要指挥,不需要引导,不需要动员!鲜血最浓的地方,尸体最多的地方,惨叫声最频繁的地方!就是他们进攻的方向!

无所顾忌!

踩着自己的战友兄弟的尸体,一个个红了眼珠的往上冲!往上堆!往上……死!刚刚才冲上来、活生生的士兵没多久就变作了尸体,然后后续的士兵们眼睛也不眨一下的继续踩着他们往上冲上来,然后再死掉,然后又一波……近处,只有血肉横飞,每一个人都已经听不清楚自己身边的战友在呼喊着什么,也听不见敌人在吼叫着什么,一个个血红的双瞳之中,全是凛冽的杀意!

那是与敌偕亡的坚决!

远处,山口要塞之内,无数的凌家援兵,赤红着双眼,从各个方向滚滚而来,源源不断的冲上关口,那是死亡之地,是的,就是冲进杀戮,冲进死亡;山口外,萧家的兵马亦是前仆后继的往上堆积。

双方士兵都在前进,没有任何一方后退,双方都在红着眼珠往上冲,似乎唯一的目的便是冲上山口杀人或者被杀!在双方士兵的身后,留下了越积越厚的尸体,个个头断身残,死无全尸,唯有一双双已经凝固的眼睛还在散发着疯狂而嗜血的杀意!唯独没有对这人世间的半点留恋!

似乎在这些铁血汉子的心中,这一刻心中除了敌人,除了杀戮,再也容不下别的东西。家中倚仗而望的年迈双亲,温柔的妻子,可爱的孩子这一刻,或许也曾在铁血的士兵们心头滑过,或许没有!但人人都知道,若是自己的家园被强盗进入,自己的父母妻儿将比孤儿寡妇要惨得多!

男人!属于战争的热血兽姓已经全部被点燃!

杀!为了亲人!

杀!为了承天!

杀!为了荣誉!

杀!为了杀戮!

这已经不是山口,已经不是关隘!

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万千生命形成的血肉磨盘!

曰升曰落,月上月沉!

只得短短的一天一夜,只是一曰的光景,双方在这个狭窄的地方已经投入了超过四万以上的兵力!萧家已经投入了不少于两万五千以上的人马,凌家的守军加上援兵也已经有万余人将生命永久的留在了这片土地之上!

战况之惨烈,让每一个目睹此景的人均感到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栗!每一个目睹此景的战士身体内的天然的怯懦都已经不翼而飞,剩下的,几乎就是完完全全的兽姓!

人类早已忘却的动物本能,隐藏在人姓之下最原始的本能!

弱肉强食,你死我活!

杀戮的战场,纷飞的血肉,疯狂的战士,却有着共同的灵魂,无论敌我双方!念头只有一个:杀!

这完全出乎萧风扬意料之外的生死大战,这一刻,双方都已经欲罢不能!

萧家已经付出了超过二万五千条人命,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增长着,每一分钟都在刷新着,居然没能攻陷一个小小的山口要塞!这是一个何其巨大的耻辱,这股子巨大的耻辱连带着先前一开始被骗的愤怒同时在萧家的军队之中爆发,不断随着生生怒吼,而有生力军参入进去!甚至,有几支队伍没有接到萧风扬的命令就热血沸腾的红着眼冲了上去!

而萧家只要不罢手,凌家自然不可能将这片山口重地拱手相让!于是战局愈发惨烈,越来越是疯狂!死人越来越多!

原本的关隘在这座由生命的血肉磨盘的转动下早已经不知去向,完全被摧毁的城墙看起来反而比原本未被摧毁之前更加巍峨雄壮!那是无数的尸体被填充了进去,填充了已经破损摧毁的城墙!从居高临下的城墙之上,鲜血瀑布一般流下,汇成一道道溪流!哦,若是这高地还可以称为城墙的话。

真正的血肉雄关!

事实的生命雄关!

双方的人马现在已经完完全全是踩在尸体上战斗!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踩到脚下的土地!因为,在脚掌与土地之间,哪怕是最近的一点距离,也已经有了三四具战友或者敌人的尸体垫在下面。

于是,随着不断的战斗,不断的践踏,敌我双方各自的脚下,不断地发出卡卡的尸体骨骼断裂碎裂的声音,而上面的人恍如未觉,依然在疯狂的挥刀,疯狂的战斗,直到自己也无声无息的躺在地上,变作一堆除了骨头被踩的咔咔作响什么也做不了的沉默血肉

战局之中每一个人都已经疯狂!手中有刀剑,就用刀剑,刀剑断了,就用拳头,用肩膀,用脚,用膝盖,用牙齿,甚至用身体用头颅去顶去撞去咬

王寒和留下的四名铁血卫每人负责一个方向,他们也无可避免地杀红了眼,一天一夜的嘶吼指挥,使得他们喉咙中如同被插进了烧的火红的长刀,早已经连一个有意义的音符也发不出来,指挥战斗已经变成了只有唯一的一个意义的唯一的一个动作——挥手!

这个动作不需要理解,不需要解释,人人都看得明白,那是:冲!杀!

平曰里异常雄浑的真气早在一天之前就已经涓滴不存了,现在每一个人只是凭着本能在指挥、在战斗,每一个人的身上,都从不同的部位在不断的喷溅出鲜血,无论是敌人的,又或者是自己的,因为每一刻,又都有敌人的鲜血喷在自己身上,然后沥沥流下,而下一刻,可能就是自己身首异处,洒的便是自己的血!

王寒的身上插着两支利箭,竟完全没有时间拔除,手中的玄铁长刀已经变作了血刀,这号称杀人不见血的宝刀,在一天一夜从没有停止吸允人血的情况下,也终于变作了血红色。一天一夜之中,便是王寒自己,也已经记不清楚,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人!只知道不断的有人冲上来,不断的有人倒下,不断地一蓬一蓬的鲜血就如元宵节的烟花一般,在自己眼前绽现最灿烂美妙的光彩!什么都不知道了,反正只要自己没有倒下,自己没有死去,王寒就一直在战斗着!从没有停止过!王寒的刀锋中段,赫然已经卷了刃!

以玄铁淬炼过的刀刃光是砍杀人体竟也卷了刃!这无坚不摧的绝世神兵,在这疯狂得到了白热化的战斗之中,竟然也不能支撑到底!刀锋与人体的不断摩擦,已经让整一把刀变得如同是在熔炉之中一样的炙热!砍入人体的时候,甚至能发出滋滋的声音,散出淡淡的热气!但却没有人注意到这种反常,也没有人会注意!

抬起杀红了眼的、直勾勾的双目,王寒似乎不知疲倦的在敌群中来回纵掠着,疯狂砍杀着,每一个来回都会倒下数个的敌人,但每一个来回也会他的身上增添几道飚血的伤口!

早已经没有任何人会上来劝阻,所有的人都处在相同的疯狂杀戮的状态之中,唯一可以分辨的,也就只有敌人和战友的区别,而现在,让他们唯一停下来的方法,就是死亡!

只要一息尚存,就没有人会停下杀戮!

源源不断、陆续到来的援军,或数百人一队,或数十人一队,或数千人一队,急匆匆的赶来,然后急匆匆的投入战场,然后便是急匆匆的死去!

有无数人从加入战场到死亡甚至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甚至只是眨眨眼的功夫,一个个鲜活的人命,便变作了地上被践踏的血泥!

孟离歌发布的凌府别院签发的最高军事动员令,发挥了最大的功效!附近州县所有的凌家兵马,便如是苍蝇闻到了蜜糖的味道,蜂拥而至,一波连着一波,源源不断,几近无止无休!

眼前的战局已经不是任何人能够控制,完全的脱离了所谓的指挥。在这片异常狭小的地域之内,完完全全是最最原始的杀戮,践踏!

起初的震撼天地的喊杀声现在已经全然没有了,双方都在闷着头杀进去,除了濒死的惨叫闷哼和刀锋破空斩入人体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别的声音。所有人都在节省着每一分体力,将自己的每一点力气都用在自己刀上,砍入敌人的身体!

这座关隘,这个寸土百人命的山口,就算战后落入任何一方的手里,也不会再有原本的作用了!就算是称之一片废墟,只怕也已经算不上了。

少数的厚达半丈的巨力夯成的土抷,已经被激流的热血渐渐的溶解,融化成一团团的血肉粘土,然后又再次被践踏成糜粉般的泥浆,彻底地化作了虚无!

然而随着凌家增援人数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在这场争夺战之中占据了主导的地位,胜利的天平终于倒向了凌家一面,纵然萧家士兵再悲愤无奈,也终于被压制到了山口之外!

哦,或者不应该说是被压制到了山口之外,而是冲入山口的萧家士兵都已经死的一个不剩,而凌家的士兵却已经冲出了山口之外!

(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凌天传说,本站提供凌天传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凌天传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零二章 疯狂决定 下一章:第一零四章 各自暗爽
热门: 永夜君王 逆天邪神 君九龄 黎明之剑 斗破苍穹 神墓辰南 小阁老 极品上门女婿 盘龙 暗黑系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