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血舞

上一章:第二节 疯神审判 下一章:第四节 留下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破天白光阵形成的可怖能量终于散尽,因能量和强大气流激荡起的雪花漫天飘舞飞扬。依郁抬手轻揉双眼,但双眼中所看到的弥漫天地飘扬纷落的雪仍旧是血红色泽。

悬浮于半空的白云微仰抬着脸,凝视着漫天洒落仿佛永不会停止的红雪。

银璃盯着面红雪飘落之地,唏嘘不已,如果换个时候,如果不是在今天不是因为意外变故,此刻倒下的人绝不会是杀神。从没有见过一个女人战斗的姿态可以那般飘逸完美,亦从没有遇到过有人凭借单凭放逐者功法避得自己全无反击还手之力。

银璃环视周遭半响,却没有见着应该出现的杀神印记,当即平复心神,将注意力集中至远处,眼睛当即一亮,复又变的神色凝重。一个本该能感应到的人,却竟然全无踪迹——黑凤。

银璃心下揣揣不安,却已知晓原因,不必说,定是如同杀神和毁灭神影郁一般,死在疯神洗礼下。很多年前黑龙因为自己向疯神发起挑战,这一次事后,黑龙会否因为黑凤的死,再度向疯神发起挑战?

银璃拍动翅膀,朝着白云身前脚下毁灭神死亡之时残留真神印记之地飞移过去,心下颇是难过。为黑凤的灭亡,龙王军团中最被人尊敬的男人并非黑龙,而是黑凤,一个明明拥有过人资质和能力,却为整个军团的需要,舍弃修炼任何具备杀伤破坏力技能,甘心当一个永远只能承受无尽创伤痛苦,做一面盾的人。

银璃的思绪飞回往昔……

初次见到黑凤的时候,是在勇者酒馆,由黑龙引荐。那时候的黑龙并不是什么厉害的护者,如许多护者一般平凡无奇,由于过多的提升活力属性和相关技能,战斗力甚至比之其它护者都更孱弱。

身着件单衣的黑凤见着两人时,展露个灿烂的笑容,而后便目不转睛的盯着银璃发呆,模样很有些傻呆……

黑凤原本练的是护者,一个纯追求攻击力的护者,以此弥补黑龙攻击力的不足,那些时日,黑凤的表现让不成气候的黑龙军团大家都为之叹服,其在战斗中的锋芒,如同一柄光彩四射的利剑。

黑龙十五阶级时,掌握了纯修属性的奥秘,当时龙王军团十余号人无不兴奋雀跃。经过一番商议之后,订立了数种极端职业修炼路线,其中有五人主动要求重新修炼,剩下最后一面全无战斗能力的不死之盾护者职业时,没有人愿意。

“我练。”黑凤跃众而出,开口表态。

那一刻,银璃相信有许多人都如自己般,为之惋惜,惋惜的几乎有种冲动去代替他练。黑龙是第一个开口的,却被黑凤阻拦开来道:“你是军团长,其它人职业阶级也都不低了,况且,说句狂妄的话,这种职业没有几个人能坚持到底。”

于是,所有人都沉默了。

银璃还记得黑凤做出那决定之时,目光最后落在左手抓着的剑上。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那只手一直在剑柄摩挲着,目光中满是留恋。银璃当时注意到了,于是提出个主意:“练不死盾没有大家有效的帮助,怕是练不成的,但眼下我们阶级都不高。不如等我们戴上翅膀,在轮流帮助黑凤吧,这期间让黑凤继续用护者力量徽章替军团打些宝石如何?”

这提议获得一致同意,黑凤当时冲银璃露出笑容,什么也没多说。

不死黑凤,即使骨肉被剁成肉泥,亦能快速自我愈合复原。伤势能复原,但受伤的承受的痛苦并非不存在,黑凤后来的存在就是为了受伤,为了承受无尽痛楚。军团中所有人都尊敬他,他的身体为所有人都抵挡过无数攻击,他的双手无数次将怪物的兵器抓引至身体,他的内脏,脑浆,血液,白骨……无数次展露在龙王军团成员面前。

但龙王军团中同样有许多人怕他,如果一个人的内脏,脑浆,骨碎一次次曾经展露过在你眼前,每每见到这个人时,很难不感到恐惧。在军团外黑凤是个怪物,在军团内一样时,即便大家并不会因此耻笑鄙夷,但却无法控制那种自然产生的恶心感。

黑凤长年累月都是孤独的,无论修炼时又或是不修炼时,总是独立一旁,安静的抽着燃烟,安静的听着大家交谈,如非必要,黑凤是不会说话的。那张俊郎的脸永远那么平静,即使在受伤时,也从不流露出任何痛苦之态。

严格而言,黑凤只有哥哥,没有朋友,没有伴侣,没有人见过他流泪,没有人见到他痛苦,仿佛这些根本不存在。

银璃突然想起,似乎从黑凤成为不死盾开始,就再没有见过他如最初那般露出灿烂的笑容了。竟然此刻才想起这么多,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是的,会那么笑的黑凤存在于记忆占据的时间比例实在太少,太少。不死黑凤,从来都是那样,什么都没有,包括真正的笑容。

银璃决定停止回忆,原本的几许遗憾因为回忆被放大,扩大,变成难过。

白云面前脚下,静静悬浮着两枚真神印记以及两件真神印记完全融合所需的融合物。银璃没有注意这些,停落在那两枚真神印记面前,抬头眺望着半空的白云,突然想起,也已经很久没有如这样般,仔细的看眼前这个,可能是天地间最强大的男人了。

“为什么要杀黑凤?”银璃忍不住脱口而出,语气中藏着质问的意味。白云仍旧自顾仰望着飘扬的红雪,神色平静,仿佛根本不打算对这个问题作出回答。银璃没有追问,深吸口气,抬手擦去不知何时流下的眼泪,恢复往日含笑的神态道:“我不该问这种多余问题,你向来如此。姐姐呢?”

白云这才低头迎上银璃的注视,语气平静的道:“我觉得今天不太适合她在场,也许会有些让她不愉快和无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事情发生。”

银璃闻言笑笑,轻声道:“是的,任何会伤害到姐姐心灵的事情,你都会不惜一切的让它避免发生,无法避免的时候,你会将之摧毁。”

白云神色不变,又复仰望高空红雪,轻声道:“很久以前,我和幻璃第一次在海岸边见到黑凤时,他一个人抱膝痛苦,哭的肆虐而疯狂,我和幻璃都从没有见过一个人能有那样沉重的痛苦。”

银璃沉默无语,脸上的笑容已经消逝。

白云继续着道:“你知道幻璃的,当时她过去很温柔的亲吻了他的额头,黑凤用很惊愕的目光注视着你姐姐。当你姐姐问他有什么可以帮助他时,他却笑着说哭过就好了,请我们不要替他担心,他已经好起来了。因此我对他很有好感,他是个很体贴的人,知道幻璃是个善良的人,为这份善良他强作欢笑,欢笑才是对一个关心自己的善良美丽妖精的最好回报。”

“第二次见到黑凤,是在那之后很多年的恶魔聚会之战。他悄悄对我说,如果有一天成神后,再碰面希望我能用疯神审判毁灭他。他觉得,天地间除了神罚怕也只有疯神审判能把他毁灭。今天是我和他的第三次碰面,他的心意仍旧坚决,他出言请求,持续的恳求,所以我答应了。”

银璃失神半响,摇头着道:“他一直在苦撑,他恳求你为他背负了那责任寻着一个解脱的借口……你今天为什么要对我解释?”

白云微笑道:“你对我的误会不少,但那些都不重要,并不会因此让你恨我而影响和幻璃的感情。但黑凤的事情,让你失态了,如果不说,怕你会因为恨我连带恼上你姐姐。”

“我明白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既然你愿意沉默着背负冤杀黑凤的罪责,只是,你不担心姐姐知道吗?”

白云笑笑道:“幻璃相信我,如果她问,我告诉她杀死黑凤是有理由的,黑凤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理由。她不会再问,更不会质疑。”

银璃默然,心思终于重新放落至面前的真神印记,不解道:“杀神的真神印记,为什么会遗落在这里?”

“她是我所见过资质最优异的放逐者之一。其实她的能量在疯神洗礼刚发动之初就已经被摧毁,但她的意识却支撑着到了这里才肯溃散。是为了把真神印记留给某个人,如分身体影郁一样的想法。”

银璃当然知道,如果不是两人灭亡前自愿为之,融合物是不会与真神印记留落的。

听得白云的话,银璃偏转过脸,意识中这才察觉,另一方向正有一人从高空飞至此地,一个熟悉的人——依郁。

“他来了。”银璃轻声开口着道,白云语气平静的道:“我知道。”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节 疯神审判 下一章:第四节 留下的
热门: 理发师陶德 心理罪·城市之光 狄仁杰之恶麒麟 本侯有疾 西班牙披肩之谜 仙侠世界 网游之全球在线 重生成龙王后我靠海鲜发家[种田] 笼鸟 我真没有暗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