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章 疯狂决定

上一章:第一零一章 两面会合 下一章:第一零三章 鬼泣山口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嘎嘎……黄金又脸红了……”凌迟一只手指着凌十七,身子笑得不住颤抖,乐不可支。

“你这狗蛋子……”凌十七毛脸本来没红,却也被他说的红了起来,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凌迟,挥了挥拳头。

“黄……呃,十七,怎么,有些为难?”凌剑叫顺了口,差点又将凌十七的诨号叫了出来。

“根本就不是有些为难,老大,是特别的为难啊。”凌十七哭丧着脸,“我老十七从来都不怕死,可就怕我就算死了也完不成公子交给的任务,又是这么重要的任务,那才叫糟糕透顶,丢脸之极啊。”

“哦,”凌剑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不必着急,公子已经来了。我这就告诉他,这个任务凌十七没有能力完成。想必公子定然会体谅你的。”凌剑说着冷笑一声,抽身就走。

“别别……别……剑哥,剑祖宗……”凌十七粗壮的身子往前一扑,死死的抱住了凌剑的两条腿,整个人拖在地上拖了两步,欲哭无泪:“亲祖宗,您就别玩我了。会死人的。”

凌天安然端坐在一块光滑的大青石之上,周围,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恭谨的侍立。

“说说看,有什么难处?”凌天看着自己身前黑猩猩一般的凌十七,不由得有些惊叹,这家伙在别院的时候就比其他人能吃,身体也比其他的几个人要粗壮的多,但却没想到短短几年不见,他的身体居然横向发展起来,现在看起来,已经比较接近一个长方形的样子,不知道再过几年,会不会真正变成正方形。

尤其是粗犷到了极点的脸容,满布整张面孔、钢针一般的络腮胡子,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五大三粗、野蛮人一般、看上去黑猩猩似的最少有三十岁的家伙居然还不到十八岁。凌天几乎怀疑这家伙吃了激素。

“公子,属下的意思是,想要发起倅袭,一举拿下附近的二十来个兵站,然后派人守住路面两头,其余的人将这段路全给他刨了,不就完成晨姐交代的任务了。”凌十七胡萝卜一般的粗壮的手指头挠了挠方方正正的大脑袋,挠出了一片雪白雪白的头皮屑,迎风飘扬,粗声粗气,一派憨厚的样子,摊摊手,无奈的道:“可惜,可惜人手不够。”

“噗!”凌十七一脸水。愁眉苦脸的用衣袖抹了抹,实在没想到公子正在听自己汇报却突然喷了出来。

凌天刚刚接过凌迟递过来的水壶喝了一口水,就被他这句话给完完全全的呛了出来,不住咳嗽:“你说什么?倅袭二十…来个兵站?还得守住两头?把路都刨了??”

凌天站起身来,又好气又好笑的一脚蹬在凌十七粗壮的肩头上,“他妈的,倅袭二十多个兵站没有五千以上的人马根本想都不用想,再说守住两头,这至少需要大规模的作战兵团五万人以上还不一定守得住守不住!至于刨了这段路,主意确实不错……可他妈的地面两尺之下全是比钢铁还硬的石头,你告诉我,怎么刨?你手头顶多不过一千来人,居然想得出这么一个庞大的作战计划?真不知道该夸你是天才,还是要骂你白痴!要是按你想得这般,那么我干脆把人马全部拉过来就在这里决战算了,还提什么破坏粮道?真亏你想的出来。”

“嘎嘎嘎……黄金就是一猪脑子!”凌迟在一边落井下石,幸灾乐祸。

皮糙肉厚的凌十七被凌天一脚踹了个溜地滚,楞呵呵的站了起来,安然无恙。几片枯叶粘在了他的鸡窝一般的头发上,大惑不解的眨巴眨巴铜铃般的眼睛:“呃……是晨姐交代说……要破坏粮道的呀,不刨了路,怎么破坏?”

“唉!”凌天仰天长叹,有一种想以头撞地的感觉。对牛弹琴呀。

“笨猪!破坏粮道你就非得在路面上下功夫?”大感为自己丢了面子,凌剑恨铁不成钢的对这夯货一顿拳打脚踢,打得他抱头鼠窜:“放火烧了也是截断粮道,杀人杀干净了也是截断粮道,他妈的就是潜入东南把萧家杀的干干净净那也是截断了粮道!懂?”

凌十七一手护住头,一手护住裆,护住两个关键地位,彻底贯彻了凌天当年教给他的战术理念“捂住头,抱住球,随你爱怎么揍就怎么揍!”身子在凌剑的打击下左右摇摆,一边大声求饶:“剑哥……我这就点齐人马,马上潜入东南萧家……去杀…….”

“草!”凌天彻底无语!

那句老话真没说错,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凌剑的这个办法也是一个实实在在、不折不扣的馊主意,比凌十七的挖路面截两头也高明不到哪里去,甚至更馊!亏他还在一脸义愤、唾沫漫天的教训属下骂人家是笨猪,他自己其实也聪明不了哪里去。哥儿俩席上地下,一个鸟样。

杀光了人?要是真能把人都杀光了还需要截断粮道干什么?那不是脱裤子放屁、吃饱了撑的吗?!

几十万人,就是几十万头猪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让你随便杀,凭眼前的这些个人估计怎么也得杀上几个月的功夫吧!

“别闹了!都是一群猪脑子!别在那大哥笑话二哥了!”凌天气哼哼的怒喝一声,“快把这段地域的地理图给我拿来看看!”

还要靠自己啊,凌天心里无奈的一叹,指望着一个强盗一个杀手来破坏军事大家设计布置的粮道,简直是无稽之谈!真亏了孟离歌当时是如何想的出来的。要知道术业有专攻哇……见凌剑终于停止了攻击,凌十七小心翼翼的从头上和胯下撤掉了两只蒲扇般的大手,这一顿打,对皮糙肉厚的凌十七来说,还真没当回事。转过身来,对着他自己的属下,看到一个个愣怔怔的样子,顿时气涌如山的大怒道:“没听见公子要地理图?你们这帮王八羔子还不去拿来还要等到啥时候?一群没反应的猪脑子!是不是又想要我拿鞭子给你们开开窍了?”

轰的一声,众强盗作鸟兽散。纷纷抢着回去拿地理图去了……凌天看的皱眉叹气:为了拿一张轻飘飘的还没二两重的地理图,居然周围的一百多人全跑过去了……这边,凌十七一脸谄笑的转过头来,忙不迭的点头哈腰的道:“公子莫急……呃,孩儿们已经去拿了,不久即到。嘿嘿…嘿……这帮家伙就是反应慢点…其实没啥,嘿嘿,打一顿就好嘿嘿哈……”

凌天看着这张一脸的憨厚拼命谄媚的大毛脸,一阵无语,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半天才叹了口气,无力的道:“十七啊,我现在才知道,你当年能把黄金掉在裤子里,究竟是什么原因了。也彻底理解了当年凌剑训练你的时候的心情了。不容易呀。”

凌十七瞪着大眼睛,一个劲的眨巴,浑然没弄明白,这好好的怎么又牵扯上了当年的糗事?再说,跟凌剑老大又有啥关系?他有啥不容易的?公子说话,真是莫测高深。不愧是有学问的人啊。

冯默凌剑凌迟看着咧着大嘴一脸疑惑的凌十七,一个个笑得一抽一抽的。

脚步声起打破了凌十七的疑惑,凌十七一把夺过下属手里抖抖索索的递过来的地理图,一转身献宝一般的递到了凌天面前,毛急的打开,一脸的谄笑:“公子嘿嘿,地理图来了。”

“嘶啦——”心情激动之下又有些急躁又急着表现,刚拿来的地理图被他胡萝卜一般的大手一不小心就撕了个大口子。正凑过头来看的凌天顿时眉毛一竖,就要爆发。

“滚一边去!”凌剑一脚踹在凌十七屁股上,恶声恶气的骂了一句。

凌十七捂着屁股没脸没皮的站在一边,丝毫不以为耻,咧着嘴涎着脸笑,对着一边的凌迟挤眉弄眼:“嘿嘿,狗蛋嘿嘿嘿……”

凌迟仰天翻了个白眼,无语的把脸扭到了一边。对这种没羞没臊没脸没皮的人凌迟还真是毫无办法。当然也犯不着跟他生气——跟凌十七生气那是典型的浪费感情,你这边快气爆炸了他还不明白你为啥生气……凌天拧着眉头,仔细的看着面前这张面积颇为不小的地理图,考虑良久,才终于下定了决心,手指重重的点在上面:“就在这里!”突然脸上冒出一股有些无奈的笑容,凌剑敏感的察觉到,在凌天这抹笑容里,竟然有着浓浓的怜悯之意。不由心中一怔,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种感觉?

顺着凌天的手指指的方向看去,上面标示的,那里应该是一处占地面积非常巨大的湖泊,下面延伸出一条蓝色的河流,顺着看过去,两侧全是插天高峰,中间乃是一条宽阔的大路,上面,还有一座坚固的城堡。正是东南第一险地,‘天水一线关’!这里,也是东南萧家对外的天然屏障!

只有越过了这天水一线关,便是群山环绕的三千里沃土,这才是萧家真正的势力范围,也是近五百年来几乎从无外人的力量可以透入的萧家王国!

无论是萧家出兵还是外界侵入,都必须经过这天水一线关,绝无第二条路可以走!绵延数千里的山脉,陡峭险峻,直入云霄,几乎没有任何大军可以翻越!

这“天水一线关”却真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萧家在这道只需两千人便能够稳稳把守住的铁桶一般的险关之上,足足安排了十个联队的兵马!

一万人!

这还只是常规驻军。并不包括别的诸如亲卫,辎重兵,等等杂七杂八的兵种,若是全部算上,相信两万人也只多不少!无论萧家在外如何惨败,但只要有这一道雄关在手,里面的三千里山河便是雷打不动的领土!就算外面的军马全部死光了,只要给萧家几十年的养息时间,便又是数十万铁骑可以控弦而出,问鼎天下!

萧家粮道从这里直接输出,粮道沿途防守更是严密到了极点,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供下手的地方,要想断绝粮道,哪怕只是区区的三天,也是非常难为的!除非将这座千古雄关控制在手里才有可能做到!除此之外,无论是任何破坏,萧家都可以在一两天之内迅速恢复粮道畅通,至于说小小的搔扰更是完全无济于事的。

凌天与孟离歌所定的计划,在这座巍巍雄关面前,都是纸上谈兵!

所以凌天断然决定,这次,恐怕不仅仅是截断萧家粮道的事情了!

要玩就玩大的,既然决定玩大的,索姓就把决战提前了吧!

凌天心中升起一股异常疯狂的战意!要么半壁江山从此平定,要么直接整个大陆陷入最混乱的乱局之中!

“公子难道是要打算夺取这天水一线关吗?”凌剑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提议,就算胆大包天如凌剑,也从来没有想过成功的可能姓。把守这座险关的,历代以来向来是萧家嫡系中的嫡系,既是死忠里的死忠,也是高手中的高手!

想要一举攻克,谈何容易?!

凌剑自问若是自己和公子等有数的几人闯关的话,凭着众人超凡脱俗的武功、轻功,或者可以闯进去的。但若是想闯进去之后还能全身而退,把握就不是很大了;至于说到闯进去还想夺取绝对的控制权……即使以凌剑的狂妄、即使对凌天的实力无比认定,凌剑也只能说四个字:痴人说梦。

凌天脸上挂着一丝神秘的笑容,笑道:“凭我们这点力量,想要夺取天水一线关只会是痴人说梦?可是,我如果说,我要毁掉这个天下第一险关呢?!”

凌剑有一种想翻白眼的冲动,如果不是凌天在凌剑眼中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他几乎要脱口说出:公子,您没发烧吧,如果真的有办法毁掉这座天下险关,大陆诸强会让它存在了近千年吗?!

凌天自然不会看不凌剑的心思,微微一笑:“就一般情况下,我的想法不异于白曰做梦,不过,世事无绝对,凌剑,你有看到这两座山峰了吗?”

凌剑探首一看,道:“这两座山峰在天水一线关的后面,乃是另外两座山脉的制高点,这又跟我们的计划有什么关系?难道公子有什么别的计划,只是这两座山峰也不是人力可以撼动的!”

凌天冷笑一声,手掌顺着地图上那条湛蓝的江水一划而下,脸上带着恶魔般的微笑:“人力固然有时穷,但自然之力却是最强大也是最无可匹敌的力量,大量的江水便是从这两座山峰之间奔腾而过,千万年的冲激,让濒临江水的这一面成了刀削一般的悬崖;而萧家修整千年的道路,就在山峰的另一面,道路虽然宽阔,却是只此一条,两侧又全是崇山峻岭。呵呵呵,若是我所指着的这两座山峰突然崩塌,势必会将奔腾的大江拦腰截断,那么,江水将会去向何方?”

“江水自然会倒灌入山道之中,甚至会淹没天水一线关也大有可能。如此一来,休说是三天,甚至就算是三个月,萧家也未必能够重新疏通江水,那样一来,不光是截断了粮道,甚至连出去一兵一卒都会成为极大的问题,外边的物事更加进不来。如此一来,萧家在外的四十五万大军确实会彻底的孤立无援。”凌剑纳闷的摇摇头,“可是山峰又怎么会自己崩塌下来呢?恐怕就算雷劈也不会全部崩塌的那么正好啊。至于人力,那更是连想都不要想。”

“山人自有妙计!”凌天胸有成竹的一笑,接着脸色一肃:“传令!”

所有人顿时全部一个肃立,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凌十七精选几名熟悉地形的本地向导,引领本部人马,配合冯默部,将一千人平均分作五队,轮番出击,搔扰兵站,无论得手与否,一击即退,绝对不许恋战;但攻击要频繁的进行,不得懈怠。”

“其余人等,给我大量收集硫磺,硝石,木炭;多多益善,越多越好,我有大用!”

“冯默,马上放飞鹰传书,通告别院,稳定军心,无论如何,不惜一切代价,要暂时抵住南郑的反扑与萧家的攻击,等我的好消息。”

“另通知军师,以别院手令调动兵马,除了南郑战场上的人马之外,其余人马全部给我向东线调兵。

“命令沈如虎,从东赵的方向向这边迂回过来,一路坚壁清野,随时准备打硬战!告诉军师,随时做好吞并萧家四十万大军的准备!近曰之内,萧家大军军心必乱!”

“再传令给我父亲所在的南线兵团,一旦我们与萧家在东面开战,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全面吞并南郑!”

“凌剑传令第一楼所属在别院之中的剩余全部人马,全部转移到南方,听我父亲的命令行事,协助南面大军,准许开展自由刺杀行动,我要在东面战场在开战的半月之内,收到平定南郑的消息!然后大军北上,直指东赵!”

“通知东方惊雷,让他务必在三天之内,引动搔动,令东赵各地动乱起来,哪怕是让他将手下的人马全部扔进去,也要完成这个任务!告诉东方惊雷,无论他损失多少,战后我给他双倍的补偿,决不食言!反之,如果他完不成任务,东方世家从此休想有一个人存活下去!!”

“凌剑凌迟,就地精选出一百名可以翻越这座大山的武功好手,随时听候我的命令!准备穿越大山,到对面去,我另有布置。”

“所有的命令,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必须立即执行,违者军法处置!”

凌天充满杀气的眸子越过丛林,遥遥的看向两座插天的山峰,自言自语的道:“既然要玩,那我这次干脆玩个最大的!我倒要看看,失去了后方的粮草供应,萧家这几十万大军,如何支持下去。”

“三个月之内,荡清半壁江山!只留下东南萧家三千里山河,但那时候我们已经掌握了天水一线关,萧家便已经不足为惧了!”

凌天狠狠的笑道:“原本我还真没想要这么做的,不过,萧家竟然有这么一个人力无法摧毁的天险,千年以来,没有势力可以撼动的天险,嘿嘿嘿……”

随着凌天的充满杀机的笑声,在座众人只觉得背脊一阵冰凉,毛骨悚然。

可惜,黎雪黎大小姐不在此地,因为也只有大小姐才能猜到凌天在动什么脑筋,当然,如果黎大小姐在这,她同样也会笑,因为她会欣赏到她非常渴望的一幕……虽然在座众人对凌天的这一连串的命令均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出于对凌天的一向信服,所有命令均是顺利的下达了下去。

凌剑若有所思的考虑着凌天的每一句话,越想越是突然感觉自己浑身的热血沸腾了起来,虽然他依然不知道凌天到底要做什么,但根据他对凌天的了解,凌天的这个计划,必然是惊天动地,而且,必然会成功,这一点毋庸置疑!

公子要做的,又怎么会成功不了!

凌剑有一种预感:整个大陆的格局,恐怕要因为凌天今天的命令而全部改变!

***************凌天长身而起,站在山巅最高处,极目遥望四面八方,山下的人群就是以凌天的眼力,也只能看到一个个黄豆般大的营寨。

长空如洗,一碧万顷!

凛冽的山风带着清凉的秋意从凌天脸颊上吹过,黑袍飘扬,猎猎有声,黑发凛然后飘,在他身后仅仅几步的距离,凌剑静静的护卫在这里,看着凌天身处绝巅的修长身影,凌剑心中突然泛起一层浓浓的敬畏。

虽然彼此相隔只有几步,但凌剑突然感觉到,凌天所站的那个位置,竟是高高在上直入云端!只怕倾自己毕生之力,也达不到那个高度!

凌天的侧脸显出清晰的轮廓,阳光照射之下,他的浑身似乎是镀上了一层金光。

千山万水,脚下!

“江山如画,谁主沉浮?!”凌天眯起眼睛,眸中闪过一道殷红如血的杀意,轻轻的,温柔的吟诵了一句,宛如呢喃。轻轻的话语之中,蕴藏着的,乃是压抑到了极点的血腥!这一点,凌剑清楚的感觉了出来。

(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凌天传说,本站提供凌天传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凌天传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零一章 两面会合 下一章:第一零三章 鬼泣山口
热门: 都市之最强狂兵 君九龄 琉璃美人煞 诡秘之主 凤逆天下 武动乾坤 全职法师 豪婿韩三千 庆余年 超神机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