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是情箭吗?

上一章:第九节 屠神之箭与箭圣之箭 下一章:第一节 本是所求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箭圣竭尽全力让注意力紧盯影幽,准确说是紧盯其额头,倘若那一箭能中,中的便是其致命要害。

箭圣感觉到额头眉心处突然一凉,温热的液体顺着朝下流淌,整个人轻飘飘的朝后方高处飞移着。箭圣纵横天地多年,手中弓箭射入过许多许多人和怪物的额头眉心,却是第一次体验此处要害被射中的滋味。

是的,影幽的箭一定比视觉看到的已成过去式的残影更快。

此时,箭圣看到影幽八支长箭从最后开始,支支撞上前一支,至尾时,那只被遮挡的启雅神箭,瞬间凭空消逝。几乎力尽的八支长箭,散偏开的轨迹,正对箭圣所射八支。

撞上,粉碎,再撞上,粉碎……直到最后一支箭时,距离影幽不过数米,眼见两箭箭头便要交击之时,箭圣射出的那只从箭头至箭尾均有一条微不可见细痕的启雅神箭,自行一分为二,轨迹略偏,眼见便将堪堪避过第八支箭的撞击之时,竟突然的,莫名其妙的一并消逝无踪。

箭圣溃散的意识中生出一丝疑惑,这脑海中的残像怎会是这般结果?箭圣努力的集中着溃散中的意识,意识落至影幽的额头,那地方,插着两支如同一支切分为四的箭尾,影幽的目光空洞无物,显然,意识已在瞬间溃散。

箭圣努力的试图展现笑容,无法主导身体的意识却是不能做到。是的,这就是四分箭,即使在交错那刻影幽察觉到这支箭的目的,拼尽全力去闪避,分射而出的四支半箭,仍旧会让之闪避不及。

除非从一开始她便能察觉到这箭的古怪,除非她不试图以箭克箭,除非……

箭圣的意识开始飘飞,仿佛穿越了空间,回到多年前传授幽幽箭技的时候。那火红的长法,金色的眼睛,永远冷淡的神态目光,箭圣每一次的目光落至时,心头总忍不住生出激动。

为箭而存在的人,从拿起弓开始便注定迟早将成为天地第一箭的人。

箭圣想起了授箭恩师,一个女妖精,漂亮出众的女妖精,更难得拥有一份类似幽幽那般仿佛永远不变的沉定。一个总喜欢穿白色衣裙的女妖精,只是后来,在某一天,突然叛出战神大陆,成为一名非者,从此再不使弓。

多少年来,箭圣都在自问,当初师傅为什么要走?箭圣一直认为,自己不可能超越师傅,天生的能力再配合勤修,不是靠后天努力所能轻易追上的。尤其是师傅和幽幽这样的永不停歇的人,根本不会被超越。

也是因此,早当年,箭圣一改平日的冷傲,放下架子求着般的希望能将幽幽收之为徒。幽幽那份永远不变的冷淡,太像其师傅‘师’了。

当年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妖精时,也是在冰封大陆,遇到那一见之下惊为天人,毅然放弃好不容易修炼到五阶级或者力量徽章,转而投身为夺者。在冰封大陆永远飘雪的某一天,捧着一把价值一万晶币的长弓意当作贺礼,恳求被其收为徒。

“你看起来很聪明,感知能力也很过人。这样,我演练些初级入门的射击之法,你照作,如果资质果真不错,以后就跟着我学箭。”

这是当日,师注视箭圣良久,对其说的第一句话。其后箭圣不负其天分,凡是不涉及高深积累的如门级射击之法,师只需要演示一次,必能领悟基要,立即做到。

“你的资质很优异,优异的难得一见。但不可因此自满,因为并非绝无仅有,如果付出的勤奋不足,一定会被资质更优异切勤奋的人超越。”

那时候的箭圣很不服气,涨红着脸追问如何资质可能比更优异。

“你不服气么?简单来说,比你资质更优异的人只需要看个起势,就能领悟做到别人欲做到之事。这样的人,你比得了么?”

“比不了……那师傅你呢?是这样的人吗?”

“我是。”师回答的十分平静,没有得意和骄傲。

“那师傅一定是不败的!”箭圣没有丝毫嫉妒,反倒引以为傲,因为师是其师傅。

“不是。因为有欲望……不说这些了,继续练箭。”师的语气有些唏嘘,或者说是遗憾。

在师离开后的漫长岁月中,箭圣一直很想知道,师当初为什么放下弓从此再不触碰,又为何那般不胜唏嘘。更想知道,师那种资质的人到底是怎样的。后来看到了,在幽幽身上,每每教授其箭技时,耐心的演示时,那火红长发的幽幽已经跟随着完成了原本想要教授的技艺。

那是一种那以道说的滋味,让人忍不住去嫉妒,忍不住打心里去否认其不真实。随着所授的箭技越来越高深,幽幽仍旧如此做到后,才让箭圣不得不相信,幽幽之所以能做到,并不是因为曾经学过,本来就会。

幽幽就是师那类资质更优异的存在。

箭圣突然很懊悔,应该留下点什么的,或者说高在这么做的,早该带幽幽去寻师,问她,这是天地第一箭,比师傅你更强大的存在吗?

师傅为什么要放下弓箭,叛离战神大陆,去当非者?即使成为唯一能够召唤出100%死亡真神能力的非者,难道能及得上紧握本来热衷喜欢的弓吗?

箭圣感觉自己的身体重重摔跌在冰雪地中,隐约听见那两名焦急喊叫出声的亚神和与者靠近,却不能动作,不能说话,不能视物。原来意识溃散竟是这样的,对周遭一切的感知越来越弱,能量流逝的越来越快,只能这么等待,等待最后的彻底灭亡。

两名夺者亚神激动的摇动着箭圣的身体,全无反应,激动而悲伤的痛哭着。因为箭圣是两人的师傅,尽管只是记名的,更是两人心中崇拜的对象,过去是之一,现在是唯一和绝对的。

一旁同样黯然难过的与者亚神安慰开口着道:“不要这样。箭圣她很厉害!真的非常厉害!我们都知道,影幽具备屠神100%的战斗力,缺少的仅仅是记忆罢了,但是箭圣跟她拼斗成两败俱亡!她们是平手,屠神根本就不比箭圣厉害,只是一样厉害……”

意识渐渐溃散的箭圣听到这话感到很开心,很满足。却又觉得悲伤,她们哪里知道,确实了记忆和拥有的差别何其大?但我既然灭亡了,假的也成了真的,再不可能验证的事情,会变成争论,其中一定有坚持认为我其实跟幽幽一样强的人。

‘真是可笑啊,原来我竟然一直这么在意自己的存在价值定位……’

“你不服气么?”

箭圣的脑海中再次响起当年师的反问,‘看来我真的一直不服气,箭不是拿来杀人是做什么的呢?武器本就是为伤害和杀戮制作的,我追求的原来不是这个问题,印证的也不是这个,只是不服气,非想证明我能够不比幽幽和师傅弱……如果不是她们太完美的话……’

‘天地第一箭……’

箭圣的意识彻底溃散,身体逐渐稀淡,最后随风飘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悬飞立于幽幽身侧的尸王,满是不以为然的道:“没想到你还会这么有‘情义’!我还以为你是放逐者他们说那种,没心没肺,身体机能里根本就没有感情神经的人呢。”

“哦。”幽幽语气冷淡的应着,缓缓垂下原本抬起的弓。

尸王心下不忿幽幽的态度,更有些愤怒情绪,这种待遇偏偏落不到自己身上,突然生出严重的心理不平衡情绪。

又道:“可惜,她又不是笨蛋。灭亡前稍微想想,为什么影幽中箭的时候没有移动过半步,为什么她和影幽最后那支箭会突然凭空一并消失,自然就能猜到她自己那赌命的一箭根本就被破了。

之所以消失不见,是因为影幽最后那只箭是穿越箭,瞬间将她的箭轰成粉碎。影幽当然不会有任何闪避动作,穿越箭已发,她哪里可能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恩……不过你真厉害,那一箭太了不起了!为什么一箭钉下去,凭影幽那么强大的意识和能量都再无法控制身体哪怕片刻?”

尸王说着,却又原本蓄意打击的语气变成赞叹,说着,却又开始钦佩起幽幽那杀伤力强大至不可思议的一箭。早先意图打击的念头,就这么被抛之脑后,一门心思的分析着这个想不通的问题。

“笨蛋。影幽意识哪有那么快溃散啊。她只是知道死定了,干脆安静等死啊!”

尸王闻言,大受打击。却又为幽幽破例开口作这般‘详细’的解释感到高兴,连忙乘热打铁的道:“你要救她为什么不早点出手?”

“我干嘛要救她?你有病啊。”

“那你为什么射死影幽?”

幽幽沉默,自顾折身飞远,任尸王如何询问也不作答,直到实在被尸王纠缠追问的不耐烦,终于道了句“关你什么事啊。再烦我射死你。”

尸王终于闭嘴,心下暗恨,想着‘别以为我真怕你!这种距离,你根本打不过我,我只是让着你,下次再敢这种态度,我再不会容忍,一定抓碎你脑袋!混蛋……’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节 屠神之箭与箭圣之箭 下一章:第一节 本是所求
热门: 死光 死亡区域 小阁老 天崩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 刺客信条:启示录 美人师尊他谁都不爱[穿书] 苍白的轨迹 零伯爵:神经漫游者2 侯卫东笔记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