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屠神之箭与箭圣之箭

上一章:第八节 灭神箭 下一章:第十节 是情箭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名亚神夺者同时注意到箭圣脸侧,脖子周遭的长发这么会工夫竟已完全湿透,方知传闻中的屠神疯幽到底厉害到何等地步。

与此同时,漫天的箭群,突然消失了。

两名夺者方欲张嘴询问,箭圣已然动作迅速的将一身女神铠甲就那么脱甩至地上。同时冷声着道:“你们三个退后,注意保护与者。她知道这种距离的打击仍旧不足毁灭我们,在快速靠近准备采用近距离射杀,稍后仍旧注意防守,时刻不可松懈,她的每一只箭都有可能取的是你们。”

说话间,箭圣已然脱的几乎一丝不挂。两亚神心下明白,这是为了最大化减轻负重,以达到尽可能高的奔驰飞移速度,去尽这些外物,拥有七色神戒的箭圣,再奔移速度上已然占据着必然的优势。

两亚神夺者不敢多言,依言领着与者退飞数十米,藏与冰壁之后,只露出一只眼睛,关注着。

不过片刻后,弥漫天地的风雪中,逐渐现出一个人影,一头火红的长发披散,金色眼睛中透着跟箭圣不同的冷淡,因为平静,整张美丽的面孔带着的神态,只是冷淡。

两亚神和那名与者不约而同低声着道:“她就是屠神的分身影幽……”

箭圣搭箭上弦,冷眼注视着缓缓飞近的影幽,开口道:“影幽,你可知我是谁?”

靠近的影幽神色冷淡的道:“本体的师傅箭圣。”

箭圣接话道:“你的箭很厉害,可说跟小幽箭技所差无几,但是仍旧有所不及。你的箭可谓完美,你的人也完美,但你的箭跟你的人却无法完美融合。”

“废话。”影幽语气冷淡的脱口而出道,左手夹着的启雅长箭,连绵旋飞着抄弓弦撞飞。

箭圣压下心头的复杂情绪。方才的话是箭圣真实的感受,箭圣已经感觉到影幽只是一个具备幽幽能力和箭技的杀戮工具,影幽的箭并不完美。因为确实记忆,确实每一箭当初领会时的过程和深切感悟,尽管出手后看似达到的效果一样,其杀伤力是截然不同的。

即使如此,箭圣仍旧没有把握能胜得眼前的幽幽分身。箭圣从不怀疑,拿着弓的幽幽在箭道上是战无不胜的存在,因为太完美,箭太完美,人也太完美,箭与人的融合同样完美。箭圣从当初决意收幽幽为徒时起,就知道幽幽必是天地第一箭。

但是,幽幽最后的成就,让箭圣无比自豪的同时也无比失望。自豪,因为幽幽确实无愧其天分,创造出不可思议的成就;失望,因为幽幽辜负了其天分,幽幽的箭只懂杀戮,只为杀戮而创造和诞生。

或许是受到血神依郁的影响,又或许是别的。总之,在箭圣的期望中,幽幽的箭原本能在任何方面都超越自身,成为无愧的箭之神。可是,幽幽辜负了其具备的天分,最后变成屠神。

箭的存在不是只为杀戮。箭圣一直如此认为,显然,这理念根本不为幽幽所接受。单纯的理论价值,无法让箭圣用这理念传递于它人,其它夺者只看最强的箭。

幽幽是不可战胜的,但眼前的这个分体,是可能战胜的。箭的存在不是只为杀戮,这个理念对于非完美存在体而言,到底是否正确?箭圣需要向别人证明,也需要给自己一个答案。

“杀戮之箭必自毁!”

箭圣扬弓,身形化光朝侧疾移闪动。

连绵八支长箭,疾射飞出。

相较于不断飞移动闪动变幻位置的箭圣而言,影幽太安静了。影幽一直静立不动,完全违背射箭之道基理,全然无视不动所给予对手的不变射击点。但箭圣的箭,确实没有任何一支,能及影幽的身。

所有射出的箭支,全在将至之时,被影幽的箭撞得偏离原本的轨迹,尽数失的。相较于影幽的泰然,箭圣则显得狼狈得多,即便移动的如何迅速,轨迹再怎么变幻不定,下瞬的停顿点前,影幽的箭总是恰好射至。

若非箭圣早知会是如此结果,匆忙之际绝不可能避的过这片刻工夫面对的近百次攻击。饶是如此,观战的两名亚神夺者亦是看得分明,其中有三支箭最后是被箭圣以长发扫拨开去的。

然影幽每每连绵射出的,试图以增力将飞行速度提升至能跨越空间无视距离地步时,箭圣的箭总会恰倒好处的断去其中某支箭,以致必杀之箭始终不得以成。两人的比拼,似乎进入僵持阶段。

地上或半插,或横躺的新增箭支,已达五百六十七。是那名观战的与者细数的。

箭圣不断缩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影幽的射击速度无疑比之箭圣更快,倘若这之间距离掌握不当,在施放必杀之箭前,被影幽先行完成其恐怕天下无人可闪避得开的,无视距离的穿越箭时,那么败亡的就是箭圣自己了。

箭圣在努力计算维持着这种平衡的同时,渐渐拉近着与影幽之间的距离。

幽幽到达尸王所在冰蜂时,尸王尽心尽力,在身边手艺高明的非者帮助下烹制的肉亦已告工。幽幽随手接过尸王递上的熟肉,咬将一口,吞下,淡淡道:“还可以吃,比不上红魅。”

尸王强压着一肚子的愤怒,尽量维持着平静的语气道:“有空我会继续学习提高。”周遭的非者中,不知谁一时无法压抑的发出些许被尸王可听见的笑,后者这才发觉,自从跟幽幽举行结婚仪式后,威严被践踏的越渐严重。

如今竟然在这种场合,浑然忘却对属下影响的这般对待幽幽。这番醒悟,让尸王愤怒,又悲哀,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刚开始从没有忘记要压制幽幽的强硬态度,竟然转变成这般模样了?

“你干嘛?”幽幽抬眼注视着尸王,脱口而出的问道。

原本情绪变幻不定的尸王闻声下意识的挂着笑容回答道:“你过去的师傅在跟影幽决斗,距离此地往东七千余米,方才正想着最后谁会胜,谁会败。”

“哦。”幽幽回应了声,继续自顾吃着熟肉。

松了口气的尸王,重拾起片刻前的念头,猛然发觉,为何方才幽幽一张嘴询问,便要害怕的马上条件反射般的寻个无关理由搪塞?为什么还要挂起一脸笑容?为什么要这般讨好,为什么会丢弃了所有的威严和形象?

“你又干嘛?”见尸王又陷入非正常失神状态,幽幽抬眼张嘴又问着道。

措手不及的询问,让尸王匆忙回过神,挂着笑容道:“我只是在想我们是不是该过去观战。”

“哦。走吧。”

闻此,尸王无奈离地飞起,原本根本无意去观这场战斗,却因为分神之故的随手搪塞,落得这般不得不去的境地,心下不由对交战中的两人着恼,暗自诅咒两人干脆最后一起灭亡最好。

尸王原本倒是希望影幽败亡的。

“你干嘛啊?”幽幽语气颇不耐烦的脱口质问道,匆忙回神的尸王满脸疑惑不解的反问道:“我没什么,怎么了?”

“我自己飞,没飞到他们都打完了啊!你怎么这么笨啊。”

尸王闻言连忙重新飞落,握上幽幽的手,边挂着一脸歉疚的赔笑,边拉着幽幽全速朝交战处接近。

早先的那些念头,在替幽幽擦拭手上和嘴角油痕的忙碌中,不知被抛到哪里去了。

箭圣和影幽的距离越渐接近,待得两人之间的距离终于靠近将打破平衡点时。箭圣暗自咬牙,终于决定跨过那生死一线的距离,跨过这一步,即使得手亦可能落得两败俱亡的下场,倘若不得手,自己则必亡无疑。

跨过这条线,凭影幽的射击速度,决计无法阻止其穿越箭的成形。

至少箭圣对此无丝毫把握。

观战着的三人,早已紧张的被汗水迷糊了双眼,却也不敢不舍得眨动一下。

箭圣连续射出七支箭,第八支握在手中的箭,中间有一条极难察觉的细痕,这一箭是便是最后所仗,便是决定胜负生死的全部筹码,是很久以前开始,箭圣一直构思的专门用于面对幽幽的唯一可能有效的奥秘。

在箭圣刻意的时机拿捏下,影幽出手的八箭,后发而至。在影幽出手的同时,箭圣已经知道,这场决战,灭亡已是必然。箭圣看的分明,影幽射出的并非八支箭,而是九支,其中一只与另一支紧密相挨,若无足够的眼里,根本察觉不到。

箭圣看得到自己下一瞬间的未来,那支藏掖的箭,会变是最后获得增力,变成无视空间距离的必杀之箭,一定会穿透自己额头眉间,摧毁自己的精神意识。

‘我已必亡,我那一箭呢?会中吗?’

推荐热门小说兰帝魅晨系列之饮,本站提供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节 灭神箭 下一章:第十节 是情箭吗?
热门: 兰帝魅晨系列之饮 超级进化 别蹬腿,你还能再抢救一下! 佳偶天成 碟形世界4:实习女巫和冬神 耳语之人 放纵时刻 我在古代做皇帝 千门之千手观音 罗斯玛丽的儿子